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迷糊少奶奶[水银]

迷糊少奶奶 第1章(1)作者:水银

  罗家的客厅,六个人严肃对坐,全员到齐,准备开家庭会议。

  严格来说,罗家的成员总共四个,罗爸、罗妈,加上罗家一儿一女,所以要开家庭会议,应该也只有四个人。

  但是,自从十五年前隔壁那对不负责任的夫妻离婚之后,留下一对没人管的拖油瓶,心软的罗爸罗妈于是对那两个孩子多加照顾,从此,罗家「非户口名簿」内的成员,就再加上两个人──高家兄妹。

  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六个人就像一家人一样,所以开家庭会议,当然是六人全到才能开。

  罗爸罗妈是长辈,理所当然是家庭会议的主席兼仲裁者,至于小辈们的大小排行是这样子的:

  高鹏宇,男,二十五岁,研究所毕业后,目前正在国科服替代役兼赚钱。

  高蓉宇,女,二十三岁,大学毕业一年,目前没有固定职业。

  罗桑,女,二十二岁,今年刚大学毕业。

  罗骥,男,二十岁,今年刚大学毕业。

  「嗯咳。」罗爸先清清喉咙。「大家都到了,很好,我们今天开会的主题是──小骥要不要出国……」话还没说完,两道不同的声音就同时响起,一细、一沉──

  「当然要!」

  「当然不要!」

  出声的两人同时对看一眼,又不约而同开口说下一句话──

  「我是姊姊,你该听我的。」

  「这是我的事,我自己决定。」

  语毕,又同时一顿。

  「如果你不去的理由是因为我,那我就不同意你回绝聘书。」这次细嫩的嗓音终于快了一步,也让大家听清楚她在说的话。因为刚刚同时说出口的话,她的声音都被那道沉声给盖掉了。

  罗骥斯文而略带稚气的脸上带着坚决,眼神透出早熟的神采。

  那样的眼神,不像个刚满二十岁的小伙子,反而沉稳的像个超过三十岁的男人,但是……他脸上那抹叛逆的表情,却又跟眼神不太搭。

  简言而之,罗骥是个很难让人下定论的男生。

  「接不接聘书,在我。」他不想接,谁都别想逼他。

  罗桑瞪着他,一生气,就眼眶红红。

  「你、你……」然后,就是说不出话。

  「姊,别生气。」罗骥见状,立刻坐到姊姊身边,然后把矮了他一颗头的姊姊搂入臂弯,轻拍安抚。

  「你、你……」还是说不出话,气在心底。

  别人家的姊弟,是姊姊护着弟弟,但他们家,却是弟弟保护姊姊,从小到大,绝无例外。

  这个事实让罗桑每回一想起来,总是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庆幸有个以护她为第一要事的弟弟,还是该叹息她一点儿也没有当人姊姊的命。但是这种疑惑没能困扰她太久,她就认份地接受事实了。

  因为,罗桑虽然大弟弟两岁,但如果弟弟在还没上小学之前,就已经先把小学、国中的课程都念完,知识比她不知道丰富多少倍,智商测出来又比她不知道高出多少数字,并且从她上小学开始,他就跳级跟她念同班,从此拒绝任何跳级测验,就是要跟她念同班,她还能说什么?

  后来她发现,有个聪明的弟弟也是件很好的事。

  孩童的世界虽然天真无邪,但是在名贵的私校,身分地位也是一种能使唤人的象征,吵架比狠的程度可也不输大人,没事喜欢耍狠,仗着自己父母的钱势、权势想当老大的人也不少。

  罗骥是个独善其身的人,基本上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尤其不可以犯到他最疼爱的姊姊头上,偏偏就有人很不长眼,仗着自己是学长身分,又是学校家长会长的儿子,硬要小他两年的罗桑当「他的女人」,敢拒绝的话,他就命令学校里的学生每天都去找他们姊弟的麻烦。

  而且,那个学长居然第一次见面就吓哭了罗桑!

  这件事让罗骥非常、非常生气,当下决定让那个患有「大头症」、身为好几任连任立委的儿子好看。

  才国小三年级、个头瘦小的罗骥也许没办法亲自下场「打仗」,但在后头策画谋略的功夫却很惊人。首先,每当那名学长想欺负谁、拖谁到隐密处殴打时,就会正好有师长路过;当那名学长想威赫人时,训导主任就正好经过;考试想作弊时就是凸槌,当场被监考老师活逮;想跷课时,还没出校门,就被巡堂的校长发现……

  突然之间,立委的儿子每天都被记警告,让身为立委的父亲颜面无光,最后到学校发飙,将儿子带回管教。

  后来,有人不小心说出来,这一切都是罗骥在幕后策画的,让那名学长每想做坏事,下场就是被逮,这样就算校方想以「不是现行犯、没有证据」包庇都没办法。

  其他诸如此类的事情发生过不少次,但犯到罗骥的人,下场就是一律很惨。自此而后,再没人敢找罗桑的麻烦,更不敢因为罗骥年纪小就看不起他。

  罗骥文武全才,校际之间、甚至是全国,只要罗骥代表学校出赛,就一定会拿回奖杯,这种会为校争光的学生,在校长大人眼里简直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宝,当然对罗骥更是另眼相待,甚至舍不得他毕业,巴不得他多留下两年替学校多争取荣誉。

  就这样一路到大学毕业,罗骥都跟姊姊同校同班,而有罗骥在的地方,绝对没有人敢找罗桑麻烦,让罗桑的学生生涯平安愉快的不得了。

  但是现在,她大学毕业了,这种情形实在不可以再继续下去了!

  骥那么聪明、那么能干,早在高中时期就因为无聊而客串骇客时,被美国「龙门科技」发掘,从此透过网路替龙门科技研发程式。对方年年都希望能将罗骥聘到美国,罗骥却总是以求学中为由婉拒。

  不用说,罗桑也知道骥拒绝的原因就是因为她。

  明明是顶尖的科技人才,偏偏陪她耗在普通大学里混四年,只为拿一张中文系的文凭,实在是太浪费了。

  「你接受龙门科技的聘书,顺便去修学分,我就不生气。」这次,罗桑下定决心,一定要拿出当人姊姊的魄力,让弟弟一展长才。

  「这件事妳不用操心,我自己会作决定。」罗骥淡淡地回道,拍抚她的动作不变。

  「不行,你一定要答应我。」罗桑不让他闪避。

  从小到大,骥最会用这招敷衍她了,升国中、考高中、考大学……都是这样。每次说他自己作决定,结果都是依然守护在她身边。

  「姊,别闹脾气,爸妈会担心的。」骥示意她转头看看父母想笑,又不敢当真笑出来,还得努力扮出担心表情的脸。

  「我……对不起。」向来孝顺又乖巧的罗桑,立刻一脸愧疚。

  「没关系、没关系。」罗家夫妻连忙表示不在意,罗爸问道:「你们讨论出结果了吗?」

  「有,只要骥答应去美国,就是结果。」罗桑坚决地道。

  「去不去美国,以后再说。」骥说什么都放不下柔弱的姊姊。

  「唉,你们两个这样到底要吵到什么时候啊?」高蓉宇掏掏耳朵,实在看不下去这两姊弟的「啰嗦」。「罗骥,你去不去,一句话。」

  早点表态说一说,免得这个家庭会议开不完。

  「他当然要去!」回答的是罗桑。

  「小桑,人家龙门科技要聘的人不是妳,是罗骥,妳让他自己回答可以吗?」

  「我不去。」罗骥平稳说道。

  「你要去!」罗桑叫道。「如果你不去,我以后都不理你了。」

  「姊,别任性。」一向乖巧柔顺的姊姊这么力争,就为了能让他去美国开创前途,因此,他怎么可能丢下姊姊就这么去了?

  「我才没任性,是你不乖……」眼眶又红了。

  「姊,别哭。」罗骥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唯一的姊姊伤心,看见姊姊眼眶红,立刻忙着安抚。

  眼看着再这样吵下去也不会有结果,罗爸看向一直没说话、坐得远远,同时也是四个孩子中最年长的高鹏宇。

  「鹏宇,你认为呢?」

  「这件事,只有两个问题。」鹏宇稳重地道,先看向罗桑,「小桑,妳希望骥出国,好好发挥所长和修学他真正想读的学系?」

  「嗯。」罗桑连忙点头。

  「骥,你担心自己一旦出国,就没人像你一样,时时保护小桑,是吗?」鹏宇再问。

  罗骥没回答,只是默认。

  「那么,在不考虑任何因素的情况下,你会去美国吗?」

  罗骥表情一顿,好半晌才出声:「会。」

  「很好。」鹏宇微笑,看着众人,「骥,如果你不在,小桑有我们看着,你还不放心吗?或者你不相信我们会好好保护小桑?」

  罗骥又不开口了。

  实际上,他的确是不相信有任何人可以比自己更无微不至地保护姊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