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萌包子俏娘亲(下)[莳萝]

萌包子俏娘亲(下) 第十四章 深情求婚(1)作者:莳萝

  天气清朗,万里无云,齐谕提议趁着空闲,带他们三人到他名下一座位在围场附近,专门用来饲养马匹的庄子泡温泉。

  两个小包子一听到有马,就期待得不得了,听到他说庄子里有两匹刚出生的小马,马上吵着要去看小马儿。

  齐谕对于两个儿子的要求,只要不过分,几乎是有求必应,于是一行人收拾完东西,便浩浩荡荡地前往庄子。

  出城后,马车行驶了约两个时辰,终于来到一座占地辽阔,碧草如茵的马场,里头有不少神采飞扬的骏马在草地上奔驰。

  看着那些英姿挺拔的骏马,坐在马车里的两个小包子兴奋的大声叫着,不时指指点点,说着哪匹马跑起来好看,哪匹马最帅。

  「干爹,我们可以骑马吗?」小糯米回过身,一双闪亮亮的大眼睛直直看着齐谕。

  「干爹,可以吗?」小团子深怕齐谕不答应,也赶紧央求。

  「当然可以,我已经让人准备了适合你们的小马,,一会儿休息过后,就可以到马场骑马。」两个儿子年纪虽小,骑马可是骑得有模有样,让他心里得意得不行,又怎么可能不替他们准备马匹。

  「干爹,那两匹刚出生的小马呢?」

  「那两匹小马先放在庄子里饲养训练,等大一些,就当你们的坐骑。」

  「太好了,干爹对我们真好,你太帅了,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我们最爱你了!」两个小包子扑向他,在他脸上「啵」地各落下一个大大的吻,狗腿地对他倒了一大堆不用钱的赞美。

  对于儿子时常扑向他,在他脸上糊一脸口水这事他已经习以为常了。

  两个儿子特别爱亲他,他曾经严肃告知他们这样做是不对的,尤其是男孩子更不可以,可他们却说娘亲说了,一家人就是要这样,亲亲抱抱才像一家人,才有爱,还说,莫非干爹不喜欢他们,所以不喜欢他们亲他?

  他顿时无言了,他哪里不爱,他爱死了这两个小家伙跟他们的娘亲,只好勉强同意他们的行为。

  不过也跟他们约法三章,说好了只有他们家人在一起的时候才可以亲吻,有外人在的话绝对不可以,他们两个也听话,同意了他的条件。

  如今他身上不时要多备几条帕子,不为什么,只要他们一家人在一起,他的脸很少有机会是干的。

  两个小包子狗腿谄媚间,他们所搭乖的马车已经来到庄子大门外,庄子的管事早已经接到通知,远远看到颖王的车队后,便领着庄子里的下人来到大门前等候。

  一旁的唐昀若只是撑着一边脸颊笑看着闹在一起的三人,她从来没想过齐谕会对她的两个儿子这么好,比亲生的还要疼宠。在这个礼法严谨的古代,即使是亲生的孩子,也不会这样玩闹在一起。

  齐谕对待两个孩子的态度,倒是令她跌破眼镜,简直像是现代疼爱孩子们的家长,不过这样也好,她本就不喜欢古代这种权威式的教育方式,孩子对父母只有敬畏,感受不到亲昵的爱。

  马车缓缓停下后,庄子的管事胡海不等车夫替他们开门,赶紧向前将踏脚放好,亲自打开车门,扬起笑容恭敬的问候,「小的见过主子。」

  后面的下人们也赶紧躬身,「见过主子。」

  齐谕微点下颔,率先下了马车,旋过身将两个小家伙抱下,之后伸出手让唐昀若搭着他的手下车。

  这一幕可把胡海给惊呆了,他下巴掉下,久久无法阖上。

  他们一向不近女色的主子,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一对双生儿子,还有女伴了?

  「胡海,你还在发什么愣,交代你的都准备好了?」齐谕瞪了他一眼。

  唐昀若嘴角微勾,看着眼前身形高瘦、下巴有颗苍蝇痣的胡海,还有他身后那些下人,轻笑了声。

  她可以理解为何这些人看到他们母子后会这么讶异,换作是任何一个了解齐谕的人,都会震惊的,没法子,谁让他之前从不近女色,现在带着一个女人跟两个孩子出现,所有人理所当然会吓傻。

  胡海猛地回神,连忙回答:「好了、好了,回主子,都准备好了。」

  「蕴儿,这是胡海,庄子的管事,他所训练的马匹可是一等一的好。」

  「胡管事,这两天要麻烦你了。」她礼貌地笑道。

  「不麻烦、不麻烦……欸……」胡海伤脑筋的皱起眉头,一时间不知该怎么称呼她。

  「就叫我虞姑娘吧。」

  「是的,是的。」这……她跟主子是什么关系?胡海的脑子里一片紊乱,但在还没有确定她跟主子的关系之前,他是不敢怠慢的。

  「进去吧,休息片刻后再出发。庄子紧邻着围场,这时的猎物都挺肥壮的,我带你们去打几只野兔回来,晚上烤兔肉。」他也不管胡海还有其他人的诧异眼光,牵着唐昀若,领着两个小包子进入。

  「我们在马车休息过了,我们不要休息,干爹,我们先去骑马吧。」小糯米迈开小短腿追上齐谕,拉着他的衣摆央求。

  「是啊,干爹,我跟小糯米的精神都很好。」小团子迫不及待的想去玩耍了。

  「不急,先带你们娘亲到屋里休息,我再带你们去看小马,看完后再去狩猎。」

  「好耶,好耶!干爹你要教我们打猎喔,早知道要打猎,我就把小弓箭带来了。」小糯米开心的蹦蹦跳跳。

  「对,对,还要教我们做陷阱。」小团子也不忘提醒齐谕。

  「成,你们要学什么,干爹都教。」

  干爹?主子是那两个小家伙的干爹?怎么看他都觉得是亲爹才是啊!在前头领着他们的胡海在心里嘀咕。

  不过他没将自己的猜想道出,只想着既然他们是主子的干儿子,那就是王府里的小主子,更要好好的服侍他们才是,免得惹了主子不高兴。

  「主子,按您的吩咐,这座院子已经收拾好了,温泉池也已经洗刷干净,随时可以使用。」胡海领着他们来到一座造景十分优美,充满江南风格的院子。

  「嗯,让人把行李放下就下去,其余的全交给青荷。」齐谕牵着他们的手进入主屋。

  「是的。」胡海弹了弹手指,让后头的下人赶紧将行李拿进屋里,恭敬的对青荷交代了声,「剩下的就有劳青荷姑娘了。」

  「胡管事客气了,这是奴婢该做的。」

  因为这里主要负责养马的关系,庄子里没有丫鬟,只有两个粗使嬷嬷,其余的都是家丁或是粗工,没有人可以贴身服侍唐昀若,因此齐谕才决定将青荷也一起带来。

  「蕴儿,你这两天就住这间,后头连着个小温泉池,我带着两个小家伙住旁边的屋子。」

  「那你们要怎么泡?」

  「放心,后面还有一个露天的温泉池,我带着他们到那里泡,他们有我看着,你不用担心。你先休息,晚一点我再过来。」

  看着齐谕带儿子离开,她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没办法,今天起了个大早,又坐了这么久的马车,是有些累的。

  「青荷,帮我把衣物找出来,我去后面泡温泉,再小憩片刻。」有齐谕这个比亲爹还要像亲爹的超级奶爸在,她很放心。

  「好的。」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夕阳西下,金色光芒斜射进屋内,穿透被微风吹得轻荡的帷幔,刺眼的金光让唐昀若睡得有些不舒服,这才幽幽地转醒。

  她手背挡在迷蒙的眼眸前,透过帷幔,斜睨着窗外已经被染成一片胭脂色的天空。

  她是睡多久了,怎么才睁开眼就已经是黄昏?

  她揉了揉眼睛,坐起身,伸手拿过放在床榻边矮几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水喝。

  一直守在外头的青荷听到动静,赶紧进屋,「主子,您醒了。」

  「青荷,现在是什么时辰?」

  「已经是申时末了。」青荷替她取来衣物换上。

  「申时了?我睡得可真久。」

  「主子饿了吧?小少爷们跟王爷已经在起篝火,晩上要烤肉。」青荷拿过梳子,替她重新梳个发。

  「他们已经打猎回来了?」

  「是啊,小少爷们分别射中了一只野鸡跟野兔,可高兴了。」

  「肯定是齐谕帮忙的,否则他们两个的小胳臂怎么可能拉得动弓。」

  「王爷让庄子里的人帮小少爷们做了把适合他们的小弓箭,两人就是用那小弓箭射中的。」青荷挑了支上头雕了芙蓉的青玉簪子,替她插在发髻上,「这支芙蕖簪子可好?」

  「就这支吧,不要太花俏。」她起身看了下铜镜里的自己,便往屋外走去,「他们在哪里?」

  「主子,奴婢带您去。」

  两人穿过造景优美的庭园来到后院,远远的就看到兴高采烈忙个不停的两个小家伙,一下子帮忙递柴火,一下子帮忙搧风。

  忽地,其中一人看到她,兴奋的朝着她用力挥手,大声喊道:「娘亲,娘亲!」

  她来到他们身边,居高临下看着忙着翻转肉片,不时替肉片刷上酱汁的齐谕,「想不到你竟然也会烧烤。」

  「本王在山上住了十几年,凡事都要自己动手,洗衣砍柴、烧火煮饭皆做过,只是简单的烤肉,本王如何不会?」他伸手握住她的手,将她拉到身边坐下,「况且本王还待在军中多年,出任务勘查地形,荒郊野岭只有一人,不自己动手,,就等着饿死。」

  这时他才突然想到,也许是自己自小就跟着师父在山上长大,没有享受过太多的亲情温暖,回京路上看着蕴儿与两个小家伙的亲密互动,觉得这种相处方式才是真正的家人,而他竟然心生欣羡,想加入他们。

  也因此在确定两个孩子是他的血脉后,便忍不住想要对他们好,想要多疼疼他们,这也算是弥补自已的一种心思吧。

  「看你这架势,应该对野炊很拿手,回京路上你吃不惯厨子做的,为什么不自己动手?」她瞋他一眼。

  「既然有人做美食,本王为何要自己动手?」他一脸理所当然。

  乍听,她捶了下他的手臂,「可恶,你还真把我当厨娘了!」

  荒郊野外还点餐,点的通常都不是菜名,而是食材,要她用他所指定的食材做出几道料理,还得有甜有咸、冷菜热菜的,也真亏得自己来自未来,又飞遍世界各地,尝过许多国家的特色美食,才难不倒常常临时接到恶霸王爷点餐的她。

  「这不,胃就被你抓住了。」

  她怔了下,忍不住低声抱怨了句,「说好的禁欲系呢?怎么这么会撩妹?」

  「只撩你。」他飞速在她唇瓣上落下一吻。

  和两个小包子相处久了,他多少知道这个小女人嘴里时不时爆出的一些让人困惑的话语,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她倒吸口气,慌张地左右张望,发现两个小包子正在玩抓回来的一只小灰免,视线并没有落在他们身上,这才放下了心,忍不住又捶了他一下,「你也不看一下地点,这在外头,不只两个孩子在,附近还有你的暗卫,要是被他们看到,会被嘲笑的。」

  「那又如何?在我心中,你已是我的妻,与自己妻子互动亲密,为何要担心被人嘲笑?」

  「并不是好吗?」

  「蕴儿是在抱怨本王还不将你娶回去吗?」

  提到这个问题,想到现实的压力,唐昀若的好心情全没了,「我哪有抱怨。」

  她许是未婚生子的事情,为世俗所不容,而他的身分摆在那里,两人想在一起,就像有一座大山摆在面前,光想就觉压力大。

  「蕴儿,你说婚礼何时举办好?」

  她瞪大眼,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嘴角轻勾,捧起一脸怔愕的她,「所有聘礼、成亲什物我都准备好了,就等你点头同意嫁给我。」再次道:「蕴儿,嫁我可好?」

  她呆呆的看着他凝满深情的眼眸,觉得自己的心要跳出胸口了,片刻,用力按下心头的狂喜,有些不确定的问着,「你当真?」

  「本王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么认真。」

  「难道你真的不介意两个孩子——」

  他打断她的话,「蕴儿,他们是你生命中的一部分,我爱你,自然也爱他们,我想跟你一起疼爱他们,他们在我心里从来都不是问题。」

  听到这话,说不感动是骗人的,想想相识这段日子以来,他对小包子们真心实意的疼爱,她都看在眼里,说他是为了接近她才对小包子们对他来说是污辱。

  孩子的问题解决了,不过她马上又想到难缠的皇家,「可是……你的家人会答应吗?」

  她说的家人当然是指皇上。

  「虞蕴,我爱的是你,我想要的女人也只有你,任何人都无权干涉,包括你所担心的那位。你愿意成为我的妻,做本王的王妃吗?」

  「我心眼很小的。」

  「正好,本王也觉得后宅一个女人就好,从未想过除了王妃外,要再塞其他女人进去。」后宅女人多是乱家的根源,疼他如命的长公主就是被后宅的女人给害死,因此他对妾室十分反感,也从未想过让自己妻子以外的女人进王府。

  他再次慎重询问,「蕴儿,可愿意成为我唯一的妻?」

  她感动点头,「我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