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迷糊少奶奶[水银]

迷糊少奶奶 第5章(1)作者:水银

  「淑芳姊,她只是个秘书,妳干嘛那么小心翼翼?」上官月一走,王琳立刻发出不满。

  她不是第一天待在演艺圈,当然知道有些时候就是必须对某些人特别恭敬,但上官月只是个秘书耶,又不是什么大人物。

  「王琳,辛氏传播里特定几个人,是绝对不能得罪的,辛总经理身边的秘书便是其中之一。」许淑芳耐心解释:「她说的话,辛总经理一定会听,得罪她对妳绝对没有好处。而D-Blue的曲谱原稿一向不外流,也是业界里公开的秘密,妳不用太大惊小怪。」

  似乎身为「大角」,就一定会有些奇奇怪怪的习惯,别人只有配合的份。其实D-Blue不算太难搞,他从没迟交过曲谱,当制作人时态度严谨却不过分要求,也不曾刁难过任何人,不自恃身分而要求特别待遇。基本上只不要犯到他的忌讳,他算是很好相处的一个人。

  「但是要唱歌的人是我耶,如果没有我,就算再有名的人写出来的词曲,一样没有人会听。」第一张唱片成功畅销,一堆赞誉加身,让王琳对自己非常自信。

  「如果没有人写歌给妳,妳一样没有歌可唱。」许淑芳语重心长。「在唱片圈里大起大落的人我看多了,真正能成为长青树的又有几棵?妳才刚开始,对任何事物都应该抱着虚心求教的态度,而不是盛气凌人的要别人来配合妳。一山还有一山高,跑在妳前面的人还有很多。」

  要捧红一个新人并不容易,许淑芳苦口婆心,不希望一棵摇钱树就这么败在自己的「大头症」上。

  「只要我继续受欢迎,那些人有什么好怕的?」王琳一点也不以为然。

  「任何一种工作都需要先建立人和,如果妳让周遭和妳一同工作的人连喜欢妳都做不到,那要怎么去让千千万万的听众喜欢妳、成为妳的歌迷?」

  「许姊,妳担心太多了吧?」王琳不觉得有这么严重。

  只要她红,还怕别人不来捧着她吗!?

  「妳不要认为是我多想,这个圈子说现实很现实,说很有人情味也很有人情味,就看妳得不得人缘。」许淑芳当经纪人十几年了,说的话有绝对的公信力。

  「许姊,我知道妳的意思,可是……那个上官秘书,对辛总经理真的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吗?」她见过辛皓濯一次,对他非常难忘,也知道辛氏传播在业界的影响力,因此对辛皓濯她是敬佩又敬爱,但是……上官月!?

  怎么看,她都只是一个普通的秘书而已,长得也不是多漂亮,她不相信辛皓濯会没眼光到看上她。

  「能在辛总手下工作的人,绝对没有草包。上官月的前份工作,是辛氏财团董事长的秘书,她的能力,是连辛老董事长都赞赏的,所以辛总对她绝对尊重。」这条八卦秘辛,是许淑芳辗转才听说的。

  因为辛家人都很低调,所以要知道辛家内部的事实在不容易。

  「哦?」王琳坐下来,喝了口茶,心里想着「辛氏」究竟多有钱?

  「不管怎么说,来到辛氏传播,除了辛总之外,就属上官秘书最大,我们听她的就对了。」这是许淑芳唯一的结论。

  *

  上官月拿回原稿比对,确定罗桑并没有抄错。

  「月姊,怎么了吗?」看上官月那么严肃的表情,罗桑开始觉得不安。

  「没什么。」上官月将原稿还回给她,摇头无奈地道:「这首歌写的有点难度,歌手觉得不好唱。」

  「真的吗?」她只顾着修改歌词,根本没注意到曲子──呃,其实她也不太看得懂五线谱。

  「现在只好先这样,等下午Blue送Demo带过来,再听听看了。」

  「不用等下午,他待会儿就来了。」知道Blue就是蓝司,罗桑很直觉地说道。

  「妳怎么知道!?」

  「他说要送午餐来给我吃,所以我想他应该待会儿就到了。」罗桑老实地道。

  「Blue……送午餐给妳吃!?」上官月失态地瞪大眼,不敢置信。

  那家伙什么时候有这么体贴的一面,她怎么从来都不知道?

  「月姊,蓝司写的歌……很受欢迎吗?」罗桑好奇地问。

  「当然啊,他写的歌不但是别人抢着要,也有人捧着钱就等他点头当制作人,更有人想签下他,将他从幕后捧向幕前。」蓝司的外型相当吸引人,加上他本身的才华,如果真的出片当歌手,一定会非常受欢迎。

  「真的吗?那他为什么不要?」虽然她很少听流行歌,但是蓝司的歌写的那么好,如果能唱出来一定会更动人。

  「他讨厌麻烦。」上官月说道,想到Blue令人喷饭的回答:「他说他有手有脚有脑袋,不需要『以色事人』,更不需要卖肉。」

  噗!

  罗桑一听也笑出来。以色事人?真亏他还能用出这种成语。

  「妳们在笑什么?」蓝司一踏出电梯,就看见上官月在罗桑的办公室里谈笑。

  「蓝司!」罗桑很高兴看见他,可是……还有二十五分钟才十二点耶,她还在上班中,不可以摸鱼。

  「你来了。」上官月微笑打招呼。「你想先当客人,还是先跟我处理公事?」

  「什么意思?」蓝司将提来的中餐放到一边,然后走到她们面前。

  「歌手觉得你这首歌的音律高低差太多,她不好配唱,所以可能需要先听听Demo带,然后再看看要不要作讨论。」上官月说的很婉转,至少没说人家王琳直接觉得他写错了。

  但光是这种话,蓝司已经听的挑起眉。

  「不会唱,她可以不必唱我写的歌。」

  「话不是这样说,至少先让人听听你的Demo带吧。」上官月委婉地道。

  「在这里。」蓝司将带子交给她。「如果不能唱,就把曲子还给我,以后不要替我接这个歌手的约。」

  虽然这年头不见得一定要很会唱歌的人才卖得好唱片、才会红,但是他并不打算替那种不会唱歌的人写歌。

  「好吧,我知道了。」知道再说下去,蓝司很可能会要脾气直接把歌拿回去,上官月就先说到这里。「我先和她们听听看,讨论一下。你──要在这里?还是去总经理的办公室?」

  「你先去总经理的办公室好了,我还有工作要做。」蓝司还没回答,罗桑就先抢着说道。

  蓝司眉一挑,走近她,低下身。「妳不欢迎我?」语气似怒又似哀怨。

  「我还有工作嘛,你在这里……我会分心,要是做错了事,我会很不好意思的,也会造成月姊的麻烦……」她犯错,都是月姊在收尾,她不想也不好意思再增加月姊的工作负担。

  「那把我赶走,妳就不愧疚?妳不怕我伤心吗?」

  「你会伤心吗?」她睁大眼问着他。

  真是……昏倒。

  「等一下妳就知道。」先不打扰她办公,但是等到休息时间……哼哼,他再来讨回他的「公道」。

  蓝司起身,对着上官月说道:「我先到濯的办公室。」

  蓝司刚进总经理办公室,会客室的门正好打开。

  「上官秘书,比对的结果怎么样?」在会客室里等了十几分钟,王琳已经不耐烦了,许淑芳只好出来问。

  「歌谱并没有抄错。」上官月走出助理室,领着她回会客室。「不过Demo带已经送来了,可以先听听看。」

  会客室里有一组完善的视听设备,上官月将音响打开,然后播放Demo带。

  简单的钢琴声先流泄出来,环绕着整间会客室,让人忍不住静下来听,接着,低沉带着磁性的男中音浅唱出歌词──



  ……

  But  I  can  feel  you  breathe



  对于令人惊讶反复无常的情势发展

  我不像自己作风地稍微ohoh期待着



  I  wanna  be  here  eternally

  好想就一直这样凝视彼此

  I  can  feel  you  close  to  me

  虽然不能永远长伴你身边

  多希望此时此刻直到永远

  ……



  原来高低音是这样转的,厉害。上官月总算明白了。

  尾奏的钢琴声完毕,许淑芳和王琳同时回神。

  「Blue的实力……真是让人难忘。」许淑芳听过几次Blue本人录制的Demo带,每一次都觉得他实在是天生吃这行饭的人,不当歌手实在太可惜了。

  「这是Blue唱的?」王琳太吃惊了。

  要是他出来当歌手,肯定会是全亚洲最红的男歌手。

  「是呀。」许淑芳回道;「这样妳知道该怎么唱,才能表达出这首歌的意境了吗?」

  「我……大概懂了。」她不敢再说曲谱是人家写错的了。「可是……很不好唱耶。」

  音准很难抓,而高低音的转换也是一大考验,她从来没有唱过那么高音域的歌。

  「不好唱可以练习,就当是一次自我突破。」许淑芳笑着转向上官月,「上官秘书,谢谢妳了,我先把曲谱和Demo带拿回公司,后续事项我们再联络。」

  「好。」上官月点点头,将带子拿出来交给她,三人走出会客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