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无行浪子[凌淑芬]

无行浪子 第6章(2)作者:凌淑芬

  “抱歉,我听不懂菲律宾语。我有个朋友懂,但是他不在这里,而我开始明白他为什么叫我先过来,依照这男人的劣根性,他可能只是为了要恶整我而已。”她对着这群反正也听不懂她在讲什么的村民进行演说:“我会把刑求的部分保留在我和他独处的时候再进行,现在我只想知道,村子里有没有人能够说英文?英文?E——N——G——L——I——S——H?”

  另一个老人好奇地伸出手,碰碰她雪白的皮肤,她坚定地中途拦截那只手,上下摇晃一下。

  “您好,我叫做若妮·安德森。”

  “安的桑?”老人突然重复。

  “对,安德森,若妮·安德森。你们或许认识我的祖父,威廉·安德森?”

  “威利!威利!”一群老人交头接耳起来,显得很高兴。

  其中一个快快走回街上,踩踩那条石板道说:“威利!威利!”

  她懂了。那条路是她祖父铺的。

  老人又指指街尾那两栋水泥房子,“威利!威利!”

  “真是太好了,我为你们感到高兴。”她指着自己的脸灿然微笑,“他是我的祖父,他叫威利,我叫若妮。”

  “若妮。若妮。若妮。”几个老人互相点点头,高兴地说。

  啊,他们终于明白了。“你们村子里一定有人会讲英文才对,因为我知道我祖父的菲律宾语恰巧也不怎么样!”

  “我看你和他们沟通得满好的。”一声兴味的男性嗓音在她背后评论道。

  他来了。若妮顿时如释重负,急急向他走去。

  辛开阳站在路旁,嘴边咬着他那根皱巴巴的烟,他身旁还站着一个差不多年纪的男人,比他矮了一颗头,但体格极为壮硕。

  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迎上他带笑的深黑眼眸,无法克止的红潮便浮上脸颊。

  那个壮硕男人突然用手肘顶了顶辛开阳,先看看她,低低说了一句什么。

  辛开阳的浓眉飞了一下,懒懒地回了回去,壮硕男人低笑起来。

  一看就知道他们在讨论她,若妮圆了杏眸,给两个人一个严厉的眼光。

  壮硕男人咳了一下,整整脸色向她伸出手。

  “你好,我是霍斯,是这个山村现任的族长。今天是村子里半个月一度的狩猎日,所以男人们大多出外打猎去了,没想到临时有贵客远来。”他说的是一口字正腔圆的英国腔。

  “你好,我是若妮·安德森。”

  “开阳刚刚才告诉我令祖父去世的消息,请务必代我向令祖母致哀。”霍斯诚挚地说。

  “谢谢。”她轮流看着两个男人,怀疑他们两人是什么关系。

  接下来呢?总不能直接问人家:“听说你们家后院藏了一堆宝藏,你可不可以带我们去看一看”吧?

  “我们先到长老的议事处坐下再说吧!”霍斯主动提议。

  “那就麻烦你了。”她礼貌地颔首。

  一行人往街尾的水泥屋走去。霍斯在前领头,辛开阳和她尾随在后,那群小孩在后面浩浩荡荡地跟着。

  “你怎么会认识他们的族长?”她小声地问。

  “以前有过几面之缘。”辛开阳说得仿佛这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他是这里的族长,难道你以前就来过这真?”

  他突然按着她的后颈懒懒的一捏。“小姐,山村族长也是有脚可以走到别的地方去的。”

  “吼——”一群小孩看见两个大人亲热的动作,叽哩咕噜笑成了一团。

  若妮红了脸,回头对几个带头作怪的小朋友皱眉头。小鬼头“哗”的一声发喊,一溜烟散得无影无踪。

  她回过头来,脸颊还是热热的。从昨天的瀑布之行后,只要他一碰到她,她便会不由自主地脸红……

  啊!真讨厌,一定要改掉这个习惯才行,她用力扇扇发热的玉颊。

  进了议事屋,霍斯先到屋后启动发电机,然后进来打开天花板的大风扇。当凉意袭向肌肤的那一刻,若妮几乎感激得叹息。

  屋内的布置也很简单,只有门旁摆了一张办公桌和椅子,屋子中央则摆了十张圆木凳子,圆圆的围成一大圈。

  霍斯领他们坐在其中两张圆凳上,自己坐在他们的斜对角,有位村妇迅速为三人端了水过来。若妮低声道谢,妇人笑笑地离开屋子,留他们三个人谈话。

  “开阳说,安德森小姐是为了地道的事而来?”霍斯主动开场。

  她迟疑了一下。“其实也不全然是。我奶奶是担心前任族长交给我爷爷的那张地图,会引起外界的误会,以为山下宝藏就藏在这附近。为了我们一家的安全问题,奶奶打算将地图的事公开,可是她又担心将来蜂拥而入的淘金客会替村子带来不安宁,所以叫我先来看看。”

  “那只是外面的人以讹传讹而已,地道里根本没有什么宝藏。”霍斯笑道。

  “问题是,外界的人并不这么想啊。有人甚至为了得到那张‘藏宝图”,武装闯入了我们家里。”若妮严肃道。

  “真的?你们没有受伤吧?”霍斯关心地问。

  “奶奶只是受了点惊吓而已,并没有大碍。”她睨了辛开阳一眼,“是他救了我们。”

  奇怪,若妮·安德森,你干嘛一直脸红?

  “随时乐意为女士服务。”辛开阳的烟屁股翘一翘。

  “那我就放心了。”霍斯松了口气。“那片山道是大概三百五十年前,住在这附近的一支瓦库鲁族人所筑的,目的是为了防范天灾。在二次大战期间,日本人还来不及占领那座山头,战争便结束了。所以‘把宝藏运到山道藏匿’云云,根本是空穴来风。小时候我随着父亲出去打猎,经常和同伴溜进那座山裹玩。如果有什么宝藏,第一个找到的人就是我了。”

  “将来若真的涌进一波波淘金客,会不会对村子带来任何麻烦?”若妮比较关心这一点。

  霍斯微微一笑。“他们想来就让他们来好了,说不定可以顺便帮我们把路打通。虽然我们在山里可以自给自足,终究有一条联外道路还是比较方便的。”

  “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她松了口气。“不知道方不方便让我亲自去那些山道里看看?”

  “当然可以,不过那座山并不在附近,距离村子大约还有两天的脚程吧!”霍靳说。

  “两天?”她哀叫。天哪!她好不容易才来到一个有人烟的地方,竟然还要再走两天才能去看那个什么鬼地道吗?

  她的反应让两个男人都笑了起来。辛开阳的烟屁股一翘,又伸手捏捏她后颈。若妮也再度发现自己莫名其妙脸红了。

  “其实,你们现在就算走过去也是白走一趟,那些山道早就在上个月崩塌了。”霍斯挑了下眉。

  “什么!”若妮今天的第二个惊吓。

  霍斯看辛开阳一眼,继续道:“四个月前那场地震,让整个山道的结构摇摇欲坠,上个月我们去打猎的时候,才经过附近,就正好看到整片山头塌了下去,想来是里面几百年的横梁再也支撑不住了。我想即使是找专业的采矿公司来挖,只怕也要花上好几年吧。”

  “噢……”真令人失望。

  辛开阳笑谑的眼神让她双颊一红。

  “我当然没有预期真能找到什么失落的宝藏,只是,这么瑰丽的传说,一旦烟消云散,难免会有失落感。”

  “是,是。”辛开阳举手投降。

  “如果你仍然想过去看看,明天可以让开阳带你去,以他的‘脚程’,应该半天就到了吧!今天晚上两位可以住在我家,不要客气。”霍斯道。

  “既然如此,那就谢谢你了。”

  若妮叹了口气,先走出议事处,给那两个男人一点时间叙叙旧。

  这样也好,起码任务完成了一半,再过不久,他们就可以回家了。这几天的经历,说来惊险万分,却又有着说不出的滋味。

  回到文明世界之后,代表她也要和辛开阳分道扬镳了……

  “若妮。若妮。”一位老妪突然走过来,冲着她笑。

  “嗨,你好。”若妮友善地笑回去。

  老妪用菲律宾话叽哩咕噜说了一串,她歉然摇摇头,告诉她:“对不起,我听不懂。”

  老妪停下来,看看议事处的门口,再指指她。“若妮。开阳?”

  “对,我是若妮,里面那个男人叫开阳。”

  “若妮,开阳的,女孩?”老妪用零零落落的英文单字说。

  轰!她的脸爆红。

  “不是!我不是、绝对不是、肯定不是——”有那么肯定吗?她想起昨天在瀑布里的“偶发事件”。“咳……‘大部分’不是辛开阳的女孩!”

  “噢。”老妪露出失望的神色,突然拉着她走向路旁,指着一座隐匿在林子里的木屋。“开阳。家。”

  “什么?”若妮一愕。

  “开阳,妈妈,家。”老妪在身前比一个怀孕的形状。

  “等一下,”她连忙握着老妪的手臂,“你是说,开阳的妈妈曾经住在那里?”

  “开阳。哇哇哇。家。”老妪比一个肚子消下去的手势。

  “你是说,开阳是在那间屋子里出生的?”若妮大吃一惊。

  她之前问过他是哪里人,他回答他是法国人,既然如此,他怎么可能是在这里出生的?

  可是他确实对这座山林有着不比寻常的熟悉,而且他的菲律宾语极端流利,霍斯对他的神态也像对待老朋友一般……

  或者他是在这片山林出生,然后移居到法国去?既然如此,她之前问他的时候,他为什么不说呢?

  木匠。游手好闲的无业游民。用枪高手。性感海盗。丛林求生专家。这个男人有如此多的面向,每一个面向都是他,每一个面向也都不是他。

  若妮的眼前一堆问号。他的身边为什么充满这么多谜团?如今,不只他异于常人的身手极为古怪,连他的来历都仿佛谜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