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三妻四妾负了谁[蔡小雀]

三妻四妾负了谁 第8章(2)作者:蔡小雀

  幸福逍遥了好几日,但苗艳青最后还是没办法不去面对最终的棘手问题。想破了头都想不出两全其美的办法,所以她决定了一不管怎么样,先有再说。一定要在这两三天内,让生米煮成熟饭。

  她算过,配合使用五毒教的祖传秘方——花开结果包生丸,只要多做几次,两个月内肯定能中奖!

  就算现在百事乱如麻,还是走一步算一步,船到桥头自然直。

  她一把推开门,对着刚起床,侍女们还在服侍穿衣的高大俊俏男人喊道:「今天晚上就来吧~」

  「咦?苗老师?」侍女们个个一愣。

  苗老师跟城主晚上要来什么?她们脸上写满了「我想听八卦」的表情。

  穆朝阳一见到她,什么?你快快进来吧,立刻眉开眼笑。「晚上来有事坐下来’匿慢说。」真是一见她就笑,越来越自然啊!苗艳青这才注意到屋里侍女们的存在,饶是皮厚如城墙,还是忍不住小小尴尬了一下。

  「啊,呃,你们早呀,吃饱了没?」

  「苗老师早,我们都吃饱了。」侍女们纷纷围到她身边,吱吱喳喳的开口。

  「苗老师,你上回给我们的百花玉面露好用极了,不但润泽肌肤还有淡淡花香,这七、八天用下来,我们肌肤都变得更好了呢!」

  「苗老师,我们可以跟你学怎么磨制花瑶花粉吗?」

  「对啊、对啊,小紫夫人说你有一味「草蜜淡斑膏」宛如神物,只要连续抹三天,就算麻脸疤子也立刻变得水当当。」

  「我也要,我也要!」苗艳青笑嘻嘻地对她们道:「那有什么问题!以后晚问饭后开放一个时辰教学,你们忙完了工作就来。」

  「哇,万岁!」侍女们兴奋的欢呼。被冷落在一旁的穆朝阳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为什么她是先跟他的侍女亲亲热热交谈?他才是应该被她抢先关爱一不,是唯一关爱的那一个才对。

  「嗯咳!」他重重咳了一声。「苗老师,该我了吧?」苗艳青探头出来。见他臭着一张脸,不禁失笑。「是,老板。」

  「你们先退下吧。」他朝侍女们挥手道。

  「是、主子。」侍女们对她眨了眨眼。窃笑着退了下去。

  她一走近他,就被他长臂一伸整个勾入了怀里,「哎呀!」穆朝阳将她抱坐在自己大腿上,一本正经地道:「以后不准再跟我的侍女聊天。」

  「为什么?」她老实不客气地双臂环着他的颈项,笑得眼儿弯弯。

  「我会吃醋。」他哼了哼。

  「吃醋?用什么名目、什么理由、什么身分——」

  他伸掌掩住她的小嘴,满眼笑意。「够了、够了,我怕了你。只要你以后别净顾着和她们说话都不理我,那我就心满意足、心安理得、心……」

  「背书哪你?」苗艳青嫣然一笑,纤指轻点下他的额头。「跟女孩子吃醋,无聊。」他笑着将脸埋入她柔软幽香的颈项问,「对呀,也不知怎的,最近忽然变得幼稚,我想这应该是被传染的吧?」

  「是吗?不会是我吧?」她被他再得好痒,频频发笑,扭动着身子。「可我是出了名的精明能干、老奸巨猾,所以传染你的铁定不是我,说不定是某个皇室贵胄家的郡主还是公主什么的…

  …」

  穆朝阳陡然沉默,也不呵她的痒了,只是将她拥得更紧。

  她惊觉失言,眸光掠过一抹歉然,「对不住,我不是故意提起她的。」

  「不,其实我昨晚想了一整夜。」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深邃的目光重新对上她的。「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这样对你们任何人都不公平。」她温柔地注视着他,心里却紧张了起来。

  「你……想怎么做?」

  「我已经不能想象没有你的日子,所以我必须向绣月妹妹坦诚我的负心。」他轻抚着她掌心上的姻缘线,「身为男人,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不能再自欺欺人,也不能再伤害你们每个人,这是我起码应该做到的。」苗艳青心里感动极了,痴痴地凝视着他,喉头一阵发热。「待会儿我就会进宫,我会好好跟绣月解释这一切的。经过一夜深思,我知道我不是她那一碟菜,她想要的我做不到,我也无法给予她真正的幸福。」对于绣月,他怜她、疼她,可是现在仔细想来,仿佛是怜大于爱,疼多于情。

  直到遇见艳青这个小辣椒,他才知道渴望拥有一个女人直至天长地久的滋味是什么。

  她。

  就连同她抬杠吵嘴斗气,都是莫大的乐趣。

  他对绣月感到无比的抱歉,他会尽全力弥补「你确定要这么做吗?」他神情坚定。「对。」她点了点头,低声道:「那我送你出门吧。」

  「先帮我绾发好吗?」他含笑地望着她。

  她的脸蛋蓦地羞红,「噢。」

  苗艳青纤纤玉手替他梳绾起发丝,就像一个新婚的娇妻,为自己心爱的夫婿细细结起发来。

  已不能想象生命中没有他,已不能想象会有失去他的一天,她知道千不该万不该放纵自己沉溺在这甜如蜜的儿女私情中,可是她已经管不住自己的一颗心了。

  为了他,她可以放弃偷种的计划,可以放弃五毒教主的身分,甚至可以放弃她、心爱的蝶谷和里头的每一个子民……苗艳青暗暗下了决心。

  一个时辰后,她心爱的男人将亲自驾车进皇城。尽管心里知道他是去为他俩的感情奋斗的,可是她还是不由自主吃醋吃得乱七八糟。

  所以——

  「来来来……」苗艳青指挥着马车不断后退「来来来……」砰地一声巨晌。马车整个撞上了墙!

  「…」来不及了。」她吐了吐舌,有一丝幸灾乐祸。「哎哟,对不住!」

  穆朝阳险些从座上摔了下来,稳住身子后,又好气又好笑地瞪她一眼。「你到底会不会指挥车马?」

  她双手一摊,故作无奈道:「我会呀。」

  「你是故意的!」「没有证据的话可不要乱说啊。」穆朝阳一怔,突然笑了起来;幸福可怎么办才好?」苗艳青瞬间涨红呀?」

  「不是跟你说了,来来来……来不及,当心我去衙门告你!」她笑嘻嘻道。

  这妮子,一定又是在乱吃飞醋了。

  她被他笑得心头一阵发毛。「你怎么舍得告我?」他柔情款款地注视着她。

  他情不自禁飞身下马车,双臂一搂将她搂个满怀。「等我回来。」

  「傻瓜,当然等你。不然我还会等谁?」她不知怎的心酸酸的,眼眶湿湿的,紧紧地环抱着他的腰,在他胸前低声咕哝。「要快点回来呀,你都要第一个回来告诉我!」

  「一定。」穆朝阳不顾门口守卫们的眼珠子都快惊掉出来深情地覆上了她的唇。也封住了她的一缕娇吟叹息……

  趁穆朝阳进皇宫的当儿,苗艳青也鼓起勇气,决定向诸家姊妹们「认罪」

  「对不起,」她环顾着她们六张带着信任的笑脸,深深的惭愧紧紧指住了她的心尖。

  「其实我当初是来应征凤扬城主的第四房小妾,而不是你们的私塾老师的。」她不敢看她们的反应,只是羞惭地低下头,「可是误打误撞,我就变成了你们的私塾老师……但我一开始不是真心的,我只是私心地想要留在这里,找机会毛遂自荐。」一片沉默。

  她们一定气呆了,看透了她,苗艳青只觉一阵心痛。

  不管怎么说,她欺瞒在先,又「偷人」在后所以无论她们怎么气她、恨她、唾弃她,她还是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静静接受。「可是你们对我那么好,又是那么地真诚、可爱,我没有办法不喜欢你们,在我心里已经不知不党将你们当成我的妹妹了。」吧?还是没有声音,天!她们该不会已经气晕了苗艳青猛一咬牙,索性全部自首了。「但是我没有良心,不讲江湖道义,我、我跟你们的相公,我跟他——」她说不下去了,因为重重的罪恶感已经将她淹没。

  如果换作是她,面对自己的姊妹夺走自己的相公,她一定二话不说就扁得对方鼻青脸肿,凄惨落魄到不行!所以她根本不敢奢望会得到谅解。

  「噗!」终于,有人发出了一个声音。

  她愕然抬头。噗?是笑声吗?有人在笑吗?

  苗艳青耳朵没有坏,她们真的在笑,而且还笑得很开心,其中有几个还笑到前俯后仰。

  「哈哈哈……」快乐笑声充斥书斋,苗艳青却两眼发直,以为她们中邪了。

  「你们……」该不会受刺激过度,发疯了吧?就在她担心得要命的时候,小绿嘻嘻哈哈地道:「苗老师,我们早就知道了,我们又不笨。」生平第一次,苗艳青瞠目结舌,哑口无言。

  她怎么觉得天地刚刚颠倒过来了?她们全围了过来,笑吟吟七嘴八舌地开口。

  「我们早就看出来了,你和相公之间缠也缠不清、分也分不开的情意。」小黄对着小紫害羞一笑。

  「是这边啦——」紫动作熟练地把小黄的脸扳转向正确方向,向着慢慢自震愕中回过神的苗艳青。

  苗艳青眨眨眼睛,又想哭,却又很想笑。

  「你们……」

  小橙热切道:「苗老师,你来当相公的第四小妾是最好不过的了……不,不对,你来当大姊头,我们六个都当小妾,这样比较好,因为这样你才能镇压得住相公,还帮我们争取福利呀!」

  「可是……可是……她鼻头酸了,咧嘴笑了,却依旧迷惘不已。「如果你当我们的姊姊的话,这样或许你就能够偷偷帮我解套……」小蓝讪讪地道:「说服相公不要娶我了吧,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想嫁人呢,我要去龙虎山跟张真人学道——」

  「学道?」苗艳青下巴差点掉下来。

  「是呀,我的梦想是成为一位降妖伏魔、人人竖指敬佩的大师!」小蓝两眼发亮。

  丰满可爱的小靛则兴奋地争着说:「还有我,我也不要嫁人,我要跟苗老师一样当个成功的美容大王!」

  「我要去考取功名……」小黄露出羞怯一笑。

  「我要追文总管!」小绿无比肯定。

  听见她的话,其它姊妹全叽叽咕咕笑成了一团。

  「你们笑什么笑?不信我真的能把他追上手吗?他最近被我追到无处逃,还跟相公告假溜去香山寺住,哼!以为这样我就会死心吗?」小绿两手技腰,仰天长笑。

  「不、可、能!」

  「搞不好我都周游列国回来了,你还没能追到文总管呢!」小紫道:「要不要跟我打赌?」小绿气煞。「好哇,赌就赌!」小紫也豁出去了。

  其它四个姊妹开始起哄了。

  「我插花五两,赌小紫赢。」

  「我外插十两,赌小绿赢!」

  「我也赌小紫赢!」

  「我也一样!」

  刹那间,一问不见书香只有花香的书斋变成了闹烘烘的赌坊。

  苗艳青妩媚脸蛋上的错愕被逐渐涌上心头的如释重负和喜悦取代了,这下子真的欣慰快乐地笑了出来。

  哎呀!她真是爱死了她们……

  「小姐,你放一百二十个心,」蝶蝶笑容可掬地捧过茶来递给她。

  就没有人把心思放在穆城主身上,以前只是被迫认命,认了这门亲事。

  现在形势已转变,一切都大不相同了。」

  「蝶蝶,」苗艳青热泪盈眶,感动地紧抱住她。「你们待我真好……我觉得……好幸福呀!」

  「小姐,你知道蝶蝶永远是站在你这边的。」蝶蝶也哭了,「看小姐那几日难受,蝶蝶心里也难过极了,恨不能帮小姐分担一些……」

  「蝶蝶,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她泪眼迷蒙地看着跟随自己多年的贴身丫头。「如果我留在这儿,你还是可以回蝶谷的,我知道你和咽咽儿互相有情,本来我是预备办完了中原的事。回去后就让你们成亲的。」

  「小姐……」蝶蝶小脸瞬间羞红成晚霞朵朵。

  「郎有情,妹有意,这有什么好害羞的?我会让副教主继任为教主,请她替我办妥这桩婚事,以后你就好好跟咽咽儿生活去吧,最好多生几个大胖娃娃,让咽咽儿忙得团团转。」

  「小姐……」蝶蝶又哭了。

  「傻瓜,哭什么呢?」苗艳青替她拭去泪水,眼底闪过一丝不舍。「以后,我怕是没有回蝶谷的机会了,你要代我跟他们所有人问好,替我道别。」

  「小姐。你真的要为了穆城主放弃一切?」名声震慑五湖四海、黑白两道,神秘的、美丽的五毒教主苗艳青,就要从此退隐消失吗?苗艳青微微侧头,红艳小嘴泛起了一朵若有似无的笑。

  「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是能两全其美的。何况对我来说,名震天下还及不上他给我的那一抹温柔眼神……」她脸上满是幸福的光晕。「人生求什么呢?还不就是求个快乐、满足、心安吗?」

  「所以在他身边,你会很快乐很快乐吗?」

  「是。」她微微一笑,美艳的脸蛋散发着一丝柔和的皎洁莹然。

  「小姐,那我就放心了。」

  也许穆城主永远不会知道他心爱的女人为他放弃了什么,也不会知道江湖上从此消失一个美丽的传奇……虽然会有另一名五毒教主继起,但却已不是苗艳青。

  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苗艳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