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无行浪子[凌淑芬]

无行浪子 第9章(2)作者:凌淑芬

  最后她还是什么都没问。

  不要重蹈覆辙。不要重蹈覆辙。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起码玛莎可以不用担心辛开阳将她吸干抹净了,显然他是他们两人之中身价更高的那一个。

  她走到银行对面的大楼里,在中庭小咖啡座坐下来,点了杯咖啡,然后认真地研究每一笔出入明细。

  她可不希望隔天银行突然打电话给她,说结果还是电脑出了bug,一切余额都是幻觉,请他们把一百五十万吐回去。

  “若妮?”

  若妮听到有人叫她,直觉地抬起头。

  麦特。那个和她交往四年,最后回到他前妻身边的混蛋。

  纽约说大不大,她不是没想过和麦特重逢的情景,只是当时满心受伤,不愿意再想下去。

  直到它真正发生了,若妮才发现——她竟然没有多少感觉。

  没有气怒,没有伤痛,没有心痛不舍。

  她看着这个曾经深爱过的男人,他还是一样斯文优雅,一身铁灰色西装,深红色丝质领带,手中一款牛皮公事包,浅褐色的头发修剪得宜,完全是个白领男士的成功样板。

  她脑中浮现一头过长的黑发,烂巴巴的烟屁股,洗得旧旧的衬衫,紧裹着长腿的牛仔裤,以及那勾引的、浪荡的黑眸,活脱脱一个无行浪子的完美典范。

  她的心对前者硬如铁石,为后者融化为水。

  “我刚才看见你走进来。”麦特的褐眸里有着隐约的歉疚,“若妮,好久不见了,你过得好吗?”

  她过得好吗?

  “应该还不错。”她又想到手中这张明细表了。辛开阳!每次做什么事都不通知一下,太过分了!回去找你算帐!

  若妮迁怒地给麦特一个白眼。麦特似乎很能理解她的反应,只是苦笑一下,站在那里看着她收拾东西,准备走人。

  经过他身边时,若妮突然停下来。

  “对不起。”她突兀地开口。

  “嗯?”麦特以为自己听错了。

  “对不起。”她生硬地看他一眼,“我不应该介入你和姜无虑的婚姻。无论你们之间有什么问题,在你们真正解决之前,我不应该介入的,没有任何借口可以合理化我的行为,所以——对不起。”

  麦特错愕到说不出话来!若妮向他道歉?在他想象中的重逢画面里,道歉是最不可能出现的一幕!

  她说完转头就走。走了两步,又恶狠狠地回头。

  “对了,那句‘对不起’是对无虑、以及你们的婚姻说的,至于你,”她上上下下打量他一遍,“你仍然是个混蛋!”

  走人。

  啊!本来以为会很难过的一关,没想到真正遇到之后也不过如此。她深呼吸一下,神清气爽无比。

  那个浪子此时若在身边,一定又拿出标准的漫不在乎貌,夹着烟屁股说:瞧,人生也不过就这么点儿长,干嘛和自己过不去?

  她轻松地吐出一口气,突然很想立刻见到……

  辛开阳?

  若妮紧盯着那双在大厅亲密拥抱的男女。

  那高人一等的体格,过长的黑发,黝黑的皮肤,和翘翘的烟屁股。

  辛开阳!是他没错!

  “别闹了,快放开我。”瑶光亲匿地笑着,拍拍他肩膀。

  一个高挑纤细的金发美女突然走过来,停在开阳后面。

  瑶光不禁多看她一眼。

  “大美人儿,如果你改变主意的话,我真的可以帮你干掉那个小子的。”辛开阳犹不知大难临头,还在调戏良家妇女。

  金发美女杏眸一眯,盯着开阳环在她腰肢的手,几乎要把那只手臂折了一样。

  瑶光心里开始有些预感。

  “你在看谁?”辛开阳感觉怀中人的不专心,回头循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烟屁股掉在地上。

  “妞儿?”

  金发美女杀气腾腾,扬起手提袋蓦地给了他一记!

  “噢——妞儿,你的袋子里是装了什么?”好痛啊!

  “装你的头!”累积多时的郁闷,若妮早气红了脸,再顾不得什么形象。“你这个可恶的家伙!爱情骗子!你还说你没有前妻和女朋友!而且是没有‘华裔’的前妻和女朋友!这个女人是谁?是鬼吗?你今天要是不说清楚,回去我打断你的狗腿!”

  她没头没脑痛打他一顿。那个威武昂藏的铁将军被打得溃不成军。

  “妞儿,你先听我说……噢,该死!不要踢……踢坏了影响到的是你下半生的幸福……噢,该死,好痛,先听我说嘛——”

  辛开阳哪里敢对她下手?所以从头到尾只有乖乖被揍的份。

  瑶光呆在那里。不只她,连还来不及走远的麦特也停了下来,一起看呆了。

  爱面子的若妮。光天化日之下。打人。像个泼妇一样。完全不顾形象。

  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他非常肯定自己没有看错人!

  “好了,你冷静下来,不要再打了!”辛开阳猛然收拢双臂,将她牢牢扣在胸怀里。

  若妮全身被箍住,动也动不了,站在原地呆了一下。

  突然,她把包包一丢,也不打了,红着眼眶推开他转头就走。

  噢,该死!

  “若妮,你听我说,瑶光真的只是一个朋友而已。”辛开阳眼巴巴地跟上去。“不要哭嘛,宝贝……好吧好吧,你要打让你打就是了。”

  若妮突然又停下来。辛开阳赶快将她搂回怀里。

  “你可恶……大骗子……还说你没有其他女朋友……”若妮埋进他的胸前,呜呜咽咽地哭泣。

  “我是没有啊,我只有你一个而已。”辛开阳吻着她的发心轻哄。“别哭了,这么多人在看,你脸皮不是最薄的吗?”

  “你还敢说?”她哽咽地怒视。

  辛开阳低笑一声,管它大庭广众,就着芳唇印了下去。若妮气得捏他手臂,他当是蚊子叮,理也不理,继续吻得缠缠绵绵。

  纽约人不知是见多识广还是人情冷漠,看了几眼便继续往前流动。

  瑶光捡起金发美女的包包,慢慢跟了上去,嘴角逐渐泛出笑意。外表豪气的开阳其实心硬如铁,连主上的面子都不卖的,几曾见他这样轻声轻气地哄一个人呢?

  德睿从楼上下来,看到的便是这一幕场景——他貌美如花的未婚妻站在一双热吻的情侣身后,表情充满看好戏的兴味。

  而那金发美女偶尔捏一下那东方男人,或戳一下他的腰侧,看起来忿忿不平。那男人只是轻笑,又啄又吻的,不知道在她耳边说什么,不过看得出来金发美女的气是渐渐消了。

  嗯,形不错,身材也合格,就可惜年纪大一点,不然德睿是挺想签下她的。模特儿是一个很现实的行业,过了二字头入行就算老了。眼前的金发美女艳光四射,保养得宜,一般人顶多猜她二十七、八岁,但阅人无数的德睿判断,她的实际年龄应该在三十一、二岁左右。

  “这演的是哪出戏?”他走到瑶光身后拥住她。

  瑶光回眸,笑嗔他一眼。“这是我跟你提过的辛开阳,以及他女朋友……至于名字,我也还不知道呢!”

  “来,宝贝,我为你介绍,这位大美人叫辛瑶光,就像我妹妹一样,不信你问她。”辛开阳把人哄到他们面前,对瑶光眯了下眼,“对不对,‘小妹’?”

  喂喂,你干嘛把眼睛转开不看我?辛开阳警觉起来。

  瑶光深吸口气,避开辛开阳的眼神。恶作剧的心忽起。

  “我不知道。我只晓得刚才有人告诉我,‘谁也比不上我的大美人重要。’或许是我听错了也说不定。”她回头对未婚夫甜甜一笑。“德睿,我有些饿了,我们回去喝下午茶吧。”

  “遵命。”德睿一个口令一个动作。

  辛开阳目瞪口呆。竟然在他的背心上插刀,好狠哪……女人,你的名字叫阴险!

  “噢——”该死,肚子又挨了一记。

  若妮冷冰冰的眼光杀向他。

  “妞儿,我刚才是跟她开玩笑的,有话好说。”辛开阳挥去冷汗,强笑道:“瞧,那边那个发呆的二愣子是你前男友吧?你跟你前男友出来约会,我也没吃醋啊!”

  噢——

  这下子周围所有看见的男人同时退后一步,下意识护住自己的重要部位,丢给他一个感同身受的痛楚眼光。

  “这……这一下……又是为了什么?”他弯下腰猛吸气,挣扎在剧痛和昏倒之间吐出句子来。

  “为你没有对我跟我前男友约会的事吃醋。”她冷冷地说。

  天哪!女人为什么这么难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