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迷糊少奶奶[水银]

迷糊少奶奶 第2章(1)作者:水银

  女人很麻烦。会找麻烦给他的女人,更是麻烦中的麻烦。

  蓝司一向都是敬女人而远之,当然,这不代表他有什么隐疾,或者性向有问题,基本上他是个正常的男人,有属于男人的生理需求,但除此之外,女人在他面前就跟空气没两样,要是不幸碰到那种他没办法把她当空气的女人,他不是直接走开,就是用各种方法让对方能离自己多远就离多远。

  不过,世界既然都不能分为纯粹的黑与白,女人当然也不可能只有床伴、空气和带原者(隔离以待)三种,偶尔也会出现例外。就像现在。

  在熬夜写完曲子,才想爬进被窝里补眠时,他就接到一通陌生的电话,然后他想起这两个月来,常想到的「手机事件」和那只小鹿斑比。

  听见她怯怯的声音,蓝司一笑,立刻决定放弃补眠,约了她在某家咖啡店见面,自己则带了作品,准备见完人后顺便去交东西,然后再好好回家补眠,谢绝任何干扰。

  听完坐在面前这个看起来美丽纯真,思想也很单纯天真的小女人说明缘由,蓝司只是挑了挑好看的眉。

  「所以,妳的要求是?」

  「帮、帮我找工作。」罗桑鼓起勇气说道。

  「哦?」他靠向椅背。这可是靠「裤带」关系、走后门喔。

  「我知道这样很不应该,」她一脸羞愧。「可是我希望弟弟可以放心去留学和工作,你放心,就算一切是假的也没关系,只要骥一出国,我会主动辞职的。」毕竟不是正式考进去的员工,她也没脸继续留职。

  蓝司眉眼再度一挑。

  这小女人真是单纯的过分,脑子里在想什么,脸上全都表现出来了,那抹羞愧的表情……可爱得差点让他噗哧笑出声。

  不过,呆子也知道他现在要是真笑出来,这小女人肯定会立刻羞愧到哭给他看。为了避免这家咖啡店闹水灾,他就算会憋到内伤也得忍住笑。

  「只要帮妳找工作就可以了吗?」

  「嗯。」她连忙点头,然后摊开弟弟列出的那些公司名单,「不过,公司要这上面的其中一家才行。」然后,她有点迟疑地问:「会……很为难你吗?」

  「小事一桩。」他瞄了眼名单,看到有「辛氏」两个字,就一点都不担心了。喝一口蓝山咖啡,他说:「妳放心吧,先喝完咖啡,然后我带妳去面试。」

  「真的!?谢谢你!」她总算露出笑容,乖乖捧着那杯焦糖玛琪朵,表情甜甜地喝着,显然很高兴。

  过一会儿,咖啡喝完了,罗桑拿起帐单就要结帐。

  「等一下。」蓝司拉住她。「妳要做什么?」

  「结帐啊。」有什么不对吗?

  「我结。」抄走帐单,他走向柜台。

  「应该是我结啦,是我请你帮忙耶!」罗桑在他后头追着。

  「闭嘴。」他横她一眼。「我没习惯让女生付帐。」

  「可是……」

  「不准再说。」抽出皮夹里的千元钞,他等着找钱。

  「喔。」罗桑只好惦惦,表情很无辜,也很不解。想了想,决定拿出钱包,至少付自己的咖啡钱。

  蓝司一看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不准拿钱,不准说什么。」他命令道。「我付帐,妳不准有意见。」

  罗桑瞪大眼,微张着嘴,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反驳。

  蓝司看了,摇摇头,拉着她离开咖啡店。

  身在唱片界、看尽各色人种的他,此时完全可以明白为什么她的弟弟会对她特别保护,因为,她的确就是一副需要人保护的模样!

  只是……为什么是「弟弟」呢?

  一个小她两岁的弟弟,却对姊姊有那么大的保护欲,会不会太奇怪了点儿?

  *

  「辛氏集团」办公大楼四至九楼,正是辛家五子辛皓濯所经营的「辛氏传播股份有限公司」,蓝司带着罗桑直接搭上四至九楼的专属电梯。

  罗桑一脸不安,「这里,我前几天才来过。」目标是应征「辛氏建筑」人事部的行政助理,结果是──落选。

  「哦?」瞄了她一眼。

  不用问过程,光看她的表情,他也知道应征失败。

  「我再去,会不会造成别人的困扰?」她担心地问。

  「不会。」再望她一眼,她那副混着不安、担心、羞愧的表情,让他暗自叹气,破例出口安慰:「放心吧,我保证会给妳一份工作,妳只要安心上班、尽本分做好自己的工作,就不会有人开除妳。」

  电梯停在九楼,蓝司带着她直接走向总经理办公室。

  「Blue。」看见他来,秘书迎向前,主动报告:「总经理在六楼开会,可能要再等十分钟才会回来。」

  「嗯,那我在办公室等他。」蓝司大剌剌走向门口,自己开门。

  「这位小姐要喝点什么吗?」Blue固定喝蓝山咖啡,就不用问了。

  蓝司问罗桑:「妳要喝什么?」

  「开水就可以了。」罗桑连忙道。

  「麻烦妳了,阿月仔。」后面三个字,可是他第一个学会的闽南语呢!

  秘书白了他一眼,径自往茶水间准备饮料。

  罗桑跟着蓝司进到总经理办公室,蓝司很随兴地往沙发一坐,然后拍拍身旁的空位,示意罗桑也坐。

  「这里是传播公司?」罗桑疑惑地问,坐得很拘谨,不太习惯这种室内只有黑白色调、感觉起来冷冰冰的办公室。

  「不然妳以为是哪里?」

  「不知道。」她老实地摇摇头。「我只来过这里一次,是去楼上的建筑公司考试。」

  「妳知道辛氏集团有几家公司吗?」他再问。

  「很多家。在这栋办公大楼里,就有辛氏建筑、辛氏科技、辛氏传播,和辛氏金控总公司。」罗桑一向是个很乖的学生,在学校时作业一定按时交,当然要出来找工作了,也一定把征人的公司背景大致弄清楚。

  要知道,在面试的时候,万一面试官问你有关公司的情况,而你却一点都不清楚,那是很失礼又很丢脸的。

  「嗯。」还可以。「那么,辛氏传播的总经理是谁?」好歹以后要在人家眼皮底下工作,可不能连上司是谁都不知道。

  「是谁?」她立刻回他一脸好奇。

  蓝司差点跌下椅子。是他在问她耶!怎么变成他得回答她的问题了!?

  「妳──」才要开口,门板却传来叩叩两声,然后秘书端着托盘主动开门走进来,将咖啡和开水放到桌上,再多一杯曼特宁放在他们对面位置。

  「总经理马上回来了。」秘书主动解释。

  「谢谢。」接到开水,罗桑甜笑着道谢。

  「不客气。」秘书回她一个礼貌的笑,然后转身走到门口,正好替开完会回来的辛皓濯开门。

  辛皓濯朝自己的秘书点点头,然后走向沙发,在他们对面坐下,特别看了一旁的罗桑一眼。

  蓝司不曾带任何女人来过这里。

  「怎么有空来?」辛皓濯问。

  「我来是为了她,这个是顺便。」蓝司扬了下身边的公文袋。「请你帮个忙,给她一份工作。」

  辛皓濯仔细看了看罗桑。

  「她很美,也有气质,要走演艺圈没问题。」这是辛皓濯专业的评断。

  当下,罗桑听的瞪大眼,蓝司则差点打翻手上的咖啡。

  「不是这种工作。」蓝司横了好友一眼。「你看看她,哪里像那些在镜头面前搔首弄姿的女人!?」

  「的确是不像。」辛皓濯严肃点点头。

  她虽然美、有吸引人的特质,但是她的神情太过天真,不适合演艺圈这种人际关系复杂的圈子。

  「所以,让她跟在阿月仔身边,学一些秘书的工作就好。」这是蓝司所能想到最好的安排。

  经过两次短短接触,蓝司早就看出她本性害羞,不习惯跟陌生人接触。跟着阿月仔最大的好处,就是阿月仔不但能干,而且有耐心,教她做事绝对不会做过高的要求,也不会因为她做不好就给她脸色看。

  想到这里,蓝司自己都愣了下。他干嘛替她设想这么多?平时他连对自己都没这么细心呢!真是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