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迷糊少奶奶[水银]

迷糊少奶奶 第7章(2)作者:水银

  不知道这对高氏兄妹有什么来头,为什么又会和罗家那么熟,只因为是邻居吗?

  直觉告诉蓝司,事情没有这么单纯,但至少他在高鹏宇这位「青梅竹马」身上,感觉不出有情敌的气息,只感觉到他对小桑有着兄长般的爱护,所以他没有拿高鹏宇当敌人看。

  想起高鹏宇的威胁,蓝司忍不住想笑。他和罗骥真的有办法整到他吗?不是蓝司太自负,而是以他的背景、在业界的影响,及他家族在美国商界的名声,想整到他……可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呢!

  虽然他很好奇高鹏宇和骥两人联手能出什么招,但为了不让小桑为难,他也没打算和人起不必要的纷争……啧,他还真的是变了,以前他哪会为了什么人而着想?

  偏偏遇到小桑……

  欸,说不定就像濯说的,小桑就是他的克星──

  「B……Blue?」就在蓝司要踏进辛氏传播专属电梯时,一声细碎的娇呼从他背后传来。

  蓝司不理,继续踏进电梯里。

  「等我!」杂沓的高跟鞋脚步声及时在电梯门关上之前挤了进来。「Blue,我是王琳,你……还记得吗?」

  蓝司瞄了她一眼,没有答话。

  「我……那天很对不起,我的态度很不好,请你原谅,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了。」她低声下气地说道。

  蓝司照旧不理,只是望着往上升的楼层号码。

  「我……我看到你和罗助理……一起吃饭,有说有笑、态度亲昵……」她还没说完,蓝司锐利的眼神已经横扫过来。

  「妳、跟、踪、我!?」沉然的语气,让人不寒而栗。

  「我不是故意的!」王琳连忙解释:「我只是想找机会亲自向你道歉,并没有任何恶意。你放心,我并没有通知任何人,也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我知道你很重视隐私,我不会故意犯你的忌讳的。」王琳可是向许淑芳打听清楚了,才敢自己一个人来。

  「哼。」蓝司冷哼了声。

  「请你……呃,不,是拜托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计较上次的无礼,能把永恒给我唱,我保证一定会努力唱好,不会糟蹋你写这首歌的心情。拜托你。」她甚至很恭敬地行九十度鞠躬礼。

  「我说出口的话,向来不会打折扣,妳找错人了。」九楼到,蓝司头也不回地跨出去。

  「Blue……」王琳一愣,连忙追出来。

  「阿月仔,后面那个『闲杂人等』,麻烦妳处理了。」看到上官月,蓝司才露出笑容。

  上官月眉一挑。「那我有什么好处?」

  「最有名、号称全台北最好吃的『××排骨饭』一客当中餐,如何?」他提高手上的纸袋,露出明显的四层便当痕迹。

  「成交。」上官月快乐地回道,然后起身挡住王琳,让蓝司能畅行无阻地进总经理室。

  「Blue……」王琳喊。

  「王小姐,九楼是辛氏传播的高层主管室,非请勿入。」楼下的警卫是在干嘛?居然放人追上来!

  「我只是想找Blue道歉,并没有其他意思。」有了上回的经验,王琳压下被阻挡的不悦,还是保持谦善地道。

  「许小姐没有告诉妳,Blue说出口的话是不会收回的吗?」上官月哪会看不出她脸色一瞬的改变。「我相信除了Blue的创作之外,一定还有很多音乐人愿意为妳写歌,王小姐还是请回吧。」

  「上官秘书,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只要Blue改变心意,愿意将永恒给我唱。请妳转达Blue好吗?我是很诚心诚意的。」王琳拜托她,「上官秘书,妳和Blue交情那么好,一定有办法说服他,对不对?」

  「很抱歉,我无能无力,请妳离开这里吧。」

  「我……」眼角瞄见抱着一迭文件走出来的罗桑,王琳立刻改口:「那我找罗助理,可以吗?」

  「妳──」上官月秀眉一蹙,王琳已经溜过她身旁,挡住要敲门的罗桑。

  「罗助理,我有事拜托妳。」

  「我──」罗桑才想说不认识她,王琳又把话抢了过去。

  「妳帮我跟Blue说,请他把永恒给我唱,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只要Blue开口,我什么都愿意,真的,什么都可以──」王琳急切地道。

  罗桑还来不及回答,上官月已经打电话请警卫上来。

  「把这位王小姐请下楼,另外,转告一楼的值班警卫和接待小姐,随意放行闲杂人等闯进九楼,本月份扣薪三成。」上官月难得这么严厉,但是这等失职,在辛氏绝不允许。

  念在这是初犯,所以上官月只下令扣薪三成,并没有直接请他们走人。

  「是。」两名备援警卫立刻架住王琳。

  「放开我,你们──」她是王琳耶!

  「带下楼。」上官月面无表情地下令。

  「你们敢!?非礼──」王琳大叫。

  「妳再闹一声,我就报警,看看妳是不是不在乎上社会版头条?」上官月冷声道。

  王琳立刻闭上嘴。

  「带她下楼,亲自看着她离开,往后王小姐为本公司之拒绝往来户。」上官月下令。

  「是,上官小姐。」两名警卫立刻照办。

  上官小姐的命令,在辛氏就相当于总经理本人的金口,谁都不能任意违背。

  「月姊……」罗桑担心地望着她。

  她从来没见过待人和善的月姊发脾气,顶多……只看过她因为「某人」的来访而惊慌失措的模样而已。

  「我没事。」上官月调匀呼息。「不要理会她说的话,先把文件送去给总经理看。」

  「哦。」罗桑点点头,才转开身,想到什么又疑惑地回过头,「月姊,她说……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只求Blue答应让她唱永恒,那是什么意思?」

  上官月讶异了下,然后忍住想笑的冲动。

  「妳把同样的话转达给Blue,他会把答案告诉妳的。」上官月挥挥手,催她赶快进去。

  「哦,好。」那她去问蓝司。

  等总经室的门关上,上官月才放声笑出来。

  天哪,那么明显的话意,只有单纯的罗桑才会听不懂!而──她很期待,当Blue听到这句话后,会有什么惊人的反应!

  *

  那女人永远别想唱他写的歌!

  这就是蓝司听到那些话的反应。

  望着罗桑还在等着他解答的小脸,他深吸口气,忍住,不可以把冲天怒火给飙出来。

  「蓝司?」他脸色好怪。

  「没什么,不要理她,她疯了。」蓝司说道。

  「真的吗?」她怎么就是觉得……不太对劲?

  「真的。」蓝司一脸严肃,语气正经到不行,「演艺圈是个很现实的圈子,有求于人的人,什么事、什么话都说得出来,但不是每件事、每个人都可以用谈条件来论买卖。虽然我靠写歌吃饭,但那不代表什么人想买我写的歌,我就得卖,我有我的原则。」

  「喔。」罗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不再追问。

  蓝司松口气。

  幸好小桑听不懂,否则要是她误会了什么,那个女人死十次都够赔!

  「走吧,中午了,妳的吃饭时间到了。」拿起两个便当,蓝司拥着罗桑准备回助理室进行甜蜜的午餐约会,临走前不忘交代:「濯,把我的答复转达给冠亚唱片的老板知道,另外,请他约束好自己的歌手,别让她再来骚扰我。然后,别说我对你不好,今天的排骨便当人人有份,那两个是你和阿月仔的。小小饭盒,不成敬意,但请笑纳。」说完,走人也。

  他们出去,上官月正好进来。

  「他是什么反应?」上官月问的没头没脑,但辛皓濯一听就知道她在问什么。

  「气翻了。」辛皓濯眼神露出笑意。「妳不该让罗桑来问他那句话,那只会火上加油而已。」让Blue对王琳的印象更坏。

  「我认为她的确欠教训。」上官月面不改色地道,「她人红、歌红、受大众欢迎,都是她的事,但如果以为靠这份人气,就可以在辛氏畅行无阻,那她就来错地方了。」

  「她做了什么事?」上官月难得的怒气,让辛皓濯不得不问。

  「她跟着Blue来到九楼,楼下人员居然都没有通报,也没有人拦阻,如果人人都这样,那九楼的总经理室到底是办公室,还是观光大楼?」

  辛皓濯一听,脸色微沉。

  「给处分了吗?」

  「我下令,一楼的接待人员与值班警卫,本月份扣薪三成。」上官月不认为自己罚得重了。

  「很好。」辛皓濯只点点头。

  九楼除了是他的办公室外,档案房里也放置了不少公司的机密文件,岂能任人随意来去?

  上官月处理的很好。

  「另外,我请警卫把那个王小姐给『请』下楼了,并且交代警卫以后绝对不能放她上来。」

  「妳设想的很周到。」她的能力,一直是他非常信赖的。「下午上班时间一到,妳立刻致电给冠亚唱片的陈老板,就说王琳的跟踪行为让Blue非常生气,如果冠亚以后还想跟辛氏合作,最好约束好他旗下艺人的行为,否则,不要怪我们告他们违约。」

  为了预防有这种纠缠的行为发生,所以辛氏在签署任何合约之前,都会附加一个条件,那就是「对方的艺人、经纪人,或老板、员工及其所有家属,均不得对创作人进行干扰、游说、跟踪的行为,否则,创作人得以自行解约,并无须负任何违约责任。而对方公司则必须负连带责任,赔偿创作人与辛氏传播股份有限公司之所有损失。」

  「我知道了。」上官月笑了笑,决定午休时间一过,就立刻处理这件事。

  「吃中饭吧。」辛皓濯放松了严肃的神情。

  难得有人不辞辛劳地买来得排很久才买得到的知名排骨饭,虽然他们是「附带的」,不过吃饭时间──享受美食最重要啦。

  至于是不是为了他们才买的嘛……那一点也不重要,只要以后常常有这种福利就好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