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萌包子俏娘亲(下)[莳萝]

萌包子俏娘亲(下) 第十章 把家当邻居(1)作者:莳萝

  太阳微微偏西,金光从竹帘缝隙斜斜照进了茶楼的雅房内,在墙上映现出长短不一的光影。

  窗边有一张布置得舒适奢华的软榻,中间放着一张紫檀木茶几,上头放着各式造型精美的茶点、瓜子、水果、凉茶,还有一把碎银。

  茶几两旁,穿着青玉色与水蓝色华服的两名俊美公子,分靠在靠垫上。

  青玉色华服公子一手端着温润茶汤,一手撑着脸颊,一脸不耐的呷着香茗。

  相较于他的不耐,水蓝色华服公子则是一脸沉醉地眯着眼,聆听着低头抚琴轻唱小曲的清秀歌女,不时还会晃着手中折扇跟着哼上两句。

  水蓝色华服公子朝另一人挑了挑眉,「烨华,不错吧,这歌声宛如黄莺出谷,可比金雪阁的花魁如烟唱的好。」

  「别拉低了本王的层次。」齐谕两指执着茶盏横了他一眼,将茶汤一仰而尽。

  烨华是齐谕的字,唯有相熟之人才会如此唤他。

  「听曲儿,享受醉卧美人榻,这才叫享受,才叫人生啊!」

  「本王跟你不同。」他将茶盏重重的放在几上。

  齐谕看着斜依在软榻上神情慵懒的好友,他真不知道生性自律严谨的自己,怎么会跟这个放荡不羁,特喜欢当揽屎棍搅臭一锅粥的白易成为莫逆之交。

  「你这人就是无趣,一板一眼,真不知道有哪个女人受得了你。」白易打开折扇,用力的搧了两下,抱怨着。

  「本王也很怀疑,忠义侯怎么能够忍受你将一个又一个庸脂俗粉带回侯府,而没有打断你的腿。」

  「把本世子的腿打断了,谁去帮他赚银子啊?若不是我,这忠义侯府早撑不下去,哪能维持现在的风光。」白易自鼻腔里得意的轻哼了声。

  「你带一堆女人回去,也没见她们给你添个一儿半女,养着纯属浪费粮食。」

  「这你就不懂了,美女是用来欣赏的,不是用来生孩子的。」说到这个话题,白易突然想到一事,猛地坐起身,弹了颗碎银到那歌女身上,以折扇指着外头,「今天就到这里,你下去吧。」

  待歌女离开,门扇拉上,白易这才露出一脸贼贼的表情,嘿嘿笑了两声,「说到孩子,烨华,问你一事,你可得老实说。」

  齐谕冷冷瞥了眼清俊脸庞上凝满趣味的他,「看本王心情。」

  「吼,你这样就不道德了,要是真的,本世子要赶紧去准备见面礼了。」

  「你到底想问什么?没头没尾的。」

  白易用手中折扇推了推他放在几上的手臂,「在城门口抱着你跟你撒娇道别的那对双生子,是不是你在外头偷生的?」

  齐谕眉头皱起,「你胡扯什么!」

  「我怎么会胡扯,那对双生子跟你长得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和你小时候真是一模一样。」

  齐谕回城那天,他特地到城门口迎接,不过因为太多官员在那里,他没上前凑热闹,免得被归到二皇子那一派,那他家老爹真的会打断他的腿。

  他看到那两个孩子时,当下第一个想法便是,一向洁身自爱的颖王何时偷生了一对双生子?连他这自小一起长大的好友都不知道,太不够意思了。

  他藏在人群中看了许久,才知道那对双生子是虞蕴所生,至于孩子的父亲是谁,则是个迷。

  「这世上长得相像的人多了去。」在隐形的危机没解决之前,他不能贸然认回那两个小包子。

  「嗯,说的也是,那两个小子跟二皇子长得也有些像,说不定是二皇子的血脉。」他认同的点头,谁知话还没说完,便遭到齐谕一记反手拍,直接将他的嘴打肿,痛得他眼泪当场喷岀,捂着发疼发麻的嘴,口齿不清的指控,「烨华……你……你发什么神经……」

  「说话不经大脑,该打!」齐谕丝毫没有一点愧疚。

  那两个小包子是他儿子,岂能让他人说成是二皇子的,这人还是自己好友,不该揍吗!

  「吼,就算是说错话,你也不能对我下这狠手,都说打人不打脸,你有没有道德!」

  「你这话若是在太庭广众之下说出,你觉得后果会如何?李照君可不是个善茬。」

  李照君在城门口见到他们母子后,不只在贵妇圈子讲些似是而非的话,更买通地痞流氓,在市间制造不实流言,破坏虞蕴的跟忠勇大将军府的名声。

  她想尽办法造谣生事,目的就是想将他们赶出京城,再一手了结母子三人的小命,若不是碍于大将军府的势力,恐怕他们回到大将军府的当晚就会死于非命。

  「这里只有我们两人,我才脱口说出,难不成你是那会生话的人。」白易用舌头舔着还有些疼痛的嘴巴。

  「那也不成。」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以后我不说。」白易揉着泛红的嘴角,「不过……烨华,你难道都不怀疑吗?」

  「怀疑什么?」

  「那对可爱的双生子是你儿子啊。」

  齐谕瞪他一眼。执起青花瓷茶壶给自己又添了杯凉茶,明显不想跟他讨论这话题。

  从来不会记取教训的白易,嘴边的疼痛刚舒缓,又一脸兴致盎然地提出自己的揣测,「当年与你发生关系的那人是虞蕴吧!当时清点人数只有虞蕴一个贵女失踪,你不是说那个女子中了媚药,加上你又酒醉,所以……

  「我怀疑那时她身上还有残留的媚药,因此意识模糊,不小心掉进水里。彼时所有人忙着救火,视线都在火场上,没有人注意到她落水,而她命大没有淹死,顺着水流流出行宫外,当然,这期间可能出了点什么意外,撞伤了头部,所以忘了以前所有的事情。」

  齐谕深邃狭长的双眸微微眯起,眸底掠过一抹晦暗不明的光,沉默不语的看着他,不对他的言论表示任何意见。

  「如何?我推理得不错吧!」白易得意的勾着边嘴角,一副「你快夸我」的欠揍表情。

  「你是话本看多了,可以去当说书的,或是编撰话本,生意肯定不错,赚得钵满盆满。」即使心中的揣测跟白易大略相同,齐谕也不会当着白易的面,认同他的推测。

  在他还没有处理好所有事情,没有想好怎么解决两个小包子的身分问题,不让他们受到伤害前,他不会向任何人透漏那对可爱小兄弟是他儿子的消息,即使是对着多年好友白易。

  一旦风声走漏,奸生子这三个字就会永远跟着他们,他绝不会让这称呼冠在他儿子身上!

  「切,什么话,我是真的觉得你跟那对小兄弟的互动不一样,况且比起二皇子,他们更像你。我的推理是很有根据的,你确定不去调查看看那对双生子是不是你的血脉?」

  「你不能把你的心思放在正经事上吗?」齐谕被他这话题弄得有些烦了,一手端过茶盏呼着凉茶,一手撩开竹帘,看向下头车马流不息的热闹街道。

  忽然,人来人往的街中有一个青色人影抓住他的视线,他眯起凌厉锐眸,仔细瞅着街口那个长相斯文的俏公子,总感觉那人很眼熟,

  齐谕微眯的眼眸倏地一亮,喉头滚动了下,抑不住地轻笑了声,是她!

  他丢下手中茶盏下了榻,「我走了。」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雅间。

  「欸欸,烨华,你怎么说走就走,不高兴讨论这个话题,我们可以谈点别的啊!」

  白易连忙将几上那把碎银扫进自己的荷包里,留下一枚碎银后,跳下榻追了上去。

  唐昀若站在街口看着两旁街道上迎风飘荡的旗号,放眼望去全是茶楼,酒楼,客栈,点心铺等商铺。

  怎么全是这类的商铺,没有其他的?她想买衣物,买布料,买文房四宝,甚至想买防身武器,可是这条街上却看不到半间,甚至张着大伞的路边小商贩卖的都不是她想买的。

  她收了第一阁十万两的定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给两个小包子还有其他家人们买小礼物,只是她站在这里半天,实在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京城除了向阳大街外,其他地方她还真是一点都不熟,老实说她现在有些后悔,应该要带着青荷这个人体GPS一起出门的。

  蓦地,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她疑惑的旋过身,看到来人,瞪大眼睛惊呼,「王爷!」

  「你怎么一个人站在街口?」齐谕拧着眉头,将女扮男装的她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不是吧,连每天在身边服侍她的青荷都认不出她来,这齐谕竟然一眼就认出。

  「等等,等等,我都变装了,你竟然认得出我?」她捧着脸惊呼。

  「虽然你的装扮的确很像个白净斯文的男子,但本王还不到眼盲的地步,怎么会认不出你。」她惊呼的神情跟小家伙们一样可爱,让他嘴角不由自主地轻勾,「不过,你怎么装扮成男子?」

  「还不是我名声烂大街,出门就会被人指指点点,只好变装。」她并不打算跟齐谕说实话,只好随便找个借口,不过这借口本来也是事实。

  「你是遇到什么困扰了吗?否则怎么一直站在路口。」

  「我想去买点东西,但是却不知道该上哪里买。」她讪笑地说着,「对了,王爷你怎么也在这里?」

  「我跟朋友在那谈事情,刚结束。」他手中的折搧指向不远处的一品香茶楼,「踏岀茶楼便见到你站在路口。」

  「原来如此。」

  「你想买什么东西?」

  「我想买文房四宝、布料、衣裳与首饰,还有防身武器,只是这条街好像都没卖。」

  「京城除了向阳大街外,其余每个区域皆有严格规范,不能随意设铺。」

  「嗄?」她一脸茫然的看着齐谕。

  齐谕向她解释,「整个京城以向阳大街为主,区分为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个区域,这四个区城都有角楼,以角楼划分为住宅区、商业区、学区、军区,这四区中心点都有个广场,以商业区为例,从广场为中心,又细分为食衣住行四个区。例如这条天禄街在广场西边,专卖茶、酒、饭馆等等吃食,你想要买的珠宝首饰、衣物布料在广场东边的丽水街,文房四宝则在南边甲骨街。」

  他说得很仔细,可是她听得一头雾水,一对好看的秀眉几乎打结,老天,她哪里记得住!

  齐谕看她依旧一脸懵然,便知道她根本搞不清楚他所说的位置,「我带你过去吧。」

  「这怎么好意思。」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他指着另一边的道路,「走吧。」

  她连忙喊住他,指着一品香门口瞪大眼睛瞧着他们的公子,「等等,那位是你朋友吧?」

  那位蓝衣公子本来好像要朝王爷走来,但是怎么突然停下脚步,还一脸惊诧的直盯着王爷?

  「不用理他,走吧。」齐谕率先往前走去。

  瞧他似乎一点也不想理会那位公子,就这么径自离去,她只好赶紧跟上他的步伐。

  齐谕见她跟了上来,放慢脚步等她同行,关心的问道:「小糯米跟小团子还好吗?」

  「他们两个哪里能不好,大将军府里的人简直是把他们宠上天了,昨天四叔带他们去骑马,准备了迷你小马,小半天他们就能骑着小马在马场上溜达了。他们是第一次骑马,洗澡时小屁股红通通的,却不喊疼,我爹可得意了,说真不愧是大将军家的种,出息。」

  齐谕眉头几不可见的微蹙,心底不爽的嘀咕,什么大将军家的种,分明是他的血脉优良。

  「昨天二叔听我四叔说,两个小家伙听他稍微讲解了下兵法跟最简单的布阵,就会用他们的木偶与积木排兵列阵,两军对抗了,可把我二叔惊喜坏了,今天一早二叔就带他们到军营看练兵布阵。

  「我爹则是每天早上带着他们一起练拳,两个小家伙日子过得可充实了,现在正在学扎马步,有模有样的,就是后继无力,两脚发抖,把我娘给心疼坏了,直说等他们再大点再学,我爹也同意了,不过两个孩子却不怕苦,吵着要继续学,我娘没辙,才同意这事。」听她讲述两个小家伙的日常,得知他们这么争气,小小年纪已经学会这么多,齐谕嘴角不自觉地得意上扬,心下暗忖,真不愧是本王的儿子,就是优秀。

  「不过,他们受到大家喜欢、众星拱月的日子,可能过不了多久了。」

  「你遇上什么困难了吗?或者是有人为难你们母子?」他心生警觉。

  「没有,是过一阵子我想搬出大将军府,他们两个得跟着我一起搬,我正思考着如何不中断他们的学习。」

  「你要搬家?为何做出这种决定?」

  「大将军府里所有人都对我们母子很好,也不愁吃穿,可严格说起来,我算是未婚生子,虽然有失忆这借口,但为了将军府的名声,为了不让父亲叔叔们成为下一个被攻击目标,我不能长久住在将军府里。」她有些落寞的说着。

  「依我的看法,目前你不用急着搬出大将军府,那些人现在自顾不暇,没时间利用你攻击大将军府。」看着她失落的神情,他的手竟不由自主的抚上她的脸颊,低声轻语安抚她。

  唐昀若心剧烈狂跳了下,脸蛋浮上一层如晚霞般瑰丽的嫣红,她愣愣的点了点下颚,「我知道了。」

  他嘴角轻扬,看着贴在她脸蛋上的手掌,方向一转,直接握住她的手,拉着她往丽水街前进,「走,我带你去买东西。」

  她心儿怦怦跳,感觉胸口那只小鹿要跳出喉咙了,屏气看着很自然拉着她的手的齐谕。

  她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他对她的感觉是不一样的?他是不是不介意她有两个小包子……

  绿雀胆在第一阁被不明人士以前所未有的高价拍走,与第一阁拆帐后,唐昀若分得近八十万两的银子,她立马带着青荷到牙行找掮客看屋。

  看了不少宅子后,最后以二十万两买下一座距离大将军府两条街,已经卖了有半年之久的三进古宅。

  她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安全是最重要的,选这处完全是看中它的安全性相较其他地段来得好。据掮客说,这个地区住的全是达官贵人以及皇亲国戚,每天定时会有士兵沿街巡逻,所以她才毫不考虑地以高价买下,又费了好一番功夫说服大将军府里的所有人,才让他们同意让她带着两个小包子搬出来。

  唐昀若挑了个黄道吉日搬家,其实她本来没有什么东西要搬,只有简单的衣物跟皇帝的那些赏赐而已,可是家人不放心,帮她准备了一大堆物件,力求让她住得舒舒服服。

  这宅子地段十分不错,加上前任屋主是文官的关系,里头的格局布置十分清幽雅静,带着一股浓厚的风雅气息,会卖了半年还迟迟无法脱手的原因,除了出售价钱太高外,三进院的宅子对于那些家大业大的富豪,或是家中人口众多的官员们绝对不够。

  而对于他们一家三而言,这三进的宅子大了点,加上几个仆人仍住不满,但这宅子有一个很大的后院,正好可以让她栽种更多药材,这也是她看上这宅子的原因之一。

  两个小包子搬进新家后,每天在宅子里探险,而她忙着栽种从大将军府移植过来的药草,根本没时间管他们。

  这两兄弟就像是脱缰的野马一样玩疯了,不过男孩子本来就是要活泼点,只要不受伤就好,她也不想管,任由他们疯跑。

  这日,两个小包子一大清早醒来,因空气中带着点凉意,两人穿好衣服后,决定在用早膳前先去运动暖暖身子。

  娘亲说运动身体好,他们是乖宝宝,所以要运动。

  两人决定爬到大树上探险,顺便看看隔壁的邻居是谁。

  小糯米用着他肥嫩嫩的小手掌,用力抓着树干,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爬上最顶端的枝干,坐在枝干上看着下头正用力往上爬的小团子。

  「你快一点,对,就踩那里。」

  「你不要喊,我等一下就上来了,你坐好。」小团子抱着树干,小心的将小短腿移到一根枝干上,坐在上头喘着大气,朝他喊着。

  忽地,小糯米听到了树叶被风吹动以外的声音,很像是兵器挥舞的破空声,他稍微爬向枝头,拉开浓密的树叶,往那声源看去,惊呼,「啊!」

  下头的小团子吓了一大跳,连忙喊着,「小糯米,你怎么了?」

  「小团子,我看到干爹了。」小儒米从树丛中往下探出头。

  「你说干爹?」

  「是啊,你赶紧上来,就看得到干爹了。」

  「好,小糯米,我好想干爹啊,干爹上次说他要出城办事,回来就来找我们,可是一直都没有。」小团子使出吃奶的力气手脚并用,急急往上爬,来到小糯米身边左右张望,焦急问着,「在哪里,在哪里,干爹在哪里?」

  「你看,那里,有没有,干爹正在练剑!」小糯米指着齐谕练剑的身影。

  「哇,有耶,有耶!」小团子兴奋的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