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三妻四妾负了谁[蔡小雀]

三妻四妾负了谁 第2章(1)作者:蔡小雀

  银袍曳地,黑貂围领,丰神俊朗,唇畔不语也笑,眼前这一位,真是好一名风采翩翩的贵公子。

  苗艳青敢拿自己的膝盖打赌,他肯定就是名扬天下的凤扬城主穆朝阳。

  「相公!你来得正好我们已经找到新老师了!」小绿欢天喜地迫不及待地向他报告。

  「是呀,相公,我们很有本事吧!而且你瞧新老师看起来就是很有学问的样子,想来在她的教导之下,我们一定能够顺利成为文坛新一代的才女!」小黄开心地抱住苗艳青的手臂,一个劲地摇着。「耶耶耶……咦?相公,你手臂怎么变细啦?」

  「噗!」苗艳青再也忍不住地笑了起来。

  好吵的一堆妻妾,好可爱的一群姑娘。

  「小黄,那不是我的手臂。」穆朝阳叹了一口气,双眸怀疑地盯着那名陌生却娇艳妩媚的美姑娘,心下微微迷惘疑惑。她就是前来应征的新老师?

  虽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年头饱习四书五经、诗词歌赋也不只是男人的权利了,但是……她实在长得一点都不像是个文章满腹的女夫子,反而还比较像秦楼楚馆、花街柳巷里的红牌花魁。

  尤其当她笑起来的时候,那又娇又甜、又美又艳的绝代风韵,让人看得目不转睛。

  「她不行。」他修长的手指往苗艳青的方向一指,想也不想地道。

  苗艳青一愣,橙黄绿蓝靛紫众姊妹也一愣。

  「为什么?」她们忍不住叫了起来。「我们喜欢她,她从刚刚来到现在都还没有嫌我们很吵过!」

  「对呀,我为什么不行?」苗艳青清了清喉咙,小手往细腰上一插。「我真的没有嫌她们很吵。」干嘛瞧不起人?

  「你看起来不像个老师。」穆朝阳说出了一个自以为说服力十足的理由。

  「你看起来也不像个混蛋呀。」她娇滴滴地睨着他。橙黄绿蓝靛紫众姊妹齐齐倒抽了一口凉气。普天之下,放眼四海,还没人敢这样对凤扬城主说话。

  穆朝阳一呆,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她的脸色是比他好看多了,甚至还故意笑得灿烂若花,媚眼如丝地朝他露出挑衅之色。

  他哼了声,「既然你是来应征老师,好,那我就考考你。」考试?

  苗艳青脸色有一丝怪异和心虚,她忽然想起自己四书念不了四页,五经看不过五张。唐诗宋词更是只读过封面,要是被他这么一考,岂不当场露出马脚?

  「慢。」她伸掌阻止,甜甜笑道:「请问你也是来上课的学生之一吗?如果不是,你恐怕没资格站在这儿质疑我的专业能力。」

  「我不是学生,」穆朝阳慢调斯理地笑了笑,俊脸神色傲然。「可我是付钱让她们上课的人,所以我比在场任何人都有资格要求你提供合格的师资,完整的教育。」

  「这位金主大人,钱固然重要,可有没有人教过你,钱不是万能的?」她娇媚地睨着他,眼底锋芒却是半步不退。

  「再说了,世上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如果有心做什么都行,若是无心,就算我肚里满满的都是墨水,也倒不出半滴来教学生呀!」

  「好!好哇!说得真好哇!」一旁观战的六人加蝶蝶不禁连声叫好,替她摇旗呐喊。

  穆朝阳眸光闪过一抹锐利,不悦地白了那六个临阵倒戈的家伙,却也不免有一丝钦佩地注视了她一眼。

  脑袋里算有点东西,也不像那些一见到他英俊迷人的容貌就笑得跟花痴没两样的女人,值得他多说两句。

  「就算你有心,但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不也是白搭?」他一甩墨扇,优雅地扇起来。「何况你若是诗书满腹,又何须怕我考倒你呢?除非你胸无点墨,只有嘴上功夫而已。」众人紧张地望向苗艳青。

  她冷笑,要来真的是吧?这个凤扬城主穆朝阳看起来英俊潇洒,脸上笑意款款,一副很好相处的样子,可是跟他距离不到三尺,说不到一盏荼辰光,她就知道这人骨子里特难缠、难搞、难讨好!

  这样的男人最瞧不起别人对他阿谀奉承,对于毫无挑战性的人与事一点兴趣也无,所以呀,刚刚好。

  她这人最擅长把简单的事情搞得更复杂,最见不得人过得太安逸,以及最唯恐天下不乱了。

  「金主大人,说也奇怪,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为什么不敢用我呢?难道是怕我比你有学问、有知识、有智能,让你在你的妻妾面前丢脸,还是你根本就歧视女性同胞?」她轻松两句话就钉死他。

  「我哪里是不敢用你?」好厉害的嘴巴!穆朝阳连忙运起神功,欲与之相抗衡。

  「我只是说你没有资格……」

  「啊,说我没资格,那你不是歧视女性同胞是什么?」苗艳青打蛇随棍上,小睑立时露出一抹哀戚。「也对,我们女人家算什么呢?打从出世起就被称作赔钱货,长大后又说是女子无才便是德,嫁人了以后得相夫教子、做牛做马操劳一生,待舌头一吐、两眼一闭,死了被安在祖先牌位上也只能被称作什么什么氏的,连个正名都没有。」待她说完,橙黄绿蓝靛紫六姊妹和蝶蝶已经感同身受地抱头痛哭起来,哭声震天价响。

  「你——」好狠毒的一招!穆朝阳脸色微变,有点结巴地道:「你们……唉,你们哭什么?没那么悲惨好不好?难道你们听不出她是故意用哀兵政策吗?」

  「金主大人,你怎么能冤枉我呢?」苗艳青也开始抽抽噎噎,眼角悬着一颗要掉不掉的眼泪,悲叹道:「也是。像我们这种无亲无戚、无依无靠,只能凭着满腹文章出来讨生活的女子,被主人家瞧不起也是正常的,谁让我们不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呢?」

  「哇……老师,原来你也有这么悲惨的过去……呜呜呜……」小黄抱着穆朝阳嚷啕大哭。

  「老师,你好可怜啊……」

  他额上三条黑线,话从齿缝间进出。「喂,你抱错人了。」

  「老师,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拚死保住你的……呜呜呜,相公,你是为富不仁的大坏蛋,你没爱心、没文化、没同理心,我实在对你太失望了……」小蓝边哭边狠狠瞪着他。

  「对呀,相公,你平常口口声声要我们懂得知恩惜福行善,原来你也不过是嘴巴讲讲的嘛!」小紫愤慨的指责。

  「你们——」他真是会被这群没大脑的丫头气死。

  「各位无缘的学生,谢谢你们这么替我说话,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忘记你们的恩情的……」苗艳青掩面挥泪,哽咽道,「但是请你们不要为了我这个不重要的外人,伤了你们夫妻之间的感情,这样我于心何安呢?」

  「你真是……」穆朝阳简直不敢相信世上竟有这等睁眼说瞎话的高手,就在他眼前,还是个女的!

  难怪古人有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瞧!就像面前这名「女子」,跟旁边那些个搞不清楚状况的「小人儿」,特别难教养。

  苗艳青面上虽悲凄愁苦,假装拭泪,却在云袖的遮掩下对着他偷偷扮鬼脸,看得他气结。

  「相公,如果你不让老师留下来,我们就、就……就跟你没完!」小靛平常最胆小,此刻竟然也颤抖着嘴唇,学人撂狠话。

  穆朝阳不可思议地从小橙、小黄、小绿、小蓝、小靛、小紫一个个看过去……她们竟然同一个鼻孔出气?他凝视着那个祸头子片刻、陡然陷入沉思中。

  撇开她工于心计、惹是生非、鼓动民粹、颠倒是非黑白这些缺点不提,至少她拥有一个长项——就是能够制得住这六个成天叽哩呱啦的丫头。

  两相衡量之下,目前看来是利大于弊。

  穆朝阳若有所思地抬头盯着她艳丽妖娇的脸蛋,不知怎地,他心底浮起一种「现在留下她,将来一定会后悔」的预感。

  但是,反正她不过是个女夫子罢了,能惹出什么麻烦?

  「好吧。」他毅然决然答应,「我答应她留下来!」

  「耶!万岁!」她们欢呼了起来,蝶蝶则是松了口气。

  唯有苗艳青,她睁着那双水汪汪又蕴满神秘与美丽光芒的眼儿,直直地注视着他,等待下文。

  好亮、好美的一双眸子。

  穆朝阳有一瞬间的失神,随即眨眨眼,冷静道:「她可以留下,三个月试用期,如果三个月后没有达到我的要求,一样要走人。」橙黄绿蓝靛紫六姊妹们齐声哀哀叫:「相公……」

  「就这样决定了。」他手中的墨扇刷地合起,坚决地道:「没得商量。」

  「多谢金主大人。」苗艳青小巧丰润的嘴微微上扬,弯成了一泓甜甜荡漾的笑意。「我真是发自内心由衷地感谢您。」

  「我会看着你的。」他伸指比了比自己,再指了指她,哼道。

  她笑得更加灿烂,对于他的威吓丝毫不以为意,压根没放在心上。因为,好戏才刚刚要开锣呢!

  事实证明,她一刹那间所作的决定果然英明过人啊,和那数百数千名欲应征小妾的女人们相比,她可是轻轻松松就混进凤扬城来,还大刺刺地住在清幽舒适的「师斋」,蝶蝶也连带受惠,住在师斋里的其中一间雅房里。

  「小姐,你真的要当她们的老师吗?」蝶蝶在赞叹完了自己素净雅致的卧房,忍不住跟在她屁股后头好奇追问。苗艳青摸了摸上好的红木花几团凳太师椅,笑道:「当,怎么不当?答应人家的事就要做到,这叫做一言既出死马难追。」

  「是驷马吧?」

  「管他死几匹马,总之,我们是顺利进来了,既然进来了就要好好干活儿,对不对?」她闲适地坐了下来,纤纤指尖推开了最靠近自己的一扇窗。

  窗子推开来,一株嫣红点点的梅树伫立在院子一角,随着一阵冷冽的冬风吹过,摇落了一阵梅花雨。

  哇,好美的地方……

  她难掩赞叹地望着眼前幽静动人的景致。

  「小姐,话说回来,你有没有发现穆公子……真的好俊哪?」蝶蝶小脸发烫,笑得跟个小花痴一样。「呵呵呵……我光是看他的侧脸,就忍不住脸红心跳了起来。」

  苗艳青嫣然一笑,小手轻抚着斜落在胸口的长发,「是很俊,不过有点坏脾气,不好搞呢。」

  「小姐,我有一事不明耶。」

  「怎么?」

  「你不是来应征穆公子的小妾吗?」

  「是呀。」她拎起桌上的一壶热荼,斟了一杯。

  「那你怎么会变成应征穆公子家妻妾的私塾老师呢?」

  「这叫顺水推舟。」她端起杯子,唇畔笑意盈盈。

  「啊?」蝶蝶满脸迷惑。

  「等跟你解释清楚,天都黑了。」

  这时,门上陡然响起两下轻敲,她俩不约而同转头望去。

  「是穆公子。」苗艳青微一侧耳倾听,嫣然一笑。「蝶蝶,你先进房里去。」

  「马上进。」蝶蝶脑子这会儿灵光多了,连忙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