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无行浪子[凌淑芬]

无行浪子 第7章(2)作者:凌淑芬

  南摇头笑叹。

  他仍然清晰记得这七人初初投来他麾下的情景。天枢、天璇、天机、天权、玉衡、开阳、瑶光。

  一千多年前,他赏给他们每人一个转世法宝,在他们每一世死去时,将灵魂与记忆引导向新的一世。干百年来,七星死士换过无数皮相,却都拥有同一个灵魂。

  但,这一世,“开阳宝盒”不知如何竟出了问题,当辛开阳出世之后,他不再记得他们……

  南中心掠过一抹怅然。

  或许瑶光是对的。开阳仍然保有残存的印象,所以只有开阳一脉才能得知的内功心法,才会在他身上传承下来,十五年前天枢便是据此而确认了他的身分。

  也所以,他明明可以拥有许多选择,他仍然选择了回到他们身畔。当自己告诉他他应该的身分时,他对死士与轮回之说嗤之以鼻,却无可无不可地接受了“辛开阳”的旧号。

  便是这样一线微渺的盼望,让南仍将他纳入羽翼下,其他六人仍然将他当作兄弟。

  “我有件事要找你跑一趟。”南进入正题。

  “可以啊。在纽约厮混了几个月,我也开始无聊了。”开阳拍拍他肩头。“收费标准照旧!”

  南啼笑皆非。这家伙倒跟他亲兄弟明算帐了。也罢,便是那几座金窟,原本也是要赏他们七人一人一处的,否则他焉会让这无行浪子白白摸去不应得的宝物。

  上一世纪被鬼倭寇夺去的珍藏,既然由开阳找回,合该属于他。

  “你还会再回到这间公寓吗?”南忽然问。

  “这关你什么事?”

  “我只是想确定你对安德森小姐有多认真,才能决定在她四周放多少保护。”南显然对这个话题非常感兴趣。

  天下做过皇帝的人,都爱替属下搞指婚的把戏。辛开阳不领情。

  “我的女人我自己会照顾!你管好你那个‘前妻’,让‘她”离我女人远一点就好。”

  南苦笑。

  辛开阳突然又笑了起来,还笑得一脸恶劣!

  “看,记得几千几百年的事也没啥好的,对吧?起码我就不会有一个前妻追杀我几千年,哇哈哈哈哈——”

  南这下子笑不出来了。

  室内,拖鞋牵动的声响轻轻出现。

  若妮揉着眼睛从卧室走出来。

  “噢!”她一脚踢到一张矮几,痛呼一声。

  阳台外面好像有什么东西闪过去。她迷蒙着碧眸,朝落地门走过去,丝质睡衣将她曼妙的身段尽情展现。

  一堵胸膛立刻承迎住她,顺便将她箍在怀里,不让雪肌玉肤分给其他碍眼的家伙乱看。

  “开阳……你在跟谁说话?”她睡意浓重地呢喃。

  “没有。是风声吧。”低沉嗓音在她头顶响起,吻了吻她灿然的金发。

  “你怎么不回来睡觉?”若妮沉入他舒服的怀抱里,整个人已陷入半昏睡状态。

  “我烟瘾犯了,被你逮个正着。”他在她耳畔轻哄,“走吧!我们回去睡觉。”

  她感觉自己被横抱起来,便舒服地枕在他肩膀,任他抱自己回床上去。

  背一贴到床面,无意识地拉起被单覆住两人,好闻的男性气息将她暖暖地包裹住,她满足地轻叹一声。

  模糊睡去之前,他吻了一下她的前额,低声嘱咐——

  “我明天得出一趟远门,过几天就回来,乖乖在家等我,嗯?”

  *

  乖乖庄家等他!

  他叫她,乖乖在家等他!

  这男人要不是尚未进化完全,就是个该死的沙文主义者,抑或是极度欠扁欠教训的坏蛋!

  就个人的喜好而言,若妮的选择是“以上皆是”。

  “辛开阳,现在是二十一世纪,女人是不会乖乖坐在家里等男人回来的!她们也是人,也需要一点体贴和安慰!最重要的是,她们需要知道她们男人出门之后到底会不会安全回来?”若妮把公文往办公桌一堆。

  其实她最想做的是扯着自己的头发大吼。

  她真的不想让自己一再重蹈覆辙!

  每一段感情,最后总是她一个人在那里期待开花结果,而那个男人的心却开始抽离。所以这段关系的一开始她便告诉自己,她绝对不要再当苦苦等待承诺的那一个。

  在飞机上辛开阳就说得很清楚,他只是来纽约“几个月”而已。于是她一直警剔自己,只要他在她身边时,两人很快乐就够了。哪天他想走了,她一定会双手捧花面带微笑地送他走,绝对不会让自己哭哭啼啼纠纠缠缠出尽洋相。

  但是,就算他们两人只是睡在一起的室友好了,打一通电话报平安会花他多少时间呢?

  十二天过去了,他很可能正躺在某个壕沟里等死,没人帮他收尸,而目前为止她接到多少通辛先生的来电?零!

  她的脾气暴躁,工作情绪低落,最后严重到连她最要好的同事玛莎都不得不站出来说话了。

  “亲爱的若妮,我能和你谈谈吗?”午休一回来,玛莎就敲敲她的办公室门。

  “可以等我回来吗?今天下午‘詹宁集团’的代表和我约好了去看一处办公大楼,我半个小时之内必须出门。”

  她是个商业空间的房地产经纪人,换言之,她并不仲介一般房屋买卖。她的客户通常是公司行号的代表,服务项目则是帮他们仲介厂房用地,或是在都会区寻找可租用的办公室。

  “只要十分钟就好,亲爱的。”玛莎端着两杯咖啡走进来。“总得有人和你聊聊最近这么烦躁的原因。”

  若妮一愣,然后叹了口气,接过好友的和平献礼。

  “我这几天的表现很糟糕,嗯?”

  “暴君尼禄和你比起来都算个性温和了。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玛莎从咖啡杯缘端详好友。

  “我的男友已经十几天不见人影了,我非常担心他,如果这几天的脾气得罪了哪个同事,拜托帮我向他们道歉一声。”若妮烦乱地叹口气。

  “男友?”玛莎的眉毛几乎耸到头发里去。“我不知道你已经开始和人交往了。告诉我这个男人的事,他是做什么的?”

  坦白说,若妮也不是很清楚辛开阳在做什么。大多数时候他好像无所事事的样子,但是他偶尔又会离奇地消失好几天,可是从来不曾像这次这样,一去十几日。

  最后她选择一个自己比较肯定的答案——

  “他是个木匠。”

  玛莎瞪着她的眼神,活像看到唐纳川普正在三流酒吧里钓金发肉弹。

  过了好久,她终于找到自己的声音,“若妮,你知道我不是个势利眼的人,不过,你的家人知道你正在和一个……劳动阶级的人交往吗?”

  “事实上,是我奶奶凑合我们两个的。”她清了清喉咙。

  玛莎这次沉默更久。“而你奶奶知道他是一个木匠?”

  “非常清楚。”她庄重地点点头。

  “那,”玛莎宣布:“他一定是个神奇的木匠。”

  不行了,若妮必须咬住自己的唇才能不笑出来。

  “他目前的工作是?”玛莎继续试探。

  “呃……就我所知,他目前并没有固定的工作。”

  “他待业中?”玛莎错愕地瞪着她。

  “似乎是。”她庄重地点点头。

  “他住在哪里?”

  “咳,他目前跟我住在一起。”

  “所以我是不是也可以很合理地推论,他并没有提议付你房租或生活费?”

  “我倒是没和他讨论过这个问题。”

  她敢打赌辛开阳一定想也没有想过这种琐事。她相信他不是要占她便宜或什么的,而是他天生就是有饭就吃、有水就喝、没得吃没得喝他再想办法变出来的个性,生活感这种东西完全不在他的字典裹。

  若妮莫名其妙的又开始想笑。

  “亲爱的,你是说,你目前正跟一个失业的木匠交往,还让他住在你的家里,供应他吃喝用度,然后他已经失踪近两个星期了,而你还没有迅速检查你遗失了哪张信用卡,并且报警?”玛莎提高嗓门。

  想笑的冲动更强烈了。她呛了一口咖啡,赶快放下来擦擦杯缘。

  “玛莎,我现在不能和你讨论这个,我快要迟到了,再见。”

  趁自己失态出来以前,若妮匆匆逃离办公室。

  老天!太好笑了!

  玛莎发现她极有可能在养一个“小白脸”,还被人家骗财骗色的表情,真是天下一绝啊!如果辛开阳知道平常人是怎么想的,他的表情一定精采万分!

  今天要和她碰头的人属于“詹宁企业集团”,欧美国家对这间公司的背景了解尚不多,他们以前大都在亚洲活动,经营似乎颇多元化,从食品业到金融业都有涉猎。上个星期,东京分公司的负责人打电话给她事务所,说他们准备在纽约开一间证券公司分部,于是若妮承接下这个案子。

  她手边正好有几个地点符合他们的需要。

  她没有预料到的是,今天出现的人竟然是詹宁集团的总裁——郑买嗣先生。

  “郑先生,很高兴认识你,我叫若妮·安德森,这是我的名片。”

  他看起来出奇的年轻,三十出头,约莫和她年纪相仿。他的骨架以男人而言算纤细了,大约只比她高半个头,白皙的皮肤让黑色西装一衬,更加缺乏血色,仿佛终年少见阳光。那双深黑色的眼眸里有一种死寂的神情,让人看了很不舒服。

  平心而论,郑买嗣长得并不难看,甚至可以称得上阴柔俊美,但是若妮就是觉得他给人的感觉很不对劲。

  “安德森小姐,谢谢你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赶来。”连他的嗓音都和他的人一样幽柔。

  “哪里,这是我分内的事。”若妮努力撇开不适感,摆出最热诚专业的笑颜。“这问办公大楼刚改建完成,单层面绩约六千七百平方英呎,纽约证交所就在两条街以外,是一间非常适合做为证券公司办公室的好地点……”

  她领着郑买嗣在场内走开来,开始介绍这个建物的各项优点。他的随扈站在电梯附近,只是远远看着他们,并没有跟上来。

  其中有一个男人感觉和其他随扈不太一样——他也是个东方人,高头大马,面貌严肃,穿着一身深色西装,站得比任何人都挺。当她带着郑买嗣四处逛时,他鹰般的眼光一直跟着他们转。

  那个男人的某种神情让她联想到辛开阳。

  一想到他,强烈的思念突然涌上。

  那个该死的男人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已经十二天了。

  十二天了!

  “安德森小姐,谢谢你认真尽责地解说。”终于走完一圈,把该介绍的地方都说过一遍之后,郑买嗣和她走回电梯前,加入他随扈的行列。

  “当然,如果您有任何疑问,随时可以打电话和我联系。”若妮礼貌地说:“如果这个地点您还不满意,我手中还有其他几个选择,我们随时可以再约时间出来看看。”

  “目前这个地点就很好了,等我回去考虑一下,我会让手下打电话回复你的。”郑买嗣主动伸手握住她的手。

  在社交礼仪上,应该是由女方先伸手与男士交握,所以他的动作吓了若妮一跳。

  她竭力表现出无所谓的神态,镇定地晃一晃他的手。

  郑买嗣细细溜过一圈她细柔的金发,纤细的骨架,无懈可击的外表,黑眸深处突然闪过一抹羡慕。

  “谢谢你,安德森小姐。”旁边那个鹰眼男人突然伸出手,将她被郑买嗣紧握不放的柔荑接过去。

  一股电流沿着她的手腕往上钻,若妮一震,直觉甩开他,那只大掌却像铁箍一般!

  惊慌的感觉才刚升起,鹰眼男人主动放开她,那股电流消失得无影无踪。

  若妮退后一步,惊疑不定地望着他。

  “抱歉,我还有另外一个会面,恐怕我得先走一步了,各位只要顺着原路出去就行了,再见。”

  匆匆交代完,也不管这么做会不会让她损失一笔可观的佣金,若妮急急离开这群诡异莫名的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