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无行浪子[凌淑芬]

无行浪子 第3章(2)作者:凌淑芬

  若妮轻轻拨开奶奶额前的发丝,在额角的纱布上顿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避开。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消毒水气味,病房外忙碌的医护人员与病房内的宁静成为反比。

  原本“安德森航运”的老当家及女继承人在菲律宾受袭,应该会跳上各国媒体的头条新闻,但是一切却出奇的安静,她猜想应该是美国的父亲向菲国施加压力的缘故。

  那群人竟然在奶奶额上敲了这么大一个包,若妮现在想起来犹心疼不已。

  等她放出被关在储藏室的佣人们之后,大家全动了起来,报警的报警,检查的检查,一天之内所有尸体都被移除,家裹被清理干净,只留下墙面上的弹孔,但是她很怀疑自己还能若无其事的生活在那间房子里。

  “啊,我又睡着了。”老夫人惺忪地睁开眼帘。

  “没关系,你应该多休息一点。”幸好奶奶只是轻微的脑震荡和一点外伤。

  “结果,你在纽约生活了一辈子,没被抢没被偷,却到马尼拉来陪我担心受伯。”老夫人对孙女虚弱地微笑。

  若妮倾身吻了吻她的额头。

  “我也赚到一点擦伤,老了之后,有个战利品可以跟孙子吹嘘呢!”

  祖孙俩相视一笑。

  叩叩叩,几下闲散的敲门声。她们的救命恩人正勾着一篮水果,站在那里。

  “辛先生。”若妮不知道为什么,脸突然有点红。

  他先露骨地打量她一圈,她穿着一身麻质的绑带休闲裤,米白色背心,金发盘高露出优美的颈项,看起来清新鲜嫩得如春花一般。

  黑眸深处跳上两抹很男人的火花,若妮努力忽视他的眼光,对他唇间的障碍物一瞥。

  “妞儿,干嘛一看到我就瞪人?”他咬着烟屁股一笑。

  “这里是医院,不能吸烟!”

  “所以我没有点燃。”他夹出香烟,对她晃了一晃。

  “既然没点燃,你咬着做什么?”

  “解解瘾嘛!”他怡然自得地向老夫人打招呼。“哈啰,小姑娘,你今天看起来比昨天老了一天,不过还是一样艳光四射。”

  每个人的今天都比昨天老一天好不好?她也不知道自己干嘛这么爱挑他语病,真是天生八字相克。

  “开阳宝贝,时间在永不凋谢的名花身上是没有作用的。”老夫人乐呵呵地拍拍自己床畔。“来,快过来坐。”

  辛开阳把水果篮往她怀里一塞,拉张椅子坐下来。

  苹果差点滚出篮外,若妮连忙放在一边的柜子上,整理一下。

  他还是那副不修边幅的样子,两条腿长长的岔开,黑发在阳光下流转着动物皮毛的光泽,即使八字不合,若妮还是得承认,他是一个很有自己味道的男人。

  “小女孩,你今天找我过来有什么事?”辛开阳懒懒地问。

  今天是奶奶找他来的?若妮疑问的眼神不禁投向老夫人。

  “开阳宝贝,你听我说——”

  “奶奶,你可不可以不要再叫人家‘宝贝’了?”若妮万分隐忍地插嘴。

  “啧啧啧,妞儿吃味了。”那个宝贝咋咋舌接口。

  “……”才五分钟,她已经开始有发火的冲动。

  若妮深呼吸几下,强迫自己按捺下来。再怎样这男人也是她们的救命恩人,他起码值得她再给他……嗯,五分钟。

  “奶奶,你有事找我去做也是一样的,实在不必特地麻烦辛先生过来。”

  “若妮,这件事,只怕不是你一个人可以完成的。”老夫人叹了口气。

  若妮更是不解。

  她下意识瞥向辛开阳,却见他深不可测的眼底闪过一丝光芒。她突然有种感觉——辛开阳知道祖母为什么要找他。这下可好,她奶奶和外人有了共同的秘密,她反倒变成外人。

  “若妮甜心,让我坐起来。”

  若妮立刻把祖母的病床调高。

  辛开阳懒散地换个坐姿,如初醒的雄狮。

  “若妮,开阳,关于那些人找上我们的原因……”老夫人谨慎地起了个头。

  那天帮她们解决完敌人,他只是随意地说:“我建议你们告诉警方这只是一个单纯劫案,拜拜。”然后他自己就走了

  看,多么没有绅士风度!竟然留她和一屋子尸体,一个昏过去的祖母,与一院子阶下囚共处,然后拍拍屁股一走了之,也没想想看她当时多么六神无主,又要应付伤患,又要应付死者,又要应付警方……停!现在不是腹诽他的时候。

  重点是,他从头到尾没有对那群绑匪的来意表现出一丝丝兴趣。这不是正常人应该有的反应吧?

  “奶奶,那个带头的男人一直问我们要一张‘地道图’,那是什么东西?”若妮问。

  “亲爱的,你听说过‘山下宝藏’吗?”

  “当然,不过那只是一个没有根据的传说而已。”若妮皱着蛾眉道:“据说在二次大战期间,日军在亚洲各地搜刮了难以计数的黄金财宝,最后运往菲律宝,交由当时在菲国的将领山下奉文,埋藏在一个隐密的所在。但是战争结束后,日军惨败,他们无法把宝藏移走,便把跟这个宝藏有关的所有资料都毁了,再也没有任何人知道它的下落。

  “此后关于‘山下宝藏’的真实性,以及它的埋藏地点就成为世界寻宝迷热烈讨论的话题。有人说其实有一张藏宝图留下来,有人说美军早就找到宝藏,悄悄把它们取走了;有人说宝藏就埋在某座山的某个湖的某个地道里,里面充满机关。但是菲国政府坚称,他们从来没有找到过任何‘山下宝藏’。如果你问我,我会觉得那不过就是二次大战期间众多流传下来的神话之一而已。”

  “本来我也不信啊,但是现在都有人找上门来了,好像也不能由得我不信了!”老夫人叹了口气。

  “什么?家里还真的有一张地图?”若妮跳起来。

  老夫人缩了一下,小声地说:“你、你不要那么惊讶嘛……这也不是我的,是你那个死鬼爷爷留下来的……”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她不可思议地问。从头到尾她都以为那帮歹徒一定是找错对象了!没想到人家真的冲着她们来的!

  “我……我现在不就是在说了吗?”老夫人嗫嚅道。

  若妮指着他鼻子。“当着这家伙的面?”

  “嘿!”这家伙出声抗议。

  “因为我觉得我们会用得上开阳宝贝的帮助……”

  “奶奶,你才认识他几天而已?他说不定是下一个连续杀人狂!”她叫出来。

  “我坚持我是现任的。”毕竟一个男人有他的名誉须维持。

  如果不是家教良好,若妮早就冲过去踹他一脚了。

  “嗳嗳嗳,开阳宝……开阳,你不要一直逗我家若妮嘛!她的性子比较正经,不习惯和男人开玩笑。”忍笑忍得很辛苦的老夫人连忙打圆场。

  “怎么会?难道你以前交的男朋友都是死人?”辛开阳纳闷地瞄她一眼。

  若妮惊喘一声。“我的男朋友不关你的事!人家麦特文质彬彬又优秀能干,比你有风度一百倍!”

  “噢,我知道了。”那根烟屁股换到另一边嘴角。“白领无聊人士,很像你的型!”

  “你、你……麦特一点都不无聊!”慢着!“……我干嘛跟你讨论我的前男友?”

  “大家没事聊聊天嘛。”他的白牙又闪得令人讨厌了。

  “我一点都不想跟你聊天!”

  “她以前交过几个男朋友?”他竟然转头问老夫人。

  老夫人哀伤地摇摇头。“认真交往的吗?两个。而那两个小混蛋都伤了她的心。”

  “可怜的宝贝,”辛开阳又转回来对她闪白牙。“你还是跟着我吧!我保证会把你伺候得像个女王一样,身心灵充分得到满足。唔,最起码,身体的部分一定能得到满足,如何?”

  “我对你的身体一、点、都、不、感、兴、趣!”她咬牙切齿说。

  “少来了,甜心,我知道你一定抗拒不了我们两人之间的化学反应。不知道是谁,在大敌当前时,还口口声声与我生死相许。”他愉快地说。

  “你胡说!”她倒抽一口气,控诉的眼神快速瞄一眼祖母。“我那时候吓得都快死掉了,哪有什么心情跟他生死相许?”

  他不以为然道:“哪没有呢?你不是口口声声说,死了也不会离开我吗?”

  “我做鬼都不放过你”与“我到死都不离开你”是完全两回事好不好?

  “你——你——”若妮气到差点昏倒,手发着抖拚命指着他鼻子。“奶奶,你看他!”

  她从没有见过这么恶劣的家伙!以前来往的男性即使不是每个都彬彬有礼,起码也有一些基本的文明礼仪,只有他,粗鲁恶劣得令人大开眼界!

  “哎呀,你们两个小家伙,怎么就不能和平相处半小时呢?”老夫人拚命用咳嗽来掩饰笑声。

  “好吧,你们要聊宝藏就聊宝藏。”辛开阳一副遗憾的神情,仿佛他对身体满足的话题更戚兴趣。

  小若妮好久没有这么生气蓬勃了,看来开阳宝贝对她真的有好处。老夫人开心地想。

  “当年你爷爷在碧瑶附近买了一座山头,原本打算开发成休闲度假村。但是当地政府闻香而来,突然坚持那个山区是保护区,如果你爷爷打算开发的话,必须经过‘适当的’疏通。你爷爷不甘心被坑,所以整个开发案就暂时停止。”老夫人解释道。

  “那里住着一群山民,世代以来几乎不与外族联系,所以日常生活非常艰困。你爷爷和他们的族长一见如故,在这段期间内给了他们许多的帮助。于是在你爷爷回马尼拉的前一天,族长给了他一张古老的羊皮,说那是他们祖先传下来的一处‘山脉地道图’。这群山民因为迷信的缘故,很少进入那些山道里,所以这张图对他们一点用也没有,但是你爷爷若得到开发许可,将来这个山道图或许能够有所帮助。”

  “这就是那有名的宝藏图了?”若妮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不要太嘲讽。“奶奶,如果那是二次大战期间留下来的宝藏,日本人是不会把它画在羊皮上的。而且听那族长所说,这张山道图应该也有好几代了吧?时间性根本合不起来。”

  “所以我也从来没把两件事联想在一起过啊!”老夫人摊摊手。

  “你怎么知道,那群歹徒要找的地图就是这张羊皮?”辛开阳随口问,听起来不是很感兴趣。

  “因为他要的是地图,而我手上唯一的一张地图就是这张了。”

  “那他也没有提到山下宝藏的事,你又怎么知道他要地图的原因与山下宝藏有关?”若妮问。

  老夫人的脸上开始出现挣扎之色。

  “奶、奶!”若妮警告地说。

  老夫人重重叹了口气。“好吧好吧,其实远在你爷爷还活着的时候,就有谣传宝藏是藏在那片山区,只是没有人知道这群山民手中竟然有前人留下来的地道图,更不知道你爷爷就是得到那张地图的人。”

  “这些年来,家里就藏着这么一张人人垂涎、而且还不知道是真是假的地图,而你竟然从来没有告诉我们?”如果奶奶在菲国出了什么事,她父亲一定会很抓狂的。

  “天下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只有那个族长、你爷爷和我,前两个都进坟墓了,我以为一定不可能再有人知道了嘛!谁知道那帮坏蛋是从哪里打听到的?”老夫人冤枉道。

  “中国人有句话叫‘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很有智慧,对不对?”辛开阳露齿一笑。

  若妮继续追问:“你和爷爷难道从来没有试图进去看过?”

  “我自己是从来没有去过,你爷爷我就不知道了,但是他没有特别提过,所以我想,即使他真的去看了,应该也没有什么结果吧。”老夫人深思道:“如今发生这些变故,我不能不多想一点……我是希望,找几个信得过的人,去那附近看看,而且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如果真的找到宝藏呢?”若妮下意识瞄一眼辛开阳。他还是那副没事人的样子,仿佛他们在讨论的是阿猫阿狗,而不是富可敌国的财宝。

  “无论有没有宝藏,我都要把结果公开。”老夫人说。“当一个人富有到一定程度之后,再往上增加的也不过就是数字而已,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了;所以如果真找到宝藏,咱们把它捐出去,没线索也应该让世人知道,还那些山民一个宁静。”

  “一个秘密之所以危险,就是因为知道的人太少,当每个人都知道之后,它也就不再是个秘密了。”辛开阳的烟屁股一翘一翘。

  “答对了,开阳宝贝。”老夫人笑咪咪道。

  若妮想了一想,点点头,“我明白了,奶奶告诉我地道图放在哪里,我准备一下,这几天就出发。”

  “你?”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奶奶那道是充满担忧,他那道是纯粹看好戏。

  “你那表情是什么意思?”她的脸庞乌云密布。

  他立刻做出一个把嘴巴上拉链的动作。

  老夫人接口。“若妮,那种原始山林,到处都是盗猎者的陷阱,更别说什么虫蛇鸟兽、烟毒瘴气的,你一个娇滴滴的大小姐,一个人怎么去?”

  “好,那我打电话请在英国的堂哥史都华过来,我们到了山下,再顾当地的导游领我们上山。”

  “史都华?那小子比你还娇贵,你不替他把屎把尿就很好了,还期望他照应你?”老夫人嗤之以鼻。

  若妮杏眸眯了一眯,慢慢地开口——

  “奶奶,不要告诉我……”

  辛开阳也不说话,两手搭在后脑,一派自在轻松的样子,等着人家自己上门求他。

  “答对了。”老夫人快乐地拍拍手。“乖孩子,我看,还是请开阳宝贝跟你一起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