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三妻四妾负了谁[蔡小雀]

三妻四妾负了谁 第7章(1)作者:蔡小雀

  穆朝阳不见了,自从那一天吻了她之后,他就在她的眼前消失了。不再在每个转弯处遇见他,不再不小心就能听到他清朗的笑声。她开始不由自主地搜寻着、倾听着任何一缕穿林度水而来的丝竹声,暗暗期盼着,或许走进那一阵悠扬的乐声尽头深处,就能再看到那一抹高大潇洒的身影。

  可是他还是不见了,没有人影、没有声音,像就此消失在人间一样。

  于是苗艳青开始在上课的时候精神恍惚,几次三番想要向诸家六姊妹探听一下,可是话到嘴边,又忍不住咽了回去。

  她怎么能大刺刺地向人家的妻妾追问她们相公的行踪呢?

  苗艳青以为自己可以忍,可以当作没那回事直到她上课打翻东西、写错字、叫错人……她才知道自己麻烦大了!

  「真是该死了。」她心情烦躁不已,索性告假一日,出凤扬城,京城散散心。「苗艳青清醒一点,别忘了你是来做什么的!」不是来传道授业解惑,不是来诲人不倦,更不是来谈情说爱,独害相思病的。

  只是那一个吻……她情不自禁抚摸自己的唇仿佛还在发烫,仿佛还可以感觉到那惊人的灼热与痴狂……

  尽管她告诉自己一千遍、一万遍,穆朝阳只不过是个有名、有利、有武功的花花公子,就跟江湖上其它自以为了不起的名门子弟一样,都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可是她的情感硬是跟她的理智作对,拚命想起他的好处来。

  她倏地缩回手,紧握拳头。只不过是一个吻,一个微不足道的吻,就像不小心被蜜蜂叮了一下,有什么好眷恋不忘的?

  「不不不!」她恼怒地重重甩头。「不是说了不想他了吗?」今儿个她一定要大玩特玩,把这几日憋足了的闷气全发泄一空!

  待会儿大肆采购后,她就要到京城的赌坊见识见识,非要来个大杀四方不可!

  不能对他怎么样,把气全报复在海捞京城赌徒一票上,也行。苗艳青娇艳迷人的脸蛋笑意复现,心情轻快不少,甚至边逛边哼起家乡的小曲。

  十几日不见。京城还是珠玉铺地。光彩非凡,只不过和她头一天来到的情景相比,今日是热闹得太多太多了。

  百业兴旺,游人如织,虽然昨日又下了一整夜的雪,四周尽是银色霜华世界,空气也冷凝得令人呵气都冒出团团白烟。但是依旧可以看到人人穿戴暖和厚实,神情愉快地逛街。

  京城就是京城,果然与众不同,百姓们个个吃得饱饱、穿得暖暖。

  苗艳青买了一串松子糕,在小贩惊艳的目光中,边呼烫边不顾形象地痛快吃起来。

  吃完了松子糕,她又跟着一群贩夫走卒蹲坐在地上,围着一个小小摊子,唏哩呼嚯地喝着加了酥油、花生粉和辣椒末的成豆腐脑儿,边听他们说一些大户人家稀奇古怪的流言秘辛,逗得她哈哈大笑。

  她还和几个流着鼻涕,穿着破旧袄子的小乞丐玩起跳房子,在玩输赖皮的时候还嘻嘻哈哈扭打成了一团,最后她出钱请小乞丐一人一串糖葫芦,还包了十几个馒头和两只大肥鸡给他们带回破庙当消夜。她真的玩得很开心、很痛快……

  像这样融入市井小民的生活中,尽情地吃喝、尽情地玩闹、尽情地感受酸甜苦辣,对她而言真是如鱼得水,烦恼好像也消失了许多。

  「我真是不习惯当一个规规矩矩的好老师,好人家姑娘呀!」她坐在人家屋檐下的木头门坎上,美丽的红裙子上不在意地沾满了小孩们脏兮兮的手印子。依然快乐地啃着卤鸡爪,看着热闹的街市人潮,喃喃自语。「再这样下去,不闷死也会被自己莫名其妙的心动感觉烦死……噫,干脆不要搞这么复杂了。」还跟他在那边猫捉老鼠的咧,今天回去后,索性就趁月黑风高,然后潜入他屋里,先把他毒晕了,接着再取精……呃,不是,是做该做的事。

  接着吃干抹净以后,管他认不认帐,立刻走

  她兴奋地眼睛都亮了起来,一拍大腿。「对啊,就这么办!」等一下!

  苗艳青发光的小脸瞬间又黯淡下来。「不对,一次机率太低,总不能牺牲了清白,却连颗鸡蛋都没能怀上,那该怎么办?」哎呀!烦死了。要跟人生个娃娃怎么这么麻烦?真是有违她平常热情奔放、爱怎样就怎样的天陆。而且她也不能继续跟他这样眉来眼去了,万一她一时昏头爱上他了,又该怎么办才好?

  「苗艳青,你一定要坚定信心,你一定要发挥最坚强的意志力,绝对不能轻易被他的美色给打倒!」她挥舞着啃了一半的鸡爪,慷慨陈辞。

  「无论如何,绝对要让他无法自拔地迷恋上你,这样才能得到你最想要的东西啊!」下定决心后,她拎着未啃完的鸡爪起身,踩着轻快的脚步,不一会儿就看见了雄伟的凤扬城大门。

  就在这时,人群忽然骚动了起来,有八名身着深紫色禁卫军服饰的壮汉抬着一顶璎珞宝盖大轿,自另外一条大道绕出来,缓缓地经过她面前。

  四周百姓开始兴奋地议论纷纷起来一

  「这一定是绣月公主的轿子。」路边卖菜的三姑和六婆交头接耳,热切地讨论着。

  「奇怪了,这一、两个月都不见绣月公主的轿子出皇城,怎么今日天这么冷,她倒是出来了?」

  「还能有什么原因?肯定是去找城主的。」三婆语气酸溜溜的,「城主又不只是她一个人的城主,每次都大摇大摆的进凤扬城去,好像将来肯定稳坐城主夫人宝座似的。嘿。要是我年轻个十岁呀,我铁定比她漂亮上一百倍,城主夫人还轮得到她吗?」

  「就是说!我最看不惯绣月公主那副病西施的模样,听我在宫里当差的大侄子的阿姨她表弟说呀,绣月公主平常在宫里常常对着月亮叹气,动不动就掉眼泪,还成天捂着条手绢咳嗽……」六婆忍不住摇头。

  「唉,依我说呀,女孩儿最好还是长得壮壮的,屁股圆圆大大的,吼起丈夫来中气十足,然后有一双大脚丫,这样才够劲儿嘛!」

  「哎呀!男人看女人的标准是和我们不同的。」三姑不是滋味地道:「就像我家那个死鬼,每天都说我不够女人味……哼!我哪儿不够昧呀?脚臭狐臭我统统都有——」

  六婆倒抽口凉气,立刻倒退三步,掩鼻惊呼:「三姑,你说真的假的?难怪我老是觉得你家怎么天天都在煮咸鱼……」

  「哟,六婆,你害羞什么?我就不信你没有这种成熟女性特有的女人昧,呵呵呵……」

  「不不不,我才没呢!」接下来的话苗艳青完全没有听进耳朵里,因为她的眸光紧紧盯着缓缓开启的城门。

  出城迎接绣月公主的,竟然是一身银袍,身长玉立英姿焕发的穆朝阳,原来他在城里,并没有不见!

  苗艳青睁大双眼、脑袋里一阵嗡嗡作响,胸口有点刺刺的。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想,也不知道他这些天来的避不见面,是什么意思?

  她只知道她看见了他神采飞扬、笑意盎然地搀扶一名清丽柔弱的雪裳女子落轿,半搂着她不盈一握的柳腰,温柔怜惜地进城……

  手中的鸡爪倏然掉落,她的脑子一片空白。

  留云楼里,传来一阵阵断续的咳嗽声。

  「绣月,你身子不适,为什么还亲自前来呢?」英俊脸庞有些憔悴清减的穆朝阳替她吹了吹一盅参茶。

  「咳咳……」绣月捂住了小嘴,雪白的小脸显得更白,「阳哥哥,你最近很忙吗?」忙…呃,是很忙。

  这些日子以来,他脑子里塞的都是一堆乱七八糟的人与事,就是没有她,他不由得深深愧疚起来。

  「阳哥哥!」绣月睨着他,面上如此幽怨,心底却不禁有些好笑。「你……难道心里有了别人了吗?」

  「我——」穆朝阳当场被口水呛到。「咳咳咳「阳哥哥,不是说好了以后你都要守护着我吗?」她抬起清丽的小脸仰望着他,眨动着水汪汪的大眼。

  「呃,咳咳……对啊、对啊。」他的笑容里满是心虚。

  绣月要他将诸家六姊妹休离,不准他娶第四房小妾先诞下穆家长孙,也不答应先成为他的第四小妾,然后再扶为正妻。

  她贵为公主,不愿意委曲求全也是理所当然,但是身为穆家独生子,他又怎能视家训为无物?穆朝阳已经想破了头,还是无法解决这个僵局。

  就在他脸色为难、心情无奈的儿……

  他猛然一震,绣月则是吓了一大跳,不约而同抬头望向来人。

  苗艳青将一大盘点心重重放在花几上,面无表情地开口。「文总管要我拿过来的。」说完,她转头就走出去了。

  穆朝阳愣愣地望着她的背影,深深的歉然和尴尬尚未来得及浮现,绣月已经瑟缩地朝他怀里钻去。

  「阳哥哥,她是谁?好吓人哪!」

  「她是……」他痴痴地望着苗艳青离去的方向。

  文总管怎么会让她来送点心呢?可恶!她是橙儿她们的家庭教师,又不是风扬城里的佣人婢女。

  他又是恼怒又是心神不定,完全没有发觉眼神已经背叛了他、泄漏了他心底最深处的感情。

  「阳哥哥?」绣月怯怯抬头,穆朝阳失神又温柔的眸光是她从未见过的,她突然感到一阵怀疑。

  难道这个明显灌了一大桶醋的美人儿,就是「卧底」告诉她的那一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