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迷糊少奶奶[水银]

迷糊少奶奶 第4章(2)作者:水银

  在我眼前的你有些要眼

  令我看不清处周为



  我们就镜身在何方

  在宣花生肆起的被ㄐㄧㄥˇ中

  请海ㄅ要消失而去

  我早已ㄨˊ法ㄊㄧㄥ见任何生因

  But  I  can  feel  you  breathe

  ……



  要眼?是「耀眼」吧。清处,清「楚」?周为,应该是「围」吧。就镜?呃……看上下语意,大概是「究竟」,再下来……宣花生?

  罗桑当场被难住。

  「如果有不懂意思的词或字,就打电话去问Blue……也就是蓝司,他会解释给妳听的。」上官月说明道,很了解她表情所代表的意思。

  以前她修润的时候,也常常得打电话问蓝司,才能了解他这位大作词作曲家到底在写什么。

  「好,我知道了。」她点头,将工作抱回自己的座位,开始做事。

  九点半,辛皓濯进公司,看到罗桑在座位上工作,特别看了一眼,同样看到她浮肿的双眼,疑问的眼神立刻抛向上官月。

  「昨天送行,哭过头了。」上官月小声地解答。

  「嗯。」辛皓濯点头,表示明白,随即走进办公室,上官月跟着进去做今天的公事重点及行程报告。

  罗桑则决定拿起电话,拨到蓝司的家。

  电话铃声响了很久很久,久到罗桑都已经数到五十了,终于有人接起来了。

  「喂?」低沉的声音略带晨起的沙哑与被吵醒的不悦。

  任何熟识他的人,都不会不识相的在还没过中午就打电话吵他。

  她吓了跳。「蓝司?」

  他在生气吗?电话里的语气跟她印象中总是安抚她、很温柔的蓝司完全不一样。

  「小桑!?妳怎么会这时候打来?」他顿了下,瞄了眼时间,立刻问道:「妳今天有去上班吧?」

  「有,我在公司。」她回道,然后说:「我有问题想问你。」

  「妳说。」抹了下脸,因为是她,所以他不悦的语气不见,坐进自家客厅柔软的沙发里。

  「什么是『宣花生』?」罗桑念的很清楚。

  「宣花生?」什么东东?可以吃的吗?

  「你写的词,就是『在我眼前的你有些耀眼,令我看不清楚周围,我们究竟身在何方,在宣花生肆起的背景中……』」她大概推敲出有注音和错字的「背景」,但前面……真的拼不出来。

  「宣花生?」他笑出来。「不是这样念,是肆起的被ㄐㄧㄥˇ中。『宣ㄏㄨㄚˊ生』,意思是吵杂。」

  「噢。」她总算懂了,立刻改。「那三个字全错了,宣少了口字部;花是一个口,右边一个中华民国的华;生应该是声音的声;后面的「肆」起,应该是一二三四的四。」

  总算改好一句。「在喧哗声四起的背景中」。

  接下来……「ㄅ」应该是「不」吧……

  「蓝司,后面为什么是『请海不要消失而去』?」跟海有什么关系?

  「就是叫那个眼前的人不要消失啊。」他解释道,听不出哪里有问题。

  「叫眼前的人不要消失……」罗桑蹙眉,努力地想,请海……请还……啊!「是请『还』不要消失而去吧。」天哪,一阵汗。这简直比她当初考试写文言文还难!

  再来,我早已「无」法,「听」见,生因?生因……生因……听见……呀,是「声音」!

  罗桑将所有的错改过来,再看一次──



  在我眼前的你有些耀眼

  令我看不清楚周围

  我们究竟身在何方



  在喧哗声四起的背景中

  请还不要消失而去

  我早已无法听见任何声音

  But  I  can  feel  you  breathe

  ……



  无法听见声音,却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呼吸……

  她继续往下看,看不懂意思的就问他,半个小时后,终于把整篇歌词完全修改完毕。

  虽然不能永远长伴在你身边,也希望此时此刻能直到永远……

  「哗,写的好美!」看到最后一句,罗桑赞叹。

  明明是简单的句子,却表达出那么深刻的意思,罗桑第一次发现他那么会写词……虽然他的错字实在有够多。

  「多谢赞美。」蓝司骄傲的勒,这可是他的才华,也是他混吃唱片圈的本事。「下班后一起去吃饭好不好?」

  「可是,我答应妈妈要回家吃晚饭耶。」所以不能和他一起去吃晚餐。

  瞧她单纯到不行的语气,蓝司一听就知道,她根本完全没有为人女朋友的自觉。

  「那么,中午我去找妳吃中饭。」晚餐约不到,他将就中午。

  虽然没追过女人,但是对罗桑单纯又怕生的个性他是很了解的,第一步,当然是先让她习惯他的存在,进而能依赖上他是最好的。

  「可是……」

  「怎么样?」她竟然还犹豫!?

  「我怕我工作做不完,中午可能要留下来处理文件。」光「翻译」他的歌词,就足以耗掉很多时间了。

  而头一次修他的稿,她就非常认同上官月所说的,蓝司写的词,没有经过修润,根本没人看得懂!

  「好吧,那我带中餐给妳,妳想吃什么?」蓝司很认分地再退而求其次。

  「都可以,不要辣就好。」

  「好,那妳留在办公室等我,中午见。」正好,原本下午要交的Demo带,就中午一同带去。

  「好,拜拜。」她点头,这才挂掉电话,将词曲重誊一份,然后以公文袋装好,等着对方来拿。

  *

  基本上,九楼的办公室全属于总经理专用,秘书室在总经理办公室外面,罗桑待的助理室则是在秘书室后方的小房间,另外还有一间会客室,总经理室另设有吧台及衣帽间、休憩的小房间,公司的会议室则设在八楼,其他人的办公室及活动室则在四至七楼。

  十一点整,冠亚唱片的代表许淑芳准时到达,身旁还跟着一名化着流行彩妆,一身最新造型的歌手──王琳。

  自从有亚洲小歌姬之称的唐绫,以二十岁之龄宣布退出歌坛,嫁给「圣卡莱尔公国」的贵族之后,台湾就又冒出好几名想取而代之的女歌手,王琳便是其中之一。

  「上官秘书,妳好。」身兼经纪人,许淑芳很懂得「笑脸好做事」的原则,一来就先捧上笑脸。

  「妳好,许小姐,妳来拿作品的吧,我先带妳们到会客室稍等一下。」上官月周到的将人先带到会客室,才转向助理室。

  「小桑,Blue的词曲誊好了吗?」

  「好了。」罗桑立刻把公文袋交给她。

  上官月抽出来看了下,然后点点头。

  「妳继续忙。」说完,立刻转回会议室,朝里头的两人说道:「久等了,这是合约里最后一首歌曲。」

  「谢谢。」许淑芳接过,先看歌名:永恒。

  「我看看。」王琳拿过去,将整张词谱看过一遍,然后试着哼唱,却发现有好几个音高低落差太大,很难连贯着唱,音调也不顺。「这真的是D-Blue写的吗?」她怀疑地问。

  在还没出道前,她超喜欢D-Blue写的歌,那时候她就发誓,有一天她一定要唱他为她写的歌;但是这首……不太像D-Blue以前曲风。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上官月回道。

  「这些地方会不会是写错了,为什么音阶差这么多?」王琳指出,许淑芳和上官月都注意看。

  「这个……可能要问Blue本人,或听到Demo带才知道,带子今天下午会进公司,我再通知妳过来拿好吗?」上官月圆滑地道。

  「这是Blue的原稿吗?」王琳怀疑地问。

  稿子上的曲谱太整齐干净、字迹也太秀气了,根本不像是男人会写的字。

  「是罗助理重誊的,Blue的原稿向来不给人看。」免得名噪唱片圈的D-Blue,因为错别字太多、中文程度太差,而成为唱片圈的笑话一则。

  「说不定这些音是抄错了,我要比对原稿。」王琳要求道。

  「这……」上官月想了下。「这样好了,我把稿子重新比对一次,确定看看是不是真的抄错。」

  「我要自己对。」王琳根本不相信上官月。

  有些音差,只有她们这种专业的歌唱者才能看的出来,像她这种外行人根本不懂。

  「王琳!」许淑芳连忙示意她注意自己的态度,然后陪笑地转向上官月,「上官秘书,她只是怕唱错了D-Blue的歌,会对他不好意思,才会想自己比对,以示慎重。」

  上官月并不把王琳的无礼放在心上,她可不是第一天当辛氏传播的秘书了,什么状况没遇过?

  「淑芳姊……」王琳还想说什么,许淑芳立刻制止。

  「王琳,一切交给上官秘书就好。」

  王琳不甘不愿地交出曲谱。

  「上官秘书,麻烦妳了。」许淑芳礼貌周到地道。

  「请两位稍等。」上官月拿回曲谱,转身走出会议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