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萌包子俏娘亲(下)[莳萝]

萌包子俏娘亲(下) 第十章 把家当邻居(2)作者:莳萝

  除了为替皇上办事而离开京城外,只要在王府里,齐谕每日清晨总是会打上一套拳,练上一套剑法,手下们知道他的习性,因此这个时间点绝对不会出现在他左右打扰他。

  今日是怎么了,怎么有小孩子的呼喊声?齐谕顺着那声音往围墙外的一棵大树望去,不看还好,一看吓了一大跳,这两个小家伙怎么在树上?

  小包子们看到他已经注意到他们了,兴奋的朝他挥着手,「干爹,干爹!」

  「不要乱动,小心等等树枝断了。」看到两人在树上晃来晃去的,他心脏差点停了,脚一点,越过高耸围墙跃上树梢,将他们紧紧抱在怀中,这才感觉到心缓缓落下。

  他齐谕天不怕地不怕,竟怕这两个小家伙出事,这也许是血脉天性吧。

  「抱紧。」齐谕抱着他们施展轻功飞越围墙。

  「天啊,干爹你好厉害喔!」小包子们被抱在半空中飞翔,惊呼连连。

  待齐谕双脚落在王府的草皮上,两个小包子落地,分别抱着他的大腿直嚷着。

  「干爹,你怎么住在我们隔壁?」小糯米惊喜的仰头看着他。

  「干爹,我好想你啊,你不是说回京后要来找我们,怎么都没有来?」小团子抱怨。

  他蹲下身摸摸两人的头,「干爹昨晚才回到京城,你们两个怎么会在隔壁?」

  上次和虞蕴分别后,本就想翌日便上忠勇大将军府看两个小家伙,没想到半夜又被皇兄给叫进宫,交代他去处理机密事情,这才无法过去看他们。

  「干爹,我们搬家了。」他们异口同声,急切地告知。

  「搬家?搬到隔壁?」

  他们又不约而同的点头。

  齐谕抬头望了下灰白色高墙,他离京前才让赵义帮忙打探附近是否有空宅子,得知隔壁宅子正好适合,他原本打算回京后便带虞蕴过来看,没有想到她竟然早他一步将隔壁买下,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跟他做了邻居,看来他们真的很有缘分。

  小糯米扯着他的衣袖,崇拜的看着他,「干爹,你方才是不是在舞剑?可不可以教我们?」

  「是啊,干爹,你舞剑的姿势好帅,我对你简直崇拜到五体投地,你教我们吧,我也想像你一样!」小糯米比划着方才看到的招式。

  他轻笑了声,宠溺的拧了拧小糯米的鼻子:「嘴巴这么甜,是谁教你的?跟个小狗腿似的。」

  「吼,干爹,教我们吧。」一人拉着他一边衣袖摇晃着。

  「好了,你们不放开干爹,干爹怎么教你们舞剑?」别人对他阿谀奉承绝对讨不到好,唯有两个小家伙的马屁让他很是受用。

  与此同时,隔壁宅子内的唐昀若已做好早膳,到屋里要叫两个小包子起床,却发现他们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玩了,只好四下寻找两人踪影。

  他们才刚搬新家,两个小包子见她忙,不会来烦她,每天手牵着手在新家各个角落探险,而未经她同意,他们是不会随便跑出大门到外头玩耍的,所以她很放心,他们不会走失或是被人口贩子给抓走。

  只是她找了半天也没见到两兄弟,因此她还是跑到大门去看了下,见横在大门上的木条尚未取下,这表示他们仍在家中。

  唐昀若前往后院,停下脚步,双手叉腰站在一棵大树下仰望着天空,忍不住嘀咕道:「怪了,整个宅子都找遍了,就是没有见到人,他们是跑到哪里去了?」

  就在她感到困惑的时候,一旁的围墙后面传来说话声,她聚精会神仔细聆听,确定是两个小包子的声音,眉头瞬间紧蹙。

  得知两个小少爷失踪,家里的下人们也赶紧在每个角落寻找,却始终找不着人,青荷跟粗使婆子焦急万分的朝她跑来。

  「怎么办,我们还是没找着两个小少爷。」青荷跑得急,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着。

  「没事,我好像发现他们了,王婆子,麻烦你去搬个梯子过来。」唐昀若瞪着灰白色的围墙,这两个小家伙是怎么翻过这面围墙,跑到隔壁去的?

  「青荷,你知道隔壁住的是谁吗?」

  青荷摇头:「我们这宅子的大门跟隔壁宅子的大门不同方同,奴婢还没有去打探隔壁是哪位大官,不过但凡我们这一区域住的,不是皇亲国戚,就是三品以上的大官。」

  「算了,没关系,等等就知道隔壁住的是谁了。」

  不一会儿,王婆子扛着梯子匆匆跑来,将梯子架在墙上,「主子,让老奴来吧。」

  「不用,你们帮我将梯子扶好。」唐昀若亲自爬上梯子,打算看看隔壁住的是谁,怎么会让两个小包子不时传出笑声。

  不爬上去不知道,一爬上去,看到那个熟悉身影时,她眼睛都要暴凸了,颖王怎么住在她家隔壁?这也太巧了吧!

  难怪那两个小家伙会跑到隔壁去,不过他们到底是怎么过去的?

  小团子一个旋身跳跃,眼角余光扫过墙头,忽然看到娘亲就在墙头那边看着他们,停下动作对着她挥手,「娘亲,娘亲,干爹在教我们武功!」

  小团子这么一喊,齐谕跟小糯米也停下动作朝墙头看过去。

  她没等他们多说什么,率先开口怒声质问他们,「你们两个为什么没有跟我说就自己跑过去?还有,你们两个小短腿是怎么过去的?」

  小短腿!

  这简直是一千点伤害,两个小包子觉得自己幼小的心灵被娘亲重重伤害了,他们只是还小,以后长大就会变成长腿的,娘亲怎么可以这样说他们!

  两个小包子一脸幽怨,齐谕心疼的揉了揉他们的头,「是我抱他们过来的。」

  「王爷,我们不知道你已回京城,也还没通知你我们搬家了,你怎么会知道我们在这?」她居高临下的睨着他,顺便扫了眼周遭的景致,才赫然发现有几大树已经高过围墙,「王爷,你可别告诉我,你是在树上发现这两个小家伙,所以才把他们抱过去的。」

  她还真的是真相了,齐谕挠了挠鼻子,不知怎么开口,要否认吗?当着儿子的面,他怎么可以说谎,但说出真相,小家伙们肯定会被他们娘亲修理的,还真教他为难。

  结果出乎他意料之外,两个小包子竟然自己向前承认。

  小糯米身为大哥,率先挺身而出,将弟弟推到身后保护他,「是的,娘亲,是我爬树,看到干爹在练剑,我就喊他。娘亲你就罚小糯米吧,跟小团子无关。」

  小团子把哥哥推开,自己也站出来,大胆承认,「才不是,是我们一起爬树,看见干爹在练功,然后我们就喊干爹,缠着干爹教我们武功。」

  「你们这两只小犊子,胆子愈来愈大,五短身材竟敢爬上大树,要是摔下来撞到脑子变傻子,你们找谁哭去!」唐昀若不顾形象,当着齐谕的面教训他们两个。

  那凶狠泼辣,像母老虎的模样让齐谕大开眼界,却也让他感到温暖,也许是他从未有过这种经验吧……

  他想……这应该是一个真正关心孩子的母亲会有的行为吧!

  两个小家伙赶紧向对着他们气急败坏开骂的唐昀若道歉,「娘亲,对不起,我们以后不敢再爬树了。」

  「我今天骂你们的,不是因为你们爬树,而是你们要爬树时,旁边没有大人在,万一从树上掉下来,摔得头破血流,谁去喊人来款你们?」

  「娘,对不起,下次旁边有大人在,我们才会爬。」小糯米说着。

  「娘,我们知道错了,你不要生气,下一次我们爬树时一定把青荷带在身边,让她看着我们。」小团子跟着说道。

  「真的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

  「知道了。」两人异口回声的回答。

  「很好,那罚你们三天不许吃点心。」她板着脸宣布他们该受到什么样的惩处。

  看着她教训孩子,齐谕心头很不舍,但他不会出面制止,因为这样两个聪明的小家伙就会知道他们有他这靠山,说不定会做出更惊世骇俗的事情。

  偏差行为都是自小养成的,必须在他们还懵懂无知、未养成坏习惯前及早导正。

  一听到处置,小包子们就像枯萎的小草,整个人都委靡了,闷闷的回应,「好……」

  「练习好了吗?练习好了就回来吃早膳。」她满意地看着垂头丧气的两个儿子,沉声喊道:「今天早上有你们喜欢吃的水煎包,要是不想吃,我就让青荷撤了。」

  小糯米不停的揉摸着小肚子,「好了,好了,我们练好了。」

  「娘,小团子的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

  「那还不回来用早膳。」

  听到娘亲不责备他们了,两兄弟眼睛一亮,连忙冲到围墙边,这才发现事情大条了,墙这么高,他们怎么回去啊?

  墙头上传来一记冷飕飕的声音,「你们怎么过去的,就怎么过来。」

  两兄弟看向墙头,见娘亲已经下去了,只好向身后的齐谕抛出求救的眼神。

  身为父亲的他怎么可能对两个儿子的可怜小眼神视而不见,一手抱起一个,提气足尖一点,轻轻松松越过高耸围墙。

  两个小包子一下地便紧抱着唐昀若的腿撒娇,「娘亲,不要生气,我们下次不敢了,你生气就会老老丑丑了,干爹会嫌弃的。」

  「我变老关你们干爹……」什么事!

  只是没有想到她这话还未说完,齐谕便俯身凑到她耳边,低声说道:「放心,我不会嫌弃。」

  她睁大眼看着齐谕,一时间不知该作何反应。

  他说不嫌弃……他、他是不是对她也有不一样的感觉……

  她咬了咬下唇,拧着眉头:「你,这是什么意思?」

  「自已想。」

  什么叫自己想,万一她自作多情呢?

  齐谕轻笑着瞅了她柔嫩的脸蛋一眼,拧了拧两个小包子的翘鼻,「好了,你们两个,练了一早的功夫,不饿吗?」

  「饿,小糯米(小团子)的肚子早就饿得扁的了。」两兄弟还作势摸了下小肚子。

  齐谕笑看着两个小戏精,「饿了,那我们赶紧用早膳去,你们都在哪里用早膳?」

  「干爹,我们带你去。」两个小包子欢呼了声,分别拉着齐谕的手,催促着,「干爹,快点,我娘亲做的水煎包最好吃了,一口咬下,里面的汤汁都会喷出来。」

  看着跑远的三人,唐昀若拍了拍有些微烫的脸颊,决定不理会这恼人的问题,一切顺其自然,眼下就先当朋友吧。

  收拾好心情,便也追了上去。

  分量颇多的早膳在和乐融融的气氛中被解决得一干二净,所幸唐昀若有多做,扣除小包子们与她自己的,其余桌面上的食物是一点也不剩,几乎全进了齐谕的肚子。

  他又喝了两碗粥,配了些她亲手做的小菜,吃得心满意足,只觉得唐昀若的手艺真不是盖的。

  看他差不多饱了,唐昀若倒了杯茶给他,「喝茶,解解腻。」

  「谢谢。」他喝了口茶,眸光柔和的看着两手拿着水煎包,吃得满手油腻的两个小家伙,而后转向唐昀若,问道:「小团子跟小糯米还没有正式的名字吧?」

  「没有,我还没给他们取大名,毕竟我没有以前的记忆,也不知道那段时间我是否成亲,万一有成亲,说不定孩子的父亲有给他们取名,所以我先取个小名。」她解释着。

  「小团子、小糯米,你怎么会想这种小名?」这么可爱的名字,他真担心喊久了他儿子们会跟糯米团子一样软趴趴的。

  「因为我们两个出生在清明节前,那个时候家家户户都在用糯米做青团子,所以娘亲就叫我们小糯米、小团子。」小糯米将最后一个水煎包塞进嘴里,赶紧为他解惑。

  齐谕的嘴角暗抽了下,这个小名也取得太随意了。

  「还好我娘没把我们叫成青团跟糍粑,那太难听。」小团子一脸「好险的表情,「在街上大声喊糍粑糍粑、青团青团,可能会被路人笑死吧……」

  「你们应该庆幸自己出生时白白嫩嫩的,我才给你们取了小团子跟小糯米的小名,要是你们长得干干瘦瘦的,我就叫你们狗蛋、狗尾了。」

  狗蛋、狗尾!齐谕简直是目不忍睹,他颖王府的小世子叫狗蛋、狗尾能听吗?

  「娘亲,你确定是我们的娘亲不是后娘?」小团子一脸委屈的瞅着她,「否则怎么能对我们这么不上心?」

  「放心,你们两兄弟绝对是娘怀胎十月生下的。」她故意逗着两个小包子。

  齐谕觉得他得尽快将儿子的名字定下,否则哪天,这个不按牌理出牌的虞蕴,真会把他两个儿子的名字改成狗蛋、狗尾了。

  「既然两个孩子还没有名字,本王身为他们的干爹,你介意我替两个小家伙命名吗?」

  「好啊,好啊,干爹,你帮我跟小团子取个大气一点的名字。」小糯米赶紧用力点头。

  「是啊,干爹,我娘亲取的名字肯定很普通,你赶紧给我们一个新名字。」小团子毫不客气地嘲笑自己的娘亲。

  唐昀若嘴角剧烈的抽了下,这两个兔崽子也未免太不给她面子了。

  「你介意吗?」齐谕认真的看着她。

  她其实很想拒绝,可看着他深邃的眼睛,不知怎么的,那双眸子宛如有迷惑人的魔力,竟然让她鬼使神差的点头,「好……」

  这「好」字一出口,两个小包子瞬间拍手叫好。

  已陷入迷惑的心神被唤回,她倏地睁大眼睛。怎么回事,她说了什么,竟然答应齐谕为两个小家伙命名!

  她心下懊恼不已,自己怎么会像是被催眠了一样点头答应?

  该死,她肯定是中了齐谕的美男计,被那对宛如冬日星子般闪耀的眼眸给吸引,被那眼底深处荡漾的温柔给迷惑,否则连爹要帮两个孩子重新命名,都被她拒绝,她怎么反而同意齐谕为两个孩子命名?

  「小糯米就叫宸烨,小团子就叫宸华,你看如何?」他跟师父在上山学艺时,师父另外给他取了个名字叫烨华,他便用这个名字为两个儿子取名,同时也感念师父的教诲。

  「宸烨,宸华,这两个名字感觉还不错,有什么意义吗?」

  齐谕只是笑而不语,「日后你就会知道。」

  「他们是我儿子耶!」

  「没什么寓意,福至心灵,突然想到。」时机还没到,他是不会跟他们说这名字的由来的。

  「切,你表情那么慎重,我还以为你想到什么。」

  「既然两个孩子的名字是我取的,以后他们的功夫以及功课就由我来教。」他主动揽下儿子们的教育问题。

  「你!」

  「怎么,有问题?」两个小家伙就要四岁了,是该启蒙了。他担心他们继续跟她这个随兴的娘亲在一起,长大会变成懒骨头,还是他亲自教导来得保险些。

  唐昀若用力摇头,「没有。」

  她怎么会有问题,听说颖王的学识涵养在京城里可是数一数二的,武功更让人望尘莫及,要教导两个小家伙,她高兴都来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