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迷糊少奶奶[水银]

迷糊少奶奶 第9章(2)作者:水银

  蓝司一到罗家楼下门口,先打小桑的手机──不通。

  再打罗家的电话,不是没人接,就是高蓉宇接的。听到他的声音,她只有两种反应:一种是直接挂掉,一种则是把他骂到臭头。

  连续四天,蓝司完全联络不上罗桑,连上官月打电话去,都只得到一句很有礼貌的回答:「她不在家。」

  「我尽力了。」上官月很抱歉地望着蓝司。

  蓝司蹙着眉,离开辛皓濯的办公桌,走到沙发上坐下。

  四天的时间,已经让他从暴怒、诅咒、骂人……回到现在的冷静。他仔细回想从事情发生,到这几天以来的事──

  「蓝司,她……在说什么啊?」什么抛弃之类的……蓝司又没有跟她在一起,怎么抛弃她啊?

  「别理她胡说八道,她是精神病发作,药忘记吃了。」想到王琳和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记者,蓝司心里就一把火在烧。

  他护着罗桑离开那家百货公司,并没有受到太多为难,因为咖啡店里王琳表演的弃妇哭诉,可以让人写成更大篇的报导。

  他混唱片圈这么多年了,当然看得出来王琳耍的这一手把戏,但是这女人是完全搞错对象了,想整他,她会先断了自己的生路。

  「小桑,这几天可能会出现很多王琳的新闻,四处对人乱说有多委屈,妳不要相信。」

  「嗯。」她点头。

  「咦?」这么简单!?

  「我只要相信你就够了。」太复杂的事情不适合她想,比起别人说的,她更相信自己认识的蓝司。

  「小桑……」蓝司一手驾车,一手握了握她肩膀。现在不能立刻抱她入怀,实在太可惜了!

  有时候,单纯的人反而不容易受到别人的煽动、相信无聊的谣言。

  那天他亲自送她回到家,小桑一直很相信她,隔天爆出新闻,还没上班前的她就接到辛皓濯的电话,听从建议乖乖待在家,然后两人就没再联络过……

  算一算,他已经有一星期没见到小桑、听到小桑的声音了。

  「阿月仔,妳之前打电话去罗家,有跟小桑说到话吗?」蓝司问道。

  「有啊。」上官月也回想。「前三天有,小桑还问你好不好,后来……也就是你火大的那天,说你去找小桑却见不到人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和小桑说过电话了。」每次打去,不是高小姐接的,就是高先生。

  蓝司揉揉眉心,有点想通了。

  「如果我没猜错,小桑应该就是在我去找她的那天,被那群亲卫队给送走了。」只是,会去哪里?

  「有可能。」一直旁观的辛皓濯也归纳出同样的结论。

  「这样的话,至少小桑是绝对安全的。」他们不可能让小桑出什么状况。蓝司转而问道:「王琳那边的事处理的怎么样了?」

  「闹出这种新闻,王琳的知名度暴增,但是我发出的声明,也让许多人质疑这是王琳的刻意炒作,所以大众并不完全相信王琳的说法。另外法律途径方面,毁损名誉已经成立,现在就等开庭。」

  「冠亚方面呢?」

  「陈老板已经主动和王琳解约,但是王琳不答应,双方也有可能闹上法庭。而所有的电视、各大媒体,除了继续追这条新闻之外,已经全部停发通告,让王琳无法再上任何节目。」这是目前辛皓濯处理的进度。

  要说这件事中有任何受益的人,就是曾和蓝司走的「很近」的女演员,她很含蓄地在受访时声明,蓝司从来没和圈内人真正交往过,更不会和任何与工作有直接关系的人私下接触,因为这句话,她的知名度和形象大增,多了不少演出机会。

  「这样还不够。」因为这件事,蓝司原先预定的编曲工作不但停摆,更整整一星期见不到罗桑,让他的心情焦躁不已。「我要她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以后绝没有机会再出现在演艺圈。」

  辛皓濯和上官月一听,同时转头看着他。

  「官司要速战速决,她不但得公开道歉,还得负担大量的赔偿金。那些钱一拿到,就平均捐给台湾目前所有的公益机构。」他不需要那种钱。「我说的『绝没有机会再出现在演艺圈』,不只是台湾,还包括所有亚洲地区,就算倒贴演出,也没有人会接受。」蓝司真的是太生气了。

  「这样好吗?」上官月也认为王琳该为自己所做的事付出代价,但是阻断她所有的生路,会不会太过了些?

  「如果今天我没有办法反制,被说成负心汉、被写成始乱终弃的劈腿男,今天被断绝生存机会的人会是我,这些损失,又该是谁赔给我?而她正好因为这样声名大噪,再利用这件事大赚一票。」蓝司冷笑。「濯,这个圈子的生态你应该比我更了解,我真的做的过分吗?」

  任何人,都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在王琳策画这件事的时候,她就应该要考虑到失败的后果。

  他的话,让上官月不再说什么,因为王琳的手段的确太过,简直就想毁了D-Blue,所以现在她不能怪Blue全面反扑。

  「你真的被惹火了,是吗?」辛皓濯难得地微扬唇角,勾起一抹笑痕。

  「如果是你,你会不会被惹火?」蓝司丢给他两记白眼。

  他向来不是一个会把吃亏当吃补的人,更讨厌有人对他玩手段,懒得处理琐事不代表他的脑袋不精明,胆敢找他麻烦的人,他绝对会以更「好」的方法回敬对方。

  尤其想到小桑要是被牵扯进来,他对王琳的怒火又烧得更旺,反扑动作更加毫不留情!

  「其实,除了我们之外,应该还有人在整王琳。」上官月忽然道。

  「怎么说?」辛皓濯问。

  「我们所采取的方式,一切依法行事,在法庭上准备让王琳吃不完兜着走,但是在这之外,这几天网路上有更Hot的话题,是王琳在成名前和成名后陪人吃一顿饭的价码、夜游的价码、跟什么名人或富豪来往过、身上有哪里动过刀、从小到大的恋爱史、在后台的秘辛、排挤过哪个名气比她小的艺人……」

  每一件,都是可以列为艺人极机密的事,现在全被爆了出来。不但一条一条写出来,更准确无误地标明事件发生的时间、地点,包括参与的人士、介绍人、见证人等等,一个个都指名道姓,不论是以前或是现在,只要跟王琳有关的人,全部都在列举的名单之内。

  这些都是可以查证的事,对一般大众来说,可信度几乎是百分之百。

  辛皓濯一听,立即将电脑连上各大网的首页,观看最大的标题与这几天讨论最热烈的主题。蓝司也凑近观看。

  在各大网的统计中,王琳的话题几乎都爬上前三名,尤其那些列名被她排挤过的人,有些甚至大声地承认自己就是被欺负过,这让王琳的人气急遽下滑,简直成为今年度到目前为止名声最黑的艺人。

  「妳什么时候发现这件事的?」辛皓濯边问边浏览,发现王琳的黑名还真的是黑到底了,鄙弃的评论一面倒。

  很显然的,这是有人刻意散播的消息。

  这个方法也在蓝司的报复策略之内,可是征信社还没回传消息,就已经有人先爆出来了,真是厉害。这个人的消息一定很灵通。

  「大约……四天前。」上官月每天都有浏览主要新闻的习惯,以便随时提供上司最快的讯息。

  「那就是罗桑不见的那一天开始……」有可能吗?

  「不可能。」蓝司立刻就否定。「小桑不会做这种事。」她心肠太软,就算要整人,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收集这么多消息。

  「那么,会是谁呢?」辛皓濯也不认为是罗桑。

  只是除了蓝司这个可怜的当事者之外,还有谁会这么怨恨王琳?

  「小桑的亲卫队!」蓝司稍微想了一下,就明白了。

  辛皓濯眉毛一挑。

  「濯,帮我调查高鹏宇、高蓉宇、罗骥,以及罗桑的父母目前的去向。」只要知道这个,应该就能找到小桑。

  「嗯。」辛皓濯拿起电话,立刻吩咐保全部的人去办,同时私下动用辛氏财团资讯部的人员,要他们追查这些消息的来源。

  如果网路上披露出来的这些消息,全是高家兄妹和罗骥搞的鬼,那他不得不说,他们的确有本事。

  或许……未来他们将是辛氏延揽的重点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