目录 首页

无行浪子[凌淑芬]

无行浪子 第1章(1)作者:凌淑芬

  “看猛男的时间到啦!”

  振奋的欢呼声,回绕在富丽堂皇的客厅里。

  “啦啦啦,猛男猛男我来了,呵呵呵,嘿嘿嘿。”娇小的身躯从昂贵的皮沙发上一跃而起,窜向明净的落地窗前。

  脚步声虽然柔软,依然在挑高的厅堂间荡起回声。天花板的天使浮雕静静望着那道背影,为她举动间的迫不及待,破坏了巴洛可式雕梁画栋的美感,提出沉默的抗议。

  娇小的人影哪管什么优不优雅,气不气质,看半裸肌肉男最重要啦!偷窥之乐乐无穷呀!难怪男人们最好此道,网路上卖偷窥光碟的人生意这么好。

  她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副望远镜,往鼻梁上一架,半躲半藏在厚重的窗帘之间。

  咦?怎么看出去糊成一团?

  喔,原来是忘了调焦聚。

  迫切的手指在镜头前东转西调。OK,准了!

  镜头缓缓扫过整片令人敬叹的英式庭园。左手边是占地近半公顷的小树林,林子里有花房、鸟房、草地,中央是超过四百坪的巨大庭园,大门前有一座喷水池,延伸出去则是车道、草坪、花圃,几位园丁正在除草工作。

  如此惊人的产业,即使在马尼拉近郊也接近天价,然而偷窥的人似乎对自己的财富一点也不关心,镜头匆匆扫过满眼的青绿,投向大门外。

  大门外是一条安静的马路,另一侧盖了整排的独栋洋房,这一带是高级住宅区,街景充满欧式风情。每座房子前都有一个小庭院。而她的目标,就在其中一个院子里。

  她记得是漆成白墙的那一间……白墙……有了!找到了!

  “嘶——”她猛吸口水,指关节兴奋得泛白。

  镜头前,是一株茂盛的榕树,树顶如盖,遮住午后三点的烈阳。较矮的枝哑上,挂着三个雕刻精美的鸟笼。

  半个月前,她闲极无聊,像今天一样拿着人家送她的望远镜四处看,不期然间被这几只鸟笼吸引。

  她研究了好久好久,研究到拿望远镜的手都酸了,终于确定这些鸟笼特别在何处。

  它们不是像寻常的鸟笼一样拿木条编成的,而是用整块实心的木头一刀一刀雕出来的,换言之,中间关鸟的地方是整个挖空。

  老天!把整块木头“挖”成鸟笼,而一根一根的围栏刻得这么精细,这需要多灵巧的手艺呀!霎时间,她对这位木匠升起了崇拜感。

  也因为这份崇拜,让她连着窥探三天,终于发现另一项惊人的事实:这位木匠非但不是她想象中那种干干瘪瘪的老头子,而且还是个全身古铜色,肌肉健美,外型潇洒颓废的超级猛男。

  猛男先生很准时,每天下午三点固定扛着一大块木头,坐在榕树下,让阳光爱抚他勃动的肌肉线条,然后开始工作——而且,最美的地方就在这个“而且”,而且他一定打、赤、膊。

  此刻,猛男又扛着一大段木头坐在榕树下,两条健壮的大腿将木头夹在中间,肌肉在牛仔裤下贲动。

  “啊啊啊,不要这样诱惑我嘛,我心脏不好的。”她呻吟。

  他伸个懒腰,阳光洒在古铜色的胸膛上。

  “噢!天哪……那堵胸!”女人可以为那片宽阔的胸膛而死!

  阳光也不甘寂寞,千方百计从树桠间钻下来,缱绻在他的黑发问。

  她猜想他不是菲律宾人,因为他的肤色和长相比较像日本或中国男人,至于外型嘛,老实说,已经可以直接套上“不修边幅”这四个字了。

  过长的黑发在颈背上舞动,看起来随时都是乱糟糟的,仿佛他很习惯用手指代替梳子。他的五官也称不上俊美,眉毛极浓,显得一双眼太过锐利,太直的鼻梁和薄薄的唇办在他认真凝神时,有种无情的感觉。

  “可是人家就是有味道啊!”她心醉神驰地叹了口气。

  他的嘴角永远叼着一根东西,有时是烟屁股,有时是牙签,唇际似笑非笑,总带着一副吊儿郎当的神情,中和了他薄唇带来的无情感。再配上他散乱的发,古铜色的皮肤,以及有事没事伸个懒腰,靠在树荫下打个小盹的颓废慵懒样……

  噢!上帝啊!哪个女人抗拒得了这种诱惑?

  “嘶——”吸口水的声音再度响起。

  一颗汗珠从猛男的脸颊、颈项、鼓起的胸肌,来到六块腹肌,镜头随着那颗汗珠的行进路径移动。

  “好可口……”如果能够把那颗汗珠舔掉,该有多好?

  镜头慢慢游移回他的脸庞——

  “呃?”望远镜冷不防掉在地毯上。

  偷窥者迅速躲到窗帘后面。真吓人!

  她拾起望远镜,小心翼翼地架回鼻梁前。

  “呃!”有了心理准备,这回没再让望远镜掉下去了,但她心里仍然一突。

  镜头前的那双眼,正直勾勾地盯着她

  她飞快把望远镜丢开,躲到窗帘后面去。

  可能吗?他发现她在偷看他吗?

  不可能的吧!他们之间隔了好几百公尺,中间还有一堆花草树木,她又躲在屋子里,他不可能知道有人在偷窥他吧!

  深呼吸几下,她再拾起望远镜。这一回,猛男脸上盖着一顶草帽,睡他的露天大头觉去了。

  “唉!”她失望地呼了口气,今天的探险宣告结束。

  真好奇……不晓得近距离与他面对面,会是什么感觉?

  *

  “呵呵呵,呵呵呵。”

  午后三点,他一如以往,抱着一截带树皮的木头,到院子里打发时间,脚边的草地上只有一柄柴刀和一把小刀。

  他的手背筋络交错,是一双充满力量的大掌。此刻,这双大掌正轻柔地抚着树皮,似乎在构思着完成品的模样。

  “呵呵呵,呵呵呵。”

  嘴角的香烟翘了一下。好吧!再雕一只鸟笼好了。

  “呵呵呵,呵呵呵。”

  大手拿起柴刀,随即放下。强健的腿肌把主人撑起来,走向榕树后面,手往树干一撑。明明不是刻意摆姿弄态,偏偏就是帅死人不偿命。

  “我说,这位小姐,你打算盯着我流口水多久?”他懒洋洋地抽出烟屁股,挥了下烟灰。

  咳咳咳!笑嘻嘻的噪音终于停住了。

  “天哪,你好高!”他起码有六呎二吋,她必须仰头才能对上他的眼睛。

  “喜欢你所看到的吗?”他懒懒地把香烟放回唇间,意有所指。

  “呵呵呵,我就知道一定是被你发现了。”

  “你时常拿着望远镜,对着陌生男人流口水吗?”

  “只有对帅哥或猛男才会。”她严正声明。

  “啊,真是个可爱又诚实的女孩。”他挺直腰,诱惑的手指溜过她的面颊。

  她害羞地捂着脸,用力推了他一把。

  “哦,真是讨厌!连你祖母都想勾引。”

  对了,之前忘了提,她已跨过七十大关,是个祖母级的人物了。

  她的髻圆圆,脸圆圆,身材圆圆,整个人显得既圆润又可爱,双颊红润,看起来比年轻小伙子还健旺。

  “我不介意来上一段忘年之恋的,小女孩。”猛男撩了下她的发丝。

  “唉,如果不是对我们家走了几年的老头子旧情未了,我还真想答应你呢!”她可惜地望着他。“这附近的街坊都叫我‘安德森夫人’,你呢?”

  他扫了她一眼,搔搔满头乱发,懒洋洋地坐回松树下。

  “我姓辛。”

  “你长得不像本地人,你从哪里来的?”她起劲地坐到他身边去。

  “地球的某个角落。”他把烟屁股捻熄,随手往树丛里一弹。

  “辛先生,老人家有特权啦!我已经自我介绍了,你就应该全盘招供才对,居然还有所保留,真是深深伤害了我的心。”

  他咧开嘴一笑,白牙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我的名字也不少,和我的国籍有得拚,你要听哪个?”

  “就听你最近在用的这个好了。”

  白牙又闪了一下,“我最近在用的这个,是天上的北斗七星之一,还有个英文学名叫Mizar。”

  “Mizar?”她缓缓重复了一遍。

  “中文管它叫另一个说法。”他从牛仔裤后口袋掏出一个扁扁的香烟盒,又叼了一根在嘴角。

  中文,所以他是中国人?

  “好了,别欺负我老人家了,你爽快一点直接说吧!”老妇人飞过去一记白眼。

  “‘开阳’!”他把白烟一吐。“辛开阳见过名闻遐迩的安德森夫人,幸会幸会。”

  老夫人并不意外他认出自己。当年在美国,她和丈夫从一间不起眼的货运公司起家,共同创建了赫赫有名的“安德森航运集团”,雄霸欧美航线;在没有退休之前,她曾是西方商圈最著名的铁娘子,接受过各大媒体的采访,直到七年前和丈夫半退休到亚洲来,打理亚洲的航运事务,把主线交给下一代去经营,才开始过起清闲的日子。

  “辛开阳,好名字。”她煞有介事地和他握握手。“我说,开阳小伙子,你的鸟笼怎么卖?”

  “你想买?”

  “对。”

  他搔搔眉毛,思考了一下。“没卖过!你喜欢哪一个,直接拿去好了。”

  厚!没见过有人给东西这么干脆的,还顺便附送她一个养眼的懒腰呢!

  看那一身肌肉在皮肤底下滑动,真是秀色可餐!老公啊老公,如果我晚节不保,对你守不住,实在是情有可原,你不能怨我。谁教你这老头儿三年前狠心丢下我,自个儿先跑到极乐世界享福呢?

  “你不是木匠吗?手艺又这么好,以前怎么会没卖过作品?”

  他说过他是木匠的吗?

  “随便,你喜欢就拿去。”辛开阳摆摆手,大爷要回头玩他的木头去了。

  老夫人跟他客气什么?动手就把三个鸟笼全取下来。

  “那我统统收了。”她还不过瘾,继续狮子大开口:“你现在准备做的这个就先寄放着,等你雕好了,记得拿到家里来给我,可不准黄牛。”

  靠!辛开阳算是大开眼界了。果然人老精,鬼老灵!

  “呵呵呵,呵呵呵。”娇小的老妇人快快乐乐地过了马路,走向自家大门。

  “老夫人,您又不说一声自个儿跑出来了。”一名仆人飞快迎出来,接过她手上的鸟笼。

  “小子,记得啊!”返入铁门之前,她还不忘回头送他一个飞吻。

  辛开阳好笑地摇摇头。算了,这份人情,等他心情好的时候再讨回来。

  六月的午后,热得会融化人。

  他静静看着身前的木块,丝毫不为这份闷热所困扰。

  突地,他双手往树皮上轻轻一抚,树皮竟然化成片片木屑,自动剥落了!他的脚趾只是轻轻一点,草地上的小刀仿佛中了法术,弹跳起来,正好跃进他等在半空的手中。

  他若无其事,在木头上轻叩两下,树皮的残灰就如同被挥过一般,随轻风而去。

  准备工作结束,男人专心的雕刻起来。

  *

  一样是盛暑的午后,马尼拉三十五度的高温把路边青草都烤垂了头。

  蓊郁的树影勉强提供了一点遮蔽功能,辛开阳提着甫打造完成的鸟笼,仍然是那副吊儿郎当的颓废样,跨出自家大门。

  他那头黑发依旧“乱中有序”,一截烂巴巴的烟屁股叼在嘴角,低腰牛仔裤挂在劲瘦的臀上。

  马路对面就是安德森大宅,铁门内的车道横横绕绕的,穿过一座运动场大小的庭院,让安氏主宅显得遥不可及。

  这条马路事实上是一个小斜坡。他的住处位于安氏大屋的斜前方,处在地势比较高的那一边。

  丰开阳只用一根手指勾住鸟笼,先沿着自家这边的人行道漫步而下,不急着过马路——因为再往下走两间,就是那位三十八D超辣美眉的家。

  他吹着口哨,晃悠晃悠的踅着。

  在他对面远远的另一端,有一群黑西装的保镖围成圈圈,圆心中央的人看起来正在争执什么。

  嗯?那不是安德森家那个奸诈的老太婆吗?老婆婆的身前站着一位金发灿烂的妙龄女郎,正坚定地发表演说。

  辛开阳轻吹一声口哨。虽然距离很远,不过……应该有三十六C吧!不对,瞧她腰细的,三十四C比较正确。

  虽然瞧不清楚五官,光凭那裹在套装底下的玲珑胴体判断,不错!上等货!干脆叫老太婆拿她来抵帐好了。

  可惜那身无趣的宝蓝色套装,硬生生将一个俏美人儿变成女主管。辛开阳摸了摸下巴,如果让他担任她的造型顾问,他应该会建议她穿……三片树叶!

  “奶奶!医生已经交代过了,你不能再吃任何高盐高油高胆固醇的食物,否则下一次就会真的中风了,你竟然还威胁司机载你去吃烤羊肉?”若妮·安德森浑然不知自己正被一双狼眼剥光。

  “若妮,我已经告诉你了,我健康得很,你不要连我最后一点兴趣都剥夺嘛!”老夫人对孙女翻个白眼。

  “口腹之欲重要,还是生命重要?”若妮毫不妥协。

  “呃,如果要我来回答的话……”

  “奶奶!”

  “好啦好啦,命重要,可是我们都已经上路了,你就通融一次嘛。”

  “那好,你们也被我拦下来了,正好现在直接回家。”幸好她临时想到有份文件忘了拿,才逮个正着。

  “若妮……”昔日的铁娘子,如今可怜兮兮地在孙女面前低头。

  若妮看奶奶的神情也有些心软了。到底是个老人,再享福也没有几年了。

  “……好吧,今天我陪你去就是了,可是只此一次。”若妮妥协道。有她亲自监督和点菜,奶奶不至于又大鱼大肉的吃。“你们先等我,我回去拿一份文件,待会儿陪你吃完饭,我还要回公司。”

  “太好了,若妮你真是个好宝贝!”老夫人简直是心花朵朵开。

  若妮叹了口气,亲亲奶奶的额头。她示意随扈先把奶奶扶上车,自己回头往安德森家走来。

  然后事情就发生了。

  “若妮!”

  “小姐!”

  “当心!”身后响起一连串尖锐的抽气声,每个人同时嚷了起来。

  她直觉地抬起头。

  啊——

  斜坡顶端,有一辆停住的厢型车突然手煞车失灵,无声无息地往下滑,迎着她冲过来。

  她倒抽一口气,整个人愣在原地,完全无法反应!她眼睁睁看着厢型车越滑越快,车屁股离她越来越近——

  两百公尺、一百五十公尺、一百公尺、五十公尺——

  厢型车在她眼中变成一部庞然巨兽。躲不掉了。

  奶奶,我爱你!章柏言,麦特,你们两个人是混蛋!她闭上眼,默念自己在人世间的最后遗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