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萌包子俏娘亲(下)[莳萝]

萌包子俏娘亲(下) 第十三章 猝不及防的刺杀(2)作者:莳萝

  午后余光穿过树叶间隙,无声无息地穿透木格子窗,洒落一室金光,淘气的光影随着树梢晃动,落在家具上、地板上、墙上,将整间屋子映衬得温暖且温馨。

  刺眼的金光让唐昀若睡得有些不安稳,她翻过身想继续沉睡,但一记记笑声由远而近传来,让她不得不醒来,原因无他,因为她亲爱的两个小包子来了。

  「蕴儿,该喝药了。」齐谕端着刚熬好的汤药,撩开珠帘,走进屋内。

  后头跟着的两个小包子从齐谕身后探出头,一脸兴奋地看着她,异口同声问道:「娘亲,我们来看你了,你今天有没有感觉好一点?」

  「好多了,你们不要担心我。」

  他们母子三人住进颖王府已经五天了,这几天她成了齐谕重点保护照顾的对象,她被他命令必须躺在床上休息,除了解决生理需求外,一律不准下床。

  为了防止她阳奉阴违,除了青荷贴身照顾外,他还另外派了一个丫鬟在一旁监视她,喔,不,是照顾她,随时解决她的需求。

  被人这样精心照顾着,她能不好才奇怪。

  「趁热把汤药喝了,不要借着跟他们说话逃避喝药。」齐谕看着她与两个小包子的互动,眼神一点都没有落在他身上,便马上拆穿她隐藏的小心思。

  「我哪里是逃避,这汤药还很烫。」她嘴角暗抽了下,心下暗咒了声,哇哩咧,可以不要这么精明吗?

  「这温度刚好可以入口。」他将汤药递到她的嘴边。

  「娘亲,不乖乖吃药不是乖宝宝。」两个小包子异口同声地教导着。

  「他们喝药时可是很勇猛的,眉头都不皱一下,你身为他们的娘亲,却不是一个很好的榜样。」

  「我喝!」她马上拿过他手中的汤药,豪气干云的灌下,只是心底把齐谕给骂了个底朝天,该死的家伙,竟然用两个儿子来反制她,太可恶了。

  这汤药实在难喝,不只如此,还让她感到恶心反胃,她整张小脸皱得跟梅干似的,捂着胸口难受地用力吸气。

  忽地,她嘴巴被塞进一颗酸酸甜甜的东西,中和了口中那又苦又辣的味道,「这是?」

  「娘亲,是梅子蜜饯,是干爹特地让暗卫叔叔到海湖县的梅园买的,也给我们买了好多好吃的蜜饯。」小糯米告诉她,「我听暗卫叔叔说,位在海湖县的梅园,制作的蜜饯是全国最好吃的。」

  「是啊,娘亲,干爹看您只吃梅园的蜜饯,让暗卫叔叔特地去一趟。这梅园的蜜饯可是限量的,若是前一年没有预定,来年可买不到,还是梅园的主人跟干爹有交情,这才买得到的呢。」小团子赶紧补充。

  得知原因,一阵暖流滑过心头,原来前几天她吃的那些蜜饯是梅园的,后来换了不同口味的蜜饯,因为不合胃口,她就没吃了。

  想不到他如此细心,连这么小的细节都注意到,为此还派手下特地前往海湖县采购,这份体贴让她的心窝暖洋洋的。

  「好了,你们两个小家伙先出去,你们娘亲喝完药要休息了,干爹让人为你们打造的小弓箭已经送来,你们先去找赵义拿,干爹晚点就过去。」

  一听到小弓箭来了,两个小包子迫不及待地落下一句,「娘,你好好休息,乖乖睡觉,儿子不吵你了。」便跑得不见人影。

  齐谕为她拉好被子,要她躺下休息,她却反手拉住他的衣袖,眸色温柔地看着他,「谢谢你为我这么费心。」

  他眼神充满爱意,笑而不语,像哄孩童般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

  「呃,这动作是什么意思?把我也当成他们吗?」她摸了摸他方才揉过的部位,皱着眉嘀咕。

  听见她的抱怨,齐谕先是一愣,接着扬起唇微笑,坐到床沿道:「我只想把你当成自己的女人宠着,可不想把你当成女儿。」接着倾身偏头,将性感的唇覆在她娇艳的唇。

  突如其来夹带着热情与温柔的吻,让她的心跳乱了节秦,她瞬间忘了思考,满眼不敢置信地看着近在咫尺的俊美脸庞。

  她想退缩,却被他箝制在怀中无路可退。

  他炯炯有神的眼眸微垂,眼底凝满柔情,望着慌乱的她。

  看着神情认真的齐谕,她心下一片柔软,伸手圈住他的腰身,有些笨拙畏缩地回应他的深情。

  狂喜席卷心头,齐谕揽着她的腰肢,唇齿间逸出沙哑呢喃,「蕴儿,放轻松,别怕,跟着我一起……」

  他的声音蛊惑人心,她下意识地听从了他的指令,微微张开了紧闭的红唇。

  齐谕熟练的撬开她的唇齿,舌尖灵活而温柔的探索,探询着她小嘴里的每一处,挑逗着她畏怯退缩的小粉舌。

  她顺着节奏响应他让人无法抵挡的热情,与他舌尖相互交缠,以行动代替言语,将彼此慢慢发酵的感情和爱意化成一记缠缒的热吻……

  随着热吻加深,氛围也变得灿烂甜美了起来。

  须臾,一吻终了,从未经历过这么激烈的体验,唐昀若布满红晕的脸蛋贴在他的胸上,微喘着娇息。

  「还好吗?」齐谕嘴角微翘,温柔地看着怀中的她。

  「不太……」丢脸死了,竟然接吻吻到缺氧,差点两眼一黑晕死过去,她算是史上第一人吧。

  「没关系,多练习就会了。」他继续安慰着她。

  瞧他连眼角都是笑意,这让她更是郁闷,捶了下他,「瞧你得意的!」

  「自然。」有什么事情比两情相悦更让人开心?他当然得意。

  她挺起身,瞪他一眼,警告着,「下次不许再这样,否则我就不让你吻我。」

  「好,下回我轻点吻。」

  「喂!」她娇唤了声。

  有古代人像他这样的吗?这流氓耍得比现代人还要溜。

  瞧着她杏眼圆瞪、满脸通红的娇俏模样,齐谕笑了笑,之后收敛上扬的嘴角,「对了,还有一事要跟你说。」他话锋一转,「幕后主使者査岀来,你想知道是谁吗?」

  方才两人还难分难舍、你侬我侬的,转瞬间便跳到这个风马牛不相干的话题上,她眉头不由皱成一团,有些幽怨的睐他一眼。

  这男人真是不浪漫,难道就不能让她多回味几分钟方才的氛围吗?

  她整个脑子里还充满着粉红泡泡,他竟然丢给她这么严肃的话题,那些粉红泡泡瞬间劈哩啪啦全部破碎。

  「不用查我也知道是谁,大概就那两个人。」

  「哪两个?你说说。」他眼尾微挑。

  「一个是将我视为眼中钉的李照君。」她耸了耸肩,鄙夷的轻哼了声,「嗤,齐信宏想立我为侧妃,让我儿子认祖归宗,李照君跟她儿子的地位受到威胁,她不想做掉我,那才有鬼。另一个就是齐信宏自己了,我拒绝当他的侧妃,他恼羞成怒,所以要找人做掉我。不过我想,应该是李照君买凶杀我的机率大一些。」

  「嗯,分析的不错。」

  她定定地看着他,「所以,是哪个人买凶杀我?」

  「李照君。」

  「果然是她啊!」她鄙夷的冷嗤了声。

  「既然你知道幕后主使者是谁,那你打算怎么处理?」他双臂抱胸,目光锁着她。

  看他那神情她就知道,他要出手帮她,她摇头,「很快就看得到她的报应,无须把精神浪费在他们两人身上。」

  他挑眉瞅着她,「哦?」看她这模样,似乎已经在他们身上动了手脚。

  「我可是个有仇必报的人,敢背叛我的人,我绝不会让他们好过。」她嘴角微勾,神情得意的睨他一眼,「与其一刀要了仇人的命,我更喜欢慢慢折磨我的仇人,看他们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痛苦活着,这样才能享受报复的快感。」她毫不避讳的道出自己内心的阴暗面。

  齐谕似乎很赞成她的理念,眼眸低敛,微点下颚,告诉她另一个消息,「蕴儿,我听闻齐信宏跟李照君最近身体状况都不好。」

  「真的?」

  「千真万确,不少人认为齐信宏故意染病回京治疗,事实上他是真的染病,而在道观反省的李照君最近身体也不太好,曾经让人送信回京,请御医前去看诊,最神奇的是都查不出他们夫妻俩的病因。」

  「谢谢你告诉我这个好消息。」她眼睛一亮,兴奋地捧着他的脸用力地「啵」了他一下。

  他因她的热情与主动愣怔了下,随即反应过来,抬手温柔的捏住她的下颚,嘴角轻扬,低醇的嗓音带着诱哄,「得到这么隐密的消息,随意打发我,我不接受。」不给她反应时间,捧着她的脸回吻,再次将她带进难分难解的热情里。

  随着两人唇舌愈来愈亲密以及更具侵略性的交缠,如火焰般的热情混合着他特有的男人气味,交缠出一种难以形容的暧昧气息,铺天盖地盈满她的鼻间,覆盖住所有感官……

  两人分享着彼此的气息,交缠得愈来愈热情,空气中再度弥漫着惑人氛围。

  唐昀若的意识逐渐模糊,只能跟着他一同沉浸在这种陌生又让人期待的感官刺激中,任由他带领着她再度体验这陌生的一切感受,溢出令人脸红心跳的嘤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