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三妻四妾负了谁[蔡小雀]

三妻四妾负了谁 第6章(2)作者:蔡小雀

  「对了……」她缓缓起身,又慢慢走向他。

  要干嘛?

  穆朝阳戒慎地盯着她,大手护住自己露出水面的胸膛。

  「老板,那么紧张做什么?」她才没有他想得那么下流,柔若无骨的双手轻轻搭上他赤裸结实的双肩,「放轻松,肌肉绷得太紧容易受伤、疲劳,并提前老化哟。」呀,他光裸的肌肤好暖、好暖……热力惊人。

  「你在做什么?!」

  她冰凉却柔软的小手继续着他纠结的肌肉,仿佛雪花轻柔地落在他裸露的肩头上,又仿若小巧灵蛇诱惑地纠缠着他的肌肤……

  他只觉背脊窜起一阵又冰又热的奇异感觉,浑身血液在瞬间沸腾。他在水面下的身体某个敏感地方忽然违背意志地胀大坚硬起来:当然不是他的脚趾。他非常、非常确定状况危险到濒临失控。

  「苗、艳、青!」他咬紧牙关,忍住想指死她或享受出声的极端冲动。「你究竟在做什么?」

  「帮助你放松呀。」她小手灵巧的着,逐渐放松他肩颈每一寸的紧绷,却无意中燃起了他身体的骚动狂热。「我想让我的老板身体健康长命百岁……」穆朝阳浓眉紧紧打结,额头有一滴与温泉热气无关的汗水缓缓蜿蜒滑落。

  不,他一定是中了邪,因为他已经几百年没有如此心跳加速、浑身燥热难当过,突然血脉愤张,冲动得像个好色的少年了。

  「我——不需要。」他不着痕迹地深呼吸,面上平静无波,水面下的双手却紧握起拳头。

  察觉他隐隐的异状,她促狭一笑。

  「你不喜欢吗?」苗艳青贴近他耳畔吹气甜如蜜的笑声试图扰乱他的自制力。

  「我不够用力吗?」好,她要玩火是吧?穆朝阳微一转念,怒极反笑。「有美女自动投怀送抱,我又怎会不喜欢?」他故意笑得好坏,仰头缓缓贴近她幽香的怀间,索性闭上了双眼,一脸享受陶醉样。

  「来吧,多使点劲。」

  她本来是逗他逗得很乐的,可是现在见他一副醉卧美人膝、幸福得要飞天的快活状……哼!

  风流鬼就是风流鬼,稍微勾引一下就现出原形。难怪有了三妻三妾还不够,仍旧四处招蜂引蝶,惹来无数女子竞折腰。

  她突然觉得心情跌到了谷底,愀然不乐了起来。唉,自古男儿多是风流薄幸汉呀……

  「嗯,怎么,不是要帮我释放压力吗?」他感觉到她的小手顿时失了热情,忍不住嘲谵地笑问。

  苗艳青收回纤纤小手,改为梳理自己如瀑的长发,「我手酸呀。」

  「才捏这么几下手就酸了?」他一脸好笑。

  「不只手酸,我嘴也酸了,脚也酸了。」她飘飘然起身。「是该回去的时候了。」他一怔。

  「你才按个两下就要走了?这么没诚意?」

  「我没心情了。」她幽怨地轻哼。「反正有人也不希罕嘛。」望着她落寞黯淡的小脸,他脸上得意的笑容顿时消失。

  「那个……」他试图想说点什么。

  她走了一步,忽又回头望着他,大眼里像是有千言万语,抿着的唇儿笑得神秘而美丽,又带着一丝丝悲伤。

  他接触到她的眸光,心下微微一痛。

  苗艳青没有说话,只是又蹲回他身边,小手温柔地撩开了落在他颊边的一缕发,摸摸他温暖的脸庞。

  他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不知怎的,完全说不出话来。

  她朝他无力地一笑,又起身欲离去。

  穆朝阳只感觉到柔软的裙摆轻拂过肩头,伴随着一缕荡人神魂的暗香掠过鼻端,他的心神不自禁为之深深悸荡。眼见她即将穿过重重银纱帘幕,一股失落感蓦然涌上心头,他胸口一热,冲口道:「苗姑娘请留步!」她的脚步一顿,微偏过头睨了他一眼。

  「嗯?」要不要喝杯酒暖暖身子?他却听见自己开口说——「你早点睡吧,下次……不要再做这种事了。」她的背瞬间僵凝住了。

  穆朝阳话才说出口就后悔了。

  「呃,我的意思是……」他喉头干涩了起来努力想挽回方才说错的话。「就是……」

  「你不用说了。」她语气幽幽地开口,「你的意思我都明白。如果说我想和你和平共处,想让你开心,想让你身心愉快也是一种错的话,那么,以后我再也不会做这种令人厌恶的蠢事了。」他的心像被利刃划了一刀,脸色陡变,急切道:「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我退下了。」苗艳青不待他说完,只是深深地望了他一眼,随即拎起裙摆,低着头奔出温泉池。

  「苗姑娘!」她没有回头,只是冲进了黑沉沉的夜色中。

  穆朝阳颓然地低咒一声,痛恨极了自己混蛋加三级的恶劣行为!

  「……绝对不要硬碰硬,而是要让对方对你感到愧疚,觉得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于是开始对你产生一种怜惜的、补偿的、想宠爱你的情绦。」妩媚地坐在讲台上,神采奕奕、美艳无双的苗艳青啜饮着一杯甜香四溢的女儿茶,环顾全场,说出「如何诱捕男人七十二式」当中的第七式。

  「哗……这招厉害!」

  「好霹雳的招数!」

  「够狠!」台下六个好学生忙着埋头疾写,赶紧抄下来。其中尤以小绿和小黄最是认真。

  「在这个最关键时刻,绝对不要再和他碰面!」她涂着艳红盖丹的指尖凌空点着在场每一张求知若渴的小脸,幽幽地拉长了音。「让他心里想着:她到哪儿去昵?我是不是真伤了她的心?若是她以后再也不想见到我该怎么办?」

  「对对对……」小绿点头如捣蒜。「一定会这样想的。」

  「然后呢?然后呢?」

  「接下来呢?」其它人兴趣浓厚地追问。

  「接下来就是……」苗艳青敏锐的耳朵倏地听见了那熟悉急促的脚步声。脸色微变,「啊,各位同学,请恕我走先一步,蝶蝶会帮我发本日的问卷调查表,完了以后就下课了,再会!」

  「咦?」诸家六姊妹愣愣地看着刚才还满满自信的美女老师,咻地从另一边爬窗出去。「各位请不要感到讶异,我们小姐行事向来神出鬼没的。」蝶蝶尽责地发起卷子。「来来来,一人一份。」

  「哦,原来如此。」她们恍然大悟,乖乖地填起问卷。就在这时,门陡然被推了开来,她们玉树临风的「未婚夫」站在那儿,神情有些焦急。

  「相公?」她们眨眨眼,还以为自己看错人。

  「你们苗老师呢?」穆朝阳锐利的眸子迅速扫过众人。

  所有人——包括蝶蝶一不约而同指向那扇窗户。

  「可恶!」他神色闪过一丝懊恼。

  不是他的错觉,她真的在躲他。

  穆朝阳忿忿地转身大步离去,剩下她们几个面面相觑。

  「呼!吓死我了,还以为相公是临时来突击检查我们功课的。」

  「是啊、是啊。要是给他发现我们念的根本不是那些文诏闷死人的东西,那可就惨了。」她们满脸庆幸。

  「你们就担心这个呀?」蝶蝶不可思议地道:「应该关心点别的吧?比方说自己的夫婿怎么老是对自己不闻不问什么的……」

  「不闻不问最好,」小紫露齿一笑,快乐道:「这样我们就可以做自己爱做的事啦!」其它姊妹猛点头,个个心有戚戚焉。

  蝶蝶张大了嘴,对此诡异反常情况惊讶到完全说不出话来。

  躲就躲。谁怕谁啊?苗艳青咯咯笑着,坐在凤扬城最高的一座红色琉璃瓦上,小脚悬在半空中晃呀晃地,眺望着远处京城的景色,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远处的山峦,隐隐的默林,京城里栉比鳞次的绿瓦、红瓦,渐渐朦胧成了漫天烟波。

  起雾了。

  苗艳青拢紧了身上绛红色的袄子,笑意幽幽不见。

  天更寒了,蝶谷里的百姓们,想必已经开始烧起暖暖的炕,忙着打下一树树的栗子,搁入灶里烘熟,好给孩子们当零嘴。往常这个时候,她总是带头第一个打栗子的,还要忙着大喊着让仰头拍手的孩子们快跑,否则让那一阵阵带刺的栗子雨打下来可不好受!她因回忆而浅浅微笑了起来。

  「副教主不知道记不记得,让孩子们剥开包在栗子外头的那层带刺绒壳时,千万得叮嘱他们要裁手套呢?」她笑着,眼眶却红红的。

  如果她再无法完成任务,她就回不去了。

  回不去满山遍野都是五彩缤纷的香花与蝴蝶的蝶谷,回不去那个充满欢乐笑声与热情笑脸的蝶谷。

  她所有的志得意满、妩媚自信全消失了,只剩下挥也挥不去的轻郁和道也道不尽的思念。

  穆朝阳高大的身形静静出现在琉璃瓦上的另一端,看到的就是她眉拢烟翠、目含秋水的满身寂寞。

  他心头紧紧揪扯了一下,疼楚感渐渐在胸口扩大开来。

  他真的害她伤心了。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表现得跟只掌心踩到刺的老虎一样暴躁易怒,想要将她拥入怀里,和想将她推离身边的冲动一样强烈。本来就不应该对她产生这么多的感觉,可是不知在几时,他的理智已经失去了方向,他的情感却自有意识地将他拉扯向1个全然陌生的世界。

  只要看着她,就觉得胸口一阵阵发烫,就觉得他是如此鲜明而真实地活在这世上,他不再只是无聊的一天过一天。

  只是此时她苍白的脸庞,眼底那一抹迷茫落寞的神色,令他连呼吸都感到疼痛。

  他多么想紧紧地将她拥入怀中,将所有伤痛和寂寞全自她身上扫除一空。

  「对不起。」穆朝阳悄悄地走近她,沙哑地道。

  苗艳青陡然惊醒,急急地用袖子抹去颊上的泪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翻遍了全城。」他在她面前曲膝半跪下去,大手怜惜地捧起她带着仓皇的小脸,「以后不准你再爬这么高了,万一摔下去怎么办?」

  「我……」她怔怔地望着他。

  面对他突如其来的温柔,她没有诡计成功的喜悦,尽管她应该要感到得意,却只有乱成一团的失速心跳。

  因为他的眼神是如此真挚,他的关切是如此深刻,他眸底的心疼更是深深地揪疼了她的胸口泪意突然弥漫了她的眼里。她嗫嚅着想开口说些什么,却没有办法挤出半个宇。他的指尖轻柔地抚过她的黛眉、她的眼角、她的颊边,然后他轻轻地吻住她的唇。

  尽管待到明日,他一定会后悔。

  雾更加浓了,悄悄地将他俩缠绕紧偎的身影包围。

  没有来因,没有去由,就像那无声无息的雾它要来就来,要散即散,就像某个名为爱情的神秘玩意儿,总是在人狞不及防的时候出现,没有人知道它何时会消逝,也许是一刹那,也许是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