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无行浪子[凌淑芬]

无行浪子 第2章(1)作者:凌淑芬

  星河淡去,晨曦渐明,黎明前的清晨有如笼罩在一层浅纱里。

  若妮捧着咖啡,盘腿坐在书房的窗台上。

  以前在纽约,一切都是快步调的,每天回了家赶快上床,睡完觉赶快起床,起了床赶快出门,上班之后又是数不清的客户要见、说不完的案子要开发,下了班还要赶着约会或应酬,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都运用到极致。

  她是来到菲律宾之后,一开始因为时差问题而早晨四点起床,而后发现这种一个人等待全世界醒来的感觉很好,便渐渐养成习惯。

  现在是纽约的下午五点,不知道远方的亲友在做什么?不知道,麦特在做什么?

  想到前男友,她心头一刺,闷闷地抱着咖啡杯啜了一口。

  这一次她是真的伤得很重。之前她不是没有交过男朋友,甚至还曾经订婚一次。可是跟章柏言订婚时,她很清楚柏特并不爱她,她只是评估过各种方面,觉得柏特跟她不论家世背景生活环境都很相配,他们可以成为一对社交圈的模范夫妻,所以柏特最后选择回到前妻身边时,她的自尊心虽然受了点伤,却不至于心痛。

  而麦特……麦特,却是她真正投入感情的。

  其实她早该明白的,这四年来,她从未真正感觉到麦特的心在她身上。他们两人是互相喜爱没错,但是她却是付出比较多的那一方。

  交往到第二年,有一阵子她心里很不平衡,他为什么从来不紧张她呢?后来故意找理由冷淡了他一阵子,想看看他会有什么反应。结果麦特也没有特别难过的样子,等她再出现时,对她还是一样温柔,在那个时候她就应该明白了。

  可是,因为他身边也没有其他的人,连前妻姜无虑都从他们的生活消失了,所以若妮一直说服自己,是她想太多了,麦特本来就是这种个性,他本来就比较温和,他不是天性热情如火的人,如此这般如此这般。

  结果,姜无虑才出现两秒钟不到,他就火速回到她身边了。

  她真是个大、白、痴!为什么老是把自己搞成一个感情备胎?

  若妮咬着马克杯缘,心里又酸又怒又怨。

  “若妮?”书房门无声地推开。

  “奶奶!你怎么这么早起床?”她连忙从窗台跳下,把马克杯往书桌一放。

  “年纪大的人不需要太多睡眠。”老夫人披着真丝睡袍慢慢晃进来。

  “现在才五点多而已,你应该再多休息一会儿。”若妮帮祖母把睡袍的前襟拉拢。

  “早一点起床,才可以看看我的宝贝孙女每天早上一个人关在书房里,都在做什么啊!”老人温柔地抚抚她的发丝。

  或许是晨光太温柔吧!强撑了五个月的坚毅终于出现一道裂缝,若妮脸靠在祖母的肩上,像一个脆弱无依的小女生。

  “啊,那些让我的宝贝伤心的坏蛋!”老夫人轻轻拍着她的背心。

  “我才没有为他们伤心呢!”她枕在祖母肩上,闷闷地说。

  “好吧好吧,你没有。”老夫人拉着她坐到长沙发上,就着晨曦细细打量孙女的娇颜。

  若妮不是个十全十美的女孩。

  她太固执,已经看中的东西,除非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否则不肯轻易放手;她太骄傲,为了尊严,宁可打落门牙和血吞也不肯露出一丁半点的软弱。

  但除此之外,若妮也是个甜美的好女儿。她热情明亮,开朗大方,既专情又善良。老夫人敢保证,任何人能娶到她的宝贝孙女儿,绝对是他的幸运。

  “宝贝儿,你知道你的问题出在哪里吗?”老夫人眼睛一亮,突然兴致勃勃起来。

  “……哪里?”祖母骤起的热情让她不由得警觉起来。

  “你总是挑错男人!”老夫人用力点头。

  “我哪有?”

  “本来就是,你老是喜欢同一型的男人,难怪永远跌在同一个地方。”

  “才不是呢!柏特和麦特光外型就差很多好不好?柏特是个中美混血儿,麦特却是纯种的美国人。”

  “但是他们同样高高瘦瘦的,英俊得跟模特儿一样,而且都是斯文人那型,即使骂人的时候都优雅得像在唱歌。”

  “他们的背景也完全不同啊!柏特是一个世家子弟,从小一帆风顺,目中无人得不得了;麦特却是白手起家的穷小子,天生对任何人都和气,不喜欢他的人还真的很少呢。”她再提出反证。

  “但是他们都是名校出身,杰出的专业人士。柏特擅长投资,麦特擅长会计,两个人年纪相当,外型也相当,连人生走的路都差不多。”祖母也再度反证她的反证。

  若妮瞪着祖母。

  “所以呢?”

  “所以,事实证明你跟这种男人是不会有结果的!他们除了让你心碎之外,对你根本没有任何好处!”老夫人用力结辩。

  “是,是,您说得是。所以我从现在开始,应该去找一个粗粗壮壮的,凶猛野蛮的,既不斯文又没教养又态度随便,永远不修边幅,简而言之就是个山顶洞……”讲到这里,她蓦然住嘴。

  老祖母在旁边,头已经点得快断掉。“就是这个光,就是这个光!”

  “奶奶,告诉我,你不是在想我以为你在想的那个男人吧?”若妮眯起碧眼。

  “多么完美啊,一个现成的人选就在你的眼前。”老夫人用力地拍一下手。“看看人家开阳宝贝,多么潇洒多么坦荡,完全不像那种油头粉面的都会小白脸;他的手臂壮得跟树干一样,胸肌比泰山还有料,跟他在一起多么有安全感!更不说他那英俊狂野的外表,既慵懒又性感,就算丢到纽约去,也有一堆女人抢着抱他的大腿,像这样的男人有什么不好?”

  若妮跳起来。“有什么好?他是我这辈子见过最粗鲁、最差劲、最没有教养、最没个正经的家伙!活脱脱一个无行浪子!你看看他昨天是怎么跟我说话的?气都气死人,我实在搞不懂你到底看上他哪一点!”

  “哎呀,那叫做‘率直’,总比你以前那个麦特,在你面前是一套,在你背后又是一套来得好。”

  “麦特才没有在我面前是一套,背后又是一套……OK,这些姑且不论,奶奶,你亲亲爱爱的‘开阳宝贝”偏偏有一个最糟糕最糟糕、他一辈子都改不掉的缺点!”

  “什么缺点?”老夫人不服气地问。

  “他是东方人!”若妮两手在胸前一盘。

  “嗯?你对东方人有意见?”老夫人侧目。

  “答对了。”若妮甜蜜地牵动一下嘴角。“我已经对自己发誓,这辈子绝对不跟任何有东方血统,或者有东方人前妻、前女友的男人交往。”

  “为什么?”老夫人气冲冲地跳起来,跟高自己一颗头的美貌孙女互瞪。

  “那还用说吗?”她瞪回去。“先说柏特,他先和我订婚,最后却回到他前妻身边。他前妻赵紫绶是什么人呢?是个台湾人。”

  “再说麦特,他更糟,他甚至不向我求婚,最后也回到他前妻身边。他前妻姜无虑是什么人呢?答对了,也是个台湾人。”

  更别说柏特自己本身是个中美混血儿。若妮终于深深地领悟,原来自然界真的是一物克一物,让她不想迷信都不行。“东方人”完全就是她的感情克星,命中注定的死穴,碰上了只会让她的爱情无疾而终,永远没有好下场!

  “总之,五个月前和麦特分手之后,我就下定决心,以后绝对、绝对、绝对不再跟任何东方人感情有牵扯!而你的宝贝辛开阳,他恰巧,保证,百分之百是个货真价实的东方人。”

  “若妮甜心,你不可以这样以偏概全……”老夫人改采软姿态。

  “别再说了,”若妮举起一只手阻止她。“我先放下自己在纽约的生活,跑来帮奶奶的忙,只是因为爸爸告诉我你前阵子差点中风,他担心你实在忙不过来,才叫我过来看看。等奶奶的情况稳定之后我就要回纽约了,更不是来马尼拉找丈夫的,你听清楚了吗?”

  “我相信你把自己的立场说得非常清楚了。”

  “很好,那么我们以后就不要再……”慢着,回话的声音怎么听起来不太像奶奶?

  祖孙两人同时一愣,缓缓回过头——

  *

  凌晨六点整。

  啾啾啾——

  悦耳的鸟鸣声随着来人按铃的动作响起。

  辛开阳,依旧是一头乱中有序的黑发,一件洗薄到近乎透明的衬衫,一条烂牛仔裤,嘴角当然少不了那根让安家大小姐怎么看怎么碍眼的烟屁股,往门框一倚,等待管家来应门。

  “早安。”一位面生的园丁开着除草机,从台阶前经过。

  “早。”他随兴地点点头。

  慵懒的眼神扫略过整座庭园。触目所及,大约有三位园丁在不同的方位穿梭。

  他朝那三个方位的人扫了一眼,又漫不经心地游移开来。视线滑过五十公尺外的几株老树、树林间的玻璃花房、大宅子右侧的车库,最后停在方才打招呼的那个园丁身上。

  “这么早就上工了?”辛开阳懒懒地把烟屁股从左嘴角移到右边。

  “趁现在太阳还没变得毒辣,先把庭园整理好,下午比较轻松。”园丁看起来四十出头,长得就像个平凡无奇的菲律宾人。

  “怎么没人来应门?你们家主子都出去了吗?”他搔搔下巴。

  “半个小时以前,我看见车库里的黑头车开出去了。你有事要找老夫人吗?”

  “我是个木匠,和她约好了今天来取一把坏掉的椅子,她大概忘了,那我改天再来好了。”他伸伸懒腰,颀长的肌肉在衬衫下拉紧。

  “如果稍后老夫人回来,我还没离开的话,我会替你转达的。”园丁灿然微笑。

  “那就拜托你了。”他的白牙闪耀。“再见。”

  十分钟后。

  啾啾啾——

  悦耳的鸟鸣声第二度响起。

  来人这一次似乎坚定许多,每隔三十秒就重复按一次。

  “喂!安家的妞儿,我已经等很久了,总共……”他低头看看腕表。“六百一十七秒。木匠的时间也是很宝贵的,快开门,我拿了椅子就走!”

  按门铃还不过瘾,他干脆拍起门来。砰砰砰!

  嘎吱一声,大门开启,他收势不及,一拳抡上应门的人。

  “噢!”管家捂着鼻子弯下腰。

  “抱歉。”懒洋洋的道歉听不出诚意。“下次开门之前,记得先在里面应一声。”

  管家捂着鼻子,以杀人的目光瞪他。

  “泥在这你等一下,握进去纳意子给你。”翻译:你在这里等一下,我进去拿椅子给你。

  “什么?我听不懂你的话,麻烦你再讲一遍。”他嘴里应着,人已经强势地硬挤进去。

  “喂!喂!你不可以进来,你……”管家一脸肃杀的追在他身后。

  高头大马就是有这点好处,别人讲一句话的时间,已经足够他走出好远了。

  哟,安家真的有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