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三妻四妾负了谁[蔡小雀]

三妻四妾负了谁 第9章(2)作者:蔡小雀

  如果真爱他,又怎么能让他失去一切,包括人生、家族、信誉和生命。

  除非她放手,否则绣月公主绝不会罢休的天!她想到头好痛好痛,像是快裂开来了…

  可恶!她可是苗艳青,天不怕地不怕的苗艳青,为什么今日想要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会这么地难?也许,她可以溜进宫里,下毒下得神不知鬼不觉,只要绣月公主魂归离恨天,朝阳就恢复自由之身……

  「不!」她烦躁地负着手在房里来回踱步,最后还是放弃这个恶毒却一劳永逸的方法。「不行!」五毒教虽然行事亦正亦邪,但从未伤害过任何一个无辜之人,就算绣月公主仗势欺人,可她又如何下得了手?再说,万一让朝阳知道了,又该怎么办才好?他会恨她。视她为十指沾满鲜血的刽子手…

  「烦死了!」苗艳青颓然地坐在椅子上,娇美的脸上布满从未有过的挫败感。

  「小姐,你怎么了?」蝶蝶从刚刚看到现在,越看越心慌。

  身为教主的贴身侍女,多年来还从没有见她有过这么不安、焦灼的情绪。

  什么天大的事,会令教主眉头深锁、长吁短叹到这等地步呢?她和穆城主明明两情相悦,最是该甜甜蜜蜜的时候了,可为什么这两天教主却怪怪的,像变了个人似的?

  「蝶蝶,」苗艳青望着侍女,脸上满是无奈。

  「如果我真是一个杀人如麻、毫不手软的女魔头就好了。」

  「小姐,你怎么这么说?小姐是好人哪!」蝶蝶叫了起来,替她抱不平。「是谁骂你吗?谁?我马上去找他拚命!」

  「没有人敢骂我。」苗艳青吁了一口气,神情黯淡。「我只是觉得当好人真难。」

  「小姐,你不要难过了。无论发生什么事,蝶蝶都是挺你的!」她摇了摇头,眼神落寞悲伤。

  应该为了成全他而离开他?还是应该打死不退,坚持扞卫这段感情?想起他的温柔,想起他眼中誓死如归的坚决苗艳青心痛如绞,却还是无法做出最后的抉择。

  雪初融,天气乍暖还寒。「你在想什么?」穆朝阳俊脸上的沉郁被收藏得妥妥贴贴,在亲手为她烹茶的当儿,眼底只有满满的温柔。陷入乱絮纷飞的思绪中,苗艳青好一会儿才察觉到他在同自己说话。

  「没什么,我只是……」她拉拉裹在身上的红梅丝绣袄子,微微一笑。「有点冷,失神了。」

  「你还在担心我和绣月的事吗?」他眸光温柔的注视着她,一语道破。

  「没有!」她回答得飞快。「怎么会呢?我有什么好担心的?」他沉默了一会儿,随即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鼓舞道:「我已经向她清楚地表明我的立场,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心意。所以,你不要瞎操心了,知道吗?」傻瓜,事到如今还瞒着她……

  可是他越是这样,她越是难受。

  苗艳青鼻头酸楚了起来,泪水就快夺眶而出连忙别开头。「啊,对了,有茶不能没有点心,我记得我屋里还有一盒家乡带来的杏桃酥,我去拿——」

  「我不让你去!」

  「不。」她低着头站起身,声音已开始哽咽。

  「你、你在这儿先斟好茶等我,我去去就回。」才疾奔出几步,再也抑不住的泪水爬满了脸颊,她死命捂住嘴,强忍住悲痛的啜泣,跌跌撞撞往师斋方向冲。

  泪?她怎么能让他跟来?怎么能让他见到她的眼他一定会心急如焚,不追问个水落石出不罢休。

  好不容易回到师斋,她的背紧紧贴着关紧的门扉,早已泣不成声。

  不是没有发现,近日风扬城外出现重兵环伺,也不是没有发现,一天到晚都有宫里来讯,就只差没有下圣旨,使出十二道催命符。

  气氛很不对劲,她不是感觉不出,绣月公主已经不耐烦了,双方拚个你死我活、鱼死网破的时刻就快到来。

  她哭了很久很久。最后,颤抖的手慢慢地抹掉了颊边的泪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苗艳青下定决心了,不管怎么样,她都要让他知道,她真的很爱很爱他,不管发生什么事,或者到最后会演变成何种局面。

  她挺直腰杆,转过身,冰冷的小手放在门栓上,就要推开一突地,一个淡绿色影子飞窗而入,她警觉地转头,锐利警戒的眸光在看到来人的那一刹那,呆愣了。

  「副教主?!」

  眼前女子身着淡绿衫子,白玉般无瑕脸蛋上神情冷冷的、淡淡的,她正是五毒教的副教主。

  「教主,请问你事情办完了吗?」她开口,声如其人般清澈淡然,平静无波。苗艳青眨眨眼眸底掠过一丝心慌与尴尬。「呃,我……」

  「期限快到了。」副教主语气中的非难和苛责也像冻结而成的冰晶,毫无温度。「你一点消息也没有,是不是完全把五毒教抛在脑后了?」

  「呃,其实我……」当场被抓包,苗艳青结结巴巴。老实说,就算今天是皇帝亲自来到她面前,对她怒目相视,她连眼皮眨都不会眨一下,可是不知怎的,只要这个面无表情,性情淡漠的副教主眉毛轻轻抬一下,她就觉得满心慌乱,肯定都是愧疚感作祟的缘故。

  谁教她小时候顽皮,把副教主「忘」在黑漆漆的山洞里三天三夜,结果害副教主大病一场,从此变得阴阳怪气。

  「做人可以像你这么不负责任的吗?」副教主冷冷地问。

  苗艳青瑟缩了下,内疚感再度爬上心头,连忙陪笑道:「其实我是有苦衷的,而且正所谓人算不如天算……」

  「你身为五毒教主,背负着前来向凤扬城主偷种,好回蝶谷生下下一任教主的重要任务,」副教主眯起双眼,冷声开口,「可你却延宥至今毫无消息,我问你!倘若今天我没来,你还要拖延到几时?」

  「我没忘记我的任务,我一定会成功得孕,有穆朝阳的孩子,可是……」她头皮都麻了,吞了口口水。「可是……」可是她怎么会知道自己爱上了他?而且怎么也放不下、舍不离?

  「我再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若没有完成任务,你就自己看着办!」副教主话声刚落门却在这一瞬间被推开。她俩不约而同望向推门之人,心里难掩惊骇,来人悄然无声,她俩竟然毫无所觉?武艺之高,可见一斑。

  副教主只是露出惊异之色,苗艳青的脸却在看到来人容颜时,血色瞬间消退,小脸一片苍白。

  果不其然,僵立在门口,一脸震惊的高大男人正是穆朝阳。

  「你们刚刚说什么?」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双耳。

  副教主只是淡淡地扫了他一眼,苗艳青则是动都不能动,只能僵立着,绝望又带着一丝祈求地看着他。

  老天,但愿他刚刚什么都没听见

  「苗艳青……」他喉咙发紧,「你真是五毒教主?」她仅存的最后一丝奢望霎时破灭。

  苗艳青想说话,想解释,可是她开了口,却发觉喉头干涩得挤不出任何一个字。

  因为他遭受背叛的痛楚神情已经击倒了她!

  不、不可以,不可以让他在这么混乱又难言的时候发现她真正的身分,她还没想清楚该怎么跟他解释这一切,她甚至没有心理准备面对真相被揭发的这一刻。

  「你,是五毒教主苗艳青?」穆朝阳重复问了一次,沙哑的声音微微颤抖。

  「我……是。」她心一横,闭上双眼,泪水瞬间掉落。

  苗艳青仿佛看见自己被推至悬崖上的幸福,又被一阵大风刮过,已是摇摇欲坠了。

  「你一直在骗我吗?」受伤与痛楚的火焰在他心里熊熊烧灼着,每一个字好似自齿缝问进出又好似用尽所有的力气。「你只是来偷我的种?其实你根本不爱我?」副教主看看他,又看看苗艳青,神情依然淡然,却流露出一丝悲怜。

  然后,她就悄然离去了。

  事情好像比她所知的还要复杂难解。

  「回答我!」他眼底只有苗艳青,目光直直地盯着她,咬牙切齿的吐出这旬问话。

  「是……不,不只是这样的,」苗艳青又慌乱又心痛地看着他,伸出手想抚去他眉间的悲伤凄绝。

  「没错,我来到凤扬城,一开始是为了要怀上你的孩子,完成孕育下一代五毒教主的使命,可是我作梦也没想到我真的爱上了你——」

  穆朝阳闭上双眼,像是瞬间苍老了好几岁。所有和她相处过的每一幕、每一刻闪电般在脑海中流转而过,她的微笑、她的慧黠、她的精明和美丽……

  她是五毒教主,她骗了他!又恨又气又怜又爱又苦的千万种情绪踩碎了他的心,他浑身颤抖,胸口绞拧、紧缩得疼楚不已。

  前几日在皇宫里,皇上的警告与绣月的怒气没能击退他的决心,撼动他的意志,但是此刻,他却觉得整个世界突然在眼前崩塌了。

  他的脑袋嗡嗡然作响,胸口灼热,喉头咸咸热热的。

  可恨他的双耳还可以听得见她的声音~「对不起!」

  「为什么是我?」他冷冷地开口。

  他的心、他的神智极力摒弃去除她所说过的,关于「爱他」的每一个宇让他让狂怒萌生的恨意去挽回自己最后一丝自尊。

  苗艳青望着他,心都快被绞拧成一片片。

  「因为……对方一定要非富即贵,有英俊容貌和精妙武功,这样才能确保最好最优秀的种……所以,我就选了你。」她的坦白像是一柄利刃,深深地插进他已然伤痕累累的心脏。

  穆朝阳死命吞回喉中那一口成腥的血,沉默了很久很久,最后慢慢开口吐出一个字——「滚!」苗艳青闻言,脸色瞬问惨白如纸。「朝阳…」

  「趁我还没后悔之前,」他眼神森冷地注视着她。「滚出凤扬城,滚出我的世界!」

  「朝阳,我真的爱你,关于这一点我从未骗过你……」她想要碰触他的脸、他的手,想试着做最后一丝的努力与奋战。「对,我承认我不该骗你,也不该隐瞒我的身分和来意。但是我……」

  「我不会再相信你任何一个宇,给我走!」他冷漠地看了她最后一眼,随即转身走出师斋,走出她的生命。

  他不相信她,他永远不会相信她了。苗艳青没有哭,没有哀求,没有追上去解释?她只是伫立在原地很久世界在她眼前空白、消失了,她所有的一切快乐与欢笑、温暖与幸福随着「真相大白」而破碎了,不见了。

  苗艳青终于领悟到,原来人是争不过命运的。

  命运代替两难的她做了最好的抉择,把该他的荣华富贵人生还给他,手辣的丑名继续交由她背负。

  如果这样他会比较快乐,那么……就这样吧。

  苗艳青缓缓回头,看见自己孤独凄凉的影子拖了很长、很长……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