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迷糊少奶奶[水银]

迷糊少奶奶 第6章(1)作者:水银

  要不要「永恒」,由冠亚唱片自行决定。但如果放弃这首歌,那将是冠亚自己的损失。

  不过,永恒这首歌的确不好唱。

  「就这样,有结果你再通知我。」说完,蓝司提出另一项要求:「另外,最近两个月别再帮我接任何国内的邀歌。」

  「为什么?」

  「美国那边有歌要写,还有,我打算写几首音乐创作,评估看看适不适合在台湾发行。」对于音乐,蓝司有自己的规画,写流行歌曲只是其一。

  「如果要在台湾发行,代理权签给辛氏如何?」辛皓濯完全一副谈生意的口吻。

  他不会因为两人有交情,就认为蓝司理所当然该把发行权签给他。经纪约是经纪约,发行权是公司对公司,而私人交情归私底下,辛皓濯一向分得很清楚。

  「好啊。」蓝司答应的很爽快。

  「那么到时候我们再来讨论细节。」公事讨论到这里,现在他得问一件私事:「你对罗桑是认真的吗?」

  「为什么这么问?」蓝司挑了挑眉。

  他不以为辛皓濯有闲到可以去过问别人的感情事。

  「因为你的态度不同,也因为罗桑……不是那些女人。」这句话,是出自好朋友的提醒。

  D-Blue在全亚洲的华人唱片圈,算是相当有名气的音乐创作者,也是众多歌手很想邀请到的唱片制作人,但是蓝司懒,所以很少答应当制作人,仅有的两次,完全是因为欣赏两名中生代的歌手。而蓝司一出马,就让那两名中生代的歌手由没落再度翻红,两张唱片相隔一年发行,都得到最佳专辑及制作人奖。

  但很少人知道,在非华人世界的唱片圈,Lan这个名字,更是所有人可望而不可及的神圣音乐人,他更是史上得过好几次葛莱美奖,却从来不曾到场领奖的唯一得奖人。

  两人会认识,就是因为辛皓濯喜欢他的音乐,想代理引进台湾,蓝司虽然没同意,但却意外培养出两人的交情,促成他回到台湾。

  到了台湾,辛皓濯就是蓝司的代理人,一切从零开始,在辛皓濯的刻意经营下,D-Blue这个名字很快就唱片圈掀起一阵旋风,也因此,蓝司成了很多人追逐的对象,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女人。

  蓝司拥有相当好的外貌条件,加上由他写来绝对包红的创作才华,让一些想红的女歌手想尽一切办法接近他,其中就包括献身。

  蓝司是个只会偶尔逢场作戏的男人,有心情兼有空的时候,有伴的话上床宣泄精力可以,但谈感情……很抱歉,那女人找错对象了。

  他不缺女人,更别想他会讨好女人,对于那种想利用他往上爬、善用心机的女人,他更是拒绝的毫不留情。

  可是罗桑不是,严格说起来,她不算是唱片圈里的人,也耍不来那些心机,只是满足而单纯地过着她的生活。

  「她的确不是那种女人。」想到她的娇憨,以及每每气到他头顶快冒烟,她却一点也不自觉的迟钝反应,蓝司就一阵好气又好笑。

  「所以,就是她了吗?」

  「是。」决定要她,也就决定这辈子他只要她一个女人,蓝司作一个决定虽然很凭直觉,但却从没出过错。

  「那她呢?」辛皓濯怎么看,都觉得罗桑还在状况外。

  「她很快就会知道了。」横了好友一眼,蓝司补一句:「濯,我和小桑的事,不许你和阿月仔多事。」他的女人,他自己追。

  「放心,我只负责看戏。」对于这种事,辛皓濯只负责当观众。

  那个小女人,已经连续一个星期拒绝他的晚餐邀约,接下来,就算要用绑的,他也要架她去约会!

  *

  从辛皓濯的办公室走出来,蓝司走向助理室。

  「蓝司。」他才走到门口,罗桑已经开心地扑向他。

  「怎么了?」蓝司受宠若惊。

  他是做了什么好事吗?平常老是公事至上的罗桑,不到休息时间,绝不打混、不摸鱼,现在居然会在上班时间扑过来抱他,真神奇。

  「我今天领薪水了耶!」她非常高兴。

  「哦?」蓝司忽然嫉妒起「薪水」来了。怎么他天天送午餐来,都不见她笑得那么灿烂?

  「你今天晚上有没有空?」一点也没发现他的「妒意」,罗桑满眼期待地问。

  「没有。」

  「那,我请你吃晚餐好不好?」

  蓝司真的以为他听错了。

  「妳……要请我吃晚餐!?」他再确定一次。

  不用他绑架或是把她打昏带走,她就愿意跟他晚餐约会了!?

  「对呀,你有没有空?」她甜甜望着他。

  「当然有空!」蓝司用力搂住她。

  上帝今天有长眼,终于关照到他了。

  回头他要记得多捐点钱给慈济功德会呀、伊甸爱心基金会之类的,说不定以后「好报」就会多一点。

  *

  说是她请客,不过地点还是蓝司选的,因为罗桑一向在家里吃晚餐,而且是由弟弟亲自做菜。

  说真的,罗骥全能的程度还真是少有男人能比。

  不想被太多人打扰,也不想去太吵的地方,蓝司将晚餐地点选在一家饭店的高级西餐厅,通常没有订位是无法直接在这里用餐的。

  蓝司看中这里的服务品质、餐点料理,以及桌与桌之间的布置所提供给客人的隐私性。

  「想吃什么?」从服务生送来菜单,罗桑就一直翻个不停,蓝司只好开口问。

  虽然餐厅两个人的座位通常是面对面的,不过蓝司已经习惯跟她坐在同一张长沙发上吃饭,所以他将位置挪到她身边,这样要说话也方便。

  「我不知道。」她小小声地应。「你帮我挑好不好?我不要辣的,不吃牛肉。」她很少吃排餐。

  「那么,鳕鱼排好不好?」蓝司立刻翻到鱼排那一页。

  「好。」她点点头。

  蓝司转向服务生,「餐前酒不必;主餐是一客鳕鱼排、一客香烤鸡排;餐前菜为酥皮浓汤、凯撒沙拉;餐后甜点是一个起士蛋糕、一个蓝莓派;饮品是热咖啡、热绿茶。」

  「好的,请稍等。」服务生很专业地记录完毕,然后收走菜单,送上一篮小餐包。

  「今天晚上妳怎么不用回家吃晚饭?」蓝司现在才想到要问。

  「爸爸和妈妈今天晚上有事,所以我告诉他们,我要在外面吃。」

  「原来如此。」是家人不在了,才会想约他吃饭。蓝司非常不习惯成为别人心里的第二。

  尤其是,他把那个女人放在心上第一的时候。

  「不过,我今天晚上本来就想请你吃饭。」罗桑一样没感觉到他的不高兴,继续笑着说:「今天是发薪的日子,这份工作是你帮我找的,我只想请你、跟你一起庆祝,我终于有工作,而且赚到薪水了。」

  她笑的很甜、很满足,让蓝司闷闷的郁火瞬间消失,只感觉到她的开心。

  「是妳认真工作,才让濯愿意留下妳。」他语气不自觉也放柔了。

  「可是,你陪我最多,还天天送中餐给我,你对我好好。」罗桑的眼神虽然有点羞怯,却还是望着他。

  她或许很多事都不懂,也不太理解这世间的现实,可是他对她的好她全知道,她只是不知道……怎么表达谢意而已。

  「傻瓜。」他搂过她,低首偷吻她唇瓣。「妳是我的女人,不对妳好要对谁好?」

  「蓝司!」会有人看见!

  「放心,就算有人看见,他们也会当作没看见。」

  「你不可以这样……」她红着脸抗议。

  「不可以怎样?」他逗着她。

  「不可以吻我啦!」她嗔叫。

  「不可以?」他眉一拧。

  「对。」

  她还点头!?二话不说,蓝司低头再吻住她。

  「唔……」罗桑抗议,蓝司不理,就是要吻个够。他吻进她唇内,深掬住她唇与舌,把她的呼息全吮住。

  罗桑差点窒息昏倒。

  好不容易,蓝司终于决定稍稍放开她──

  「再敢拒绝我吻妳试试看!」低哑的嗓音隆隆在她唇边威胁。

  「我不是……这个意思……」她用力呼吸几口气,才喘过来。「这里……有别人……我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