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无行浪子[凌淑芬]

无行浪子 第4章(1)作者:凌淑芬

  “我真不敢相信……”

  若妮瘫坐在树荫下,喘着气挥掉额角的香汗。

  森林一般给人的印象都是阴凉舒爽,但是当湿热的空气完全被浓密的树盖挡住,散发不出去时,在森林里长时间行走就变成一种酷刑。

  茫茫四下望去,左边是层层叠叠的森林,右边是层层叠叠的森林,前后左右上下八方都是层层叠叠的森林。她终于知道,即使绿色对视力有益,连续看了七天也会让人伤眼又伤神。

  她拉拉前襟,让短袖卡其上衣不要黏在身上,同质料的短裤也又湿又脏了。她知道自己看起来一定很憔悴,但是她很早就放弃了。她只是把马尾巴往头上一盘,让嫩白的后颈接受一点凉风的照拂。

  “喝水。”辛开阳把水壶解下来,凑到她眼前。

  若妮迫不及待地接过,连“谢”字都没力气说了,大口大口地牛饮。

  他的衬衫和迷彩长裤也有汗迹,整个人却还是轻松自在得不得了,犹如他们不是在崎岖的山区间健行,而是在健身房里做运动,脚边随时都有运动饮料和毛巾补充。

  唧唧唧——

  不知名的昆虫大声了唱,风声,水声,以及许许多多的丛林之声交错着,整片原始莽林仿佛随时会将他们两人吞没。

  “谢谢……”她终于解渴了,把水壶递回去。

  辛开阳接过,仰天灌了几口,豪迈的姿态与整片粗犷山林融成一体。

  七天下来,他不得不对安家妞儿另眼相看。

  这种严苛的野战生活,别说是娇生惯养的小姐,连大男人都不见得受得了,可一路来她只是闷着头苦走,从来不曾喊累或喊苦。

  事实上,他们出发这七天以来,今天是她第一次稍稍露出吃不消的样子。

  喝完了水,若妮吐了口气,背起自己的背包,坚忍地站起来。

  “算了,休息一下吧。今天提早半个小时吃午餐。”辛开阳随意地盘腿一坐。

  她也不逞强,马上瘫回树底下。

  一开始听说他们的目的地接近碧瑶,她还挺高兴的,因为碧瑶是菲国著名的避暑胜地。它位于柯狄勒拉山脉,海拔极高,所以常年气候宜人,素有“夏都”之称,她上个月才来过一次,很喜欢这个崇山峻岭间的松树之城。

  结果,隔天她就发现自己高兴得太早了……

  “雇车上山?我们不是已经在山上了吗?”她站在旅馆的大厅中央,瞠目以对。

  “令祖母说那群山民住在碧瑶‘附近’,不是碧瑶这里。”他好生欣赏了一下她美目圆睁的俏样,才懒懒地解释。

  “地图我看!”她夹手抢过那张地道图。

  结果,一堆古老的符号和弯弯曲曲的线条把她难倒了!

  “你拿反了。”他好心地提醒。

  “……”若妮默默还给他。有没有拿反好像没差别!“上面并没有注明相对地形,你怎么知道这片山道确切的地方在哪里?那块地是我爷爷买的,连我奶奶都没去过呢!”

  “我对菲律宾还算熟,所以应该比你们有概念一点。”他伸个懒腰,舒服地往沙发椅背一躺,一双腿长得惊人。

  “我们的目的地离这里有多远?”

  “以直线车程计算吗?”他摸摸下巴。“大概四个小时吧。”

  “这么近?太好了,那我们现在立刻雇车子出发。”她顿时精神大振。

  那头懒狮仍然窝在原地,笑吟吟地看着她。

  “怎么?”她问。

  “恐怕我们要去的也方,车子到不了。”

  这可以理解,终究海拔一千多公尺的崇山峻岭,不可能处处有道路。“那我们就尽量开到车子能到的地方,再走上去啊。步行到目的地大概要多少时间?”

  “以我的脚程吗?”他又开始摸下巴。“大约四天吧!”

  “四……四天?”她口吃。

  “对。”他怡然点头。

  “那我们雨个人一起走呢?”她开始觉得无力了。

  “嗯,”他支在沙发扶手上,想了一想。“十五天吧。”

  “十……十……十五……?”

  “对。”白牙一闪。

  “你太瞧不起人了。”她不爽地眯起绿眸。哎哎哎,他何时才能看到代表她心情不错的蓝眼睛呢?“我才没有那么软弱呢。告诉你,我的健行最佳纪录是一天四十公里!四个小时车程折算成二百公里好了,以我的脚程五天也能够走到了。”

  “好吧,既然你这么有信心。”辛开阳对她吟吟笑。

  不久之后,若妮就明白他为什么笑得那么讨人厌。

  “……”

  后来他们雇了一辆吉普车,如她的意思开到车子不能走的地方为止,然后她就发现自己对着一堵百来公尺高的峭壁……

  或许,以她脚程,真的需要多花几天吧!

  为了不让吉普车的司机查察他们的目的,其实在峭壁的前三十公里他们就下车步行了。七天下来她终于知道,原来那三十公里是全程最好走的一段。

  当时他们上峭壁的方式,是他先爬上去,再把她吊上去。开始之前,辛开阳接过她的背包,把一堆他认为不必要的东西全部扔掉,包括她的护唇膏、乳液和防蚊液。

  “一条护唇膏能占多少分量?”她背起轻了一半的背包抗议。

  “柠檬口味。”他旋开盖子闻了一下。“我有没有告诉你,菲律宾的原始丛林里有一种飞蝇,专吃腐烂的水果,而光一只飞蝇就能吃掉相当它体重一百五十倍的……”

  “好了好了,请不用详述,谢谢。”

  等他翻开他自己的背包找装备,她才发现里面有多……应该说多丰富还是多贫乏呢?总之背包里充满各式各样的攀登装备,却几乎没有任何私人用品,只有一套换洗的内衣裤。

  察觉到她的注视,辛开阳对她眨眨眼。

  “其实,我不穿也是无所谓的,不过——”

  “我介意!”

  “我想也是。”

  他拿出攀岩设备,开始征服那道峭壁。

  天哪!他的祖先是壁虎吗?

  若妮只能以目瞪口呆来形容。他简直是以“游”的方式,游上整片垂直的山壁,然后一路钉着固定桩到达山顶。她甚至有一种感觉,其实他不需要这些装备也爬得上去,他只是为她准备而已。

  接着,他以垂降的绳索和滑轮将她吊上去,而她开始在想,如果后来不断有这种地形出现,只怕他说的十五天都是乐观的预估。

  幸好接下来的路一样崎岖难行,却再也没有峭壁了。

  不过若妮也觉得有点骄傲。从他几次回头查看她的眼神,她知道自己比他预期中更加强壮,很是让这个山顶洞人印象深刻。不过,这倒不是说她在寻求他的认同啦!

  “来吧,吃点东西。”一阵食物的香味钻入她鼻端。

  若妮睁开眼,其实她已经累得连食欲都没有了,但是不吃东西的话接下来只会更惨,于是她叹口气,机械化的接过吐司夹肉干,再用意志力一口一口地吞下去。

  “谢谢。”半晌,体力稍微回复一点,她礼貌地点头。

  “不客气。”他的眼底涌现笑意。

  “我大多数时候都是很文明的!”她自我辩解道。

  “我相信。”

  好像被笑了……

  “你确定我们的方向对吗?我爷爷当年绝不可能走得了这样的一段路。”

  “吃完。”辛开阳先对她停下来的进食动作命令,等她继续慢慢嚼着,他才伸展双腿放松一下。“四个月前这附近发生一场剧烈的地震,好几座山峰都走山了,原有的打猎步道也被破坏。所以令祖父若是现在才买下那块地,恐怕连他自己也进不去。

  “那群山民的生活怎么办?”她蹙眉问。

  “他们本来就是一群离群索居的人,靠山吃山,一时没有什么大碍。迟早路总会打通的。”辛开阳随手抽过一段细藤,把自己的乱发扎起来。

  他绑马尾的样子让她不禁浅浅一笑。这并不影响他的阳刚气,反而让深刻的五官更加明朗。

  不晓得是因为他真的有收敛,或是几天的同甘共苦多少有一点革命情感,若妮发现他不像之前那样老是惹人生气了。

  “你……你知道奶奶为什么叫我们先走一趟吗?”她迟疑地开口。

  “应该知道。”他优闲地捡起小石子,往前面一丢。

  若妮顿了一下,还是继续说:“无论有没有宝藏,消息传出去一定会引来无数的外来者。那群山民是爷爷生前最后认识的朋友,其实奶奶真正的目的不是让我们来找宝藏,而是希望我代她探访一下这群山民。果若他们没有办法应付未来的热潮,她会找一块不被打扰的土地另外安置他们。”

  “嗯。”他手枕在脑袋,点点头。

  “你不生气吗?”她轻问。

  “生气什么?”辛开阳看她一眼。

  “生气奶奶拿宝藏为借口,让你跟我一起来。”她知道奶奶其实和她一样,都不认为“山下宝藏”真的存在。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们住的社区不是有很多木工活儿可接,没工作的木匠是很容易发福的。”

  辛开阳伸个懒腰,开始收拾环境,准备出发。

  若妮定定看了他好一会儿,然后,出乎他意料之外,对他灿然一笑,瞳孔周围出现浅浅的蓝光。

  或许,这个男人真的没有她以前想的那么坏——

  *

  “聊聊你的前男友吧!”

  他们刚走离一座河谷,再度往旁边的山林里钻。

  若妮终于明白为什么以他的脚程四天就可以到,因为他不需要避开任何需要攀岩走壁的路线,但是带着她就势必得绕一点路。

  “……你为什么会想知道我前男友的事?”在他的协助下跳过一块石头,她警戒地看他一眼。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他轻松地一个长步跨上来,经过她身畔,继续往前走。

  “抱歉,我不想和你或任何人聊麦特。”她边走边把马尾重新扎紧。

  “他叫麦特?另一个呢?”辛开阳随手折了根野草咬在嘴角。

  若妮瞪着那个高头大马的背影。

  “……你好像嘴里不塞个东西就是不行?”

  “请同情一个正在努力戒烟的男人。”他回头对她闪白牙。

  “哈哈,阁下的戒烟行动绝对是失败无比。”光她看到他吸烟的次数就不只一次了。

  辛开阳不以为然地摇摇食指。“戒烟跟减肥一样,应该用渐进式的过程。我已经从每天一包进展到每天一根,再从每天一根进展到好几天抽一根,如果不是那天闯进你们家的几个蠢蛋害我破戒,我已经连续三天没有抽烟了。”

  若妮想了一想,虽然他老是咬着一根烟,烟头倒不是每一次都点燃,看来咬烟只是一种补偿心理。

  呵,好好玩,真难想象看起来昂藏威武、无所不能的他,竟然会败给区区一支小香烟。

  “那你这几天的纪录更好,起码七天没抽烟了。”她微微一笑,愉快地说。

  “你的麦特也抽烟吗?”他冷不丁地问。

  她又瞪着那堵高大的背影。

  “……不知道,我没看过他抽。”

  “另一个混蛋呢?”他引用老夫人的叫法。

  “他叫做柏特,还有,他们不是混蛋。”无法爱她不是他们的错。

  “得了,这种时候还顾忌什么面子问题?”辛开阳睨她一眼。“我知道你一定很想尽情地大骂他们一顿!来吧,眼前是千里丛林,方圆几十里内都见不到人烟,尽量把你满腔的恨意发泄出来吧!”

  “我才没有什么恨意,你不要在那里胡说!”她愤慨地道。

  “真的这么好聚好散?”他嘴角的那根草正在慢慢变短之中。

  慢着,他真的把它吃下去了?那种植物能吃吗?

  “没错。”若妮开始提防他食物中毒,到时候她可是背不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