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三妻四妾负了谁[蔡小雀]

三妻四妾负了谁 第9章(1)作者:蔡小雀

  苗艳青回到师斋,却发现门前多了两名神色肃然的皇室护卫。她心一紧,方才的快乐和幸福感瞬问消失。她的眼神冰冷了起来,缓缓走向师斋,锐利如电的眸光射向那两名男人。饶是皇室护卫艺高人胆大,依旧被她的目光盯得打了个机灵。

  「借过。」她越过他们,径自推开门。

  两名皇室护卫……没有人开口。

  看到坐在里头的纤弱姑娘,她应该要感到意外,却一点都没有意外的感觉,只是一颗心直直往下沉。

  「绣月公主。」她淡淡地看着绣月。

  他不是进宫去了吗?那为什么绣月公主会在这儿……他呢?

  「我让皇兄绊住他了。」绣月像是明白她的疑惑,淡淡地开口。「请坐。」苗艳青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坐了下来,双眸戒备地注视着那张苍白却美丽的容颜。今天的绣月公主和那天判若两人,虽然虚弱依旧,但是眼神沉稳,完全没有一丝被宠坏的刁蛮骄纵。

  这样的她,远比那一日又哭又咳的柔弱美少女更加令苗艳青感到戒慎。

  她,果然不是个普通人物。

  「自从阳哥哥遇见你之后,整个人就变了。」绣月双手捧着一只十段锦绣花暖炉,直截了当道,「都是因为你。」苗艳青心下一紧,但仍冷静地道:「你情我愿,天经地义,感情一事是强求不来的。」

  「从我五岁起,阳哥哥就说要照顾我一辈子了。」绣月忍不住咳了起来,「咳咳咳……」

  「你还好吧?」尽管满心不愿意,苗艳青还是问了一句:「要帮你斟杯热茶还是什么的?」

  「不用。」绣月摇摇头,唇角扬起一抹苦笑。

  「老毛病了。」

  「老毛病?」

  「你不相信吗?你以为我装病,好把阳哥哥留在我身边吗?」

  「不。」苗艳青凝视着她。「我知道无论你的病是真是假,他都曾对你有过承诺。」

  「但是这个承诺就快要失效了。」绣月咬了咬下唇,「他因为你,来向我负荆请罪。他说他不能明明知道自己爱的人是你,却出于责任感而娶我,他说这样对我不公平。」

  「对不起。」苗艳青垂下眼,心情沉重地开口,「我们这么做……一定无可避免地伤害了你,可是我们希望你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你贵为公主,不应该得到一个并不爱你的夫婿。」

  「你们可真会说话,说得如此冠冕堂皇,句句都是为了我。」绣月泛起冷笑。

  「可是还不全为了你们自己吗?」绣月的话一针见血,让她胸口微微一痛。

  「不管怎么说,我是不可能让你们称心如意的。」绣月轻挑眉毛,唇角有一丝揶揄的微笑。

  「诚如你所说,我贵为公主,又怎么能受得了这样的屈辱?」

  「公主——」

  「不用再说了!」绣月高傲地站起来,眸光冷冷地扫过她。「我已经警告过他,如果再谈和我分手的事,我就会让皇兄砍他的头。」

  「你不能这么做!」苗艳青的呼吸瞬间停住拳头握紧,眼中杀气一闪而逝。

  如果皇家敢动他一根寒毛,她就不借一切血洗皇城。

  「可是他居然不怕。」绣月目光直盯着她,「他说他只想得到我的原谅,不管任何人任何事,都无法改变他的决定,就连皇帝也一样。苗艳青,你真是个祸水,竟然迷惑得他敢对抗我皇兄、对抗整个朝廷!」苗艳青紧惩着的一口气霎时一松,一阵狂喜涌上心头,可是……可是不对呀!他为了她要反抗皇帝,这……

  「真是个傻瓜,就为了一个妖女,不惜拿风扬城百年基业与我皇室一战,咳咳……绣月纤手捂住胸口,又喘咳了两声。「总之,你想清楚一点,要嫁给一个无头的死城主当现成寡妇,还是要识相点放开手……」

  「你好狠!」苗艳青贝齿深深陷入下唇,用力之大几乎渗出血来,愤怒地喃喃。

  「你还口口声声说你喜欢他,你怎么能这么做?如果你真喜欢一个人的话,你不应该——」她果然小看这个外貌弱如西子,却心如蛇蝎的公主。

  想她苗艳青毒名名扬四海,看来却还不如眼前这个公主一根手指头!

  「说得好,如果你真喜欢他,你忍心看他死吗?」绣月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昂然地走向门口只摇下一句狠话:「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刹那间,苗艳青真的好想毒死她。

  要置她于死地易如反掌,但要是公主死了…

  他怎么办?诸家六姊妹怎么办?整个凤扬城里的人又该怎么办?皇帝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

  苗艳青心痛如绞,身上藏了许多种不同的剧毒,可是她完全使不上力气。怎么办?怎么办?

  有生以来,她头一次觉得茫然失措、束手无策。

  苗艳青静静坐在他的卧房里,双手暖着一壶她特意为他湖的小团茶。云南特有的,比女儿茶更上等珍稀的小团茶。他一定会喜欢的。她坐在团凳上,等到了黄昏,等过了入夜,等了又等,东方已露鱼肚白……他还没有回来。

  她心急如焚,忧心仲仲,越等越害怕。

  绣月公主摇完狠话回宫后都这么久了,为什么还不让他回来?难道皇帝已经知道了,所以一怒之下把他关了起来?可就算是这样,也不应该连个音讯也无啊!

  她已经快坐不住了,矛盾痛苦和煎熬在胸口不断灼烧着,就算到现在,她依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

  一夜未睡,苗艳青憔悴得娇靥几欲失却颜色。

  终于,穆朝阳拖着疲惫与沉重的脚步推门进来:「朝阳!」她惊喜的唉道,心里大大的释然。

  幸好他没事,从头到脚都完完整整好好的……泪水陡然夺眶而出。感谢老天!

  穆朝阳抬头注视着她,眼底盛满了痛楚与一抹感动。「你一直在等我?」

  「对。」她喉头发紧。他没再说任何一个字只是大步向前,紧紧地拥住她,力气之大,都快要搂疼了她。

  「回来就好了。」她没有抱怨,而是悬着的一颗心终于得以回到原位了。「你很累吧?有睡一下吗?渴不渴?我帮你泡的茶还是热的……」

  「不用,让我这样抱着你就足够了。」穆朝阳沙哑地开口。

  苗艳青心里感动,泪水却不争气地频频掉下来。他的温柔、他的体温深深地缠绕着她、包围着她,暖和得像是可以挡住狂风暴雨,撑起整片天。

  可是一股不祥的预感却自她心口蔓延开来。

  为什么他的眼神如此苍凉?如此决绝?他该不会……该不会已经决定要抗皇命了?

  她心脏猛地一跳,小心翼翼地问:「绣月公主……她怎么说?」

  「她怎么说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已经决定了。」穆朝阳深深吸嗅着她发间的幽香,神情坚定又平静。「我永远不会放开你,不管发生任何事。」她应该要感到高兴,应该要觉得放下了心头大石才对,可是她却觉得浑身发寒。难道他真的不惜一切……

  苗艳青颤抖了起来,冰凉的小手轻柔地抚摸着他的脸颊。她真能够眼睁睁看着这一个可以预见的悲剧发生吗?

  绣月公主的话言犹在耳……真是个傻瓜,说为了一个妖女,不惜拿凤扬城百年基业与我皇室一战……

  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你……」她鼻头发酸。「你不要做傻事啊,是不是公主不答应?是不是她威胁你什么?」

  「没有!」他回答得太快了些。

  她心一痛,明明就有,他却不肯让她知道。

  「如果……有什么困难的话,你可以说出来,一人计短两人计长,说不定我们可以商量商量。」

  「你不用担心。」他轻抚着她乌黑丝滑的发温柔地看着她,傲然一笑。「普天之下,没有我穆朝阳做不到的事,我一定可以说服绣月的。」

  「如果她想与你同归于尽呢?」她的声音有着一丝颤抖。他眼底闪过一抹痛楚,立时掩饰一笑。

  「不会的,就算是,我也不怕。」可是我怕啊……苗艳青紧紧环抱着他的腰。将脸埋进他宽阔的胸膛里。自古贫不与富争,富不和官斗,尤其是黑道白道,再强也强不了朝廷!

  她并不怕绣月公主报复,最多她回到蝶谷,就算有千军万马也进不了蝶谷一步。

  可是他的凤扬城就不同了,它就在天子脚下,只要皇帝下一道圣旨,就算不会城毁人亡,也会付出极惨痛的代价。

  更何况,她怎么忍、心置他于险境?

  她的泪水如江河齐涌,再也管不住,迅速地湿透了他的衣襟。

  「你怎么了?怎么还哭呢?」穆朝阳柔声问道,心疼地抬起她的小脸,以袖子替她拭去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