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萌包子俏娘亲(下)[莳萝]

萌包子俏娘亲(下) 第十六章 大皇子身中剧毒(1)作者:莳萝

  也许是落水时撞了头部,引起脑震荡,在回王府的路上,唐昀若吐了好几次。

  经过几天的卧床休息,她头晕呕吐的症状总算减轻,但脑袋里却不断出现各种画面,那画面是原主从小到大的生活一点一滴,一直到行宫宴会。

  虞蕴被李照君诱哄喝酒,她们主仆扶着虞蕴,将她骗进何霖的房间,到她摇摇晃晃掉进冷泉里,非礼了一个天仙一样的男人,而那男人就是……

  光风霁月的颖王爷,齐谕,烨华。

  她的老天啊!虞蕴这傻白甜竟然主动非礼正在泡澡的齐谕,不只有迷药药性,更有酒精助兴,这也怪不得她被人吃干抹净。

  再后来,虞蕴在湖边遇到李照君的丫鬟,她竟狠下杀手置虞蕴于死地,虞蕴落水身亡,也就有了后来她的穿越……

  想来虞蕴会落水身亡、未婚生子,全都脱不了李照君的关系。

  虞蕴性子温和,从不与人结怨,李照君利用了她的信任,不仅勾搭她的未婚夫,趁机抢了她的男人,甚至下狠手杀害她。

  「蕴儿,你醒了吗?」

  唐昀若正想着要怎么替虞蕴报仇,让李照君那个阴狠的蛇蝎女受到更多的折磨,齐谕那低沉如大提琴般的好听嗓音便传来,打断了她的思绪。

  「烨华!你今天怎么没上朝?」她侧过头看了下外面明亮的天色。

  「汤药煎好了,既然醒了,就把汤药喝了吧。」他将药碗放到一旁的桌上,小心翼翼扶她坐起身,关心问着,「小心点,头还晕吗?」

  她稍稍摇头,「不晕了。」

  他拿过药碗一勺一勺细心的喂她吃药,「里头加了蜜,很好入口,我尝过,不苦的。」

  「两个孩子呢?」她喝了口药,朝门口方向望去,没有看到两个小包子在那儿探头探脑的身影,忍不住问道。

  为了让她能够安心养病,齐谕只允许他们每天早晚过来一趟,不过他们还是会不时偷偷摸摸溜过来,她已经习惯他们在身边叽叽喳喳的,他们这么多天没有在她身边,她身体一好就觉得极不习惯。

  「白易来了,带着他们到马场骑马,你四叔也在马场,不用担心他们。」

  「那我就放心了。」她直接拿过他手中的药碗,将剩下的汤药一口饮尽。

  「你脸色还是很不好,躺下来休息吧,我让下人熬了燕窝粥,一会儿让人给你端来。」他要扶着她躺下,却被她制止,「烨华,等等,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他微歪着头,蹙眉瞅着她:「什么事情,脸色这般凝重?」

  她定定看着他那张让女人着迷的俊秀脸庞,片刻才缓缓开口,「烨华,我,恢复记忆了。」

  他愣怔了下,黑眸随即过一丝惊喜光芒,问道:「当真?」

  「是的,我已经想起落水之前的所有事情……」她点头,握紧拳头,愤怒地将经过告诉他,「我不是自己落水的,是李照君跟她的柳叶,连手欲置我于死地。我后脑被人拿石块重击,整个人失去重心掉入水中,落水前看到了……柳叶拿着沾着血迹的石块……」

  他将她搂进怀中,抚着她的背脊安抚,「你现在只要将精神用在好好调养身体上,那个蛇蝎女人的事情就交给为夫。」

  「你要如何?」她抬头看着他。

  「李照君那丧尽天良的女人,被关进宗人府,这辈子别想出来了,为夫有百种以上能让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法子,定不会让她在监牢中好过,或者你想要马上要了她的命?」

  「让她太好死,便宜了她,一点报仇的快感都没有。」她重新靠在他胸口上,闷闷地说着,「李照君这元凶被关进宗人府了,那个跟她一起狼狈为奸的柳叶怎么能在外逍遥!」

  一想起这点,她心里就很不舒服,不希望有任何一只漏网之鱼。

  「那个丫鬟坟头上的草大概都跟你一样高了。」

  「不是吧,那个柳叶……」她瞪大眼睛,努力回忆,「不像是短命的人。」

  「她本在李照君的陪嫁名单之中,不过在李照君嫁给齐信宏的前三天,被马车撞死了。」

  她听明白后,嘲讽的轻笑了声,「还真是她一贯的手法啊。」

  李照君表面上装得温良贤淑,私下却是个占有欲与掌控欲十分强烈,近乎疯狂的女人,怎么可能跟其他女人一起分享自己的丈夫,就算是跟自己一起长大的丫鬟也不行。

  齐谕炯亮的深邃双眸直锁着她的脸蛋,看得她忍不住拧起一对漂亮秀眉,「烨华,你怎么一直看着我?我有什么不对,或是说错什么话吗?」

  「蕴儿,你还有想起其他的事吗?」他轻声问着,「例如……冷泉里的事情……」一提到冷泉,她脸蛋瞬间爆红,眼神乱飘,不敢看他。

  看她那表情,他就知道她肯定想起来了,当时那个胆大妄为的女人是她,他哪里会让她逃避,非要她给个肯定的答案,再次问道:「有吗?」

  她哪里能睁眼说瞎话,神情有些不自然,僵硬的说道:「冷泉的事情我也想起来……」她心虚的将脸别向一旁,不好意思看他,「那个非礼你的可恶女人是我。」

  虽然那事情是原主做的,但是她既然继承了原主的身体,就得概括承受了。

  只是原主做出扑倒男人这种惊世骇俗的事情,要替原主背上这锅,她还是觉得很冤而且很尴尬。

  齐谕轻笑了声,这笑声里带着一丝丝的宠溺,让唐昀若顿时一头雾水,茫然的看着他。

  「你是在嘲笑我吗?」她眯着眼睛揣测着他的想法。

  他捧住她的脸蛋,柔情缱绻的在她唇上落下一吻,「傻瓜,你怎么会认为为夫在笑你?」

  「那你笑什么?」她不解的望着他。

  「为夫是高兴,为夫很开心在冷泉边轻薄为夫的人是你。」他眼里柔情乍现,再度落下一吻,「很高兴你想起来,是你主动招惹了为夫。」

  她捂着还染着他气息的红唇,一双眸子用力的眨了眨,「我主动招惹你,你还很高兴?」

  他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捧起她的脸俯视她,深邃黑亮的眸子漾着深情,语气平稳地向她表明自己的心迹,「是的,蕴儿,以前我从不懂得爱,可在回京的路上,却被你的开朗、热情、活泼给深深吸引,不知不觉,目光总是停留在你身上。

  「无意间得知两个小家伙身上的胎记,似乎与我身上传承自母族的胎记如出一辙,经过检查后,我终于确定你就是当年那个胆大妄为的女子。

  「确认这事我很开心,心下也松了口气,因为你们两是同一人,不管你是否对我有不同的情感,我都能用这理由将你留在我身边。当时你是如何丧失记忆的,我不想知道,当下我只有一个想法,留住你,因此我只能很无良的利用两个小家伙,先博得他们的好感与认同,这样才有办法得到你的心,让你接受我。」

  她恍然大悟,捶了他一下:「你好有心机啊!你这家伙,两个孩子那么小,你竟然也能利用!」

  「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抱得美人归,让两个儿子的娘亲同意嫁给我,这才是重点。」他一边嘴角微勾,得意的说着。

  虽然自己后来无可救药地爱上他,但被他这样算计,她还是有些愤愤不平。更气的是自己好歹是从繁华的二十一世纪穿来的,在网络信息的洗礼下,早看遍了各种感情套路,就算她没有历尽千帆,妤歹也谈过几场小恋爱,竟然还会被他这个古代人给坑了,真是呕啊!

  「蕴儿,你生气了?」

  她睇他一眼,「我气我自己。」

  他浓眉微拧,困惑的目光锁着她。

  她生气的戳着他的胸口,「我气我自己怎么就这样被你给设计了!」

  「你后悔嫁给为夫了?」

  「没有,你可是全凤临王朝深闺女子们最想嫁的人,我能嫁给你,怎么会后悔呢?不过被你这样设计,我还是很生气,你要补偿我!」她圈住他的颈项,整个人黏到了他身上,露出贼贼的笑容睨着他。

  「你想要什么孙偿?任何补偿为夫都答应。」他顺势将她身子搂紧,与她紧贴。

  她食指点了点他的挺鼻,「就罚你补偿我,一辈子只能爱我宠我一人。」

  这小女人不知道,从她救了他,他看到她第一眼时,就已经被她狡黠俏皮的神情给深深吸引,眼里根本再也看不见其他女人了。

  他轻笑,吻了她一下,「为夫很乐意这么补偿你,最好把你宠得离不开为夫,这样你就不会想离开为夫了。」

  这小女人跟一般的女人不同,独立自主,从不依附男人,不让自己成为男人的附属品,对于感情这方面,眼底更是容不得一粒沙。

  他相信自己只要稍有异心,她定会毫不留情带着两个小家伙一声不响地离开他,且还会得到大将军府所有人支持,他可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秋天的午后风清气爽,金色阳光洒落,一束束光束穿透雕花窗棂洒进书房内,随着时间过去,在地上和墙上淘气地移动着。

  门扇紧掩的书房传来一记清脆而有节奏的敲门声,齐谕睐了眼窗外万里无云的蓝天,喊道:「进来。」

  一名身形健硕结实,穿着黑色短打,提着个鸽笼的男子进入。

  看到他,齐谕眼中瞬间闪过一丝诧导,「古森,怎么是你?」这人是他手下负责情报搜查的探子。

  「属下见过主子。」古森抱拳作揖,恭敬的向他行礼,神情严肃地禀告,「主子,属下拦截到一个消息,事关重大,必须亲自前来一趟。」

  「什么消息这么重要?」

  古森平日潜伏于山林之中,专门拦截由京城飞出或是飞往京城的信鸽,查探信鸽所带来的消息。

  「这个。」古森自衣襟里取出一个小竹筒。

  齐谕取岀小竹筒里的信件,摊开仔细查看,随即脸色大变,心中怒火熊熊燃烧,眼睛射出一记凌厉怒芒,「这消息是何时拦截到的?」

  该死,不只朝中,竟连皇室之中也有罪不容诛的叛国逆贼,与云霄国交战期间,不仅泄机密给云霄国,现在更合谋要一起救走云霄国太子!

  「今早辰时,属下一看不对,即刻将这消息连同那信鸽送来给王爷。」

  他眯了眼古森手上提的鸽笼,对外喊道:「来人,去将谍影给本王叫来。」

  约莫过了一刻钟,那名叫谍影的人破空而来,落地后一阵风似的卷进书房,来到齐谕面前。

  「王爷您找我?」

  「给你个任务,跟紧那只鸽子,看它飞往哪里。」齐谕指着笼里的信鸽。

  「是的。」谍影提着鸽笼便往外走。

  他一脚踏岀门坎时,正好与脸色难看、脚步匆忙的赵义撞在一起,两人各退了几步,他连忙拉住赵义,「赵管事,小心些。」

  过大的碰撞声也引起齐谕的关注,「赵义,怎么慌慌张张的,发生何事了?」赵义一向沉稳,定是发生了让他无法解决的难题,才会神色如此慌乱。

  「王爷,不好了,大皇子突然得了急症,昏迷不醒,宫里头的御医束手无策。清墨不知道该找谁帮忙,只能来找王爷您!」赵义领着大皇子的小厮慌忙进入。

  「王爷,求求您救救我家主子……」清墨跪到他面前,用力磕头哭求。

  「清墨,你家主子最近不是因为感染风寒,在府邸休养,怎么会突然昏迷不醒?」齐谕怔了下。

  「王爷,我家主子今早起床后,只说了句头痛就突然昏倒,全身高热不退,呼吸急促……」清墨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告知。

  「本王三天前看到他时还好好的,竟变得如此严重!」

  「王爷,我家主子的皇体一天比一天虚弱,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清墨详细说着情况,「主子其实已经病了许久,只是他都硬撑着,几天前,他身体甚至开始长出脓疮,每天早上脓疮里头都会流出腥臭难闻的绿色血水,手脚上的皮肤还有腐烂的迹象……

  「只是主子他隐瞒得很好,所以他人并不知道……可是不知怎么,今天早上昏倒后不仅没有醒来,口中还不断吐出恶心的化脓血水,所有御医都没有办法……王爷,您见多识广,认识的奇人、见过的异事也多,请您想办法救救我家主子吧……」

  「怎么会这样!」齐谕大惊,倏地起身疾步往外走去,「走,本王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