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三妻四妾负了谁[蔡小雀]

三妻四妾负了谁 第10章(2)作者:蔡小雀

  两天又零三个时辰后。踏破铁鞋,累瘫良驹,人仰马翻,几乎将方圆千里都全翻了过来,就是找不到人。但是最后。终于在凤扬城门外的一条小巷子里,找到了苗艳青和蝶蝶。

  那些高手完全没有惊动她们,而是守在巷子外凤扬城的高墙上,随时掌握状况,然后派一名高手回去向主子报信。

  「小姐,你实在太痴心了。」蝶蝶叹了这些天来第两百零九十九次的气。「依我说,我们直接回蝶谷,就把他给忘了吧。可是你又舍不下他,还偏偏要守在离他最近的地方,要看他成亲才肯安心离开,你这是何苦呢?」苗艳青抱膝坐在床上,苍白小脸靠在膝间,低声道:「他恨我,所以他一定会娶绣月公主。可是我一定要亲眼见了才能放心……」

  「小姐,你在说什么傻话?你那么爱他,怎么还能眼睁睁看着他和别人成亲?」蝶蝶光想都替她心痛欲碎。

  「可以的,我一定可以办到的。」她痴痴地道,仿佛在催眠自己。「他和绣月公主成亲,一切就真正圆满了……这就是命运的安排。」

  蝶蝶急了。「小姐,你从不相信命运的,你不是说命运就是掌握在自己手上的吗?」

  「可是他恨我。」她喃喃重复,绝艳的脸蛋再无一丝往日的神采飞扬与自信。

  「小姐,你就回去跟他说清楚呀!」

  「他不相信我了。」她声若细蚊。「不信我也好,这样他和绣月公主成亲以后,就不会再想到我,也不会因为思念我而感到痛苦了。」这是命运给予他俩的最好的抉择……

  「没有你,」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传来。「我才会痛苦一生。」

  苗艳青整个人一震,猛然抬起头,霎时还以为自己因思念过度而出现幻觉了。

  高大顺长却不修边幅满脸胡确的穆朝阳伫立在门口,深邃的双眸闪闪发光,盛满了炽烈的深情。不再是衣饰洁净雪白、俊美无俦的凤扬城主,而是一个饱受相思煎熬的大男人。

  她的眼眶瞬间泪雾弥漫了。

  「你、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来捉回逃妻。」他缓缓地走近她,朝她伸出一只手。

  她当下冲动得就想握住他的手,扑进他温暖的怀里,可是她不能!「我是五毒教主苗艳青!」她有气无力地道,「不是私塾先生苗艳青,也不是从湖南来的,我从一开始就是在骗你的,你忘了吗?我骗了你,而且把你骗得好惨。」

  「再惨也不会比失去你还要惨。」穆朝阳眸光炽热地注视着她,「可恶!你那么聪明,怎么可能会被我那几句浑帐话就给气跑呢?你应该知道,我最终会想明白,没有你,我永远也不会再娶任何一个女子的!」

  他在说什么?

  「可是……可是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你恨我……」她不从他眼底看到的万分柔情。

  「我恨自己是个大白痴,竟然会为了那点小事就误会你,还让你伤心离去。」他终于又抱住她,又感觉到她的体温、她甜香的气息,他低哑地在她耳边道:「对不起,对不起……你肯原谅我吗?」

  「可是、可是……」喜悦的泪水模糊了双眼的视线,她仿若还置身在梦里。「你不恨我?」

  「我不恨你。」他字字铿然如金石,情深意重。「我爱你,一生一世,生生世世。」

  苗艳青紧紧地环住他的腰,小脸埋入他温暖的怀里,哇地大哭了起来。「我不是在作梦吧?你真的不恨我,你不恨我……」

  穆朝阳心疼不已,紧拥着她,怜惜地轻抚着她的发丝。「我永远都不会恨你,心都给了你,没有了你就不能活,我怎么可能恨得了你呢?」

  「朝阳……」她感动得哭得更大声了。

  他温柔地抱着她,眼眶也红了,却是无限的心满意足。

  终于,她又回到他身边了。

  「等一下,」她太高兴,哭得差点昏头了。

  「那绣月公主怎么办?」

  一提起绣月,他又想笑又是觉得牙痒痒。

  「不怎么办,如果你知道她干了什么好事,你就不会再把她的威胁放在心上了。」她心一跳,咬了咬下唇,小小声问:「你知道……我已经知道的事了?」

  「对,但我却知道你不知道的事……」他凑近她耳畔,把绣月招供出来的实情全对她说了。

  苗艳青听完以后,好半天说不出话。「你、你是说,绣月公主根本就没打算砍你的头?她只是在演戏?只是为了要试探我对你的情意是真是假?」

  「对。」他笑了。赶紧声明:「我已经骂过她了,你千万别一怒之下,冲进宫里找她算帐,再怎么说她也是我的表妹。」厚,那个小妮子一一想到她居然被个养在皇宫中的小姑娘给拐了。

  「向来只有我苗艳青整人,没有人敢整我的,没想到一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小公主竟然可以把我搞到这么惨啊。」江湖绿林算什么?皇宫里的人心机才真重哪!

  不过感谢老天,她宁可这样的玩笑多来几次,也不愿绣月公主是真的想同他们玉石俱焚!她突然觉得那个弱不禁风,走两步路就咳个不停的公主,一点都不讨厌了。

  非但不讨厌,她以后一定要找机会好好报答她、补偿她才是!「看来我以后不用再替她担心了,那个小妮子虽然身子不好,脑袋倒是挺灵光的。」他摇头笑叹。「连我这只老狐狸都被她给耍了,何况是你呢?」

  「是呀。没见过像你这么笨又固执的老狐狸。」苗艳青眼圈一红,想起来还是余悸犹存。

  「放着尊贵的公主不娶,冒着掉脑袋的危险来要我这个妖女,你还真是呆呀!」

  「错,我不是呆。」穆朝阳一脸得意洋洋。「就说了,我是遇到你,在你面前才突然变笨的。否则真正的我,可聪明过人的呢!」

  「是是是,就你吹牛不会脸红。」苗艳青紧紧抱着他,又是掉泪又是咧嘴大笑,可突然又想到一件事——「我真的是五毒教主,你难道不怕,不讨厌吗?」

  「能够让鼎鼎大名的五毒教主对我如此情深义重,我穆某人真是死而无憾了。」他凝视着她,柔声地道。

  「能够让名扬天下的凤扬城主为我神魂颠倒要死要活的,我苗某人也算是一代奇女子了。」她也笑了,笑得好满足、好骄傲。

  「是啊,所以为了报答我,应该要以身相许吧?」他对她眨眨眼睛。「这个嘛……我个人是坚持先有后婚的。」见他一愣,她不禁轻赏了他一记爆栗子,「就是先怀娃娃再上花轿,不然要怎么跟你穆家祖训交代呀?」

  「懂了!」穆朝阳眼睛蓦地一亮,一把将她拦腰抱了起来,大声欢呼,「我们马上交代去也!」

  「喂喂喂!小姐、城主,你们等等我呀!」蝶蝶看戏看傻眼,差点来不及跟。

  「怎么顾着去生娃娃,就把我给忘得一干二净了呢?」城主抱得教主归,早已欢天喜地跑得远了。

  自古男充爱娥眉,恰似四月花蝴蝶,梅兰菊荷样样好,三妻四妄负了谁,万中选一好儿郎,拈花惹草假荒唐,真心无敌金玉贵,双手献予苗家娘!

  「什么?她真的不回来了?!还要让我接手当教主?!」外号冰山美人,六根清净,七情不动的副教主脸色一沉,像座火山般爆发了!「搞什么鬼?叫她自己的烂摊子自己回来收拾!」冰山美人火冒三丈,吼声如雷。

  「我当初接副教主的位子就是因为它备而不用,只是拿来摆着好看的,没想到她竟然跑去成亲,还把这颗烫手山芋丢给我!我不管,你去叫她回来,不然这次换我离谷出走!」整个蝶谷被副教主的怒吼声震得嗡嗡然,赵飞和三花寨的大小喽哕们急急忙忙把花铲、锄头扔到一边,跑去躲起来。

  呜呜呜……本来还以为没被做成花肥,日子会比较好过,可没想到被捉来栽花草种菜,却是要时时提防那个冰山美人发飙。

  什么冰山美人嘛,这名不副实的烂外号谁取的?「你们!你们到底在干嘛?你们根本没有一个人在念书嘛!」心血来潮踏进书斋的凤扬城主差点被眼前一幕气到呕血。他心爱的娘子和他六位义妹,不对,是七个,加上最新报到的绣月,她们居然在研究何种彩妆适合哪种脸形的姑娘使用,以及何种发型配合哪种服饰最能衬托出众。

  从她们摆出来的那堆成小山一般高、五颜六色的实验成品看来,她们这几个月来压根都是在搞这种玩意儿?

  糟,被当场捉包。

  好一个苗艳青,脸不红气不喘,笑咪咪道:「奇怪了,相公,谁跟你说我们上课是在「读书」呢?」

  「你……」穆朝阳欲哭无泪,却对心爱娘子连大气都不敢喝一句,最后只好委委屈屈地道:「我的意思是说……唉,早点说嘛。」这样他就不会对着前来求亲的优秀青年们说,他有七个饱读诗书、才貌兼备的义妹了。

  小橙、小黄、小绿、小蓝、小靛、小紫六姊妹和绣月一脸无辜,猛傻笑。

  苗艳青忍不住对她们抛去一记赞赏的眼光,这就对了,天下无难事的啦!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