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三妻四妾负了谁[蔡小雀]

三妻四妾负了谁 第1章(1)作者:蔡小雀

  赵飞坐在椅子上,桌上有酒。

  酒是好酒,陈年庐州大面,三蒸三酿而成,一升值三十两五钱银子。

  桌上除了有酒,还有刀。

  刀是好刀,西域著名寒铁铸成,长三尺七寸,杀人无数。

  他慢慢呷着酒,仿佛没有见着野店里忙得团团转,徐娘半老的老板娘,注意野店里不断有持刀带剑杀气腾腾的江湖客陆续进来。

  赵飞自顾自坐在角落里,慢慢地饮酒……

  很难不去注意到,那个人、那把刀。

  绾着斜飞的团髻,穿着粗布大衣和陈旧围裙的老板娘偷瞄着,被生活折腾得腊黄的脸上是喜中带惧,笑中有泪呀!因为今天不知是哪门子野风吹来了这么多凶神恶煞,把她这间小店给挤得座无虚席。

  「老板娘,咱们可是好几年没见过这样的好光景了。」偏偏傻头傻脑的光头店小二还欢天喜地。「今天打赏的银子必定不少哟!」

  「好光景?你等着看吧,待会儿没准动起手来,甭说银子了,我看咱们连脑子都保不住。」老板娘叹了一口气,咕哝道:「真正是下大雪,见到鬼,怎么什么煞星太岁都来了?」

  「老板娘,我们的酒菜呢?」其中一桌满脸横肉的黄衣人拍桌吼道。

  「是是是,客倌,您们的好酒好菜马上来了!」老板娘连忙鞠躬哈腰。

  窗外,雪越落越大了,屋里,却是炭盆子加人挤人的体温,烘得四周暖洋洋热腾腾,老板娘都流汗了。

  什么馒头、猪耳朵、腊鸭、烧鸡、花椒辣豆腐全端上桌,此时此刻老板娘已经不计较成本问题,只要能哄得大爷们开心,酒足饭饱,早早把他们打发走人才是正经。

  气氛的确很不对劲。因为这么多的人,满满的酒香和好菜,空气中却有股沉重僵滞得化不开的压力,随着大雪纷飞,时光流逝而更加紧绷。

  终于,有人不小心砸破了酒杯,发出了刺耳的乓琅破碎声。

  随即,锵锵锵!

  随身兵器全涮地拔出来了,人人紧张地望向同一个方向——赵飞。

  「娘的!」有一名黑衣大汉紧握七星锤,怒吼道:「我们都来了,你到底想怎样?倒是出个声!」

  赵飞缓缓将持着酒杯的手放下,那是一双又冷又硬如鹰爪的手。

  「各断右手掌,挑断左脚筋。」他终于开口了,声音冰冷粗嘎如铁。「你们就可以滚了。」

  众人闻言色变。

  「格老子的!你是要我们从此以后半残半废当个活死人吗?」另一名黄衣大汉大吼,掩不住颤抖。

  「否则——」赵飞冷冷一笑。「就是死。」

  「这……」众人脸色登时惊白了。

  「哼!老子倒要看看今日是你死还是我死!」一名身材粗壮的灰衣人持剑凌厉地冲了过来。

  打、打起来啦!老板娘和店小二眼尖跑得快,忙躲进柜台后。

  可是并没有听到任何兵器交击的声音,已然结束。

  赵飞不知几时手上已抓起了那把刀,刀锋冷冷地刺进了灰衣人的喉头。

  可怕的身手,好快的刀!

  灰衣人的惊悸、恐惧和不敢置信之色全僵凝在脸上,然后缓缓、缓缓地倒了下去。

  偌大的野店里,静得连一根针掉落都听得见。

  彪形大汉们脸色灰白得跟死人没两样,每个人都伸手捂住了自己发凉的喉头。

  「赵飞……你、你难道当真要和我们「三花寨」过不去?」黄衣人鼓起勇气,咬牙道:「我们寨主说了,只要你答应,这次河南水患朝廷赈灾的一百五十万两银子就同你五五分帐。」

  「五五分帐?」赵飞唇角微微往上一勾,笑意寒浸骨。

  「你几时听过我赵某和人分帐过?」赵飞,外号「云州鬼见愁」,乃是云南地带最无恶不作的杀人王。

  他下手劫镖夺货从不留活口,心狠手辣的可怕手段,就连同样雄踞云贵一带的三花寨都要忌惮三分。

  这次闻知河南发水患,朝廷将拨款赈灾,这笔红货已经引起四方八边各路人马觊觎不已,其中三花寨自恃是云贵第一大寨,以为撂下一句狠话便能让各路枭雄退让。

  可是没想到尚未出云贵,就惹来了赵飞这一号杀神。

  「你的意思是你一百五十万两银子全要了?」黄衣人倒抽了口凉气。「你好大的胃口,你以为我们三花寨是好欺负的吗?」

  「三花寨若不好欺的话,为什么你们寨主龟缩得不敢出面,反而派你们这些小喽罗来当替死鬼?」赵飞笑了。

  众人面面相觎,在彼此眼中看见惊恐和心虚。

  「摆平了你们三花寨,下一步就是中原整个绿林。哼,我倒要看看谁还敢跟我争那一百五十万两!」他眼底满是轻蔑。众人又惊又怒,刹那间热血沸腾,浑然忘却恐惧。「好大的口气!双拳难敌四手,我就不信你打得过我们!」

  黄衣人心一横,眼色一使,顿时所有人杀气腾腾地抡起武器,一齐哄然拥上!

  赵飞冷哼一声,寒铁大刀挥起。

  眼见一场腥风血雨豁命厮杀即将展开~

  但是下一瞬间,哐啷巨响声四起,兵器纷纷掉落了一地,其中包括赵飞的刀。

  所有人开始抽搐、发抖、痛苦地蜷缩倒地。

  饶是赵飞功力精深,依旧止不住颤抖刺痛的低号,「谁?是、是谁居然敢暗算我……?」

  「啧啧啧!」老板娘好整以暇地自柜台后晃了出来,轻弹着被胭脂花染红了的娇艳指尖,「我说呀,你们真够丢脸的,就这么点本事,还敢出来学人家跑江湖混黑道?活该你们毒发身亡回苏州卖鸭蛋去也。」

  「你……」赵飞脸上冷汗如雨点掉落,惊骇痛楚地瞪大眼。「怎么会……」

  「怎么不会呀!」她笑咪咪的回头对光头店小二吩咐道:「帼咽儿,传令下去,叫他们来抬「花肥」了。今年正巧逢寒冬下大雪,我满谷的芍药、罂粟正愁肥料不足呢!」什、什么?要把他们做成养花的「堆肥」满地惨叫呼痛的大汉们全吓得魂飞魄散了。

  「不!我明明用银针试过酒菜没毒……」赵飞嘶哑喊道。

  黄脸婆似的老板娘回首看他,小手一抹脸,揭下人皮面具,嫣然一笑。刹那间,众人眼前陡然见着一名霞光流转艳丽无双的绝世美人。

  「傻瓜,要是下毒还下得让你银针试得出,那我「五毒教」教主苗艳青还混得下去吗?」但见她灿笑如花,勾了勾手,对帼咽儿说:「野店借我一天,还真是委屈你这个正牌掌柜,不过老娘没亲自出马,又怎么逮得着这么多「人间败类,极品花肥」呀?」众人如遭雷击。

  五、五毒教主……苗艳青?她就是苗艳青?

  她就是那个江湖上人人闻风丧胆,号称「遇见五毒教主苗艳青,就连阎王也甭想求情」的苗艳青?

  这下子就连赵飞的三魂都吓走了七魄。死定了!大雪纷飞,野店里人人的心和血液也瞬间凝固成了冰。

  呜呜呜,谁?当初到底是淮说要约在这里谈判的?

  京城今朝有雪。

  京城的雪,有诗有酒有风月。

  如柳如絮如绵,一丝丝一点点一卷卷,漫然飞舞满天。

  但是这样的雪,丝毫引不起全城姑娘们的兴趣,因为她们的注意力全都被即将出现在青石大道上的那顶银色大轿吸引住了。

  无论是穷的富的、美的丑的、老的少的,全部都挤到了老宅门外、小楼栏杆上,因为她们都争相亲眼目睹武林第一豪门世家「凤扬城主」的俊美风采。

  凤扬城主,大名穆朝阳,昵称八郎。

  据说,他是京城第一美男子,非常俊俏、非常风流、非常富可敌国。据说,他能吹笛,善音律,写诗填词无一不精。据说,他坐拥三妻三妾,个个如天仙下凡,而且他还在征第四房小妾。

  「像他这种人,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义啊?」杀猪的猪肉荣酸不溜啾地哼道。

  刹那间,凡是母的……呃,女的统统转头对他怒目而视。

  「你个死猪肉荣,不开口没人当你哑巴!」

  「对呀,居然敢批评我们凤扬城主,你不想活了呀?」

  「揍他!」此话一出,怒气冲冲的众妹们挥粉拳纷纷「共商盛举」,霎时把个猪肉荣扁成了猪头荣。

  这下子,再也没有哪个男的敢说凤扬城主的坏话了。

  「你们瞧,凤扬城主往咱们这边看了!」忽然有个小姑娘发现了银色大轿窗帘被掀起,露出那张英俊无比的迷人笑脸,激动地紧紧掐住身旁的同伴。「天哪!他好帅好帅呀!」

  「帅毙了!」

  「偶像!」

  「凤扬城主,我爱你!」

  已经有人兴奋尖叫到昏倒了。当然,这时候负责维持秩序的捕快们训练有素,熟练地将昏厥的姑娘抬到一旁去。

  只要深受全京城姑娘们爱戴的风扬城主一出巡,就会有这种场面发生,他们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只是平平都是男人,为何受欢迎程度会差这么多?

  「唉,八郎的性命,是镶金又包银,我们的性命不值钱……」捕快们不禁感叹地唱起那一首流传自闽南极南之地的歌来。

  凤扬城位于京城,和皇宫一南一北相望,气派气势不输皇宫,却比皇宫少了那么点金碧辉煌铜臭昧,却多了点典雅简约、英风飒飒。

  穆朝阳坐在柔软的金线绣花锦墩大椅上,百无聊赖地看着一卷又一卷的画像。

  无论是温柔婉约、清秀可人、娇艳美丽、高雅贵气……统统都是来应征他第四房小妾的。看到他都快把早上才吃下的京丝花卷给吐出来了。

  「我真搞不懂这些女人,当人小妾有这么开心吗?」他大发牢骚,指着画中女子那副笑嘻嘻模样道。

  「主子,总不能叫人家哭吧?」长相斯文秀气的文总管叹了一口气。更何况有哪个女人明知道自己的画像是要拿来给凤扬城主选妾用的,还抑制得住那股发自内心的莫大喜悦?没笑到前俯后仰、龇牙咧嘴就很客气的了。

  「烦死了,统统拿去烧了!」穆朝阳懊恼地揉着眉心。

  文总管顺从地抱起那堆画卷,慢条斯理地道:「主子,距离您二十八岁的生辰只剩下三个月又零八天,如果您没有在那之前娶第四房小妾的话,您知道会发生多么可怕的——」穆朝阳整个人蓦地僵住,随后朝他伸出大手咬牙切齿地开口,「拿来!」

  「是。」文总管微笑,双手奉上。

  「您请慢慢挑。」

  他眯起深邃的双眸,狠狠地瞪了文总管一眼。

  「我有说过,你笑的样子很惹人厌吗?」

  「一日三次,从不间断。」文总管暗自叹气。

  呜,可怜他一片赤诚,不都是忠心为主吗?

  「还有精神耍嘴皮子嘛。」穆朝阳冷笑。

  「那今天就派你陪六位夫人去逛市集。」这下子皮里阳秋的文总管再也笑不出来了。

  「主子饶命呀!小的再也不敢笑得那么贱了呀!」

  呜呜……伴君如伴虎……

  「对了,」穆朝阳索性把所有的画卷往旁边一推,「也甭看这些装模作样,严重失真的画了,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干脆贴出告示:三天后,开放应征人选上门,我亲自挑选!」

  「主子,不是的吧」」文总管下巴掉了下来。

  「您、您真要冒全城暴动,被生吞活剥的危险,亲自挑选?」

  「怕什么?难道她们真能吃了我?」穆朝阳冷笑。

  文总管满脸怀疑地瞅着他,有没有搞错?看样子主子对自己的魅力还真是一点概念也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