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无行浪子[凌淑芬]

无行浪子 第2章(2)作者:凌淑芬

  客厅里,若妮穿着一件白丝睡袍,老太太也做类似的打扮,两人坐在同一条沙发上,对面坐着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其他七个保镖模样的男人,分散在大厅的四个角落,楼上还有三个人往下守望。

  “早啊,妞儿,看样子我来的不是时候。”烟屁股翘了一翘。

  坐在她们对面的中年男人肤色黝黑,身材矮瘦短小,眼底有一种变幻不定的光芒。发现辛开阳闯进来,他的眼神暗了一暗,迅速瞄向安家祖孙俩。

  老夫人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嗯,今天有几个朋友提早过来商量点事情,请问辛先生有事吗?”若妮神色平静地接口。

  三名保镖无声无息地围在他身后。

  “兄弟,手臂借一下。”辛开阳懒懒地抽出烟屁股,也不等左边那位仁兄回应,就在人家的西装袖子上把香烟给捺熄了。

  “……”杀人的眼光瞪向他。

  辛开阳不以为意,从牛仔裤后口袋抽出另一根香烟。

  “喂,借个火。”这次是向右边那一位打商量。

  几个保镖脸色涨得通红,一齐望向黑瘦子。黑瘦子轻哼一声,保镖只好一脸心不甘情不愿,掏出一盒火柴抛给他。

  若妮突然想笑,她非常清楚这男人有多么容易兴起人家痛扁他一顿的冲动。

  烟点燃了,辛开阳深抽两口,回头把白烟吐在后面那个保镖的脸上,才心满意足地回视黑瘦子。

  “嗨。”

  “你是什么人?”黑瘦子沉声问道。

  “我住在对面,是个小小的、不起眼的小木匠,今儿个来取老太太要我修理的那把椅子。”他抓抓凌乱的黑发,一副很无聊的样子。

  黑瘦子又看了若妮一眼。她接收到警告,深呼吸一下。

  “椅子放在楼上书房里,我拿下来给你。”

  “不用了,你上来告诉我们是哪一把就好,这些搬桌搬椅的事情交给我们男人来动手,对吧,兄弟?”辛开阳一把搭住刚才借他火的保镖。

  “巴斯提,你去帮忙。”黑瘦子说道。

  保镖从主子的眼光中得到指示,轻轻点了下头。

  “不错,你够意思。”卒开阳拍拍他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样子。

  上帝,祢实在应该另派一个更果敢英勇的白马王子来的!若妮在心里叹了口气。

  “请跟我来。”

  她领先走上楼梯,一行三人于是消失在二楼的转角处。

  *

  书房门打开,若妮先走进去,她才刚回头,一切就结束了。

  辛开阳一记手刀无声无息砍在那个保镖的后颈,对方连哼都没哼一声,软软倒在地板上。他两手捧住软倒的保镖头部,用力往右一扭。

  喀达!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断裂声傅来。

  若妮紧紧捂着自己的嘴。“你……你……你杀了他!”

  这是她生平第一次眼睁睁看着一个人被杀死!她迅速退到大书桌旁,让它撑住自己虚软的双腿。

  辛开阳比个噤声的手势,快速在死者的身上摸寻,然后摸出一把贝瑞塔手枪。

  “运气。”他单手熟练地检查弹匣。“好消息是,现在我们有一把枪了;坏消息是,这家伙吝啬得很,弹匣里只剩下八发。”

  若妮震惊地望着她们家的“木匠”。他持枪的手势是如此自然,进退弹匣的动作如此俐落,折断敌人颈骨的手法更是精准无比。这不应该是一个木匠会熟悉的事吧?

  “辛先生……”她回过神,想迅速向他说明整个状况。

  “漂亮。”他忽然说。

  “什么?”

  “光线从你的睡袍后面透过来,把你的每丝曲线照得一清二楚,实在美得不得了。”他充满感情地描述。“我已经很久没有女人了,妞儿,和我上床吧!”

  轰!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谁可以在一秒钟之内,让她完全抓狂的话,这个人非辛开阳莫属!

  “你这个……你这个混蛋!”

  一本字典朝他飞过来,他连忙低头闪开。

  “好险好险。”还来不及回头,咚,第二发正中目标!“噢,shit!你这娘儿们怎么这么凶?”他抱着后脑勺蹲下来。

  她气得全身发抖。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想这些有的没的,你的脑子里装的全是黄色废料吗?奶奶还在他们手上,你还不想想办法?”

  幸好墙壁很厚,刚才字典打在墙上,只响起一声闷闷的声音,没有引起太大注意。

  “我是在赞美你耶,有没有搞错?”好心被雷亲。他咕哝着持枪起身。“枪有了,还缺一个灭音器,走廊上那几个家伙或许有,你把他们叫进来。”

  “我?”她扬高声音,连忙又降下来,确定门外没有任何动静之后,才耳语般质问他:“他们又不是我养的狗,随便一叫就进来。”

  “那不关我的事,我只负责挂掉人,其他你自己想办法。”香没偷到,他的脸色也很臭。

  若妮顿了一下。

  “你一点都不好奇他们是谁吗?”正常人闯进这种持枪挟持的场景里,起码会问一下吧?

  “我已经说了,那不关我的事,我只负责挂掉人。”他吐了一口烟,烟屁股再咬回嘴角。

  “如果阁下这么漠不关心,那我跟奶奶被人挟持也应该不关你的事,你又眼巴巴跑来扮什么英雄?”她知道自己的口气非常的不知感恩,可是,这没个正经相的家伙就是让她看了一肚子火。

  辛开阳恨恨地咬一下香烟。“刚才院子里那几个家伙想暗算我,害我整包烟都掉了,只剩下最后一根,这是私人恩怨了!”

  “原来你是要为你的香烟报仇。”若妮真恨不得再踹他两脚。

  “不然我长得像英雄吗?”

  “是不像!”

  “那就是啦。”他咧嘴一笑。

  “这种事不要承认得这么得意好不好?”她低吼。

  “我探过路了,里里外外连楼下那个干巴巴的瘦子总共是十九个人,而我们只有八发子弹,你有什么建议?”辛开阳耸耸肩。

  “外面也布了人?”她悚然一惊。

  其实院子里那几个已经被他料理掉了,只剩下屋内十一个而已,不过他很坏心地绝口不提。谁教刚才有人说他本来就不是做英雄的料。

  “安老夫人也养了不少守卫,如果人手不带足一点,你以为他们那么容易撂倒所有的人,在不惊动保全系统的情况下闯进来?”

  “你觉得他们是什么人?”若妮顿时全身发软,扶着桌子坐下来。

  “怎么?那个又黑又瘦的矮子没向你们表明身分?”看她楚楚可怜的样子,他也不禁心软了。

  若妮摇摇头,碧眸里泛起丝丝惊恐的泪意。

  “他们在你来的半个小时前突然闯进来,逼我奶奶打开家里的保险箱;他们清空了现金之后,还不满意,那个瘦子把我们赶到客厅,一直要我奶奶把‘地图’交出来,奶奶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大家僵持不下的时候,你就突然闯上门了。”

  她没说的是,当时黑瘦子已经把刀子拿出来,准备对她们动刑了……

  她一直生活在文明的世界里,有完整的社会秩序将她保护着。当初来菲律宾时,虽然也听说这里的治安不太好,可是因为奶奶在官方和私人的保全机构都打点好了,这三个月以来她根本没有感觉到人身安全有太大的威胁,没想到,一朝出事,就是这种持枪抢劫、杀人不见血的场面……

  身前一堵散发着勃勃热气的胸膛,替她贯入一点生气,她忍不住抓着他的手臂,寻求一点支持。

  这个男人没有乘机又说什么煞风景的话,仿佛他知道何时可以惹她,何时应该正经似的……

  “好吧,他们要的东西等事后再来研究,趁现在我能料理几个算几个。”辛开阳把手枪上膛,走到门后面对她挥一下。“你叫走廊上那三个进来,就说东西太重,我们搬不动。”

  “你……你有什么打算?”她的手紧紧揪住睡袍。

  “打算啊?”他搔搔眉头,想了一想。“城里有家上空酒吧的小姐不错,又辣又带劲,我是想今天晚上好好去乐一乐……啊?你不是问这个?随便啦,快把人叫进来!”

  真是讨人厌的死相!若妮给他一个大白眼,快步走到门边,拉开房门。

  “哈啰?”

  最靠近书房的两个保镖立刻回头。

  她使劲漾出自己最温柔美艳无害的娇笑。

  “里面这张贵妃椅太重了,那两个人搬不动,能不能请你们进来帮忙一下?”

  灿亮的金发在她脑后垂荡,甜美的笑容引人犯罪,两个男人吞了一下口水,眸中霎时浮出色欲。

  金发美女突然震了一下,接着,她左肩的睡袍自动诱惑地滑落。金发美女的笑容变得有点不稳,但依然诱人无比。

  “拜托?”她柔声轻问。

  “好啊。”两个人邪邪笑了一下,一起走向书房。

  书房的门重新关上。

  砰、砰、喀喇、砰的音效过去,然后,一切就差不多结束了。

  前两声“砰”,是躲在门后的那个男人将两个保镖一人一拳揍倒,“喀喇”是辛开阳抱着其中一人的头用力一扭,颈骨折断的声音。

  最后一声“砰”,则是——

  “噢!你踢我?”他不可置信地瞪着那脆弱无辜的、娇艳无比的……超级凶悍的婆娘!

  若妮咬牙切齿地把滑落的睡袍拉回肩上。“你以后要是再敢脱我衣服,你给我试试看!”

  “我只是想替他们增加一点诱因而已。”他为自己的毛手毛脚辩解。

  若妮的银牙已快咬碎了。

  好好好,不惹她,不惹她。辛开阳举高双手,对地上的保镖狠笑。

  “这妞儿脾气真的很差,对吧?”

  喀喇!

  在脖子被扭断前,保镖最后一个念头是——

  大哥,你的脾气也没有比她好多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