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无行浪子[凌淑芬]

无行浪子 第1章(2)作者:凌淑芬

  砰!

  老夫人,随扈,所有的人都掩住眼睛,无法逼自己去看这残忍而血腥的一幕。世界毁天灭地的寂静席卷而来——

  寂静?

  没有惨叫声?没有厢型车卡着人体滑动的叽嘎声?

  众人呆呆放下捂住眼睛的手。

  一只大掌,顶在厢型车的后窗玻璃上。

  一道黝黑强壮的人影,杵在厢型车与若妮之间。

  每个人,包括若妮,顺着那只手慢慢上移。

  先是一堵胸膛,一截烟屁股,一管直挺挺的鼻梁,然后,是一双若无其事的黑眸。

  若妮怔怔的望着救命恩人。

  这个男人,竟然只凭一只手,就挡住一部急速下滑的车子!

  这怎么可能?这部厢型车起码有几百,不!几千公斤吧?再加上从山坡顶滑下来的重力加速度,她简直不敢想象当车子冲到他们面前时,已经蓄积了多少能量!

  而他却凭一只手,轻易地挡住了!姿态轻松得就像伸手抵着一根电线杆似的!

  “……”她的唇分开又合上,分开又合上,却没有任何声音逸出。

  辛开阳上下打量她一眼,修改结论:他错了,起码三十四D。

  她的眼睛极为有趣,乍看之下是绿色的,可是围着瞳孔四周却隐隐出现碧蓝的色泽,看起来如同阳光下的夏威夷海洋。因为神情惊恐的缘故,她的眼睛看起来比较偏绿,他猜想,当她心情真的很好很好的时候,瞳孔周围的那圈海蓝可能会更明显。

  她在女人之中算高挑的,约莫有一七○左右,虽然还是矮了他半个头。金色发丝在阳光的缱绻下流转着光泽,五官精致贵气,气质端庄高雅,即使处在惊吓状态依然清丽无比。

  不错,是他喜欢的那一型。

  既然她还没回过神,趁现在偷亲一下不知道可不可以?她嫩嫩的嘴唇看起来挺好吃的……

  算了,乘人之危有违君子原则!

  好吧好吧,他也不是扮君子,只是现场目击证人太多,改天好了。

  “谢……谢谢你。”若妮勉强从紧缩的喉咙间找回一丝丝声音。

  “不客气。”

  她继续瞪着他发呆。先看看他撑住厢型车的手,再看看他的脸,然后在两者之间不断来回。

  “妞儿?”

  他的嗓音很特殊,有一种低沉的共鸣感,很像金属撞击发出来的淳厚声音。

  “哈啰?”

  若妮的视线自然而然移向他蠕动的唇,这张嘴生得真好,右侧有几丝淡淡的纹路,似乎主人习惯牵动那边的嘴角。

  “我说,小妞啊!”

  他放大音量一喊,若妮的三魂七魄瞬时回归本位。

  “啊,是,谢、谢谢你!”她忙不迭点头致谢。

  “你是不是忘了一点什么事?”烟屁股移到另一边的嘴角。

  “忘了?”她茫然看着他。

  “我的手。”恩人提醒她。

  “手?”她看着他的手。那手很漂亮,强壮又健康。

  “很酸!”

  “很酸?”她呆呆看回他脸上。

  “没错!”辛开阳头一点,往手掌贴着的厢型车示意。

  她还是没反应过来。

  辛开阳终于叹了口气,“你还不舍得让开吗?”

  啊!车子!

  天哪,他的手还撑着整部车子!瞧她都吓傻了。

  若妮飞快跳到旁边去。“对不起、对不起,我、我平时不是这样的,今天实在是……因为……呃……”

  不过这男人也太奇怪了吧?他居然还有心情先向远方的奶奶挥挥手,那只手上还拎着鸟笼呢!

  然后,他先悠然移动到车子旁边,手再缩回来。

  轰隆匡啷!厢型车撞上二十公尺外的电线杆,壮烈成仁!

  她怔怔看着撞烂的车子,不由自主地再盯回他脸上。

  “谢啦,美女崇拜的眼光永远不嫌多。”那根烟屁股翘两下。

  “我只是在怀疑为什么一个人类可以有这么大的力气而已!”瞧他把她说得像个色情狂一样。“况且,一位有教养的绅士,不应该在女士仍然惊魂未定的时候,还这样调侃她!”

  “可不是吗?”他怡然自得地回答。

  好,显然这位男士也不以“有教养的绅士”为人生目标。

  良好的家教让若妮对轻浮的人少有好感,五分钟前的感激之情稍微淡了一点。

  唉唉,被瞪了!辛开阳轻笑一下。

  “开阳!我的大宝贝,你救了我的孙女!”老夫人远远奔过来,一把抱住他,一串拉拉杂杂的随扈也跟着冲过来。

  “奶奶!”祖母竟然不是抱自己,而是抱他!若妮简直不敢相信。

  “啊,若妮,你没事就好。”老夫人手还是没放,其心可议。“开阳宝贝,你太厉害了,你怎么撑得住那么重的一辆车?”

  “小女孩,如果我告诉你,我就必须杀了你。”

  “噢!开阳宝贝,你就是这样死相。”老夫人娇羞地拍他一下。

  天哪,她奶奶真的在大街上,跟一个男人打情骂俏,这是怎么回事?

  还有,这位“开阳宝贝”又是从哪儿冒出来?她来马尼拉三个月了,从来没见过这个人!奶奶又是怎么认识他的?

  “来来来,我来介绍一下。”老夫人一左一右,热情地挽着两个年轻人。“若妮,这位先生叫辛开阳,家里几个鸟笼就是他做的;开阳,这是我孙女若妮·安德森,几个月前刚从美国来到菲律宾,她现在是我的得力助手,又漂亮又可爱又聪明又乖巧,简直是万中选一、天下无双的大美人,谁交上这个女朋友都是天上掉下来的运气!”

  “奶奶!”这简直像露骨的相亲词了。

  “啊,我想起来了。”辛开阳弹了下手指,下一句话注定他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你就是那个老是遇人不淑,嫁不出去,订了两次婚都被未婚夫抛弃,最后干脆逃来马尼拉养伤的孙女,对不对?”

  嫁不出去?抛弃?

  “奶奶!你到底都在外面跟人家讲我什么?”若妮差点抓狂。

  老夫人连忙道:“不是不是,我只是想,你们年轻人可以互相认识一下,多交交朋友也没有坏处,所以就向开阳宝贝聊了一下你嘛。”

  “聊我?什么好的不聊,干嘛聊这些无聊事情?”她发飙。

  “啊,所以一切都是真的啰?”旁边一个不怕死的,竟然还在那里推波助澜,“你真的连续被两个男人抛弃,又嫁不出去,所以只能来马尼拉找下一任丈夫?”

  若妮惊喘一声。    “你——你——”

  如果眼光能杀人,现在的辛开阳已经和那根被厢型车撞倒的电线杆互换位置了。

  “若妮,开阳其实是个挺不错的年轻人……”完蛋了,老夫人发现她的凑合计画开始出现裂缝。

  “他不错,难道我很错?”她大动肝火。“奶奶,现在是二十一世纪,女人已经不需要靠男人来彰显自己!你一定是在菲律宾待久了,连观念都变得这么守旧!我可是堂堂安德森氏的继承人之一,更是个成功的房地产经纪人!我有哈佛企管硕士学位,容貌美丽,家世优渥,无论人品仪表都是上上之选的女人,我不需要到马尼拉找男人嫁!”最后一句显然是对某人吼的。

  “啧啧啧,这世界上对自己这么‘有自信’的人,真的不多了。”辛开阳点头评论。

  “你!你——”她不是在向他炫耀!若妮快被他气死了。

  “哎呀,你们小俩口儿别吵架嘛。”老夫人赶忙出来打圆场。

  “谁跟他是小俩口?”

  “放心,打是情骂是爱,我不会嫌弃她的。”两声回应同时响起。

  “你、你……”她的碧眼对他放血滴子。

  他无视于美人儿的光火,把鸟笼塞进老太太手中,在她的脸颊亲一下。

  “我只是过来送鸟笼的,现在货送到手,没我的事了,我先走一步,再见,小宝贝。”

  他称呼她奶奶什么?“小宝贝”?忍住,忍住,若妮,这种粗鲁不文的男人,不需要你动这么大肝火,而且人家好歹还救过你的命。

  若妮深呼吸两下,竭力稳住阵脚。她高傲地抬起下巴,对辛开阳轻点一下。

  “辛先生,幸会。奶奶,我进去拿个东西,马上出来。”头也不回转进安家大门。

  “若妮,等一下等一下,那个……呃……”老夫人绞尽脑汁,想替两个小的再制造一点机会。“对了,开阳做的那几个鸟笼,门都打不开,我们现在正好问问他是怎么回事。”

  若妮的步子登时缓了。

  好吧,或许这个莽夫人品不佳,手艺还是有点可以称道的地方。

  奶奶带回来的三只鸟笼,手艺之精巧,连她也欣赏了许久。

  前几天她买了几只画眉鸟回来,谁知那几个笼子怎样也打不开。她和奶奶研究了好久,笼门的构造明明很简单,就是像其他鸟笼那样往上一推的造型而已,为什么她们就是打不开呢?

  “喔,笼子门吗?”他懒懒地搔搔眉毛,烟屁股一翘一翘的。“我记得那几个鸟笼是老太太自己拿去的。”

  “可是你亲口答应要给我了。”发现孙女对她投来怀疑的眼神,老夫人连忙表示清白。

  “那就是啦!我只答应送你们鸟笼,又没答应送你们开鸟笼的方法。”黑眸狡黠地一闪。

  “你——”若妮真不敢相信天下有这么恶劣的男人。

  “哎哎哎,开阳宝贝,那你要如何才肯说呢?”老夫人只好再打圆场。呜,和平大使果然是一件艰困的任务。

  辛开阳笑得可坏了。

  “这个。”他的食指和拇指圈成一个铜板状。

  说穿了就是要钱嘛!若妮冷笑一声。“明天我吩咐秘书开一张支票给你,两千块美金,够吗?”

  其实辛开阳当然不缺这个钱,他只是喜欢看她被激得蹦蹦跳的美态而已,真是又俏又媚又迷人。

  “唔……好吧。”

  他居然还考虑半天,一副很吃亏的样子,若妮差点被他呕死。

  “奶奶,您先回车上等着,我拿了东西就出来。”她再给他一个大白眼。

  “喂,妞儿。”他忽然出声。

  “辛先生还有事吗?”她回头,用一种刻意装出来的礼貌问他。

  “狗屎!”

  “你说什么?”她倒抽一口气。

  “狗屎!”他再说一次。

  “你……你……”从小到大,没有人敢当着她的面骂她粗话,还一口气连骂两次。“辛先生,鉴于你刚刚才救过我,这句话我就当作没听见,再、会!”

  “好吧,你后悔了可别怪我。”凉凉的嘲弄从她身后追上来。

  若妮用力推开铁门。

  噗!一种软软的触感从鞋底传上来,异味随即扑鼻。

  她低头一看。

  狗屎。

  一坨狗屎。

  就在大门口。

  就在她的高跟鞋底下。娟丽的容颜逐渐发青。

  “别说我没警告你。”辛开阳吹着口哨,懒洋洋地迈回家门去。

  “若妮……”老夫人担心地迎上来。

  “我、很、好。”她咬牙切齿地回答。

  “可是……”

  “我、没、事!”

  “奶奶帮你……”

  “什么都别说!”

  辛开阳是吧?很好,她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