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无行浪子[凌淑芬]

无行浪子 第8章(1)作者:凌淑芬

  辛开阳回来了!

  一踏进玄关,她立刻感觉到家里的不一样。

  不是说真的有什么不同,只是她的每一颗细胞都感应到他的存在——他回家了!

  她飞快脱下高跟鞋,踮着脚尖,走向主卧室。

  房间里只有窗外流入的微光。那极度女性化的蕾丝床罩下,四仰八叉着一个性感昂藏的半裸男人。

  他睡得极沉,像一头被睡意驯服的猛兽,丝质被单仅盖住他的男性部位,留下无限遐想。若妮躺进他身边小小的空位,枕在他的肩膀上,无限满足地呼吸着同一份空气。

  他回来了。

  他的体肤散发暖热好闻的味道,她深深吸了口气,闭上眼,让自己沉浸在他强烈的存在感里。

  一阵激切的感情冲刷过她的心头,让她几乎无法呼吸。

  她从来不知道,只是一个男人出现在她的卧室里,竟然会带给她如此巨大的满足感。她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即使以前跟麦特在一起时也不曾。

  只有他而已。

  这个世界上最爱惹她生气、最会欺负她,但也最让她安心的男人。

  他会不会也变成最让她心痛的男人呢?

  她的眼眶湿润,亲吻一下他赤裸的肩头。

  男人在睡梦中蠕动一下,咕哝了几声。

  她突然张口咬住他肩膀。

  “噢!”他抓抓被她咬过的地方,睁开惺忪睡眼。

  他的黑眸周围都是血丝,若妮一看又心软了。显然为了赶回她身边,他已累得精疲力尽。

  她握住他的手,舔舔自己留下来的咬痕。他咕哝一声,伸臂将她揽紧,闭上眼又打算睡了。

  若妮抓起他手臂再咬一口。

  “噢!”他再度张开眼,看起来既渴睡又困惑。“你咬我。”

  “你食言了!”若妮这次含住他的手指,不过没有咬下去。

  “食什么言?”浓浓的嗓音糊成一团。

  “是谁说我随时想蹂躏他都可以的?”她的碧眸一眯。他动不动就消失十几天,她要怎么跳到他身上去?

  “唔……”他搔搔胸膛,终于清醒了一点。

  一丝慵懒的火花回到他眸中,他缓缓巡一圈她妙丽的曲线,若妮的每一丝感官都活了过来,鼓起的床单告诉她,苏醒的不只是他的神智而已……

  下一秒,她被压进床垫里。

  啊,她好想念他的体重!

  “现在我回来了,随你高兴怎么蹂躏我,我绝对不反抗。”辛开阳的脸埋进她的颈间,轻咬她最细致敏感的肌肤。

  “我现在不想要了,你起来!”她故意推拍他。

  “恐怕我强烈要求你凌辱我。”

  他懒懒地解开她的衣扣。每开一颗,便烙下一个吻,舔着相邻的肌肤,等每颗扣子解开之后,两个人都已经气息急促。

  “你想得美。”她不是很认真地捶他肩头一下。

  “我以前不是很习惯打电话通知任何人……以后我会尽量记住。”他的唇滑回她的颈项,在她耳畔低喃。

  这表示他并没有和任何女人像她这样认真的交往过吗?若妮的心跳停了一拍,又为自己竟然为这样一点小事就感到开心而唾弃不已。

  “如果你肯带手机在身上,我就可以随时找得到你了,这些事情也都不会发生。”她听到自己说,随即感到后悔。

  “手机?”他的表情滑稽得仿佛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

  想着他拿手机的样子,若妮也不禁绽出笑意,那就像在野生豹子身上绑项圈一样。而他身上有着属于她的“项圈”,却也让她感到一阵渴望。

  不行,若妮,你又重蹈覆辙了!

  不要开始要求,一有了要求,就会有所期待,然后她又会变成那个渴望人家给她承诺的女人。

  “算了!我知道你没有必要随时让我找得到人,你也有你的生活要过,这是个馊主意,忘了它吧!”她立刻说。

  “我这辈子还没有拿过手机……”

  “我不想让你觉得被限制住了,所以如果你不想拿,你可以不要办;我是说,你不必觉得对我有责任之类的,只是有时候手机在身上很方便,你知道的,例如你被车子撞了,四周都没有人……”她叽哩呱啦地解释。

  “我就可以用我全身最后一丝力量,打电话告诉你,我晚饭会迟到?”

  “对,或是你路过一家超商,里面有人正在抢劫,流弹不小心射到你,可是大家都在注意抢匪,没有人注意到人行道上有一个男人躺在那里流血……”

  “我就可以打电话告诉,我没买到牛奶?”

  “对,或是你走进银行的时候,不巧里面正在……算了,我知道我没有什么立场要求你随传随到,刚才只是一时冲动而已,反正以后你要出去几天,在冰箱门上贴个纸条……算了,不用贴纸条了,总之我们不要再讨论这个话题。”

  “好吧!”

  “很好,就是这样。”她翻身躺回去。

  “我办手机。”

  “我先去洗澡……什么?”她猛然扬起眉。

  他搔搔下巴,仿佛还在习惯这个主意。“如果这样对你比较方便,我就办支手机吧。”

  若妮有好几分钟的时间说不出话来,然后,她的心又开始冒泡泡。

  他没有报平安和拿手机的习惯,但是为了让她安心,他愿意试着去做。这表示,他其实还是有点在乎她的感觉吧?

  她咬着唇,轻轻吻他一下,小声说:“如果你不想用,可以不要开机……”

  “妞儿,闭嘴。”他干脆吻住她。“每次你一紧张就会开始碎碎念。”

  “我才没有。”她捶他一记,软软地枕回他胸前低语。

  “我会开机的。”辛开阳叹了一口气。这女人怎么这么没有安全感?

  她笑得更开心,碧蓝的眸子里都是星光。

  “我……”她突兀地顿住。

  “嗯?”

  “我……我很想你。”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刚才差点不小心脱口说出什么话。

  “我也想你,妞儿。”辛开阳轻声一笑。

  他双手分开她的长腿,将自己安置其中,男性的勃发坚硬地抵着她,她的女性中心软热发烫。

  他在乎她,或许,甚至有一点点点点的爱她……她的全身迅速在融化。

  阻拦在两人之间的衣物,以最快捷的速度消失。很快的,她的背抵着细柔的丝质床单,身上则覆着一头生气勃勃的男兽。他不必做太多,即使只是这样单纯的覆着她,便让她感到无限满足。

  辛开阳要的当然不只这样。他分开她,一寸寸地占领她的躯体,直到她全身火热满涨,体内体外都是坚硬强悍的他。

  他并没有急着攀山越领,只是抵着她轻轻厮磨着,他粗糙的毛发磨着她细腻雪白的肌肤,带来一阵又一阵酥痒的快感。

  “嗯……”她忍不住呻吟出声。

  “这样就受不了了?”他低笑,往下拉住她的脚踝,盘上他劲瘦的腰。

  若妮娇颜嫩红,不禁又低头咬他肩膀一口。

  “噢,你这只小食人鱼!”

  低沉的笑声从他的胸口震动到她的身上,辛开阳捧住她的臀,强悍地开始索求他要的欢愉——

  *

  吵醒一只野兽是要付出代价的。

  等他完全尽兴之后,夜已经过去了大半。

  若妮瘫软在床上,每一个细胞都满足得不想动弹。最后是他强撑起身体,进浴室揉了条毛巾出来,替两人粗略擦拭了一下,然后躺回她身旁。

  她立刻拉开他的臂钻进怀里,满足地闭上水眸。

  他的长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抚着她的皓腕。顿了一顿,他突然睁开眼,圈住她的手腕。

  一股电流突然从他的指间钻入她的手腕里,像白天那个鹰眼男人做的那样,试探一下后又消失无踪。她张开眼睛。

  “你今天见了谁了?”辛开阳懒洋洋地问。

  “一个公司的客户而已。”她有些疑惑地回答。

  “嗯。”他的嘴角带着淡淡的笑,闭上眼拍拍她,“睡吧。”

  “怎么了?”她在想,要不要告诉他白天那个鹰眼男人的事,不过他好像已经知道了……

  “没事。”有人欠扁而已,连他的女人也动!

  他不想说就不要问了。若妮提醒自己,不要重蹈覆辙。不要重蹈覆辙。她不要再当一个牵牵缠缠,乞求眷爱的女人。

  可是他的床上技巧真的很高明,几乎比她更了解女人的每一个敏感点。她就不相信有人天生下来就擅长做爱,这只代表一件事:他应该有很多练习机会。

  “你在其他地方有女人吗?”她突然问。

  辛开阳轻抚她的动作顿住,眼帘立刻张开。

  若妮几乎想咬掉自己的舌头。不是说不要多问的吗?

  “我只是好奇而已,并不是要干涉。毕竟你没有承诺过我们之间是一对一的关系,所以我当然也没有权利要求什么……我是说,我们一开始就没有给对方任何承诺……当然,这是指,如果……嗯,你其他地方有女人的话……总之,嗯……算了!”她强迫自己住口。

  他又恢复慢慢抚摸她的动作,但眼神变得很诡异。

  “你在其他地方有男人吗?”

  “当然没有!”顿了一顿,她瞪他,“是我先问你的。”

  辛开阳深深叹了口气,觉得很无力。“妞儿,我已经搬进来快六个月了,你才问我这是不是一对一的关系,会不会太晚了一点?”

  “所以,你只有我一个人?”她小声问,心花在飞舞。

  “是的,而且你最好也照做。”他的表情很不爽。

  他只有她一个人!

  他以前没有和任何女人这么认真过,又答应“以后”会在意她的感受!

  这表示他并没有很随便地看待这段关系,也不是只想找一个临时床伴而已!

  若妮的心满涨充盈,几乎想跳起来大笑大叫。

  这代表她可以认真地经营这段感情吗?

  她突然坐到他身上去,送上一个火辣辣的香吻。

  “睡不着?那再来做一点帮助睡眠的事好了。”

  他邪邪一笑,突然握住她的腰。

  “嗯……”她轻吟一声,感觉属于他的部分又开始硬挺。

  他怎么还可以……刚才两个人不是都榨干了吗?

  辛开阳分开她的长腿,调整好自己的位置,再度在她体内引燃另一场热情之火——

  *

  夜。

  下半段的夜。

  一抹黑影幽淡如鬼魅,无声地跃过高墙。

  警报器没响。

  黑影游上爬满藤蔓的砖墙,翻身跳入三楼一座阳台里。长窗半掩,他灵巧钻入,动作之轻,甚至没触动窗台上的感应器。

  四柱大床里,一个瘦削苍白的人正沉睡着,黑影游到床畔,猛然捂住主人的唇。

  “唔——”郑买嗣大吃一惊。

  下一秒钟,一个沉重的力道印上他的胸膛,将他整个人困在床上。

  所有惊叫被那只铁掌封在唇内,连同他的呼吸在内!秀气白皙的脸庞迅速涨红,郑买嗣用力去扳那只铁掌,无论他多么出力,铁掌分文不动。

  “唔……唔……”他……他快不能呼吸了……救……救命……

  “开阳,放开他。”一声静静的嗓音从门口响起。

  黑影动作一顿,仍然制住床上的人,不过手稍微松开,让他大口大口地喘气。

  “如果我不放呢?”低沉的轻笑声漫开来。

  “开阳,别逼我动手。”天权轻声叹息。

  “啧啧啧,你这家伙也真死心眼,还跟在‘她’身边。”即使手下已露出杀意,他仍然是那副满不在乎的语气。

  天权站在原地,满身气机凌厉流转,蓄势待发。

  辛开阳继续躺在床上,轻松得像躺在自己家一样。

  “我说,你们这一家子真是君不君、臣不臣的。老婆要杀老公,老公要保护小老婆,老公的手下觊觎自家主母,主子反而成全他,让他过来。接下来呢?不会是搞3P了吧?”

  郑买嗣满脸通红,愤怒地唔了一声就被点了哑穴。

  天权鹰眼一眯。“开阳!”

  “这样吧,只要你跟你家小皇后离我的女人远一点,我就离你们远一点,如何?”他轻笑着,长指爱抚过郑买嗣细白的脸颊。

  “我知道了。今天是‘她’莽撞了,不过我们并没有恶意。”天权平静地说。

  辛开阳自然知道他们“今天”没恶意,否则小皇后早就变成死皇后了。

  “今天以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