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无行浪子[凌淑芬]

无行浪子 第10章(1)作者:凌淑芬

  若妮呆呆地坐在浴缸边缘。

  “……”她拿高手中的塑胶棒看一下,时间还没到。

  手再放下来。她继续发呆。

  自从认识辛开阳之后,生命就像在坐云霄飞车一样,徘徊在欢喜愉悦与恐惧不安之间。

  她爱上他了。很爱很爱。

  每一个早晨,每一个黄昏,每一刻每一分每一秒,每个呼吸之间都在爱他,但她从来不懂辛开阳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看起来很满足于现况,这代表他也爱她吗?或是把这几个月当成他人生中某段过场?有一天一觉醒来,发现在纽约的日子变无聊了,便再移往下一个地方去?

  最可悲的是,若他选择离去,她甚至不知道他的下一站是哪里。她对这个男人的了解是如此之少。

  强烈的不安在她心头作祟,甜美如梦的生活被按上一丝丝阴影,于是,她的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每天都要找一点事来叨念他。

  辛开阳大多数时候会尽量忍,等到他也失去耐性,他会将她一把抓过来,狠狠地吻住,直到她不再唠叨为止。

  这个时候她又会觉得愧疚,因为他毕竟没有做错什么。她悲哀的发现,自己又落入了相同的回圈里,每次感情一进入稳定期,她就会希望得到承诺。一旦得不到承诺,她就会开始焦烦暴躁。

  她越想越害怕。开阳会不会觉得她越来越烦?会不会越来越受不了她?他会不会已经想着要离开她了?

  强烈的恐惧让她的情绪更起伏,直到他们同居进入第九个月,她终于发现自己是真的不太对劲了。

  一个预感让她冲进药房,买了一个验孕剂回来。

  她呆呆等着,望着对面墙上的印花磁砖。定时铃轻轻叫了起来。她深吸一口气,慢慢将试剂举到眼前一看——

  一切的烦乱不安有了合理的解释,她怀孕了。

  她支着额头,闭了闭水眸。

  算算时间,应该是六个星期左右吧。

  他们的性生活频繁。她说她有吃药,所以他很少用保险套,他们两人也都喜欢他不用。但是最近她的工作太忙,情绪又躁乱,前个月份的吃完之后一直忘了再拿药……

  “怀孕了……”

  若妮突然翻开马桶盖,吐得乱七八糟。

  老天,她该怎么跟他说?他会怎么想?他会不会以为她是故意利用怀孕当手段,强迫他娶她?

  他这几天又出差去了,今天晚上会回来,如果她打算让他知道的话,今天晚上就应该说了……

  不行。她还没准备好。

  强烈的恐慌让若妮下了一个冲动的决定——

  她抓起护照,在第一时间飞往菲律宾去。

  *

  “亲爱的,我下个星期就要回美国了,我以为我们会在纽约见面。”安德森老夫人愉悦地开门迎进孙女儿。

  她的孙女第一个反应是:冲到自己的旧房间,一口气睡掉二十六个小时。

  “好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等若妮终于醒来,淋过浴刷过牙,吃过一点东西,坐在客厅里,两腿缩在身体底下,捧着一杯柳橙汁,神情凄惨地面对老奶奶的审讯。

  “所以,你怀孕了。”老夫人平静地重复。

  她可怜兮兮的表情像只犯错的小猫咪。

  “你跟开阳说了吗?”

  “没有……”低呜的声音也像猫咪一样。

  “亲爱的,这不是我教育你们的方式。”老夫人谴责地看她一眼。“你不能瞒着他,一个人跑到世界的另一端躲起来,这对孩子的父亲并不公平。”

  “我不知道该如何跟他说……”她对手中的柳橙汁低喃。

  “‘亲爱的,我怀孕了’,通常都是这样开场的。”

  “奶奶,如果他很生气怎么办?”

  “他为什么要生气?”老夫人不太懂她的逻辑。

  “他说不定以为我是故意怀孕,好强迫他娶我!”

  “你是吗?”老夫人认真地问。

  “奶奶!”她低喊。

  “好吧好吧,”老夫人咕哝,“我只是觉得这个方法也不错。”

  “我不要他为了这个理由娶我!”

  “那你要他为了什么理由娶你?”

  “我……希望他爱我!”她悲惨的说:“我爱他。我也不知道这是何时发生的,总之等我发现的时候,我就已经爱上他了,可是他从来没有说过一句爱我的话。”

  “你又不是没交过男朋友,就像以前一样,时机到了就逼问他啊!”老夫人翻个白眼。

  “可是我从未对任何人有过同样的感觉。以前跟柏特在一起,是因为他需要一个得体的妻子,而我知道自己可以胜任那样的妻子;跟麦特在一起是……是……反正结果也不如我预期的那样。我一直说服自己是因为我们两个心中都有罪恶感,所以真正有机会在一起之后反而不如预期中好。”

  “反正我也没喜欢过那小子。”老夫人耸了下肩。

  “至于跟开阳……”若妮顿了一下,愕然瞪着她祖母,“你不喜欢麦特?”

  “不喜欢。”

  “为什么?”很少人不喜欢麦特。

  “因为他看着你的时候,并不是真的在看着你。他只是在看一样他以为自己找到的东西,而那并不是你!”老人家说。

  “那你当时为什么不说?害我在他身上浪费那么多时间。”

  “你那时候看起来就是一副为爱冲昏头的样子,旁人说了有用吗?我想你总有一天会清醒的。”老夫人冤枉地道。

  “那我现在看起来也是一副为爱冲昏头的样子吗?”她瞪着祖母。

  “是啊。”

  “……”没望了。

  “可是开阳宝贝看你的样子就对啦!”老夫人赶快说。“他看着你的样子就是看着‘你’——一个漂亮的女生,热情大方,勇于尝试,有点跋扈霸道,喜欢当老大又怕人家不听你的,渴望爱,自尊心很强,有时候又很没安全感。对每件事都看得太过认真,所以偶尔需要放松一下。你知道的,就是‘你’嘛!”

  “……谢了,奶奶,我以前还不知道我有那么多‘优点’。”

  “重点是,宝贝,他不是在你身上找一个补充品,所以你应该给他一个机会,听听他怎么说。”

  “如果他说他不爱我怎么办?”她又悲惨起来。“就算他说爱我,如果他只要一段感情而不是一个大家庭,所以谢谢抱歉再联络,那我怎么办?”天哪——这个赌注好大!

  “那你就自己生啊!咱们安德森家还养不起一个小孩吗?放心,你老子如果敢多说两句,我回去踢他屁股。”她老子的娘力挺。

  “可是我不要自己一个人养小孩!”她凄惨地掩着脸。“我要开阳当我孩子的父亲,看着他抱着宝宝的样子。”

  她要他爱她,爱他们的孩子!

  “好,那你就先不要提你怀孕的事,先问问他对你们两个的未来有什么看法,等听完他的想法之后,再决定要不要告诉他,不就得了。”

  “可是我如果不提怀孕的事情,他说不定就一点看法也没有。”

  她又开始钻进牛角尖里绕圈圈了,老夫人真想尖叫!

  “算了算了,要怎么告诉他你自己决定,我七老八十的比不得你们年轻人,我得去午睡了,你自己就坐在这里慢慢想吧!”

  老夫拄着拐杖,精神健旺地杀向二楼。临去之前,不忘丢给宝贝孙女一句让人又气又怕的话——

  “别说我没警告你,你最好快点儿决定,如果等到开阳宝贝自己找上门……我想,他那种男人可不是那么容易善了的。”

  *

  史都华·安德森终于有机会认识他的主要投资人。

  两个月以前,有个男人打电话给他奶奶,再由他奶奶转介给他。那个男人自称辛开阳,说他对史都华在东南亚的投资做了点研究,认为那有利可图,所以他愿意提供史都华缺少的一百五十万美金。

  史都华一开始不敢就这么答应。他先向奶奶打听过这男人,确定对方确实是他自己宣称的那个人,同时得到奶奶的大力背书和保证,兼且知道这个男人正和他那个心高气傲的堂妹交往中,算盘左打右打,觉得出不了大岔子,所以他和对方通了几次电话,决定接受那笔资金。

  如今,他终于见到这位神秘投资人——

  的背影。

  “你……”好字和已经伸出来的手停在半空中,史都华眼睁睁看着那道风刮进他家客厅。

  若妮正从二楼走下来,一发现进门的客人是谁,她头皮发麻,火速转身往楼上走。

  一只铁腕紧紧扣住她的手臂。

  她发誓,她才一转身而已,他已经在她身后了,而门口距离楼梯中央大约有……嗯,总之很长的一段距离!

  真可怕,这年头,木匠都不木匠了。

  若妮硬着头皮,换上最勇敢、最高贵、最骄傲的伪装,慢慢转过身面对他。

  辛开阳黑眸一眯。

  “……”她的伪装迅速瓦解。

  他真的生气了。

  她从来没有看过他生气的样子。即使在最艰难的时候,他都不生气的。

  那薄薄的唇毫无笑意,深黑色的眸里闪着严厉,他不笑的时候看起来极端无情,而她是惹来这份无情的主因。

  若妮的背心发麻。

  “你在搞什么鬼?”他万分轻柔地低语。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她只好装傻。

  “我在说你无故逃家五个星期的事。”他和蔼地指出。

  “我、我没有无故啊,而且逃家是青春期少女才做的事,我、我只是临时决定来菲律宾接奶奶一起回家而已。”她的眼睛飞快投向下方,客厅中的两人爱莫能助。

  辛开阳从口袋抽出一支手机。

  “记得这个东西吗?”他指着手机。“当初你要求我办这种东西,就是为了让你随时可以联络到我,猜猜我过去五周接到几通电话?”

  “我、我没有打电话给你,你可以自己打来啊。”她心虚地辩解。

  “如果你肯把你的手机带在身上,我会很乐意打的。”辛开阳突然五指一收。

  喀啦!一堆碎屑从他的拳头下方掉下来。

  那不是破掉的零件或被捏坏的塑胶壳什么的,真的就是一堆碎屑飘下来。

  史都华立刻拉住祖母,心颤颤地道:“奶奶,我、我刚才想到,车库里有一辆车坏了……”

  “好,好,我也正好想要那个……呃……修车。”

  两个人扶老携幼,迅速逃离现场。

  若妮对不讲义气的同伴怒目而视。

  再想想自己怀孕十一个星期了,他还这么不体贴,虽然他还不知道,不过,她就是在苦恼要怎么跟他说啊。他没等她想清楚就找上门,也就算了,还这样凶巴巴的……

  狂乱的荷尔蒙再度发作得乱七八糟,若妮猛然坐在楼梯上,埋进膝盖里哭得唏哩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