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萌包子俏娘亲(下)[莳萝]

萌包子俏娘亲(下) 第十二章 想要的只有你(1)作者:莳萝

  皇陵旁有一座守陵人居住的宅子,虽然每年都派人修缮,但因为建造时间已久,看起来还是显得萧瑟荒凉,尤其一到晚上,整座宅子笼罩着一股恐怖氛围,让住在这里的守陵人精神饱受折磨。

  以往皇陵与守陵人所住的宅子,一到晚上就是一片死沉,今晚却有些不一样。

  特地辟出来作为书房的厢房不时传出细碎的咒骂声,阴暗的室内弥漫着一股压抑气氛,冷风不时从四面八方吹来,将石雕宫灯里的烛火吹得摇摇晃晃,晃动的光影让在书房里密谈的三人,表情显得十分狰狞。

  「二皇子,您必须想办法回到京城,若是您继续待在这里,那个……」青衣男子食指指向天空,「就要与您错过了。」

  「二皇子您不知道,大皇子现在受到皇上重用,几件大事都是交由他去处理,这样下去,他在民间的声望会愈来愈高,您再不从这个死人之地出去,重新获得皇上的信任,您这辈子……就只能被困在这个地方了。」另一名穿着棕色衣裳的男子,心急如焚的提醒着齐信宏。

  眼看着被侍卫发现的危险,趁着黑夜偷偷潜进皇陵探望他的两名幕僚,齐信宏恼火的怒拍案桌,「你们以为本皇子不想离开这个都是死人的鬼地方?只要父皇没旨意来,三年未满,本皇子就不能踏出皇陵一步,一旦踏出,便会被贬为庶民!」

  「二皇子息怒,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想个理由,让您能够顺理成章的回到京城。」棕衣男子连忙安抚他。

  「理由,本皇子难道没有想过?母后跟外祖也求过父皇,母后却因此被父皇禁闭凤翔宫,将统领后宫的大权暂时交到静妃那贱女人手中,外祖也被罚停俸两年,闭门思过半年。」齐信宏一提起这两件事就火冒三丈,额头暴出青筋。

  「二皇子,属下有一主意,不知当进不当讲?」青衣男子犹豫地看着他。

  「本皇子都已经陷入这种进退维谷的局面了,还有什么不好说的!」愤怒让他的表情更为扭曲。

  「装病,且必须是病入膏肓,群医束手无策,只有这样才能逼皇上解了禁令,让您回京治病。」

  「装病……」齐信宏右手虎口扣着下颚,垂眸沉思。

  「是的,一回到京城,您必须想办法取得大将军府的支持,最快的方式便是从虞姑娘下手。」

  「虞蕴……」他低喃沉思。

  「是的,二皇子,只要取得她的谅解,只要她愿意站在您这边,就等于是拿下整个大将军府。」

  「二皇子,这主意不错,只要拿下虞姑娘,就等于拿下一半军权,根本无须担心大皇子。」棕衣男子惊喜地睁大眼,朝青衣男子竖起大拇指。

  「二皇子,想要拿下虞姑娘,最快最简单的法子,就是让她那对双生子认祖归宗。」青衣男子再度提出建议。

  「那对双生子……」齐信宏陷入为难。

  「二皇子,有什么问题吗?」棕衣男子关心问道。

  「从虞蕴这边下手倒是个很好的突破口……」齐信宏微点下颚,「只不过,她那对双生子……也很有可能不是本皇子的……」

  虞蕴可是很迷恋他的,只要表明愿意让她以侧妃身分进府,让两个孩子认祖归宗,她一定会趴在他腿边感恩戴德。

  不过那两个孩子有可能不是他的血脉,要他戴顶绿帽在头上……任何一个男人都不能忍受。

  「二皇子,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不管是不是您的血脉,都先认了,等他日您继承大统,看那两个孩子顺眼就养着,若是让您觉得心里有根刺,日后赏他们一块封地,赶到旮旯之地眼不见为净,抑或者……」棕衣男子食指往脖子一横。

  「二皇子,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如您所想就好。」青衣男子也加入劝说。

  「是啊,本皇子要两个小儿的命是轻而易举,又何必在乎一时的……」绿云罩顶。况且虞蕴这几年出得宛如一朵盛开的牡丹花般美艳动人,尤其是那身材,简直就是个极品尤物。

  先前还未被惩处时,他出宫办事,见到她带着两个孩子逛街,那模样宛如一朵盛开的花等人采撷,满是成熟女人味,让他心下一阵狂躁,有种想将她压在身下好好玩弄一番的冲动。

  若不是碍于自己皇子的身分,加上她身子已经不干净,又是两个孩子的娘,他才一直压抑着对她的企图,否则虞蕴恐怕早已被他拿下。

  「虞蕴这件事得等我回到京城才能行动,现在我被困在这死人堆里,任何理想抱负都是空谈,既然要装病,就得真的病入膏肓,命悬一线,你们不会以为父皇是那么好糊弄的吧?」齐信宏看向两个幕僚。

  「这个好办。」青衣男子自衣襟里取出一个雕工精细的木匣,推到他面前,「二皇子,这个。」

  齐信宏疑惑的拿起上头刻有一朵莲花的木匣,打开看着,里头是一黑一白两颗药内,「这是?」

  「这是属下在第一阁拍下的,由莲花公子亲手制作的毒药『乐死阎王』跟解药『气死阎王』。」

  「莲花公子?」

  「二皇子,前些日子被我们买下的绿雀胆跟解药就是莲花公子所制。」棕衣男子提醒他。

  「同一个人所制?」齐信宏诧异挑眉。

  「是的,属下为了打破您现在的局面,才狠下心动用您目前所有可用的银两,到第一阁拍下这两颗药丸,未能事先征求您的同意便擅自主张,还请您责罚。」青衣男子单膝下跪,抱拳领罪。

  「你们也是为了本皇子着想,何罪之有,起来吧。这乐死阎王跟气死阎王的作用是什么?」

  「乐死阎王顾名思义就是地府又要多一名幽魂,足令阎王乐开怀,这乐死阎王服下后会呈现生病的样子,依着时间加重病情,直到病入膏肓,吊着一口气等着阎王召见,而气死阎王则是乐死阎王的解药。」

  「这效果真有这么……神奇?」他眯起狭长的眸子,睨着这两颗药。

  「有的,二皇子,属下做过试验,剥了一小点喂了只狗,那狗两天后就真的像是只剩一口气,请了不少兽医来看过,查不出原因,只能等死,可待解药服下,三天后那狗就跟没事似的一样到处溜达。」

  「那好,你们回京后马上连络我们的人还有母后,让他们无论如何都要让本皇子回京养病。」齐信宏握紧手中的森匣,半眯眼眸射出一记狠戾光芒。「还有,之前筹划的那事一起同步进行,这次本皇子要一口气扫除所有挡在本皇子面前的绊脚石!」

  约莫十天半月后,皇帝收到皇陵侍卫队队长送来的急报,上头写着二皇子身患急症,药石无用,命在旦夕。

  皇后知道这消息后,抗旨硬是出了凤翔宫,跪在御书房前悲悲切切的哭泣哀求,求皇帝收回成命,让二皇子回京治病。

  甚至连国丈也领着他的一群学生,跪在大殿外求皇帝收回旨意,召二皇子回京。

  皇帝连夜派了数名御医前往皇陵为二皇子治病,可数天后便传回消息,御医们从未见过这种急症病状,也是束手无策。

  皇帝不得已只好收回成命,让二皇子回京治病,同时张贴黄榜赏银二十万两,寻求名医为二皇子治病。

  一时间,不少大夫背着医箱排队进宫,每一个都如高傲的孔雀一样信心满满的进来,却如斗败的公鸡般灰头土脸的出去。

  不下一个月,就不再有这般盛况,只有几个从其他县城赶来的外地大夫前来一试。

  就在所有人都要放弃时,二皇子的病好了,原来是一名不知道从哪个旮旯之地出来的走方铃医,用一颗仙丹妙药救了二皇子,陷入昏迷的二皇子奇迹似的清醒了过来,并在这名铃医的细心调养下恢复健康。

  铃医领了二十万两的赏银后,便在夜深人静之时不知用什么方法悄悄离宫,行踪成谜。

  二皇子再度出现在众人面前时,一改往日高傲张扬的作风,变得亲民爱物,于多处地方造桥铺路,在民间留下不少好评。

  二皇子身体复元了,却迟迟没有回皇陵,以调养名义留在京城养病。

  儿子在鬼门关前走一遭,皇帝自然是心疼的,因此对此事睁一眼闭一眼。

  秋高气爽,天空碧蓝如冼,凉风徐徐,几朵白云在蓝天下缓缓飘移,天气好得让人忍不住出外走走。

  也许是天气渐凉的原因,空气中不再飘过让人作恶的汗臭味,不管是逛街或是采买,都比较舒服,街上比平日多了不少人。

  这日,唐昀若跟闻人柔约好了带着两个小包子到位在蟠龙山上的护国寺上香还愿。

  当时虞蕴岀事,一直找不到她的尸体,闻人柔曾经到护国寺抽签,庙里的师父解签时给了她三句话——有惊无险,浴火重生,还君明珠。

  这三句话说明虞蕴还活着,她当场向佛祖许愿,请佛祖保佑虞蕴平安归来。

  如今虞蕴平安回到忠勇大将军府,闻人柔待一切风波都过了后,便带着他们母子三人前去还愿,添香油钱,同时要与护国寺的住持商量,为大将军府还有虞蕴母子三人举办祈福的法事。

  护国寺半山腰的一处凉亭,一名五官俊美,鼻梁高挺,头戴玉冠,穿着一袭白色锦袍的清俊男子,拿着一把白玉折扇,浑身散发着温文尔雅的迷人气息。

  金色阳光穿过树叶间隙洒落在他周身,让他笼罩在层层光晕之中,阵阵凉风吹过,他一尘不染的衣襟翻飞,宛如坠入凡尘的仙人般清雅出尘。

  男子美得让人移不开视线,再加上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尊贵高雅的气息,当场掳获了不少姑娘的心。

  只是这名宛若仙人般的美男却站在荷花池边一动不动,像是在等人似的。

  不多时,一名做家丁打扮、长相普通的男子,低着头、脚步急促地来到他身边。

  「主子,已经出来了,不出所料,他们母子三人趁着大将军夫人要听师父解签的空档,前往这里赏花。」男子压低嗓音小声禀告。

  终于让他等到了,美男嘴角勾起一抹充满心计的冷笑,「总算不枉我在这里等了她一个早上,吩咐下去吧。」

  「是。」

  不多时,荷花池边响起两记兴奋的声音,「娘亲,快一点,,荷花池就在前面。」

  护国寺的这座荷花池远近驰名,因花季较其他地方更久一些,直到初秋都还有花可赏,往往吸引不少人前来。

  「哇,娘亲,方才大殿里的师父说的没有错,那荷花有好多颜色啊!」小团子激动的指着不少人围观的荷花池,「娘亲,我们先去看荷花了。」

  话说完,两人已经一溜烟的跑走。

  「你们两个跑慢一点,小心等等跌倒了。」唐昀若瞠目结舌地看着已经在她眼前成为两个小黑点的儿子们,她这体力竟然会输那两个三岁的小朋友。

  两个小包子迈着有力的小短腿,兴奋的朝荷花池跑去。

  他们才刚靠近荷花池,正专心数着荷花的颜色,忽然被几个年纪比他们大的孩子给推开,过于猛烈的力道让他们摔倒在地。

  小糯米连忙查看小团子的状况,「小团子,你有没有受伤?」

  「没有,跌倒时用了干爹教的招式,没有受伤。」

  小糯米确定弟弟没事后,板着脸站起身,对着刚刚推他们的大孩子生气地问:「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推我们?」

  一群衣着华丽的大孩子冲上来,一个个恶狠狠地朝他们怒喝,「滚开!你们两个不要脸的奸生子,佛门圣地不是你们这种不知廉耻的人可以来的地方,赶紧滚下山。」

  「佛说众生平等,连乞丐都可以来,为什么我们不能来?」小糯米沉着脸冷声道。

  「对,护国寺是你家开的吗?否则你们为什么不准我们来!」小团子跟着质问对方,一双大眼狠狠地瞪着他们。

  「不准就是不准!」几个大孩子时间还真回答不出他们的问题,只能无理蛮横的要将他们赶走,其中一个年纪较大的孩子,甚至还作势要殴打他们。

  他们两个这一阵子跟着齐谕学功夫可不是白学的,马步一蹲,架式十足,准备随时跟这几个刁蛮的大孩子打架。

  就在冲突一触即发之际,一记温和如清风般的嗓音传来,「住手,你们几个是准备在佛门圣地,欺负年纪比你们小的孩子吗?」

  那群孩子里年纪最大的人怒瞪着朝他们走来、一身白衣飘飘的公子,不屑的说着,「护国寺不是这种身分低贱的人可以来的,我们赶他们走何错之有!」

  「诚如他们说的,佛说众生平等,在佛祖面前,众生都是一样的,他们如何不能来?」白衣男子反问。

  那个大男孩语塞,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

  「还有,护国寺是佛门重地,凡在护国寺打架闹事,当事人及其家人日后皆不许再踏入护国寺一步,这点你们难道不知道?」

  「知道……」几个大孩子嗫嚅的回答。

  「知道你们还闹事!」白衣男子眸光犀利的扫了他们几个一眼,厉声提醒,「你们的家人被你们牵连,无法再上护国寺参拜,你们难道不担心自己回去后遭家规处分?」

  那几个大孩子被他这么警告,不由露出害怕的神色,互看了对方一眼,几个胆子小的孩子纷纷指着那个较大的孩子,「是他找我们来的,我们并不想来……」

  其中一个孩子不经吓,知道严重性后,不断往后退,「我……我要先走了……」而后一溜烟的跑了。

  见有人跑了,其他孩子也跟着跑,一眨眼,除了那个大孩子外,全部跑得干干净净。

  听到两个小包子跟人争执的声音,三两步赶到荷花池边的唐昀若,看到的就是鸟兽散的景象。

  方才那几个孩子大声咆哮的内容她都听到了,深怕两个小包子受了委屈,她赶紧向前问着,「糯米小团子,你们有没有受伤?」同时上下检查他们的身体。

  两人摇头,异口同声回答,「没有。」

  确定他们没有受伤后,她这才松了一口气,幸好,他们这么小,才三岁,就算齐谕教了他们功夫,他们也很难对抗六七个八九岁的孩子。

  「娘,是他岀现骂了那些孩子,他们怕给家人带来麻烦,才跑掉的。」小糯米指着齐信宏,告诉她一切是谁的功劳。

  「就是,要不然我们都要跟他们打起来了。」小团子跟在后面说道。

  她摸摸两个小包子肉嘟嘟的白嫩脸颊,安抚他们一下后,起身对着齐信宏微微施了一礼,「二皇子,感谢你出手相助,臣女代替两个儿子向你道谢。」

  「快快起身。」他连忙伸手欲扶起她。

  唐时若巧妙的避开他的手,「你救了臣女的两个儿子,臣女理当向你道谢。」

  齐信宏看着空荡荡的手心,一抹不悦自眼底闪过,心下冷嗤一声,不知好歹。

  不过想到更重要的大事,那抹不满马上被他压下,只要能得到虞蕴身后那一股势力,他可以容忍她的任性无理。

  「虞蕴,你我之间的关系还需要如此客气吗?」他脸上扯出一抹无奈的微笑,深情地看着她,「况且我看到他们被欺负,更该出面。」

  他看着她的眼神太过暧昧,还有他那些话,似是别有深意,唐昀若心底升起一股警觉,「二皇子,你我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两个小家伙跟你更是没有半毛钱关系。

  「怎么会没有关系。」齐信宏轻笑了声,用手中的折扇轻轻的敲了下她的头,状似宠溺,「你都替本皇子生下两个儿子了,还说你我之间没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