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萌包子俏娘亲(下)[莳萝]

萌包子俏娘亲(下) 第十七章 尘埃落定(2)作者:莳萝

  半个月后,毫无悬念的,皇帝当着文武百官面前宣布,册立大皇子齐信儒为太子,在立冬行册封仪式。

  这天是除了皇帝登基那天外,整个京城最为热闹的一天,到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即使细雪纷飞也没有减少百姓庆祝的兴致。

  册封太子仪式完成后,京城里燃放鞭炮庆祝,皇帝更是破天荒的命人在京城几个重要路口摆起了流水席,让全城百姓一同庆贺,整个京城笼罩在一片欢乐的气氛之中。

  由于太子册封仪式女人不能参加,而庆祝的宴席又是在午后举行,没有唐昀若什么事,因此她一直睡到齐谕回府后才悠悠转醒。

  其实这也不能怪她太嗜睡,得怪某个精力太好的男人缠了她一整晚。

  她睡眼迷蒙的望着坐在她面前宠溺地看着她的男人,揉了揉眼睛,将下颚搁到他胸上,「册封大典结束了?」

  「是的。」瞧她这模样,齐谕整颗心都软了,低头吮了下她的眉眼,柔声哄着,「时间不早了,该起来准备了。」

  「可以不去吗?」她最讨厌参加这种宴席了,那一群人她根本不认识。

  「你说呢?你可是本王的王妃。」他揉揉她的脸蛋让她清醒。

  「这还不是得怪你,明知道今天有非出席不可的宴席,还缠着我不放。」她拧了下他胸口上结实的肌肉,抱怨着。

  「谁让娘子让为夫饿了这么多天,好不容易你的小日子终于走了,难道还不让为夫狠狠的饱餐一顿吗。」他有些幽怨的说着。

  「哪有人像你这样的。」谁能想到他在外一副冷漠模样,一放下床幔却火热得让人无法招架,尤其是她小日子走后的那几天,让她几乎无法下床。

  「若不是考虑到今天有要事,你觉得为夫会这么简单放过你?」他啄了下她还有些微肿的红唇。

  「是是是,我的男人最疼我了。」的确,以往非得到鸡啼时他才肯罢休,昨晚只到三更天,还真是他大爷良心发现放过她,否则她现在肯定还醒不过来。

  「好了,别撒娇了,赶紧起来,再迟就要误了时间。」不给她机会继续赖床,他一把抱起她,往沐浴间的方向走去。

  就在他要踏进沐浴间时,房门外传来贴身侍卫的声音,好像是有要事要禀告。

  唐昀若推了推他,要他先去处理正事。

  齐谕还是先将她抱进沐浴间后,才转身离开。

  须臾过后,当唐昀若自沐浴间出来,便看到齐谕虎口抵着下颚,脸色凝重地坐在矮榻上沉思。

  「怎么了?」她使了眼色要一旁的丫鬟们先退下。

  齐谕拉过她的手,让她坐到自己怀中,拿过她手中的布巾替她擦拭着湿发,并告知她方才接到的几个消息,「有三个消息,不,应该说是两个消息,一个是好消息,另外一个也许要因人而异。」

  「如果不方便告诉我,就不要说了。」

  「哪里会不方便,好消息是云霄国皇帝已经答应割让国土,退至凌云山后百里处,签订永不侵犯的和平条约,并且每年进贡,借此换回他们的太子跟所有人质。」

  「这可真是给刚册封的太子最好的礼物啊。」终于不用再打仗了,她的哥哥跟叔叔们应该可以回京了,「那另外一条呢?」

  「娘子,你的仇报了。」

  「我的仇报了?」她挑眉抬头望着他,等着他的下文。

  「方才手下来报,李照君跟齐信宏两人今早不约而同病死在牢中。」他语气淡漠的说着。

  「两人一起死了?」

  「据狱卒的说法,李照君是昨天半夜死的,齐信宏则是本就得了不治之症,加上知道今天信儒要被册封为太子,怒火攻心晕了过去,经过抢救无效,一个时辰前去了。」他拿过玉梳,细心地帮她梳着如瀑青丝。

  听到这消息,唐昀若的心抽了一下,好似有什么东西自她身体里抽离,整颗心像是解脱了束缚一样轻松。

  这感觉让她恍然明白,原来之前有时心中会感觉到一阵莫名的难受与压抑,是虞蕴残留在身体里的一丝怨念。如今那对渣男贱女死了,等于替她报了仇,虞蕴对这世界没有任何留恋了,终能离开这世间。

  她手贴着胸口,在心底对着虞蕴说道:虞蕴,我会替你照顾好两个小包子的,他们也是我的儿子,你放心地去吧……

  来年春暖花开的季节。

  小糯米跟小团子紧盯着唐昀若的腹部看,愈看那对漂亮的浓眉就愈紧皱。

  那纠结的模样令她一头雾水,不由得开口问道:「你们两个怎么了?怎么一脸愁容的盯着娘亲的肚子?」

  两个小包子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把视线落在刚脚跨进屋里的齐谕的下腹部上。

  刚下朝回到家中的齐谕,也对两个儿子今天反常的态度感到奇怪。

  平日他只要一回到王府,他们就会兴高采烈的朝他跑来,与他嬉闹一阵子,陪着他过来找他们娘亲。可怎么今天不仅没有到大门迎接他,还用这种很怪异的眼神看着他?

  「怎么了?你们有什么事情要同父王说,或是想要什么礼物?父王让人帮你们准备。」他一面张开手让唐昀若为他退下朝服,换上常服,一面对着两个小包子说道。

  「不,不是,我们没有要礼物。」他们不约而同地摇着手。

  「没有要礼物,没有要求,为何你们两个用这种眼神看着父王跟娘亲?」被两个小包子死盯着自己下腹位置,齐谕倍感尴尬,「说吧,什么事情困扰你们?」

  小糯米跟小团子互看一眼后,决定将他们的困惑说出。

  小糯米拧着眉毛,指着娘亲的肚子,「父王,你不是已经将妹妹种到娘亲的肚子里面了吗?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看到妹妹发芽?」

  齐谕挑着一边眉毛,万分错愕,「种妹妹?发芽?」

  小团子用力点头,「是啊,四叔公说父王已经将妹妹种到娘亲的田地里面,就等妹妹发芽,时间一到,妹妹就可以长出来,可是为什么这么久了,妹妹都还没发芽?」

  齐谕惊骇问道:「等等,这话是四叔公教你们的?何时?」该死的虞易峰,到底教了他儿子什么?

  「你们成亲那一天。」两个小包子异口同声回答齐谕的问话。

  「那天晩上我们要去跟娘亲睡觉,可是四叔公说不行,还问我们要不要妹妹,要妹妹就不能去吵父王跟娘亲,他说你在种妹妹,要是跟你们睡,妹妹就不会发芽了。」小团子回忆着当时的情景。

  「可是……父王你跟娘亲都成亲这么久了,这么多个月妹妹为什么还不发芽?」小糯米数了数手指后,眯起眼睛用着很狐疑的眼神看着齐谕。

  一旁的小团子也跟着哥哥一起眯起眼,上上下下瞅着齐谕。

  齐谕眼尾剧烈的抽了抽,瞧两个儿子这是什么眼神,分明就是在说他不行,在怀疑他的能力!

  「父王,妹妹一直不发芽,该不会是你的种子不好吧?」小团子压低嗓音,小声质疑着。

  两个小包子竟然这样跟他们讨论十八限的问题,唐昀若顿时觉得好尴尬啊,整张脸泛起一抹淡淡红晕。

  「这话又是谁教你们的!」齐谕咬牙切齿地瞪着他们。

  听到儿子质疑他的能力,齐谕差点气得倒仰,他暗暗磨着牙,想着该怎么教训两个小家伙,竟然如此质疑他这个做老子的能力,他这老子要是不行,能够一夜就有他们这两个儿子?

  「四叔公啊!」两个小包子默契十足的一起出卖虞易峰。

  齐谕压下一肚子的火气,扯着僵硬的笑容为自己辩解,「父王怎么可能种子不好,种子不好,能生下你们两个吗?」

  「四叔公说,那是因为娘亲的田地肥沃啊,我跟小糯米才能发芽!」小团子可不这么认为。

  「父王,一定是你的种子太差,所以妹妹才迟迟无法发芽。」小团子一脸忧心地望着齐谕,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父王,你要不要去给大夫瞧瞧,让他开苦苦的药给你喝,让你的种子变得好些,这样妹妹才能早些发芽。」

  唐昀若捂着唇差点爆笑出声,不过这个时候她可不敢这么不长眼,否则晚上就换她被某个无良男人压在床上狠狠地耕田播种了。

  齐谕闻言顿时炸毛,扯着衣袖准备大干一场,大步流星的往外走去,怒气冲冲的吼着,「该死的虞易峰,竟敢这样教坏本王的儿子,还让本王的儿子质疑本王的能力,本王非得狠狠地教训他一番不可!本王不行,他倒是有能耐生对双胞胎给本王看!」

  待齐谕狠狠教训完虞易峰回来后,倒霉的人就是唐昀若了。

  被质疑种子不行,这就是在质疑男人的雄风,士可杀不可辱,事关男人行不行的面子问题,齐谕是卯足了劲要证明自己的种子优良,夜夜努力在爱妻身上耕耘播种。且为了预防小包子们打扰他们夫妻耕耘播种的重要大事,不顾他们跟唐昀若的反对,硬是将他们送到山上让师父代为照顾。

  在齐谕努力的耕耘播种下,两年后,小包子们最想要的妹妹们终于诞生了,是一对漂亮的小女婴。

  齐谕看着怀中抱着的小女婴,心里可得意了,这下看谁还敢说他的种子不行。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