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无行浪子[凌淑芬]

无行浪子 第4章(2)作者:凌淑芬

  吃完了那根草,他随手又摘了一根。她终于忍不住问:“你确定那种东西可以吃?”

  “你要不要咬咬看?”他抽出来递给她。

  “我才不要!”她闪了一下。

  “城市女孩。”他咋咋舌,一副她吃不了苦的样子。

  若妮马上抢过来放进嘴里!

  吾……竟然真的可以吃,而且还满好吃的。青草的中心是柱状海绵体,储满了清甜的汁夜,吃起来既提神又解渴。

  她快快乐乐地跟着他一起咬草根,踏青去。

  等一下,这根草是他咬过的,她竟然还接过来继续嚼……她娇颜一红,不禁嗔了那堵背影一眼。

  “所以那个麦特现在在干什么?”仿佛能感应到她的眼光,辛开阳继续聊开来。

  “不晓得。大概继续当他的会计师,或是在柏特公司当财务长吧。”

  “嗤。”他笑出来。“你的前男友一还替你的前男友二工作?他们两个是怎样,组了个前男友俱乐部吗?”

  “你闭嘴啦!”她实在是不需要跟他解释这么多,可是这男人大有可能往污秽的念头转去,例如几P之类的,她只好强迫自己解说一下:“麦特本来就是替柏特工作的。柏特与我分手之后,我就开始和麦特交往,这两件事情完全不相干。”

  “那后来麦特又为什么跟你分手?”他抽出柴刀,把眼前一堆荆棘劈干净,再弯身钻过去。

  “麦特决定和他的前妻复合,故事结束。”若妮绕过荆棘之后,以最平淡无聊的口气示意这个话题可以终止。

  “嗯……”前面那男人的鼻音拖得长长的。

  那种声音很让人讨厌。

  “你哼什么?”

  “他和他前妻分手多久了?”

  “四年多,还有,这真的不关你的事。”

  “噢,那你们两个交往多久了?”

  “四年多。”她坚定地告诉自己她不会再回答任何问题。

  “我懂了。你是第三者。”

  若妮霎时倒抽一口冷气。

  “我、才、不、是!”她停下来大吼。

  辛开阳莫名其妙地回头,“第三者就第三者,我无所谓的,世俗的道德观在我眼里不是那么重要。”

  “谁管你的道德观重不重要!但是我和麦特是在他们离婚之后才开始交往的,我绝对不是第三者,你听清楚了吗?”若妮大步走到他眼前,握拳怒喊。

  “好好好,你说了就算。”他举高手表示投降。

  若妮又恨恨瞪了他好一会儿,骤然转身迳自往前走。

  时间已经接近傍晚,辛开阳找到一块较为平坦的空地,开始扎营。

  一开始他看到她那顶轻便的小帐篷,还想连护唇膏一起扔掉,但是她怎样都想不出来自己睡在森林草地上的样子,那些虫、蚂蚁、蛇、青蛙……

  后来她死命护住自己的帐篷,怎样都不让他丢。“这是我从纽约最好的登山用品店带来的上等货,比一件外套重不到哪里去,你要丢什么都可以,绝对不能碰我的帐篷。我可以背!我自己背!”

  最后他拗不过她,只好让她带着。两天之后,这个帐篷还是背到他背上去了……若妮不禁感到惭愧。

  不过,又不是每个人都像他一样,晚上要睡觉的时候,只要在两棵树中间拉根藤子就可以睡上去了!

  空地整理好之后,依循惯例,他负责猎今天的晚餐,她负责把两人的帐篷搭好。

  跟着辛开阳的另一个好处是:他从没让两人饿过肚子。最后的几片吐司在白天的时候吃完了,所以今后几天得全靠他猎回来的野味。

  他只离开了一会儿,手上就提着两只已经剥好皮的猎物回返。

  “今天晚上吃兔肉。”

  好吧,其实,他也是有点体贴的。他知道她一个人在林子里会害怕,所以当他必须离开她时,时间都不会太长。

  如果他们活在原始社会的话,其实他已经是个完美的丈夫人选——体格高大,健康勇猛,擅长狩猎,能保护自己的女人小孩,为整个家提供充足的食物。

  不过,性格实在太恶质了,若妮马上把分数扣光光。

  她默默看着他生火,把兔肉架上去,不一会儿肉香四溢,他替她把兔腿切下来,让她更容易吃一点,然后才大口吃他自己的那一份。

  两人已经很习惯这种进食时的闲散气息,并没有因为缺少交谈而感到尴尬。

  若妮把没吃完的小半只递给他,自己捧着钢杯喝一点热水。

  “我们认识的时候,麦特还没有离婚。”她突然开口。

  辛开阳提起眉,看她一眼。

  “但是当时他们的婚姻已经出现问题了。”她防卫性地瞪着他。“虽然我们两个一见面就彼此有好感,可是我们是在他和无虑离婚之后才开始交往的!”最后一句,她重重强调。

  “无虑?这名字听起来很像中文。”他一副温顺的表情,不再逗惹她。

  “……他的前妻姜无虑是个台湾人。”她闷着头喝水。

  辛开阳突然低下头,用力揉着自己的后颈,那副耸来耸去的肩膀实在太可疑了!

  “你在笑什么?”她瞪他。

  好一会儿过后,他终于抬起头来,眼底残留着可疑的水光。

  “所以你才有那个什么鸟规矩,绝对不交有华人前妻的男人,或是华人男友?”

  好不容易和平相处了七天,若妮又开始想对他使用暴力!

  “我只是比较聪明,懂得不要再重蹈已经发生过两次的……”该死!她为什么不闭上自己的大嘴巴?

  “两次?你是说,之前那个柏特也是因为他的前妻和你分手?或者他前妻也是华人?”他明显被逗得很乐。

  “两者都是,你高兴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你——”若妮霍然起立,开始搜寻身边有哪些可以迅速让人毙命的武器!

  “对、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我只是……”他边笑边擦眼泪,一面努力止住狂放的笑声。“我只是觉得……一个生活在美国的女人,能两次都遇到那个男的为前妻离开她,而两个前妻还恰巧都是华人的事,也实在是、走狗屎运了,哇哈哈——喂!手下留情,那块岩石会打死人的!”

  “我就是要打死你!”若妮大吼。

  什么家教!什么礼节!她决定统统丢到天边去!跟这个既差劲又恶劣又讨人厌又让人想干掉他的男人在一起,圣人才有办法维持文明礼仪!

  “好嘛好嘛,不要这样,有话好说。”辛开扬连忙把她拉回营火边,可是黑眸里跳跃的闪光完全让人无法信任。“再怎么样,你也搞掉一次那个麦特的婚姻,你们两个扯平了,谁也不欠谁啊。”

  “我已经说过了,我没有介入他们的婚姻!”她的手又握成拳。

  “好了,亲爱的,在这种地方这种时候还无法对自己诚实的话,你哪时候才能接受事实呢?”他终于把笑声压回去。

  “我已经说了他们早就貌合神离很久!我们虽然之前认识,但我们……总之……他离婚后才开始交往的,他就……麦特他……我们顶多就是……有好感……”最后语句断成零零落落的片段。

  辛开阳好整以暇地两手盘胸,等她想清楚自己要说什么。

  若妮零落到最后,突然安静下来,一双绿眸从生气,到迷惘,到慌乱,到了然。

  “噢,我的天哪!”她颓然坐下来,对自己低低呢喃。“你说的是对的……我真的介入了他们的婚姻……我是个第三者!”

  她第一次真正从姜无虑的角度来思索这整件事。

  他们的婚姻有没有问题是一回事,她的介入却是导致他们离婚的主因,无论她过去再如何合理化自己的行为,这都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她从一个女人的手中抢走了她的男人!

  她让那个女人伤心地结束了近十年的婚姻,一个人搬到一个中部的小镇里疗伤四年。

  她从来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还理直气壮地认为自己不过是在为一桩爱情做争取。

  她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另外一个女人?

  她是个第三者,而她竟然还一直觉得自己是这桩感情的受害者!

  碧眸骤然涌上一层薄雾,她的每一分自尊都让她无法承受这个事实。

  “天哪,我真是面目可憎……”

  “人的命也就这么一点长,什么对的错的、心碎无助,一眨眼就过去了,那个当下的快乐享受到就好了。”辛开阳不甚在意地道。

  她两手抱着自己,注视着火光。他的话听起来太自私又太冷血,但她一时之间却想不到话来反驳。

  如果连真爱与心碎都不是永远的,还有哪些事是天长地久呢?

  “我的头很痛,我不想再想了。”若妮气闷地捡起一根干草,抛入火堆里。

  “这就对了。”他咧嘴一笑。“谁管它什么风度呢!能活下去最重要,反正那男人听起来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不必为他白伤心了。”

  “他真的很差劲。”在姜无虑的心中,她和麦特应该是一对奸夫淫妇吧?这样说来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竟然有脸吃回头草。”辛开阳帮她一把。

  “听说还搞崩溃那一招!”

  “利用女人的同情心!”他继续鼓励。

  “令人不齿!”若妮撇撇嘴。

  “感情智障!”

  “EQ低能。只会看帐不会看人脸色的笨蛋!连自己喜欢的人是谁都搞不清楚的蠢男人!”有了一个开头,后面的话如开闸的水库一般,滔滔不绝从她口中流泄出来。“他搭的电梯永远会故障!他走的楼梯电灯都不会亮!他吃鱼一定会鲠到刺!露营一定会遇到山狮!他买到的牛奶一定是过期的!他开车会接到罚单!在停车线没停车会正好遇到警察!他的车位一定被隔壁的人占去!停在路边被拖吊!他订的机位永远被取消!他的旅馆房间一定漏水!无虑每天让他睡客厅!他每一本帐都看错!他的投资赔光光!他在四十岁以前就秃头!”

  停!若妮用力喘两口气。

  好爽!

  麦特已经有他自己的生活了,她也有了自己的旅途要走,他们两个人早就是不相干的平行线,她要为那个烂男人浪费生命伤心到什么时候?

  辛开阳戏谵地看着她,她定定望回去。

  然后,她突然漾出一丝微笑,微笑变成大笑,大笑变成狂笑。不一会儿,一道低沉的笑声也加入她的阵容里。

  最后,她仰着头深深地吸一口气,整个山林的清新冲去了最后一丝郁气。

  “感觉不错吧?”他笑吟吟地问。

  “感觉很好!”

  火焰辉映着她瞳孔旁澄蓝的光影,晶亮流转,最后落入他带笑的眼眸里。

  她舒服地长叹一声,坐回营火旁,过去几个月来的郁闷仿佛冬雪遇到太阳,眨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