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迷糊少奶奶[水银]

迷糊少奶奶 第7章(1)作者:水银

  晚上十点前,蓝司送罗桑到她家大楼门口。

  「是我要请你,应该我付帐的。」对于刚才蓝司把帐单抢走的情形,罗桑很不满。

  明明说好是她请客的,她领薪水耶!

  「妳是我的女人,当然归我养,妳想请客,心意有到就可以,但休想我会让妳付帐。」蓝司这人也没多少规矩,只是恰恰好不让她出钱是其中之一罢了。

  「可是……」

  「没有可是。」他点住她的唇。「妳家到了,妳不跟我道别一下,要跟我争论这个吗?」

  罗桑表情一顿,突然有点舍不得那么早就跟他分开。

  他们没有很多时间在一起,可是蓝司一直很迁就她,只要两人能见面,即使只是陪她吃顿饭的短短时间,他也不介意。

  这样的体贴,让罗桑好感动,每次都觉得跟他在一起的时间过的特别快。

  「我回家以后,你要做什么?」她问。

  「回家、洗澡、睡觉。」他回答。

  罗桑听得噗哧笑出声。

  「你说的好不浪漫哦。」

  「生活,不就是这样吗?」他微挑左边眉眼。

  「你是一个创作者耶,应该……要有点颓废,有点浪漫,愈夜精神愈好,灵思泉涌,或者看看书、听听音乐……」她想象中的创作者、艺术家,大概都是这样过日子的。

  「小桑,创作者也是人,也是要吃喝拉撒睡,也要对现实低头,跟一般人哪有什么不同?别胡思乱想。」他揉揉她的发,也舍不得放开她。

  「你这样说,我要不要对你幻灭?」她眨眨眼。

  蓝司一愣。

  「幻灭什么?认识最真实的我,不好吗?」好气又好笑。

  他今天才知道,娇憨的她也会不时冒出一些令人哭笑不得的慧黠,让他呆在当场。

  「当然是好。」她偎靠着他。「我喜欢你。」

  蓝司一震。

  「妳说了……喜欢我!?」他托起她下颔。

  「嗯。」她点头。

  他为她花的心思、付出的关心、对她的照顾,全在每天一起吃饭的动作细节里。因为她得回家吃晚饭,他从来不埋怨、不抱怨,只是配合她的时间把晚餐约会改成午餐约会。他会替她张罗碗筷、怕她烫到,有好吃的不忘先给她,然后自己吃她挑食不要吃的菜。

  如果这还不够,那她已经不知道要怎么样才够了。

  妈妈说过,男生是不是真的对一个女生好,从他待她的举止里就可以明显看得出来。而她……其实每天都很期待他到公司。嘻。

  「那么,现在妳应该不会拒绝了吧?」他眉眼都在笑,解开安全带,将她整个人搂坐到自己腿上。

  「拒绝什么?」她很自然勾住他的颈项,不解地问道。

  「这个。」缓缓,吻上她的唇。

  罗桑轻呼的声音被他含了去,他轻浅地来回碰触她的唇,描绘着她唇瓣四周,然后才缓缓含住,探启她微闭的唇瓣,一点、一点入侵她唇内。

  彷佛是要为餐厅里那个粗暴的吻表达歉意,他此刻的吻含带着浓浓的轻怜蜜意,像舍不得弄痛她般,只撩拨着、掬吮着,力道轻细而温柔。

  然而一个温柔的吻,却比一个蛮悍的吻更有破坏力。

  罗桑被他的吻弄得呼息连喘,身子也渐渐泛出悸动的轻颤,蓝司搂着她更贴向自己,让她上身完全贴合住他的胸膛,只手不断抚着她背后,像是喜欢上那种触感而舍不得放开。

  就在蓝司差点忘形的时候,路上一声喇叭鸣叫及时惊醒了他。

  「该死!」他沙哑低咒。

  他忘形了。

  「蓝……蓝司?」她喘息着,不明白他为什么诅咒。

  「没什么,我只是……」他帮着先整好她的衣服,也利用这个动作来分散自己的心思,压下体内火热的欲望。「我只是差点就在这里……对妳做出爱做的事。」最后几个字,只低声在她耳边说。

  「蓝司!」她立刻满脸通红。

  「时间不对、地点也不对,我只好……很扼腕的停下来了。」他还一脸可惜和意犹未尽。

  这是他刚才在餐厅里就想做的事。但是他的小桑太害羞,如果在众目睽睽下这么吻她,她一定会害羞又生气,所以,只好忍到现在。

  「你……你你……」「色狼」两个字,她骂不出口。

  蓝司一看就知道她想骂什么。

  「妳是我喜爱的女人啊,有哪个男人在自己喜爱的女人面前,还能保证不会变身成狼的?」如果有,那他一定不爱那个女人。

  「你……讨厌啦!」罗桑还是忍不住笑了。

  「正好,这也顺便让妳──更『深刻』的记住我。」右手掌,轻轻覆住她左胸房。

  罗桑直觉就要推开他的手,抬起眼,却看见他异常深邃的神情。

  「先把我牢牢记在妳心里,然后,我会让妳慢慢把我放在妳心里的第一位。」他可不想永远排在她的家人后面,做个随时都可以被压后退的情人。

  如果她在他心里已经成为他最呵护的人,那么她对他,当然也得有相同的心情才行。

  爱情里虽然不必太在意谁付出比较多,但是,必要的排名是一定要争的。

  他蓝司自认不是多心胸宽大的人,谁想跟他争在小桑心里的排名,谁就是他的敌人!

  「我从来没有不记得你啊。」她低低回应,把他的手从胸前移开,却牢牢握在两手里,隐约感觉到他似乎在计较什么,所以她抬起头,「对我来说,你和我的家人一样重要。」

  这句话听起来虽然还没到达他的目标,但是暂时也够让他满足了。

  「好吧,我接受妳这句话。」笑着轻点了点她鼻尖,他又搂了她一下,才放开,「先回去吧,不然妳家人会担心。」

  未来,他极有可能需要去拜会她的家人,深切体认她身边的人对她的保护欲,所以在目前「妾身未明」的情况下,他最好还是守点规矩,别让她家人还没认识他,就已经想来追杀他比较好。

  「嗯。」她点头,回身打开车门又回过头来,脸蛋红红地主动往他脸颊亲了下,「晚安。」

  然后跳下车,很快跑掉了。

  蓝司愣了下,接着却噗笑出来。

  只是亲了下他的脸颊,一点连幼稚园程度都不到的亲昵,就可以让她像做了什么坏事一样逃之夭夭?

  他的小桑……真的是太纯真了!

  可是蓝司也明白,能让天性害羞的小桑主动吻人,已经是很不得了的进展。

  他发现,他对小桑真的迁就与溺爱到很没原则的程度,只要她开心,他发现自己……真的可以完全迁就她。

  想到这里,蓝司心头一震。

  他对小桑的喜爱……居然这么深……

  该死!他苦笑。这次真的栽的够彻底。还没完全得到她的心,却已经先把自己的心给赔进去了。

  蓝司深吐口气,重新扣上安全带,才打算离开,回家好好整理一下心情,车窗却被一个戴眼镜的斯文男生敲了敲。

  蓝司抬起头,确定他并无恶意,才摇下车窗。

  「有事?」

  「敝姓高,如果你打算追小桑,那么,我们就有些话得谈一谈。」这个斯文的男生有礼地说完,蓝司才发现在他身后几步外,还站了一名五官娇艳,却一身中性打扮的美丽女生,以着没多少善意的眼神睨着他。

  「两位和小桑有关系?」他记得小桑家庭人口简单,只有一个弟弟而已不是吗?

  「你要在这里谈?或者我们另外找地方谈?」斯文男生语气不变地道。

  「有必要吗?」

  「如果你认为明天开始见不到小桑也无所谓,那么,请当我没有来过。」说完他欠了下身,然后转回头。

  「等一下。」蓝司皱眉,脸色也沉了下来。「说吧,在哪里谈?」

  「从这条路走出去右转,大约第四间店面有家Iris咖啡,我和舍妹在那里等你。」

  *

  小桑的「亲卫队」还真多!

  拎着口味单纯的排骨便当,蓝司来到辛氏传播,边走边想。

  他才刚「顿悟」,马上就有人来找他谈判兼撂话,真是够刺激。爱上一个单纯的小鹿斑比,可不代表过程就一定也很单纯呢!

  昨天找他谈话的那两人,是对兄妹,高鹏宇和高蓉宇,住在罗家隔壁,跟罗家姊弟一同长大。两人受罗骥委托,务必要好好保护他的姊姊,所以还在服役的高鹏宇找了个休假时间逮到他,决定跟他好好谈谈。

  短暂的谈话,已经让他发现高鹏宇虽然年轻,却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而高蓉宇则是一个性情和小桑截然不同的女子。

  令他惊讶的是,高鹏宇在找他之前,已经将他的身分大致查清楚,连他在美国的事也知道。他想,这家伙退役以后,一定是个商场上不可多得的人物。

  「蓝先生,小桑有自己的意愿,如果她选择相信你、愿意跟你交往,我们不会阻止,但是只有一点,如果你让小桑伤心,就算我们和骥都没有你的雄厚背景,一样能整得你叫苦连天。」这是高鹏宇唯一撂下的狠话。

  「如果你害小桑哭,我保证,你有百分之八十的机率,不会『完整的』走出台湾。」娇艳的高蓉宇,连威胁人都很有她自己的风格。在文明的表象下,她不介意用野蛮的方式处理事情。

  但蓝司并不是被吓大的。

  「我和小桑之间,是我们的事,谁都没权利介入,如果有人刻意为难,我也同样会好好地『回敬』那个人。我做人一向的原则是,人不犯我,大家平安。」他是不受威胁的。「小桑是我中意的女人,我自然会保护她不受伤害,而我更绝对不允许任何人让她哭──包括我自己。虽然立场不同,不过我和你们至少有一点相同,就是都不愿意见到小桑伤心。在适当的时候,我会正式拜访罗家,两位如果愿意,也可以在场。」

  基本上,蓝司认同了他们算是小桑的家人──没办法,谁叫小桑就是在这么多人的呵护之下长大的呢?

  但就算是家人,也威胁不了他,他的退让,只针对小桑,不包括其他的人。

  「记住你现在说的话。」听完蓝司说的,高鹏宇面不改色,高蓉宇则是挑眉想反驳的表情,但被哥哥以眼神阻止。「打扰你了,再见。」高鹏宇沉稳地拉起妹妹,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