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三妻四妾负了谁[蔡小雀]

三妻四妾负了谁 第1章(2)作者:蔡小雀

  有没有搞错?人家不是说京城繁华似锦?珠玉铺地,热闹得肩并肩、人挤人,就连胖子蹭进来都能榨成个瘦子出去吗?可是……可是……

  苗艳青才一踏进城门,就看到全城空荡荡……呃,起码是她放眼望去的每一处都空荡荡,连半个鬼影子都没有。

  只有冷冷的冬风,「咻」地卷过几个草球过去。

  「不会吧?」她揉了揉眼睛。

  是曾经听谷里的长老说过,世上有种奇景叫作「海市蜃楼」,是光见到庭台楼阁、山川流水而不见人影,可是……

  她红艳的绣花鞋小心翼翼地往前踩了一踩。

  咦?地是实的,这么说不是海市蜃楼喽?

  「怪怪的。」她百思不得其解,不过还是抚了抚梳得油光水亮的美丽发髻,下巴一扬,「谁怕谁呀?」就算是龙潭虎穴也难不倒她五毒教主是也。就在她抬起的足尖就要落下第二步时——

  「教主!教主等等我啊——」一个俏皮可爱的小丫头气急败坏的追了过来。

  苗艳青回头,翻了翻白眼。「蝶蝶,真是有够慢的,乌龟投胎的呀你?」

  蝶蝶哭丧着脸。「教主,好累啊……十天赶三千里路,饭也没好吃,觉也没好睡,我鞋底都快磨穿,腿都快跑断了。」

  「平常就叫你多练练身体了,」她没好气的睨了小丫头一眼,「成天在谷里就只会扑蝴蝶,腿脚功夫一点长进都没有。你呀,真不知该怎么说你才好。」

  「教主,人家个儿矮腿短嘛。」蝶蝶可怜兮兮地槌槌酸痛的大腿。

  「还有,已经说了几百次了,在外头不要叫我教主,要叫我小姐。」苗艳青再一次叮咛,「教主长教主短的,你想让咱们早早露馅吗?」

  「是,教……小姐。」蝶蝶吐吐舌,终于注意到空空如也的街道。「耶?怎么都没人?」

  「肯定是今天哪里酬神唱大戏,全城人都看热闹去了。」苗艳青不以为意地挥挥手,「咱们走吧。」

  「小姐,现在就去吗?」

  「当然是现在,要不还等明年哪?」她睨了蝶蝶一眼。悴,迟钝。

  「噢。」

  「走喽!」她艳丽酒红色的裙子娇柔摆动着,簪在发髻边的月牙色银钗缀着朵朵银花,随着小脚踏出的每一步,叮叮咚咚清脆好听极了。

  直到拐了一个大弯,苗艳青这才知道全城的人都跑哪里去……不对,至少是知道全城的女人都跑到哪儿了。

  凤扬城大门口挤满了人,老的小的、美的丑的,高矮胖瘦应有尽有,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兴奋得七嘴八舌。

  「人怎么全跑这儿来了?」她好奇地打量着这起码有几百人的队伍,眼尖地瞥见贴在城门边的红纸告示。「啊,原来如此。」

  今日盛大开放风扬城主第四姬安应考联招会,还搞得这么大阵仗,果然是武林世家江湖大豪的气派呀。自从她接到「风扬城主广征八方美人,意欲万中择一为妾」的江湖小道消息后,立马就从苗疆赶来,没想到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还真给她碰上了他亲自应考联招的好日子。

  「小姐,这么挤我们怎么进去?」蝶蝶光看这么多人,眼都花了。「是不是要用轻功?」

  「不,你没瞧见这四周和城墙上都是守卫精兵,咱们一上去岂不是全完了吗?」苗艳青轻敲下她的头,没好气地笑道:「你忘了咱们这趟出门最重要的精神指标是哪两个字?」

  「找人?」蝶蝶睁大眼兴奋问道。

  「不对,那是我们的目的,我问的是精神指标。」

  「那……」蝶蝶苦思。

  「吃饭?」

  「错!」

  「呃……」蝶蝶眼睛一亮。「观光?」

  「错错错!」她真是被这个脑袋不灵光的丫头给气死了。「是「低调」!」

  蝶蝶恍然大悟。「是啊、是啊。」

  「总而言之,咱们随时要保持低调,绝不能让人家看穿咱们的身分。」

  「了解。」蝶蝶重重点头。「可是小姐,那依你说咱们怎么进去啊?」

  「山不转路转,路不转人转,这儿人这么多,排队要排到何年何月?」苗艳青妩媚的眼儿一笑。

  「你看,那边小门没人排队,咱们就从那里进去。」

  聪明吧?厉害吧?

  听说中原人士流行走后门,她们初到贵宝地,当然也要跟着风俗行事啦!

  「哇!」蝶蝶满脸崇拜。「小姐,你脑子真好。」

  「那当然。」她洋洋得意。废话不罗嗦,走后门。

  一走进小门里,苗艳青抓住第一个看到的人笑咪咪劈头就问:「这位大哥,我是来应征的,请问该往哪儿走?」

  那名家丁一时被她的艳光震慑住,足足呆了好半晌才面红耳赤、结结巴巴的道:「应、应征?怎么打这个门进来……啊,对我知道了,原来姑娘不是来应征那个,是来应征这个的……这边走、这边走,小的带路。」

  什么征这个征那个的?中原人士都特爱绕口令吗?不过,不管怎么说,走后门果然有效耶!

  「那就有劳您了。」苗艳青回头对蝶蝶挤眉弄眼,难掩欢喜。

  没想到凤扬城里的人都这么热心,可见得平时主子教导有方,实在是难得、难得呀。

  苗艳青就这样轻轻松松进了凤扬城,穿过曲曲折折秀丽雅致的回廊,经过了无数楼阁亭台,最后终于来到了一扇古色古香的门前。

  「就是这儿了,您请进。」家丁脸红红,腼腆地看着她。「里头正等着呢。」

  「谢谢,辛苦了。」要混进风扬城见人竟然这么容易,亏她还以为得过五关斩六将,飞越毒龙潭、勇闯猛虎穴,才能见到她要找的人。

  苗艳青志得意满地笑了起来,殊不知美艳无双的媚笑差点害家丁死死昏昏过去。这就叫一笑倾城,再笑倒人。想到十天来披星戴月、马不停蹄地赶进京城,就是为了这一刻,就算身为江湖人人闻风丧胆的五毒教主,苗艳青还是不由得有些紧张起来,频频做了几个深呼吸。

  「冷静,镇定,我可以的。」她极力安抚自己。「总不比杀人难吧?」

  「小姐,你怎么了?」

  「蝶蝶,你看我。」她连忙抚脸摸摸头发,妖娇的美貌有一丝忐忑。「我现在看起来怎么样?美不美?行不行?」

  「在蝶蝶眼里,这世上再没有比小姐更美的人了。」蝶蝶由衷道。

  「好蝶蝶,我就知道你有眼光、有角度。」她心满意足地笑了,顺顺衣襟。

  「好,看我的!」

  端出最绝艳的热情笑容,苗艳青扭动着柔软纤细的腰肢,像朵花儿似地摇曳生姿走进门里。

  「哎呀!终于来了!」

  莺声燕语伴随着欢声雷动热烈晌起,在苗艳青还没来得及疑惑为什么预想中的英俊贵公子会突然变成了六个娇滴滴、笑嘻嘻的俏佳人之际,六阵香风已然扑面袭来。

  「老师,从今天起我们姊妹就要靠你多关照了,我们一定会好好用功读书的。」一个个头小小的紫衣姑娘热情握住她的手。

  「对呀、对呀,无论你教我们什么,我们绝对会字字句句谨记在心,不会让你失望的。」另一名丰满可爱的靛衣姑娘抓住她另一只手猛摇。

  「老师,上一个老师床前明月光才教了三句就跑了,害得我一直不知道最后一句究竟念的是什么,你可以先教教我吗?」

  「哎呀!小绿,这么简单的诗你还得麻烦到老师?我不是跟你说过最后一句是什么了吗?」蓝衣姑娘猛翻白眼,满脸恨铁不成钢。

  绿衣姑娘不服气地道:「小蓝,可我怎么念都觉得怪怪的,你确定真是「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硬邦邦」吗?」

  「举头看天空是望明月,低头看到桌子自然就是硬邦邦了,连这都不懂?」

  「明明就不是——」

  「我偏偏说是!」

  「不是!」

  「是!」

  嗡嗡嗡嗡……叽哩呱啦……

  她活生生见识到人间炼狱啊!苗艳青吞了口口水,耳膜欲裂。「老师,你好年轻呀,长得又这么美丽,跟我们上一个老师是天差地别,上一个牙齿全掉光了,脸上的皱纹足足可以夹死十几斤的苍蝇哩。」绿衣姑娘巴住她的袖子,快乐地拚命摇。「你可不可以教教我,要怎么变得跟你一样漂亮呢?」

  「这个嘛……」

  另一名黄衣姑娘则是捧着一卷书,眯着眼儿凑上来。「老师,请问你今儿可以先教我诗经吗?」

  「呃……」苗艳青迟疑地看着眼巴巴望着蝶蝶的她,对她招了招手,「姑娘,我在这里。」

  「啊?哪里?」黄衣姑娘茫然地努力听声辨人。

  橙衣姑娘忙不迭解释,「老师,小黄是个大近视眼,所以她常常叫错人吃错饭喝错茶走错路……总之,你以后就会习惯了。」

  「原来如此。」苗艳青会意,随即一怔。

  「不对呀,可我今天是来应征——」

  「是应征老师的,我们明白。」绿衣姑娘忍不住大吐苦水。「老师,你都不知道,三天前同时间贴出去两张告示,一张是相公要征第四房小妾,一张是我们要征老师,可没想到征小妾的那道门都快挤爆了,我们却是等了一整天才等到你这一位老师,足可见证现今道德沦丧,文化灭亡啊,真是太悲惨喽。」

  「相公?征妾?所以你们就是……」她啊了一声。

  「我们就是相公的三妻三妾,」橙衣姑娘顿了一下,害羞地道:「未过门的,不过等到明年春天,就会正式拜堂成亲了。」

  「为什么?」她满眼都是好奇。

  「这都是老祖宗的祖训,唉,说来话长。老师,我们先带你去看房间吧……咦?这位是书僮对不对?」绿衣姑娘开心地打量着蝶蝶。

  「哇,老师,你随身带的书僮长得真可人。」

  「也没有啦,随便长长而已。」蝶蝶被赞美到脸红红。

  这是什么跟什么啊?

  「慢!」苗艳青抬起手制止她们兴奋热情的拉拉扯扯,艳丽小脸陷入一阵沉思。

  「请容我先想想。」原来,她压根是走错门呢,见错人了?但是这何尝不是个化危机为转机的大好机会。

  苗艳青绽开一朵得意的笑容,成!就这么办。抬头正要应允的当儿,忽然感觉到四周变得异常安静。咦?那些吱吱喳喳的声音怎么全没了?疑惑地拾起头,却恰恰迎上了一双毕生所见过最深邃的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