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萌包子俏娘亲(下)[莳萝]

萌包子俏娘亲(下) 第十一章 意料之外的亲吻(2)作者:莳萝

  唐昀若无奈,这两个小伙不是个抢食的,平日有点心都懂得分享,唯有冰淇淋例外,原因无他,他们年纪还小,吃冰对肠胃不好,她不太允许他们吃冰,难得可以吃冰,却被吃掉,他们才会哭得这般凄惨。

  「抱歉,我不知道你这里有客人,没有多准备一份。」唐昀若有些尴尬地看着齐谕跟白易。

  这两个小家伙也实在是太不象话了,不过是碗冰,这会儿没吃到,回去再吃就可以,有必要哭成这样吗!

  「好了,别哭了,我的这一份给你们,一人一碗,再不吃就融化了。」他将面前那碗冰淇淋推到两人面前。

  他们瞬间停止哭嚎,眨了眨凝满泪珠的眼,异口同声地问着,「真的?」

  「我何时跟你们说过假话了?」

  他这么一说,两个小包子这才开心地捧着冰碗,挖着冰淇淋吃。

  一旁的白易这时也理所当然地霸占了齐谕的那份点心,没有身为长辈的自觉,毫不客气地跟小包子们抢其他点心吃。

  齐谕自然知道白易是在逗弄两个孩子,一点也不想理会他这幼稚的行为,整个心思都在小包子们的画册上。

  忽地,他的眸光一亮,这是他教两个孩子练剑时的画面,上头的表情栩栩如生,他不假思索地想将那张画撕下。

  正喝着果汁的唐昀若看到,立马伸手向前想要将那张画抢回,「不准撕,还我!」

  「你再画一张便是,这张我要了。」他避开她伸过来抢夺的手,霸道的将画像收进自己衣襟里。

  他要将这幅画带回去装裱,跟书房里的泥偶放在一起,一进书房便能随时看到,说什么也不能还她。

  「什么再画一张,现在已经画不出当下的感觉了,把画还给我。」

  齐谕一把揪住对两个小包子做鬼脸的白易,「不是有事找本王?跟本王到书房去。」

  「齐谕!」她追上去,「把画还给我。」

  齐谕人高马大,很快就拉开彼此的距离。

  她急急忙忙追了上去,脚下的绣花鞋却突然勾到草皮中凸出地面的树根,神色一惊,还来不及反应,整个人便尖叫着向前扑去,「啊——」

  「危险!」齐谕甩开白易,身形一闪。

  在唐昀若精致细腻的五官与草地发生亲密接触前,他瞬间将她扯回,却因力道过大,他一个踉跄,拉着她往后跌去。

  一抹若有似无的优雅馨香袭入他的鼻,齐谕眯起锐利眼瞳,这气息既陌生又熟悉,脑海间闪过一些画面。

  但他根本无法来得及细细品味跟回忆,两人便重重的摔倒在草地上。

  砰!

  跌倒时传来的碰撞声音消失后,时间突然间像是静止了一样,整个世界顿时间变得安静无声。

  跌倒时,唐昀若双眸紧闭,根本不知道当下发生了什么事,等到她再度睁开眼,她跟齐谕两人都呆愣住了。

  他们的身体不仅完全紧密贴合,连唇都贴在起。

  众人惊呆,张大嘴巴看着草皮上双唇交迭的两人。

  这吻来得太突然,两人皆是一僵,惊愕地四目相对。

  唐昀若简直不敢相信,看着在眼前过分放大的齐谕,他们竟然接吻了!

  她脑袋像是突然被切掉电源的计算机一样不能运转,只是睁着大眼愣愣地看着他,她的唇依旧半压半吻的贴在齐谕性感的薄唇上,一动不动。

  「哇,接吻耶!」小糯米捂着小嘴惊呼。

  「白易叔叔,我干爹跟我娘亲为什么要接吻?」小团子一脸奇怪,歪头问着惊吓不亚于当事人的白易。

  「是啊,接吻不是要在没有人看得到的地方吗?」小糯米皱起眉毛,短短的手臂学着大人抱胸,说出自己的不解。

  「他们是要表演活春宫给我们看吗?」小团子一脸期待的说着。

  直到耳边传来两个小包子的大呼小叫还有那句「活春宫」,唐昀若的脑袋才像被插上电源重新启动,开始运作

  她倏地推开齐谕,坐起身子,却赫然发现自己的翘臀好死不死压在他的男性特征上,这下姿势更是暧昧得让人脸红心跳,虽然隔着衣料,她还是能感受到他的灼烫硬挺。

  老天爷啊,她要尴尬死了!

  「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是意外……」她惊呼了声,整个人从齐谕身上弹跳了起来,「是意外……我没想到会发生这种意外……」

  吼,老天爷啊,让她死了吧,这一跌,不仅夺了他的吻,还坐在那么尴尬的位置。

  好丢脸,没脸活下去了,他该不会误以为她是故意吃他豆腐吧!

  「活春宫?小团子,你这么小,你知道什么叫活春宫吗?谁教你的?」一个三岁小娃娃竟然说出「活春宫」这三个字,白易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死,根本没时间注意唐昀若与齐谕尴尬的神情跟互动,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两兄弟。

  唐昀若顾不得关心齐谕有可能被她坐坏的重要部位,扯着喉咙朝小团子怒吼,「小团子,是谁教你说这种话的!」

  「是四叔公,他说感情好就会接吻,然后就会演活春宫………」小团子一脸天真的出卖最疼爱他们的虞易峰。

  「是啊,四叔公上次带我们去军营,一个伯伯找他去一个叫青楼的地方,四叔公说他没兴趣去看人上演活春宫,要去他们自己去。我们就问四叔公是什么意思,他跟我们说,感情好就会接吻,然后就会演活春宫。」小糯米赶紧作证。

  当下,齐谕有一种想把虞易峰脖子扭断的冲动,看这人把他的儿子都教成什么样了!

  「不过,干爹,我四叔可说了,吻了女子就得负责,干爹你要对我娘亲负责,知道吗!」小糯米一向散发亮晶晶光芒的眼睛忽然转变,瞪着齐谕,「你会负责的对吧?」

  「对,你亲了娘亲,就要对娘亲负责。」小团子双臂抱胸,也用着严的眼神瞅着齐谕,好像他不负起责任,他们就不罢休一样。

  「你们两个闭嘴,负什么责,刚刚那是意外。」她压下满心的不自在,板着脸没好气地瞪了两个白目小包子一眼。

  虽然她觉得齐谕很不错,心中爱慕着他,可自己是什么身分,她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哪里敢妄想。

  就算齐谕对她与对待他人时的态度很不一样,她也从不做非分之想。

  「既然娘亲不要干爹负责,那娘亲你要对干爹负责!」小团子一脸慎重地看着自己娘亲。

  「为什么我要对你干爹负责?」

  「因为你非礼了干爹,这么简单的事情,娘亲你怎么都不懂。」小糯米伤脑筋的看着自己娘亲,一脸「娘亲你这样不行唷」的表情。

  「你们两个都给我闭嘴,谁都不用对谁负责。」现场氛围已经够尴尬了,这两个傻小子是怎么一回事,揪着这话题不放。

  最后两个小包子视线一同落在齐谕身上,小糯米摇头叹气:「干爹,娘亲不要你对她负责,她也不要对你负责,你看你有多失败,唉……」

  「就是,干爹你这得有多失败啊,否则怎么会被娘亲嫌弃成这样呢?」小团子跟着附和,一脸鄙视的瞅着齐谕。

  「哈哈哈,烨华,你这两个儿子实在是个宝啊,笑死我了,你确定不是认他们两个来坑你自己的?」一旁的白易看得快要笑死了,抱着肚子调侃他,不忘对两个小包子竖起大拇指比赞,「小家伙们,坑爹坑得好啊。」

  齐谕起身拍着自己身上沾附的草屑,听到儿子这样数落自己,嘴角不由得一抽,又见好友在一旁幸灾乐祸,如深潭般幽深的黑眸一瞬不瞬地盯着他,漫不经心地说着风马牛不相干的话题,「听说邻国有一道八珍名菜叫猴脑,将猴子固定后,锯开猴脑,在跳动的脑中淋上热油,直接食用,你说,若是将人埋进坑里,只露出一颗……」

  白易倏地闭上嘴,额头顿时爆出一阵猛烈冷汗,满脸惊恐,连续后退了好几步,心下哀号了声——糟糕,这下真的惹毛烨华了,再不逃,恐怕就真的要被他挖坑埋了。

  「我想起来了,烨华,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得办,改天再来找你。」话落同时,他已跑得不见踪影。

  听到白易的叫唤,唐昀若的眉头间拧起,烨华该不会是齐谕的字吧?怎么跟她两个儿子的名字……

  「这个白蚁叔叔怎么突然间就跑掉了?」小团子问。

  「可能是不好意思破坏干爹跟娘亲的好事吧。」小糯米像个小大人一样,叹口气揣测着。

  就在唐昀若思索着名字的问题时,两个小包子又丢岀了会让她恨不得躲进被窝里的话题,她只得抛开这个问题,处理他们。

  「你们两个给我闭嘴,再提起这事,以后你们就都没有点心吃了。」她怒目横眉。

  「娘亲,你这样不对唷,怎么可以恼羞成怒。」小糯米不怕死的晃着食指指责。

  「就是。」小团子认同的点头。

  对于这两个人精似的儿子,唐昀若是气得牙痒痒的,却又说不出一句可以反驳的话,只能将那些未吃完的点心全部端走,借此惩罚两个儿子只能看不能吃,看他们两个以后还敢不敢调侃自己的娘。

  「小糯米,娘亲怎么了?生气了吗?」小团子不解,他们都是诚实的乖宝宝,说的都是大实话,娘亲为什么还要罚他们不准吃点心?

  「小团子,娘亲害羞了。」小糯米真相了。

  唐昀若一个踉跄,差点又扑倒在地,气死她了,以后她绝对不让他们再跟着四叔了,四叔到底都教了他们什么啊!

  齐谕对此又好气又好笑,实在是拿他们没辙,总不能吊起来修理一番吧。

  不过这两个小家伙不愧是他儿子,这么小就想要当爹娘的红娘,不错,既然儿子这么积极地想撮合他们,当爹的怎么可以让儿子失望,自然跟他们同一阵线。

  解决儿子身分的方法他已经想好了,只是还要安排一下,在处理好之前,先拿下虞蕴才是正理。

  既然她不愿意对他负责,那就由他来负责吧!他是男人,吃点亏没关系的。

  不过,看着她彷佛冒着火的背影,他心下一阵苦恼,儿子们的娘亲似乎不太好追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