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迷糊少奶奶[水银]

迷糊少奶奶 第1章(2)作者:水银

  「骥,小桑总会想长大的。」看出他的表情,鹏宇叹口气。「她不会永远是个小女孩,也不会想要你时时这样保护她。小桑是你唯一又最爱的姊姊,你不愿意听听她的想法吗?」

  罗骥看向自己的姊姊。

  「骥,我保证,我会照顾自己,如果被别人欺负,或者有委屈,我一定会告诉你。」罗桑保证。

  「我不放心。」罗骥还是这句话。

  「你真的会有放心的一天吗?」高蓉宇受不了地问,「不然这样好了,到底要怎么样,你才会相信小桑可以照顾好自己?」

  「对呀,要怎么样你才会觉得小桑已经长大了,是个大女孩了?」罗爸和罗妈也佷好奇地问。

  实在不能怪他们好奇,小时候,他们只不过是在儿子面前,不小心说了一句「小桑是宝,骥虽然是弟弟,但长大后一定要保护姊姊不被别人欺负」的话,结果儿子当下身体力行,从小就把姊姊照顾的无微不至,那股保护劲儿连他们为人父母的都自叹弗如。

  「不管她长多大,永远都只有年纪长我两岁,其他的,一概没有。」罗骥的标准,真是让人无言以对。

  这家伙以他这种天才的标准,去衡量别人,不会觉得太过分了吗?

  「我是你的姊姊,平常都是我听你的,你至少要听我一次吧。」罗桑在他怀里抬起头叫道,为自己的权利争取到底。

  「别的事好商量,这件事不行。」罗骥低头说道,一边不忘拍抚罗桑的情绪,不想她太生气。

  「我就只要你听我这件事。」罗桑手握拳,不善与人争辩的她第一次有这种坚决,但是罗骥还是不为所动。

  在场另外四人眼看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鹏宇再度开口:

  「这样吧,小桑和骥都大学毕业,骥已经有公司在等着你去上班,就是小桑还没找到工作,只要小桑能找到工作,等于和骥一样,都是踏入社会的新鲜人,那么骥就安心去美国,让小桑学着独立。」

  「我不──」罗骥立刻就要否决,鹏宇马上摇头阻止。

  「听我说完。你与小桑感情再好,总也不可能成为一辈子的连体婴,难道你希望小桑一辈子都只会依赖你吗?就算你不介意,但小桑今天会有这种反应,也就代表她想长大,不想再当被你保护的好好的温室花朵,她有这样的心愿,身为最了解她,又和她最亲近的你,难道不该支持吗?」一番话软硬兼施,让罗骥无法再果断否决。

  望着姊姊坚决的神情透出想要独立、不希望再总是依赖别人的祈望,他再不愿意,也不忍心打碎姊姊的心愿。

  从小,他就是不愿意看到姊姊伤心的人,现在又怎么自己去惹哭姊姊?

  「骥,让我试试看嘛!」罗桑扯着罗骥的袖子,撒娇地请求道。

  这个样子,哪像姊弟!?说是兄妹或是父女还差不多!难怪骥会放不下小桑。

  「好吧。」罗骥终于点头,大家一口气还没松完,他又接着道:「但是我有条件。」

  「什么条件?」罗桑连忙问。只要骥愿意去美国,什么条件都好谈。

  「妳要去工作的公司,必须是我指定的其中一家,否则我就不接聘书。」由他指定的,至少安全可靠,绝对不会发生小桑被骗的情形。

  「嗯。」罗桑立刻点头。为了骥的前途,她一定要努力。

  「还有,如果一个月内,妳还找不到好工作,那以后就要听我的,不可以再这样,好吗?」罗骥还有附注。

  「好!」罗桑同意,终于露出笑容,拥抱了一下弟弟。「骥,谢谢。」

  罗骥摇头淡笑,觉得自己在自找麻烦。不过在他答应这件事之前,心里也已经做好打算。

  如果小桑真的找到工作,那么在他出国之前,就得跟鹏宇来场秘密谈话。虽然鹏宇还在服役,但有他承诺代为保护小桑,绝对比其他三个人加起来还可靠。

  另一个打算是,若小桑没找到工作,那么他要出国,当然是把姊姊也一起带去,这样他才能安心!

  *

  罗骥所指定的公司,可以想见都不会是什么小公司,基本上全是他调查过,确定这些公司的员工福利OK、老板也OK的知名公司。

  这些公司用人都有一定的制度,要考进去并不容易,就算有些只是面试征人,但以罗桑中文系的文凭,想进贸易公司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务。

  「妳不觉得骥在列这些公司名单的时候,根本是故意在刁难妳吗?」坐在罗桑房里的地板上,陪着罗桑投履历、过滤工作性质的高蓉宇,觉得罗骥根本是在为难自己的姊姊。

  「骥不会这样的。」罗桑对弟弟是信任十足。「他挑的公司,一定都是很好的,不然他会不放心。」

  高蓉宇真是服了这对姊弟,认识他们十五年,她再次觉得他们根本像父女。

  「但是,要进这些公司并不容易。」高蓉宇很含蓄地道。

  实际上,不论是投履历还是参加公开招考,小桑没有一样过得到第二关,都是那种首批就被刷下来的人。

  「是根本进不去吧。」看到这些「谢谢,再联络」的回复,罗桑垮下双肩。

  一个月之期就快到了,她还找不到工作,这下骥一定不肯去美国了。

  「骥也真是的,妳又不是三岁小孩,何必这么不放心妳。」个性强悍又极有主见的高蓉宇,根本没办法想象有哪个男人敢把她当成菟丝花。哼哼,要是谁敢那么不长眼,她一定把他扁成猪头!

  「骥只是太关心我,怕我被欺负。」罗桑替自己的弟弟说话。「蓉姊姊,妳快帮我看看,还有什么工作可以应征好吗?」

  「好吧、好吧。」谁叫罗桑就是生得一副惹人疼爱的模样,让她连一点狠话都说不出口,冲着她叫她一声「姊姊」的份上,她怎么样也得帮忙。

  但是看来看去,能应征、能应考的,罗桑都已经去试过了,剩下的那些工作,不是粗重的,就是含带业务性质,以罗桑不善与人说话兼害羞的天性,做得来才怪!

  高蓉宇很快把所有的应征缺额看过一遍,最后还是只能用很遗憾的口吻告诉她:

  「小桑,这些工作妳都试过了,没有适合妳的。」实际上是,对方根本不想用一名中文系的毕业生来当助理。

  罗桑咬着下唇,翻着饼盒里装的一大迭明信片,这都是她去面试时拿回来的,却没有任何一个主管任用她。

  她看起来真的这么没能力吗?真的是好令人泄气。

  「小桑,我很诚心给妳一个建议。」高蓉宇表情慎重地坐在她对面。「妳要不要干脆耍任性?」

  「啊?」完全不懂。

  「咳。」清一下喉咙,「妳知道,女人都有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绝招,除此之外还可以撒娇、撒泼、耍任性……等等族繁不及备载的功夫。现在撒娇没用,我建议妳用另一招:任性。告诉骥如果他不去美国好好打败那些洋人,证明东方人就是比较聪明,妳就永远都不要理他了,这样骥一定会怕的。」

  高蓉宇一向讨厌洋人,这种建议到底是在替她自己出气,还是真心要为罗桑解决问题,真让人搞不清。

  「任……性?」罗桑很努力想象那种表情、那种样子,还没自己试,就已经先摇头。「不行,骥不会相信的。」更何况,她哪有可能不理弟弟?

  「所以我说,是假装呀。」想也知道小桑不可能不理骥。「至少要让骥明白,妳也是有想法、有主见的。」

  「我觉得,还是赶快找工作比较重要。」完全装不来的罗桑一下就放弃了,让高蓉宇只能朝天花板翻白眼,再一次承认自己被打败了。

  罗桑继续努力翻名片盒、对笔记本上的记录,看看有哪个人她还没联络到,说不定那就是可以录取她的人。翻着翻着,她翻到笔记本上某一页,上面写着一组电话号码。

  「这次算我欠妳一个人情,以后妳有什么困难需要人帮忙──无论什么事,妳都可以打电话给我,我会想办法帮妳。」

  对了,那个……姓蓝的男人!

  只是,打电话请人帮忙找工作会不会很奇怪?而他……真的可以替她找到工作吗?

  可是,为了能让骥顺利出国,无论希望多渺小,她都要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