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迷糊少奶奶[水银]

迷糊少奶奶 第8章(2)作者:水银

  离开辛氏,蓝司暂时将音乐抛开,载着罗桑到某家知名的百货公司,先在一楼的知名金饰专柜拿了订制的饰品,然后牵她上六楼的咖啡吧,点了最美味的点心和咖啡来享受。

  蓝司坐到她那张沙发上,将饰品盒交给她。

  「拆开来看看。」

  「喔。」罗桑好奇地拆开,然后看见一条纯银的炼饰,缀着一颗银光闪闪的钻石坠,款饰既典雅又淑女。「好漂亮。」

  「喜欢吗?」他望着她的表情。

  「喜欢。」她笑着回答。

  「我帮妳戴上。」他坐到她这边,拿起炼坠就戴上她脖子。

  「你……要送我!?」罗桑呆呆地眨着眼。

  「不送妳,难道要我自己戴吗?」这种女性化的东西,搭在他一个大男人身上不合吧。

  「可是……为什么?」

  「想送妳礼物,还得有理由吗?」他蹙眉想了想。「算是情人节礼物,可以吗?」

  「咦!?」

  「小桑,妳不会不知道,今天是七夕情人节吧?」别人家是女生把这种日子记得牢牢的,怎么他的刚好就相反?

  「呃,好像是喔。」她吐吐舌。她只记得以前七夕有要拜拜而已。

  「妳呀──」他欣赏地望着炼坠戴在她身上所发出的光采,然后从她背后抱住她。「我那么忙,没办法天天找妳,妳就不会主动来找我吗?」

  「你、你忙嘛,我不敢吵你。」而且,她有天天晚上都打电话给他啊。

  「就算我再忙,也绝对不会拒绝妳来找我,再说,妳不会吵到我,但是妳一点都不想我,让我很伤心。」

  唉!他蓝司什么时候变成一尾可怜的哀怨男了!?

  「我没有不想你啊。」她回过头,靠在他肩上。「我有想你。」不然,也不会天天主动打电话给他了。

  「真的吗?」

  「真的。」她慎重点头。

  「好吧,算妳还有点良心。」点了点她鼻尖,他笑了。「我有送妳礼物,妳是不是也应该表示一下?」

  「呃……」她没有准备耶。「可是,我不知道要送你什么……」

  「一样东西就好。」

  「什么东西?」她好奇反问。

  「妳的电话帐单。」

  「欸!?」

  「妳每天打手机给我,光是电话费,很可能就花掉妳一整个月的薪水了。」他吻吻她额际。「把帐单给我,我替妳缴。」

  「不要啦!」她脸红地摇头。

  「那我真可怜,跟女朋友要个情人节礼物,女朋友不但没准备,居然连我提的小小、薄薄的两张纸都不愿意给我,世界上还有比我更可怜的男人吗?」努力装可怜中。

  「才不是这样!」罗桑低叫。

  「我不管,妳不给我,就是让我变成可怜的男人。」唉!

  「好啦,我拿给你就是了。」哪有人这样的。

  「这样才乖。」他拿了一颗樱桃喂她吃。

  那些电话,是她想他才打的,电话费有多少,就代表她想他有多少,那些她想他的证据,他当然要自己留下来。

  更何况,他一点也舍不得小桑为了那么点手机费,而把自己的薪水花光光。

  「蓝司,我……我有一个……小小的……建议……呃,不是,是我……小小的……希望……」她吞吞吐吐地说。

  「妳说。」她和他之间,还需要这么不好意思吗?

  「我想听……你唱永恒,把它收录在……音乐专辑里,可以吗?」

  蓝司表情一顿。

  「你……你不答应也没关系啦,我只是想听你唱……没有别的意思,也不要勉强你,当、当我没提过好了。」他脸色僵僵的没回应,她怕他生气了。

  「只是妳想听我唱?」没有别人派她来说服他?

  「嗯。」她迟疑地点点头,好担心地望着他的表情,「蓝司,你……生气了吗?」

  「没有。」

  「我只是觉得……你唱永恒很好听,你把那首歌写的很好,你也很会唱,我知道你没有打算录制任何歌曲,可是我想……一定没有人比你唱得更好听了。」那天Demo带没给王琳,放在公司的时候,她好奇地拿来听过,跟月姊都觉得这首歌一定没有多少人能真正唱得好听,或者说,比他唱得还好听。

  蓝司考虑中。

  「如果你觉得为难,那就算了,没关系的。」反正,还有Demo带可以听。嘻!

  「不是为难,只不过……」跟他不开口录制歌曲的原则抵触到了,但是……又有何妨?反正原则是他定的,改不改也在他──

  咦,他居然真的会为了她想改变自己的原则,而且完全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不情愿,小桑对他的影响……还真是大。

  「不过什么?」罗桑好奇地问。

  「没什么。」蓝司回神望着她。「我会跟濯再商量看看,怎么做会比较好。」

  「太好了。」罗桑开心地抱住他。

  「我答应了妳一件事,那妳……是不是也应该投挑报李,也答应我一件事?」他的成语真是用的愈来愈好了。

  「好啊,你说。」她切下一小块蛋糕,吃进嘴里,然后再换一块饼干,再喝一口焦糖拿铁咖啡。

  「如果我没空去找妳吃中饭,那么,换妳来找我。」接下来的编曲和录制音乐,可能会花去他很多时间。

  罗桑想了一下,就点头了。「好啊,换我送晚餐给你吃。」

  「妳这么快就答应我,那家人那边怎么交代?」亏他还替她担心这一点咧,结果她一点都不觉得为难。

  「我会跟爸妈说晚点回去,不超过十点的话,爸爸和妈妈应该不会反对的。」她家的宵禁,从弟弟在的时候就没变过。

  「这么容易?」

  「本来就没有很复杂啊。」又怎么会困难?

  蓝司想昏倒。

  那他以前为了不让她回家难交代,所以忍住没跟她做晚上约会,是在ㄍㄧㄥ什么?

  他忍的那么辛苦又是何苦来哉?

  「吃蛋糕。」她喂他,甜甜的黑森林,准备腻死他。

  一入口,不爱吃甜食的蓝司果然皱眉头。

  「这是点给妳吃的。」黑森林应该进她的肚子才对。

  「我们一起吃。」怎么可以只有她一个人享受美食?那太自私了。

  「我喝咖啡就好了。」赶快喝一口他的蓝山,用苦味来综合一下。

  「你要陪我,不然我不要吃。」她嘟起嘴。只有她一个人吃,那有什么意思?

  蓝司只好安抚她:「好好,一起吃就一起吃。」

  早知道不应该点黑森林,应该点原味起士派才对。

  每次他们一起吃东西,到最后都会变成这样,她半躺靠在他肩上,一人一口地分享同一个盘子里的食物,一盘吃完了才换另一盘,一个用左手、一个用右手,两相配合,不用开口,默契却无间。

  蓝司很享受这种宁静的气氛,只是这样搂着她,享受一段下午的两人时光,他也觉得很满足。

  「还记得我家怎么走吗?」他问道。

  她唯一去过他家的一次,是跟他约,要还他手机的时候。

  「记得。」出捷运站往右走,很好找。

  「我住四十号九楼。」补上完整的住址,他把事先打好的备份钥匙交到她手上。「这个给妳。来的时候,妳就自己开门,不用客气。」

  「喔。」她点头,收下钥匙,猜想他在忙的时候,大概懒得开门,所以让她自己开门,免得在门外等很久。

  他给她钥匙,有两个意思,其一是她来的时候如果按电铃,万一正好碰上他在工作间,在隔音设备的阻绝之下,他大概也听不见,那她不知道得在门外等多久。

  其二,则是一个很私人的理由──她是他的女人的另一项证明!

  可是这小女人,一定迟钝的什么也没感觉到,只会想到第一个原因。偏偏……他就爱上这么迟钝的小女人,而且还爱的心甘情愿!

  就在他们吃完点心,相偎着休息的时候,对面的空位却突然有人落坐。

  蓝司眉头一蹙。

  「害我无法顺利发行唱片,你很得意吗?」王琳拿下墨镜。

  蓝司只是盯着她,直觉告诉他不对劲。

  王琳轻蔑地望了眼罗桑。

  「就这么个小不点儿,也迷得你神魂颠倒,你这种男人,还真是不懂得欣赏女人。」王琳掠了掠头发。

  「滚。」碍眼的东西。

  他不客气的语气,让王琳更生气。

  「敢得罪我的人,我绝对不会让他好过!我王琳一向有仇必报,你害我没办法发唱片,现在──我就要你付出代价。」语一毕,她立刻流下泪。

  「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她哭诉,镁光灯跟着闪烁。

  蓝司直觉反应就是将罗桑的脸藏入他怀中,不让她曝光,然后,恶狠狠的瞪着王琳。

  「我一直那么听你的话,甚至为了你连唱片都不发,你怎么因为……别的女人,就要抛弃我?Blue……」

  Blue的名字一出,正在照相的记者眼睛一亮,立刻兴奋地朝蓝司多拍好几张照。

  「Blue,不要这样对我……」呜呜呜,王琳表现得宛如可怜的弃妇,哭得凄凄惨惨。

  这女人……

  蓝司铁青着脸,看着王琳表演,然后转向那些不断跟拍的记者,当场拿起电话,通知辛皓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