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无行浪子[凌淑芬]

无行浪子 第5章(2)作者:凌淑芬

  若妮跟着他来到面摊。在山里生活了八天,吃了一堆他不知从哪里弄回来的肉食,她的肠胃已经勇健如铁,热食的香气让她的胃发出饥渴的叫鸣。

  她立刻找了张空桌坐下来,抽出筷子往桌上一放,热切地望着他。

  辛开阳以菲律宾语向老板叽哩咕噜地点了餐,再坐回她身旁。

  若妮也没有再花脑筋去想他为什么连菲律宾语都会说,反正这个男人连飞都会,还有什么事情能让人意外?

  “好几个人在看我们。”她小声向他报告。

  “他们在看‘你’。”他慵懒地舒展长腿,在窄小的桌子底下贴住她。

  的确,金发碧眼雪肤让她在一群黝黑的男人间格外显眼。可是他们顶多是短暂的侧目一下,并没有任何人过来攀谈。

  她的视线和另外一桌的客人对上,对方对她咧开一嘴黄牙,她礼貌地笑了笑,不敢再多看。这种时候,还是让自己越低调越好。

  辛开阳很想笑。她再怎么缩头缩尾都没用,有些女人天生走到哪里都引人注意。不过他如果敢笑出来,可想而知桌子底下会有一场战争,而这个距离离他的“要害”又很近……

  砰!两碗热汤面往桌上一放。

  “叽哩咕噜。(请用)”老板咬着一根烟回去切小菜。

  辛开阳慢慢拿起筷子,若妮注意到,在他进食之前,先渴望地盯了老板嘴上的那根烟一眼。

  她突然想大笑,上帝果然是公平的,再强悍厉害的男人也会有弱点!

  砰、砰!这次是两盘看起来形状很怪异的小菜。

  若妮先吃了几大口面,胃里觉得舒服一点之后,再拿筷子戳戳其中的一盘小菜。

  看起来还满可爱的,这一盘长得像心形、拇指大小的肉块,戳起来极有弹性,她夹起一口试探性地放进嘴里——嗯!嚼起来也QQ的,虽然中心有一段细长的骨头,可是一咬即碎,肉的部分卤得恰到好处。

  咽下心形肉块,她迫不及待地攻向下一盘。

  这一盘肉片状的食物口感也非常Q,比第一盘的肉块还有咬劲,盘子里另外有一些切成小段的细长条,她只能从口感确定这些小菜是荤食,却无法看出它们究竟是什么。

  “好吃!”她忍不住闭上眼睛,享受一下久已未尝的美妙滋味。

  “很高兴你喜欢。”辛开阳的深眸闪了一下。

  饥饿感稍止之后,她的进食速度放慢,又回到那种优雅秀气的吃相。

  这个纽约来的千金小姐竟然能跟得上他。辛开阳不得不赞许。

  旅程一开始,她表现得兴致高昂,简直像小学生背登山包远足一样。他还考量到她的体力而放慢脚步,后来就发现似乎低估了这妞儿。

  于是他将速度提升三成,终于她看起来有点吃力了,可是还是很坚忍不拔地跟上来,只除了在特别难走的地势需要他回头援手之外,从头到尾没有叫过一声苦。

  原来优雅得像公主一样的安家姑娘,一换上登山鞋就变成了悍妞!

  不过今天的赶路当然是一个例外,不只对她,对他也一样。

  从那六个半路跑来认亲的家伙出现之后,他不爽地发誓放下从小就有的奇怪内息,因为他最讨厌没事半路认亲人了。

  偏偏老是有一摊又一摊不识相的人找麻烦,害他破戒!

  辛开阳不喜欢被找麻烦。他也不喜欢破戒。所以,他准备让人家倒大楣。

  可是当若妮一脸惊惶地拉住他,他竟然心软了。他从来不知道自己还有怜香惜玉的情操。

  妈的!一定是闲着没事太久了!等忙完菲律宾的事,回头再去找那几个家伙看看有没有什么肥差吧!他虽然不怎么喜欢那群人,不过他们奉为神明的那个主子付钱还满干脆的。这种瘟生的竹杠,不敲白不敲。

  “我们已经躲开追捕我们的人了吗?”她的筷子停下来,眸中透出忧虑。

  “当然没有。”他两大口喝完面汤,放下汤碗,开始进攻小菜。“迟早他们也会走到这里来,再两天吧!”

  “那我吃饱了,我们走吧!”她紧张起来。

  “坐下。”他悠哉地将她按回椅子上。“要走也不急在一时,先吃完东西再说。”

  他脸上的某种神情让她安心下来。也对,凭他在空中单吊的方式,猴子也追不上他们的速度!

  她拿起筷子又慢慢吃了起来。

  “那群追我们的人到底是谁?他们很危险吗?”

  “盗猎者吧。”他优闲地四下打量,神态像是在看风景,其实每一个来往活动的人都落入他的眼里。

  “盗猎者?”她蹙起蛾眉。

  “在菲律宾,盗猎最重可以处死刑。要是我,我也会想宰了看见我盗猎的人。”他的眸回到她脸上。

  “嗯……”很合理的说法。可是,他会忌惮一群区区的盗猎者吗?

  或许是因为身边带着她,他不想冒险吧。若妮找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还以为他们和那群闯进我家的歹徒有关呢。你觉得奶奶一个人住在那里安全吗?”

  “安全!”他伸一下懒腰,运动运动肩膀。

  人都已经被他们引来了,老女孩那儿当然安全。

  “算了,我们还是赶快把事情办完,赶快回去。”她叹口气。

  辛开阳突然起身,到面摊老板面前叽哩咕噜不知说什么,老板先斜眼睨了他一眼,辛开阳从迷彩裤口袋里掏出一张钞票递到他手中,老板眼睛一亮,不一会儿,他回来了。

  嘴角咬着一根香烟。

  “咳!”她被笑声呛到。“你就是忍不住,对吧?”

  “饭后一根烟,快乐似神仙。”他满足地吐出一口气,即使烟头没有点燃也愉悦无比。

  “既然已经来到山民的落脚站,我们离目的地应该不远了,你的无烟生活很快就会结束。”她调侃道。

  “再两天吧。”他随意地道。

  “其实你可以像今天这样,‘飕——’地飞到天上去,然后我们今天晚上就能到了。”她放下筷子,很认真地看着他。

  “妞儿,我那么‘飕——’地跑下来是很耗内力的,你就这么忍心让我英年早逝?”辛开阳也手肘往桌上一靠,认真地瞪回来。

  “‘内力’是什么东西?”外国鬼子瞠目结舌,不明所以。

  他低下头,开始用力挠后颈。

  “这有什么好笑的?”神经病!

  过了一会儿他终于拾起头来,黑眼闪着湿润的光泽。

  “没事。”

  她那副呆样实在很可爱。

  一阵凉风袭来,两人都畅快地眯了眯眼。若妮闻到自己衬衫散发出来的味道,做了个鬼脸。

  “天,我闻起来比死掉的臭鼬更恐怖!我愿意用一切换取一顿淋浴。”

  他倒不觉得她有多难闻,她闻起来就像森林的味道。

  “快把面吃完,我马上回来。”他突然起身往街尾走去。

  一阵强烈的不安袭向她。他要去哪里?上厕所吗?抽烟吗?还是他就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自己走掉了?

  她四处观望,森林里的虫叫声何时变得这么响呢?是不是有什么危险藏在里面?或是它们本来就一直这样叫的?

  她的眼睛对上面摊老板,老板对她咧开一个少了上门牙的笑,她惊疑不定的碧眸调回自己的面汤里。另一桌客人突然也看起来邪恶异常。

  “还没吃完?”低沉熟悉的嗓音在身后响起。

  若妮蓦然松了一口气。他回来了,他没有丢下她。

  这个男人只是站在那里而已,竟然就让她感到心安!

  “你跑去哪里了?也不讲一声!”她凶巴巴地掩饰掉满心惊惶。

  “我去买点必需品,快吃吧!我们该走了。”辛开阳大手揉揉她后颈又坐了下来,一把开山刀挂在他腰际。

  被他抚触的地方浮上一层细细的战栗,她心情一松,赶快把汤面吃完,再把小菜也清光光。

  心安之后,又有心情研究了。她夹起一小段条状物,忍不住问他:“这是什么东西?吃起来好好吃。”

  “别问。”辛开阳白牙一闪。

  他的回答让她的筷子停了一下。

  最后,她坚忍不拔地说:“只要告诉我这些东西不是某种虫子就好。”

  “放心,它们绝对不是昆虫。”辛开阳愉快地夹起一块心形肉块,丢进嘴里。

  她放下心来,把最后一片肉片也吃掉。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钞票会了钞,牵着她重新踏上泥泞的旅程主街。

  “那是鸡屁股和猪的膀胱。”

  “噗——”若妮满脸涨红。

  她的嘴里还嚼着最后一口食物!她惊恐地看着路边的大树,只想冲过去大吐特吐!

  “吞下去!”辛开阳警告道:“这是接下来几天唯一一点像样的食物,你最好珍惜这个机会。”

  “唔……唔……”她的脸颊涨大,两眼泪汪汪地看着他。

  最后,她深呼吸一下,闭上眼睛,心一横,鼓鼓的脸颊马上消下去。

  “很好,这才是我的好妞儿!”辛开阳赞赏完,迅速走开。

  盛怒中的女人,还是少招惹为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