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萌包子俏娘亲(下)[莳萝]

萌包子俏娘亲(下) 第十五章 迟来的婚礼(2)作者:莳萝

  中秋节是凤临王朝很重要的节日之一,每年中秋节都有祭月神的庆典与仪式,各地会设香案祭月,还会举办赏月、放船灯等等活动,皇帝也会领着皇亲国戚与文武百官亲自拜月神。

  因此中秋节的前几天,京城中最大的圆月湖旁会先搭起高台设香案,沿着湖岸搭建台子,让跟着皇帝一起前来祭拜月神的人,在仪式过后可以于此休息或欣赏表演。

  中秋节当天,祭台上会摆上月饼及水果等祭品,待吉时一到,由皇帝率领众人一同出宫祭拜月神。仪式过后,皇帝会率先放下第一艘灯船,其中的寓意代表着所有的烦恼随着流水飘向大海,不再回来。

  待皇帝将灯船放到水中,君臣同欢的晚宴与全城的热闹庆典活动便正式开始。

  因为今晩没有宫禁,整个京城热闹非凡,而其中人最多的地方莫过于圆月湖畔了,仪式过后的歌舞戏曲表演,是全城百姓最爱看的,节目精彩,掌声热烈,好比现代的新春晚会一样。

  晚宴开始后不久,皇帝与几个重臣聊了几句话后,便让齐信儒代替他将祭台上的月饼赏给受邀的大臣。

  此举让台下的那些大臣们心纷纷闪过一抹诧异,微眯着眼睛,不动声色地打量着齐信儒,开始揣摩皇上的心思。

  不同于往年由齐信宏执行,今年代替皇帝将月饼分给群臣的人竟然是齐信儒,此举看起来没什么,却暗藏着玄机。

  随时审时度势,对局势十分敏感的大臣们,已经从这简单的动作中敏锐的察觉到风向已变,皇帝属意的人选已经从二皇子悄悄变成了大皇子。

  警觉性强的大臣们赫然想起,朝中最近几个四品以下的官员被外调,空下来的位置全数由大皇子的人递补上,而这一切都是皇上默许的,看来朝局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改变。

  朝廷重臣们的心思已经不在湖上女子婀娜多姿的表演上了,一个个表面上笑意盈盈,交头接耳,像是在说笑打趣,实则是低声讨论着当前的局势,猜测着皇帝心底的盘算。

  名字已写进皇家玉牒的唐昀若跟小包子们,自然也在受邀的行列内,今晚她带着两个小包子一起来参加祭月仪式。

  这祭台可不能随便坐,一切按着身分高低安排,往年属于齐谕的位置都是空的,今年多了他们母子,引起了不少侧目。

  两个小包子一边吃着糕点,一边睁着圆滚滚的大眼睛,指着湖岸另一旁,异口同声惊呼,「娘,那些船灯好漂亮啊!」

  「是啊,好漂亮,跟天上的星星一样让人着迷。」她顺着小包子们指着的方向望去,看着在水面上载浮载沉的一盏盏船灯,犹如天上银河般璀灿耀眼。

  「娘,那我们什么时候去放船灯?」小团子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其实两个小包子的心早就已经飞到船灯上了,会耐着性子坐在这边,完全是要等他们的爹。

  齐谕答应要带他们去放船灯,无奈节目都过了一大半,他还没能从皇上那里脱身。真不知道这两兄弟有什么话好讲的,皇上每每见到齐谕,总是要拉着他说上大半天的话才肯放人,依她看,今晚节目没有到尾声,皇上是不会放他回来的。

  「再等等吧,你们的皇帝伯伯还不肯把你们爹爹放回来,一会儿你们爹爹若还是没有回来,娘就带你们去放船灯。」

  「嗯,也只能这样了。」小糯米一脸失望的咕哝。

  「爹真讨厌,说话不算话。」小团子噘着小嘴抱怨着。

  「你们别生气啊,我听你们爹说一会儿会放烟花呢,你们不是最喜欢看烟花?」见他们这么失望,她告知他们稍早听到的消息,转移他们的注意力。

  「什么,是真的吗?」两个小包子惊喜的睁大了闪亮亮的双眼。

  「是啊,你们爹知道你们喜欢放烟花,让人拿了一箱烟花回府了,打算陪你们放,你们还要生他的气吗?」她笑问着。

  两个小家伙兴奋的扑进她怀中,直嚷着,「不生气,不生气了。」

  三人开心抱在一起有说有笑的画面,落入了一名披着黑色斗篷,隐身在不远处的那满是怨恨的眼睛里。

  脸上长疮流脓的李照君,愤恨的握紧暴着青筋的拳头,恨恨的咬牙切齿,目光狠戾凶残,直盯着唐昀若母子三人。

  凭什么那一个人尽可夫的低贱女人,带着两个奸生子还可以拥有幸福,而她却变成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德行!

  若不是虞蕴,她不会爱上二皇子,结果被他祸害,变成现在这副鬼模样,虞蕴加诸在她身上的痛苦,今晚她会让虞蕴连本带利的还回来!

  她恨死了二皇子,要不是他,自己不会全身长这些无药可医的肮脏东西,也不会只能痛苦的等死。

  不过比起二皇子,她更痛恨虞蕴,那个傻子竟能得到所有人的疼爱,甚至连皇帝都将虞蕴当成公主般一样宠爱,公主们有的东西,虞蕴都有份,根本不需付出便能获得她所羡慕的生活,这出身叫她忌妒得几乎发狂。

  她花了大力气,好不容易让这贱女人消失,万万没想到这个贱女人运气好到令人发指,不只跑了回来,连生了两个奸生子都还被所有人娇宠着忽略她所带来的耻辱。

  若是有点羞耻心的人,早去找棵歪脖子树上吊,免得给家人蒙羞,而不知羞耻的虞蕴竟然还以那两个奸生子为荣,到哪里都带着他们两个,一点都不在乎他人鄙视的眼神。

  这时有不少人开始拿她们出来评比,将她儿子跟虞蕴那两个奸生子做比较。她儿子身上可是流有皇族的高贵血统,那是虞蕴那两个低贱的奸生子可以比得上的吗?

  她最恨虞蕴的就是这一点,从她们成为好友后,就有不少人拿她们做各种比较,现在连儿子都要被比较,让她恨不得一刀捅死他们母子三人。

  即便捅死他们不容易,但要拖一个人下水的机会还是有的,既然她身上的肮脏病无药可医,都要死了,她儿子也要成为没有娘亲的孩子,她么能够容忍虞蕴母子在这世上快活,死也要抓个垫背的。

  正跟两个儿子说说笑笑的唐昀若,所有专注力都在儿子们身上,因此根本没有察觉到她已经成为李照君的目标。

  见皇帝还拉着齐谕不放,她决定先去放船灯,免得误了时间,「娘先带你们到湖边放船灯吧,等等你们爹爹回来,我们再陪他一起去放。」

  她牵着他们胖胖的小手,往在湖边临时搭建、让百姓方便放水灯的栈道走去。

  在阴暗处一直盯着的李照君,见机不可失,马上悄悄跟了上去。

  趁着唐昀若停在空旷处打算弯身放船灯,而其他人的目光都在表演上时,她用尽全身力气朝唐昀若撞了过去,巨大的冲力直接将没有防备的她撞落圆月湖。

  李照君在她落水的瞬间跟着跳下湖,死命拽着她,将她往水底拉,抱着与她同归于尽的决心。

  「哗啦!」

  巨大的水花跟两个孩子嚎哭的声音,瞬间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目光纷纷落到晃荡的水波上。

  「娘亲,娘亲,快救我娘亲!」两个小包子声嘶力竭地喊着。

  不一会儿,马上有人大咕着,「有人落水了,有人落水了!」

  「不好了,颖王妃落水了!」

  一听到这话,一旁负责维护安全的护卫们不敢耽搁,连忙跳下圆月湖救人。

  高台上的齐谕第一时间就注意到混乱,隐隐约约听见两个孩子所喊的内容,心下大惊,使出轻功火速来到两个孩子身边,得知唐昀若被人撞下圆月湖,毫不迟疑地跳进湖中救人。

  猝不及防的被人推下水,又在落水当下撞到了栈道的木桩,让唐昀若落水后有瞬间失去意识,待她恢复意识时,发现自己被人掐着脖子死死的往水底下压,这分明就是要她死。

  她憋住一口气睁开眼睛,想看是谁要她的命,借着船灯隐隐的光线,她终于认出要她命的人是李照君。

  她不断拼命挣扎,要拉开李照君掐着她脖子的手,但李照君拉她垫背的决心十分坚定,丝毫不肯松开她半分。

  情急之下,唐昀若拔下发簪,毫不留情地往她手臂刺下,趁着她松手的瞬间,使尽所有气力将她推开,往水面上游去。

  李照君明白,错过今天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就永远不可能再有这等好机会了,哪里可能让唐昀若溜走,于是追上去用力捉住她的脚踝,将她再次往水下拉。

  两人在水中激烈的拉扯,激起的巨大水花,马上引起跳水救人的齐谕与侍卫们的注意,纷纷往水波涌动的方向游去。

  见李照君死命的将唐昀若往水面下拉,齐谕毫不迟疑,掌心一股磅礴气波朝她轰去。

  李照君的身子蓦地受击,整个人被震开。

  齐谕第一时间朝唐昀若游去,将她护在怀中,圈抱着她游上岸。

  李照君随即被赶来的侍卫们押上岸,侍卫得知她是私自从慈云寺偷跑的二皇子妃后,二话不说,直接将她押往宗人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