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迷糊少奶奶[水银]

迷糊少奶奶 第6章(2)作者:水银

  因为她不要被别人看见,所以才不要他吻她!?不是不喜欢他的吻,只是怕羞!?

  蓝司的怒火顿时消失不见。

  「我不喜欢你这样……」她委屈地说。唇瓣好痛!

  「对不起。」他轻柔地又点了点她的唇,语气充满歉意:「我以后不会了。」小桑,是需要人细心对待的。

  「你答应过哦,要守承诺。」她一脸认真,非常看重这个承诺。

  「一定。」他点头,然后喂她吃小餐包。

  「我可以自己来。」她不好意思,要拿过他手上的餐包,他却笑着摇摇头。

  「我喜欢喂妳。」

  「我有手,可以自己吃的,我也不是小孩子。」她咕哝。

  「妳比小孩子更令人担心。」他嘀咕。

  「我会照顾自己,才不用人担心。」她抗议。

  「这句话说出去,大概没人会信。」他就是头一个。

  罗桑瞇眼,瘪嘴,瞪他。

  「妳知不知道当女人嘟着嘴的时候,男人最喜欢做什么事?」他问道,一脸正经。

  「是什么?」她好奇地反问。

  「吻她。」

  咦?

  「所以妳嘟着嘴,是不是暗示要我吻妳?」他坏坏地问道。

  「才不是!」她立刻摀住嘴。「我是在生气啦!」

  「是吗?」他怀疑地蹙眉。「但是看起来比较像是要人吻的模样。」

  「才不是、才不是!」她差点扑扑跳。

  她气得脸颊鼓鼓的模样,让蓝司差点忍不住笑出来。

  「好吧,太可惜了。」再逗她下去,她等会儿可能真的会跳脚给他看。

  「可惜什么?」她一下子没连贯。

  「可惜我──」他倾向前的动作,让罗桑很自然地也朝他靠近,不用开口,自然默契相通。「少了一个吻妳的机会。」他在她耳边低语。

  「蓝司!」她满脸通红,「我不要理你了!」哼。

  罗桑嘟着嘴,把脸转向另一边,餐包篮更是整个抱过去,不给他吃,自己一个人慢慢啃。

  小女孩也是有脾气的。

  蓝司好笑之余,还是要负责把人家给哄回来。

  正好服务生送来凯撒沙拉、酥皮浓汤,蓝司动手帮她和匀。

  「小桑,吃沙拉了。」

  「哼。」回他一句轻哼声。

  还哼?「千岛酱很可口,沙拉很新鲜,水果也很好吃喔……」

  「哼。」这回还外加一个甩头的动作。

  这小女人看来是决定把任性的脾气一次演到底了。

  「好吧,既然妳不吃,那我自己吃啰。」叉起一块番茄,打算塞进嘴里。

  「那是我的。」沙拉的诱惑果然很大,罗桑一听他要吃掉,立刻转回身来捍卫自己的沙拉。「还给我啦。」

  「那么,我们和好。」他握着叉子不放。

  「我们又没有吵架,只是我在生你的气而已,你都──故意逗我。」惹她生气。

  「既然知道我在逗妳,当然是希望看妳开心,我哪舍得妳生气?」蓝司放开叉子,亲亲密密地搂住她的肩。「只是我没想到,我的小桑也会真的跟我闹脾气。」

  「谁叫你故意……」她娇横他一眼,忍不住捶了他的肩一下。「你最坏心了。」

  「我坏心!?」天大的冤枉。「我哪是坏心,只不过是……」压低声音:「很喜欢、很喜爱妳而已。」

  罗桑脸又红了。

  「小桑,学着不要太去顾忌别人的眼光好吗?活在别人眼里的生活,未免太累。人生该为的是自己,不是别人。」

  虽然刚才那样是逗她居多,也是忍不住想亲近她,毕竟他可是很正常的男人,哪可能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却不动念?但他也明白她害羞的天性,并不想真的吓着她,所以半逗半调情。

  但此刻,却是真的想传达一些意念给她。

  「你说的话,跟骥好像。」骥也是那种为自己活的人,除了为了保护她而不惜一切。

  「那妳怎么一点都没学到?」蓝司现在发现,她的弟弟虽然不在,但是影响力依然很大。

  至少小桑心里就会不时挂着他。蓝司有点不是滋味。

  虽然吃这种醋有点没道理,但他忍不住会想,如果有一天换他不常在她身边,她会不会也这样念着他?

  「因为……以前我不用学,也没有这种困扰。」她意有所指,然后偷笑地吃着沙拉。

  蓝司呆了下,好半晌才听懂。

  这小女人……居然拐着弯在埋怨他耶!以前不用学,因为以前没有男朋友,也没有男人敢对她这么做,而现在──当然是因为有他。

  她是在暗示他太常吻她了吗?

  「我决定了,以后一定要更常吻妳。」他宣布。

  「为什么?」她瞪大眼。

  「当然是要把妳吻上瘾!」他灼灼的眼闪烁着坏坏的光芒。多多练习,总有一天她会习惯!

  「我才不要,你不可以乱来。」她惊笑地推开他的唇。

  「要。」他坚持。

  「你答应过我的,不可以赖皮。」他刚刚有承诺她喔。「不可以当放羊的孩子,不然我以后都不要听你的了。」她只会这个威胁。

  蓝司半是扼腕地停下,开始后悔刚刚答应的太快了。

  「吃沙拉,不要乱想,才是乖孩子。」她喂他一口水果。

  蓝司张口吃了才发现不对劲。

  「什么『乖孩子』!?」她敢把他当小孩!?

  「呃……」发现失言,罗桑一时想不出什么话好回答。

  「小桑──」他语音沉沉。

  「我不是故意的啦,只是顺口嘛……你当然不是孩子,是个成熟的大男人。」因为理亏,所以她赶紧安抚。

  「我想,关于这点,我有必要让妳加强一下印象。」保证她以后绝对不会再、失、言。

  「加强……什么?」罗桑突然觉得有点危险。

  「晚一点妳就知道。」他坏坏地勾了勾唇角,眼尖瞧见服务生端来主菜,他立刻先清空她的桌面,然后摊开纸巾要她围好。

  餐盘放下,盖子一掀开,鱼肉香和烤鸡香味立即四溢,让人食指大动。

  等到餐盘不再滋滋作响,两人才把纸巾平放在膝上,然后执起刀叉,先开始吃正餐。

  「好吃吗?」蓝司问。

  「好吃。」她点点头,鱼肉鲜美、调味恰到好处,她切下一块分给他。

  蓝司笑着直接吃掉,然后也切一块最嫩的鸡肉回敬。

  两人努力填饱肚子,暂时忘记刚才打情骂俏的争论。

  他们彼此间不时的分食、相视而笑的神情,任何有眼睛的人一看也知道两人关系匪浅。从他们离开公司就一直跟着他们的王琳,嫉妒地瞪着罗桑。

  那个小助理到底哪里好?为什么Blue对她那么好,却给她脸色看,害她被许姊和老板骂?

  得罪D-Blue,加上辛皓濯本人亲自致电联络,冠亚唱片的老板当下找来许姊研究该怎么取舍。

  许姊告诉她,在演艺圈,没有人会想得罪辛氏;在唱片圈,也没有人会想得罪Blue,因为等着想要他歌的人太多了,谁也不愿意因为一点小事而损失了自己的权益,事情严重的话,以后她的唱片和通告,也都有可能受到影响……

  她一听就吓到了。原来老板想直接换人唱,后来经过她一再恳求,才答应把机会暂时再保留给她,但条件是要她自己想办法取得Blue的原谅,只要Blue首肯,一切好谈。

  因为辛氏传播里,每个人都认得她,而且Blue一定也不愿意见她,在没有办法可以直接见到Blue的情况下,她只好天天到辛氏附近等,希望可以见到他。结果却发现,大作词作曲家每天都带中餐到辛氏吃,她忽然想起那天他搂着小助理的模样。

  幸好这家餐厅她曾经来过,所以经理给她一个方便,临时挪出一个位置给她,她才进来的,也才亲眼证实,他和小助理果然在一起。

  王琳沉住气,没有立刻上前去打扰,因为现在去,Blue一定会当场将她赶走,那她就真的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她得等机会,再接近Blue。

  她相信,以她的条件,绝对不会输给那个小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