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三妻四妾负了谁[蔡小雀]

三妻四妾负了谁 第4章(1)作者:蔡小雀

  不知冤家路窄还是怎的,穆朝阳才在长廊上拐个弯,就撞见了昨儿个害他心情低落的家伙。

  「你!」他精神全来了,挽起了云袍大袖准备找她算帐。苗艳青倒退一步,随即反应过来,灿笑若花。

  「老板,早呀!吃饱没?穿暖没?昨晚睡得可好?再会!」她闪电招呼完就要闪人,穆朝阳及时抓住了她的手腕。

  「慢。」今日换他笑得可坏了。「苗老师神色匆忙所为何事?」

  「还不都是忙着教育英才吗?」她朝他咧嘴一笑。「所以请恕我走先……」

  「急什么呢?」穆朝阳紧抓着她的手腕,好整以暇地往外拉。「陪我吃早膳!」他动作之神速,害她连一句「我早膳已经吃过了」都没来得及说,就被他不由分说的拖走了。

  半盏荼辰光后,她已经被安置在他专门甩膳的酝酬亭里,坐在对面和他大眼瞪小眼。坦白说……

  人长得好看就是有这等好处。

  尽管她不想承认,但穆朝阳连吃东西的样子都分外迷人,举手投足间,自成了一幅美不胜收的风景。

  虽说他明摆着就是个光长外表不长脑袋的俊哥儿,但她还是不由自主欣赏起他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

  他的微笑、他发亮的双眸、他若有所思地微微侧头、他那被微风吹过的乌黑发丝……

  长这么好看,却偏是个草包,真是糟蹋了。

  「唉。」苍天不公啊。

  「你怎么不吃?」穆朝阳修长的手指握着玉箸,夹起了一片嫩笋,见她抱臂瞅着自己的模样不禁一怔。

  「老板,现在我可以说话了吗?」苗艳青回过神来。一本正经地问。「我没说不能啊。」

  「那我可以走了吗?」她迫不及待起身。

  「喂!」他心里突然有点不是滋味起来。

  从来只有莺莺燕燕巴不得黏着他、缠着他,无论从九十九岁老妪到一岁初生女娃娃,没有人能够对他惊人的男性魅力免疫。

  唯有她不给他好脸色,不,不对,应该说她老是对他笑里藏刀,并且常常跟他唱反调。

  「坐下,我有话对你说。」他放下筷子,脸色微微一沉。

  苗艳青眨眨眼睫,只得坐回去。

  「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吗?」他打算一举攻心,来个说清楚讲明白。

  「没。」他盯着她,「那你为什么处处跟我过不去?」

  「老板,我怎么敢呢?」她嘻皮笑脸的回了一句。

  「不敢?我还真怀疑有你不敢做的事吗?」他伸出手指开始扳数起来。「第一天,鼓动我的妻妾对抗我。」

  「天地良心,那都是误会。」

  「第二天……第二天没事,第三天,故意在我休息的时候,说一些造成我心理产生莫名愧疚与压力的胡话,导致我当夜无法入眠,隔日起床多了两枚熊猫眼,让全城仰慕我的姑娘们心疼不已。」他越说越愤慨。

  「噗!」她忍俊不禁的喷笑,一点面子都不给他。

  「苗、艳、青!」穆朝阳恼了,忿忿地盯着她。「你当我是在跟你瞎扯淡吗?我是很认真的。」

  「对不起。」她连忙收起笑容,正拎危坐,神情严肃。「是,您请继续。」

  「总之,我身为老板却没有得到你应该给予的尊重,所以我觉得非常、非常的不满!而且我感觉到你好像很瞧不起我似的,老实告诉你,其实我也是很忙的。」

  「忙什么?」忙着吃喝玩乐呀?

  「就是忙一些……」他眨了眨眼睛,下巴一抬。「怪了,你是老板还是我是老板?我忙什么还得向你报告吗?」

  「对啊。我也觉得很奇怪,你干嘛特地跟我解释那么多呢?」她嫣然回道。

  「你——」穆朝阳一时气结。「你有没有职业道德?可以这样吐老板槽吗?」苗艳青一双水汪汪大眼直啾着他。半晌后,甜甜地笑了起来。他原已做好了抵抗她伶牙俐齿攻势的准备,没想到她不怒反笑,还笑得如此娇甜妩媚可人,宛如一碗香喷喷的甜汤,刹那间浇熄了他所有的焦躁与愤慨。

  他的心脏不知为何,莫名地嗵嗵嗵鼓噪震荡起来。

  穆朝阳不假思索地伸手压住剧烈跳动的左边胸膛,突然地站起。「呃……我吃饱了。」

  「咦?」苗艳青迷惑地仰头望着他。「可我还没解释,其实我真的一丁点不满你的心都没有。」

  「那个……不用解释了,」他不自在地道,「我……突然想起我有事待忙,就这样,你也去忙你的吧。」

  「真的不需要解释清楚吗?」苗艳青起身来到他跟前,抬头望着他,眼神迷蒙如烟,声音温柔似水。「可我不希望你误解我、讨厌我……你真的很讨厌我吗?」穆朝阳屏住呼吸,深邃的黑眸不知怎地有一丝不敢正视她朦胧的眼。

  「咳咳。」他喉咙突然变得有点干。

  「真的很讨厌吗?」她的美眸隐隐浮上了一层氤氲的水气。他的心瞬间柔软了下来,有些不知所措地道:「你千万别这么说,其实我也只不过是……呃……」

  「你就是讨厌我。」她低下头,声音微微颤抖。「因为我长得太艳,所以被人当作妖精和坏女人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我知道的。你完全不必感到抱歉,也不必对我心怀内疚,因为这一切都是我的命……我会认命的。」

  「不!」穆朝阳心下一紧,连忙握住她的小手。「不是这样的,你千万不要这样想。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里,我相信你是一个德容兼备的好女人,你有内涵、有思想、有见地,你绝对是我所见过最美,也最有头脑的姑娘了。」她的头还是低低的,没有抬起,肩头却微微抖动。

  他更手足无措了。她该不会哭了吧?

  「我说的话字字出自真心,你一定要相信我。」他的声音低沉轻柔,像是唯恐大声了点就会震碎她此刻脆弱的心灵。「别人怎么看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么看待你自己,只要你觉得自己很好、很优秀、很快乐,那么就不需要理会那些没知识、没常识又没道德的人所说的话。」

  咦?苗艳青不知几时已然抬起头,神情带着一丝迷惘与诧异地注视着他。穆朝阳没有发觉她用一种崭新的、重新估量的眼光看着自己,一心只想好好安慰她、鼓舞她,甚至不惜拿自己当实例。

  「拿我来说,我就是一个血淋淋的例子。身为凤扬城主,看起来要什么有什么,震慑四海、威风八面,可是私底下也是有很多人觉得我不过是个纨绔子弟,是个靠祖德祖产祖宗福气过活的好命家伙而已。」

  「呃……」她凝视着他,突然有点心虚。

  实不相瞒,她就是「很多人」其中的一位。

  「我知道他们觉得我不过是个外表好看的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苗艳青更心虚了,她露出一朵小小的、尴尬的笑容。

  「难道美丽也是一种错误吗?」他有一丝痛、心疾首。「长得英俊漂亮,就犯法吗?」她闻言,一颗心微微地揪起来了,格外感同身受。

  是啊,她也常常因为自己容貌过度的美丽,而遭遇到许多不公的事呀!

  「但是我何尝把他们的话放在心里过呢?」穆朝阳抬起下巴,昂然自傲地道:「我仰不愧天,俯不祚人,纵然财可倾城,权可倾国,但我从未做过任何一件亏心事,也从未有一两银是用在不义之处,就算每日倚香偎翠,吟诗作对,吃香喝辣又如何?」他这么说也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