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迷糊少奶奶[水银]

迷糊少奶奶 第8章(1)作者:水银

  在上官月下了最后通牒后,陈老板很紧张。

  好的歌手很难栽培,但是好的音乐人更是难求,只要有D-Blue的歌,绝对不必担心唱片卖不好。这可以说是如今唱片圈里最奇特的现象,音乐创作者竟比歌手还要受欢迎。

  一般,听众是看歌手来买唱片,歌唱得好是第二重要,然而D-Blue所创作的歌曲,吸引力却大于歌手,歌曲一推出,会先受到瞩目的一定是这首歌,然后才是歌手。

  有这种保证,陈老板当然选择争取D-Blue的合作,更何况,在D-Blue的背后,还有个最强有力的依靠──辛氏传播。

  所以接到上官月通知的当天,陈老板就招来许淑芳,将他的决定告诉她,并且要求她严格约束王琳的个人行为,否则不排除解约并以毁坏公司形象为由提出告诉,至于王琳的演艺工作,则一切暂停。

  许淑芳很遗憾地将老板的决定告知王琳。

  「怎么会这样!?」王琳差点尖叫。

  她熬了两年,好不容易筹备好的第一张专辑销售成功,现在是她乘胜追击最好的时机,如果错过了,下次说不定一切就都要重来了,而且可能比两年还要熬得更久,那怎么行!?

  「这就是辛氏那边给的回复,老板也没办法,只好作这种决定。」许淑芳语气一顿,「王琳,妳到底是怎么道歉的,为什么把Blue惹的更生气?我不是再三叮咛,要妳放低姿态、态度要诚恳吗?」

  「我有啊!」王琳懊恼地叫道。「道歉、认错、赔罪,我都做过了,不论是Blue、上官秘书,甚至连那个小助理,我都放低姿态求过他们,我都已经做到那样了,他们还要我怎么样?」

  「妳真的有道歉?如果有,事情怎么可能变成这样?」许淑芳不太相信,上官秘书不是个不讲理的人。「妳是怎么道歉的?把过程说给我听。」

  「从答应老板那天开始,我就去找Blue,但一直都没有机会见他,直到……」王琳把她跟踪了一个星期的过程,及后来她对Blue说的话,全部告诉经纪人。「我不计一切代价,就是希望Blue能改变主意,完全摆低姿态,可是上官秘书却不分青红皂白,把我赶了出来……」想到这里,王琳就觉得那个上官秘书实在太过分了。

  许淑芳听完,再仔细想了想,很快想通了其中的重点。

  「妳说,Blue和罗助理是一对情侣?」她再问一次作确定。

  「对。」除了情侣,她想不出第二关系会让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那么好,更何况,Blue根本是不时偷吃那个小助理的嫩豆腐。

  「我终于明白了。」许淑芳叹口气。「王琳,妳犯了三个重要的错。」

  「哪有?」

  「第一,Blue重视隐私,妳跟踪他,绝对会惹恼他,更何况妳还偷看他跟女朋友约会;第二,妳不该在没受到邀请的情况下,擅闯辛总经理的办公室,难怪上官秘书会生气;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Blue过去虽然和圈内人来往过,但都是跟他的工作没有直接关系的女人,而他,绝对不会跟工作有关的女人牵扯不清,更不会因为今天跟妳有什么关系,就公私不分的对妳特别好,偏偏妳那样暗示,只有白痴才听不懂。」许淑芳不断叹气,知道这下是没救了。

  「可是,可是……」王琳完全不知道Blue有这种原则啊!

  「王琳,妳私底下的行为怎么样,只要不闹负面新闻,我都不会过问,但这次妳真的犯了大错了。演艺圈里虽然有不少公私不分的人,但那不代表每个男人都会对美女另眼相待。这次我也帮不了妳了,妳就暂时先休息一阵子吧!」不但要等辛氏那边气消,也得等陈老板气消才行。

  「那要休息多久?」没有表演机会,也就等于没有收入,这样她怎么过日子!?

  「这……」依许淑芳的经验,王琳极有可能被冰冻很久,甚至再没有出唱片的机会,但是身为她的经纪人,好歹有责任替王琳想想办法。

  「许姊,妳帮帮我,我真的是无心的。」每次一出事,王琳就只会这一招。

  「唉,好吧,我想想。」身为经纪人,就是得努力为艺人排除烦恼,许淑芳一向敬业,也会尽力而为。「这样吧,唱片部分先暂停,台湾这边既然不适合妳再继续表演,那我们就往大陆发展,我试着接触看看,说不定有适合妳演出的剧本,妳就先到对岸去拍戏,等待时机。」

  以目前的时势,艺人在中、港、台三地之间流动,「上陆」去抢滩也是必然的趋势,也许这样反而是王琳的另一个好机会。

  「好。」一听到有出路,王琳立刻高兴地抱住许淑芳。「许姊,妳对我真好,谢谢妳!」

  「不用谢我,只要这阵子妳乖一点,等我安排,别再给我惹麻烦就好。」许淑芳提醒道。

  「放心,我绝对会乖乖的,等着去大陆。」王琳笑着保证道。

  只是,在「上陆」之前,她要先把之前受的委屈,统统讨回来!

  *

  有了前车之鉴,陈老板这次是精挑细选过,确定三名人选后,才将三人的原音试唱带交给上官秘书,转给Blue挑选。

  Blue选了其中一人,很快写好另一首适合的歌交给陈老板,这事件总算圆满落幕,Blue也开始投入自己的音乐制作。

  以往一开始工作,他很可能就是几星期、整个月的不见人,但这次不但完全没闹失踪、失联,甚至仍然三天两头就到辛氏一次,原因就是要见罗桑,就算只是吃一顿午餐、相聚短短的一个半小时,他也高兴。(之前这家伙根本是从送饭来开始就赖着不走,直到下班时间,刚好就送罗桑回家)

  他忙,罗桑也就没有特别黏他,只是每天下班回到家,会在房间里打电话给他,提醒他吃晚餐,顺便聊聊天而已。

  只是这么点关心,就让蓝司觉得精力充沛,尤其这是出自小桑主动的关心,更是让他作出来的音乐,充满了恋爱中人相聚时的甜蜜、分开时的不舍,与想念时的心酸……

  一个月过去,蓝司以前所未有的快速度完成十一首曲子,光是Demo带,就足以听出蓝司的多才多艺。

  因为这十一首曲子,蓝司运用了钢琴、吉他、直笛、小提琴、大提琴、电子琴、鼓声等等来表达出不同的乐曲,当他利用会客室的视听设备放给大家听时,辛皓濯、上官月听得目瞪口呆,连不懂音乐的罗桑都听得浑然忘我,尤其是第十一首曲子。

  不同于前十首的甜蜜、不舍、心酸,最后一首曲子是以纯粹的吉他演奏,虽然单调,却也显示出这首曲调的悲伤,光是这样听,就让人有种止不住的难过,鼻酸欲泣。

  完全播放完毕后,蓝司才开口:

  「最后一首,其实只是先让你们听听,我还在犹豫该不该放进这次的演奏专辑里……」

  「为什么不?」辛皓濯立刻问。

  「这次的主题,以『恋爱』为主,虽然失恋也是其中的一种,但是跟前十首的感觉相距实在太大,所以我才犹豫该不该收录进去。」音乐可以为人们传达情绪、抒发情感,虽然悲伤也是其中的一种,但是太过负面的情绪,对人类来说总是不太好。

  「我觉得应该收录,这样主题才完整。」上官月也提出自己的看法。「恋爱不全是美好的,如果这首曲子能抒解失恋的人心中的悲伤,未尝不是件好事。」

  蓝司想了想,望着罗桑。

  罗桑娇憨地一笑。

  「我不懂音乐,也不知道怎么评断音乐的好坏,我只知道听起来好不好听。而刚刚的曲子,我都觉得很好听,就算听到后来很想哭,我还是想听。」这是她最单纯的想法。

  「小桑说的好。」辛皓濯十分赞同。「好音乐的定义其实只有一种,就是让人想一听再听。」

  「好吧,那就收录。」蓝司下决定也很快,对着辛皓濯说道:「制作人是我自己,编曲由我自己来,演奏部分除了我自己,等编曲完毕,我会再跟你讨论,亚洲部分的发行权与宣传方面,就委托你。」

  「没问题。」辛皓濯回答的也很爽快。蓝司的音乐专辑制作与版权当然属于他自己,而他要的当然也只是发行权。

  「那好,后续的工作我明天开始,今天先让我休息一下,顺便,把你的小助理借给我,可以吗?」虽然很不想把公私混为一谈,但是今天一过,接下来他又得忙上好一阵子,小桑又准时回家吃晚饭,只好借用到濯的下午上班时间了。

  「这样好吗?」辛皓濯其实也很明白蓝司的时间很紧,但他至少还尊重地问他,而不是直接把人带走,他当然也没想要为难。

  「就当她是跟我讨论发行细节吧。」收好Demo带,蓝司拉了人就走。

  上官月忍不住笑。

  「这样好吗?」会不会太公私不分了?

  「体谅他一次吧,难得他动了真心,而谈起恋爱,有哪个男人不疯狂的?」辛皓濯不介意地往外走。

  「总经理这是经验谈?」两人难得闲聊,上官月随口问道。

  「唔,不是。」他只是亲眼目睹过一个失去爱人的男人如何疯狂,而现在,眼前又一个男人为爱昏头。

  「唉,我也想去喝下午茶。」想到自己桌上那堆待办事项,上官月就一阵哀怨。

  「妳可以叫外送的下午茶餐,边吃边工作,如何?」反正今天助理被拐跑,辛皓濯不介意对劳苦功高的秘书也优惠一点。

  「谢谢总经理,我会记得叫两份。」上官月行个童军礼,笑着回道。

  她是个很不错的下属吧,自己有下午茶餐可吃,不忘也多叫一份孝敬上司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