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无行浪子[凌淑芬]

无行浪子 第5章(1)作者:凌淑芬

  一只大掌突然捂住她的唇,若妮立时惊醒!

  “早。”一张上下颠倒的男性脸庞出现在她眼前。

  大清早的,照理说,她应该感到害怕。他们孤男寡女处在一个原始丛林里,他又老是开那些垂涎她的笑话,可她就算硬挤都挤不出一丝丝怕他的感觉。她只是不懂,他干嘛七早八早吵醒她?

  “妞儿,你睡眼惺忪的美态真是诱人……”

  噢!马上被报复了。辛开阳抽回被她咬一口的手,龇牙咧嘴地拚命甩。

  “你要干嘛?”她翻身坐起来,用来当被子的外套拉到肩膀上。

  从他身旁看出去,天空蒙蒙亮而已,顶多刚过黎明时分。

  “走吧。”辛开阳不由分说将她拉出帐篷。

  “什、什么?走去哪里?”若妮跌跌撞撞地跟上他的脚步。

  他二话不说,只是一手反扣着她,往营地后方的陡势开始往上爬。

  若妮七手八脚扣好卡其衫的扣子,边跳边把脚后跟踩一半的登山鞋穿好,努力让昏胀的脑袋清醒过来。

  被他拖着走了一小段距离,她越发觉不对劲。他的“走吧”竟然不是带她去某个地方看看而已,而是就这样离开营区了!

  “慢着慢着,我们那堆装备呢?还有我的帐篷!”她忙乱中回头一看。

  “一顶十几块美金的烂帆布而已,大卖场里一堆,等我们回去之后,你喜欢多少我都买给你。”辛开阳没有回头,语气仍然轻松无比。

  基本上这男人完全不知道“紧张”两个字怎么写,所以即使他表现得从容不迫,也不表示情况都那么轻松,若妮已经越来越了解他。

  她只知道,辛开阳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在黎明时分拉起她就跑。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她没有浪费时间,立刻调整脚步跟上他的速度。

  “没事,几头狗在附近乱嗅而已。”对于她的上道,辛开阳给她一个赞赏的眼神。

  他选的路线是一片又陡又滑的上坡路,因为露水加湿气的缘故,每一步踩下去都会陷入土里几寸。她极为艰辛地拔腿苦行,努力与地心引力对抗。

  “狗……是、是野狗吗?还是……”

  她的气息不太稳。血糖过低迅速在她身上引发反应,她的额角冒出冷汗,双手颤抖,腹部泛起一阵阵反胃感,半个小时后她开始严重地喘息,最后简直是手脚并用才能勉强跟上他的脚步。

  “忍耐一点,再一小段路就是平地了。”他一路尽量拉扶她,挡开横七岔八的树枝为她开道。

  “呼……呼……呼……”

  她知道自己一定狼狈不堪,衣服已经好几天没洗,全身被冷汗浸透,既闷热又难受。

  辛开阳通常会在她体力达到极限之前停下来歇脚,但这次他没有,所以若妮知道现在不是叫停的时候。

  她努力赶上他的步伐,没有想过要停下来,质疑他的决定。这份全然而奇特的信任感,不知在何时间已经养成了。

  突然,扑喇喇的一阵骚动,远方有一群林鸟被惊动了,接着,“汪汪汪汪汪——”一阵杂乱的犬吠声隐隐传过来。

  若妮连忙回头,那个地点距他们扎营处只有五百公尺,相信正在接近之中。

  “有……有狗……”她指着后面。有狗就表示有人!

  “我刚刚不就这么说的吗?”他优闲地回身,将她举上一小段垂直的陡坡,再一个箭步跳上去。“天下就是有这么煞风景的人,人家躲到森林里谈情说爱,他们也要来当电灯泡。”

  若妮终于生出惊恐的感觉。这群人绝对不怀好意,所以辛开阳才会什么都来不及收拾,便匆匆拉着她避开。她很想问他知不知道这些人是谁,但是她喘到甚至无法多吐出一个字。

  他们实际出发约一个小时而已,她却觉得自己像走了一辈子。为什么那个“一小段路”之外的平地还没到?

  后面这段路近乎六十度角,辛开阳走在后面,几乎是推着顶着她往上爬。若妮突然一个错脚,膝盖撞到一块突出来的岩石,她痛叫一声,辛开阳警觉地按住她后腰,以免她滑下去。若妮回头对他感激地笑一下,没浪费太多时间在呻吟上,忍着痛继续找下一个落脚点。

  那只大掌突然在她的后腰用力一按,要她停住。

  若妮回头投给他一个疑问的眼神。

  “怎……怎么了……?”他们正贴着一片陡峭的山峰,四周毫无掩护,这个角度对他们极端不利,他们得赶快走才行。

  辛开阳看着她气喘吁吁的模样,黑眸迅速变换过好几道光芒。

  她看过这个眼神。在她奶奶家。当他打算杀死那群闯入者之时。

  辛开阳正在评估他们,或说,她,有没有办法在敌人赶上之前,先离开这个地区。

  黑眸一定。她清清楚楚地读出他的思绪——他打算回去对付那群人!

  “不要!”她突然抓住他的衣襟大喊。

  她不能让他回头对付他们!

  对方不知道有多少人,而且身上很可能都有武器!一开始他选择带着她避开,而不是正面迎战,必然是因为他没有十足的把握。

  倘若他受伤了怎么办?或死了呢?

  她想象他身受重伤,倒在某棵树下气息奄奄等死的模样……不,她受不了这个!

  “我……我还可以走……我们、我们快走!”她喘着气大喊。

  辛开阳看着她惊恐的眼神,黑眸的杀气终于敛去。

  “你相信我吗?”

  “相信。”

  早在他将她吊上那片峭壁之时,不,更早在他闯入奶奶家救了她们之时,她就没有怀疑过了——她知道自己可以将生命完全地托付给他,他就是这样的男人。

  辛开阳突然动手脱下她的夹克,对她点了下头。

  “爬到我背上。”

  若妮怔愣了一秒。

  “快!”

  她不由自主地照做,两手紧紧环住他脖子,爬到他背上,双脚圈住他劲瘦的腰。他反手将夹克绕过她的腋下,将她整个人绑在他的身上。

  “准备好了?”他问。

  “好了。”

  下一秒钟,他们突然飞了起来!

  *

  “啊——”

  若妮一路尖叫。

  她简直不敢相信!他们真的在“飞”!

  他突然腾空窜到比树盖更高的半空中,然后落下。

  “啊——”她闭着眼睛不敢看。

  接着他的脚在树枝上一点,往下一棵大树飞过去,眼看就快要撞在树干上,脚又一点,两人腾云驾雾了几尺,再落下去。

  就这样此起彼落,辛开阳背着她在半空中“飞”了起来。

  她只瞄了一眼下面,眼前便一阵昏眩,整张脸死命地埋进他宽背里,最后连叫都叫不出来。

  老天,超人知道他在地球上还有一个弟弟吗?

  这种事普通人绝对不可能做得到!

  不知道他飞跃了多久,只见好几座山坡,好几段河谷从他们脚下经过。在日头爬过中天之后,辛开阳终于停了下来。

  到了?

  若妮双脚发软地从他背上滑下来。这种感觉比云霄飞车加飞机遇到乱流的组合更恐怖!

  “你还好吧?”辛开阳笑吟吟地捞住她,免得她坐在烂泥巴里。他的轻功虽然不是同伴里最好的一个,可是也没有恐怖到这种程度吧?

  “多、多、多久了?”她第一次知道自己会“晕人”。

  他优闲地瞥一眼腕表,“六个小时而已。”

  “而、而已?”她的眼光已经挤不出杀伤力。

  总算一切稍微值得了,他们竟然来到一个有人烟的地方。

  她在他的搀扶下,软着脚站起来,回首打量这个临时聚落。

  称它为“临时聚落”,是因为她并没有看到任何可供人居住的房子。

  这只是一块开阔的空地,中间铺着黄上路,路的两边各有一个搭棚子的小摊贩,左边是卖热食的面摊,右边是卖水果和凉茶的饮料摊。两边的摊子都坐了一、两桌客人,人数加一加不到十个。

  现场的环境说有多简陋就有多简陋,一切都是最原始的,面摊子的桌子是用几块木板钉起来的,顶上帆布像补破网一样。所有筷子汤匙全都是自己削的,连炉子都是烧木柴的,更不必提饮食卫生的问题;然而在旷别多日之后,突然见到人烟,若妮还是感动得险些落泪。

  “这些人是什么人?”她贴在他身侧悄声问。

  “你要找的那群人。”他愉快地享受软玉温香的感觉。

  “我们已经到目的地了?”

  “这异是中继站。那群山民外出打猎的时候,也需要一个临时落脚和进食的地方,所以几年前有人在这里开了两家小店,偶尔盗猎者也会来这里吃吃东西。”

  “所以我们已经离目的地很近了?”她困惑地道:“可是你明明说过,如果带着我一起走,起码要走十几天吗?今天才第八天而已。”

  辛开阳睨她一眼。

  她以为他们方才的一路奔波是跑假的吗?他可是一路翻山越岭、跳跃溪流,取最短的直线距离而来:这六个小时的脚程若用她的小猫速度来走,足够她用掉剩下的六天了。

  “孩子,无知是幸福的。”他宽容地拍拍她,然后迳自走向面摊。

  若妮为之气结。

  其实她大约也明白是怎么回事,心异的惊异仍然平抚不了。脑中反来覆去总是那一句“他到底是什么人”、“他到底是什么人”、“他到底是什么人”?

  而且,他为什么对这附近的地势和这群山民如此熟悉?

  心中有满腹疑团,却没有任何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