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迷糊少奶奶[水银]

迷糊少奶奶 第10章(1)作者:水银

  东部的海滩,是一片还没有受到太多人工破坏的清澈,海的颜色,随着天空的颜色而变换,时而湛蓝、时而沉郁。

  来到这里,彷佛来到现代的桃花源,远离尘嚣、远离一切文明的迫害,让人的心灵可以得到最原始的平静。

  罗桑跟着父母来这里度假已经过了一个星期,罗爸和罗妈每天在俱乐部的高尔夫球场、三温暖中心享受,而她则每天散散步、看看书、陪爸爸妈妈吃饭,日子过的很惬意。

  而且,弟弟罗骥也在四天前跟他们会合,罗爸和罗妈享受两人世界的时候,骥就陪她散步、聊天、四处游逛,跟以前的日子几乎一样,只除了──她会不小心想着,不知道蓝司现在在做什么?常常想着想着,就失神又发呆。

  连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觉得虽然跟家人在一起很开心,可是……心里却似乎空了一块,不知道少了什么……

  「姊,妳又在发呆了。」坐在户外的阳台上看书,罗骥发现姊姊的失神。

  这不是第一次了,有时候他们聊天聊到一半,或散步逛街的时候,她就会突然发起呆来,这是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

  他的姊姊……好像瞬间从单纯开朗,变得多愁善感,以往纯真的表情,渐渐转成只有恋爱中的女人才有的轻愁。

  「呃,对不起。」罗桑脸蛋微红。

  「没什么好对不起的,要不要去海边走走?」住在台北的时候,是很难看见这么干净又完全没有任何异味的海。

  「好啊。」罗桑合上书,跟着罗骥走出房外,往海边走去。

  这片度假村,就建在离海边不远的地方,门口的右方更设有出租脚踏车的柜台,让旅客可以租骑单车,依着海边的单车专用道,尽情游逛一整片蔚蓝海岸,傍晚时,当湛蓝转成一片火红,更是一幕难得的美丽景致。

  罗桑侧坐在前座铺着软垫的单杠上,让弟弟载着到海边。

  吹着海风,罗骥突然开口:

  「姊,妳又发呆了。因为那个男人吗?」

  「咦?」罗桑抬起头。

  「蓝司,又名D-Blue,那个有名的音乐创作才子。」当姊姊的身影出现在各大报的时候,罗骥在一天之内就将所有相关人物全调查清楚。

  「呃……你知道?」罗桑脸红。

  「他配不上妳。」罗骥低头望着姊姊。

  「可是,他很疼我,也对我很好,很照顾我。」

  「这样就够了吗?」罗骥问,「疼妳、对妳好、照顾妳的人,不只他一个。」

  「但是,他只对我好。」罗桑也许单纯,可是不至于看不出来,蓝司对她之外的人都很没耐心。

  「他有过别的女人,也跟别的女人好过。」所有蓝司的「情史」,罗骥也查过了。

  「我知道。」罗桑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月姊说,蓝司以前和女人在一起,只是打发无聊和──排遣欲望而已,他从来没有对任何女人认真过,可是对我,他不但主动关心、还照顾我。从他对我的温柔态度里,月姊还真不敢相信蓝司以前对女人居然那么无情……」

  当蓝司居然为了女人特地送中餐到公司时,上官月已经暗吓在心底,接着他是天天出现,上官月从惊吓到习惯,然后确定这个游戏人间的男人真的动心了,才和罗桑说出这件事,目的就是要她了解自己喜欢的男人,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这几天的新闻,全都是他跟王琳──」

  「那都是假的。蓝司没有跟她在一起,我知道。」罗骥还没说完,罗桑就打断,并且替蓝司辩解。

  这是第一次,罗桑这么相信一个外人。

  「妳怎么能肯定,他不是在跟妳玩玩?」罗骥不轻易相信任何男人,尤其是那种有「前科」的男人。

  「我相信他。」罗桑说的毫不犹豫,眼神第一次这么坚定、这么无悔。

  罗骥定定望着姊姊。

  「姊,妳真的爱上他了。」

  爱?

  罗桑一震。爱……爱上蓝司……她爱……

  「我爱他!?」罗桑的语气充满惊讶。

  原来……只是因为爱他,所以她一直想着他,因为见不到他,所以她老是失神发呆……

  「骥,我爱上他了,原来只是……」只是爱上他了呀!她一点都没发觉到,只是每天很习惯看见他的脸,或听见他的声音……蓝司、蓝司……

  「姊,别爱他。」他保护性地抱着罗桑。

  「为什么?」罗桑还在恍惚中,却感觉到骥的不高兴。

  「他会让妳伤心。」他的姊姊,太过单纯,根本应付不来蓝司那种男人。

  「他不会。」罗桑摇头。

  「妳就这么相信他?」

  「嗯。」她还是毫不犹豫就点头。

  对罗桑来说,爱和信任是一同给予的,她爱一个人,所以完全信任他,不怀疑他。

  「骥,你支持我好不好?蓝司不会伤害我的。」罗桑要求道,她看得出来,骥不喜欢蓝司。

  血浓于水、加上从小他就伴着她成长,让罗骥对罗桑来说不只是一个弟弟,同时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支柱,如果有骥的支持,她会走的更踏实。

  望着罗桑坚定的神情,罗骥有一点不甘心,觉得自己实在不该出国,让蓝司有机可乘,但──却也为姊姊变得坚强而感到高兴。

  他从小呵护的姊姊真的长大了,也选择了她想要走的路,就算会受伤,她也很勇敢地往前,不因为任何原因而退却。

  这点,从她执意要他出国的态度上,就已经可以明显看得出,他的姊姊变坚强,也努力学习独立,追求自己想要的目标。

  好半晌之后,罗骥才终于出声:

  「如果这是妳想要的,我会支持。」他愿意鼓励姊姊往前走,却不怎么愿意便宜那个男人。

  「骥,谢谢!」罗桑高兴地偎入他怀里,想着该找个时间把蓝司介绍给她的家人。

  「但是,我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妳。妳要答应我,如果有人惹妳生气,或者对妳不好,妳要立刻告诉我,不可以一个人躲起来哭。」这是罗骥唯一的要求。

  「嗯。」她高兴地点点头。

  当辗转打听好几天,终于知道罗桑人在东部的蓝司,趋车找到这里时,远远就看见这两人相依相偎的模样。蓝司猛一踩煞车,手煞车拉起,连车钥匙都没拔,就直接跳下车,将罗桑抢入怀中。

  罗骥远远就认出这个浑身冒火的男人是谁,所以及时放开姊姊,免得罗桑被他们两个男人的力道给弄疼了。

  「小桑!」

  罗桑因为撞上他胸膛,还没从一阵头晕脑胀中回神,就又听见一阵吼声,耳朵立刻嗡嗡嗡地响。

  「蓝司!?」认出是他,罗桑好高兴,可是笑容还来不及扩大,蓝司又恶狠狠地开口了。

  「他是谁?」蓝司瞇着眼,恶狠狠的口气不是对她,是针对那个胆敢抱着罗桑的男人。

  「他……」罗桑才开口,罗骥就截断他的话。

  「你是在对她凶吗?」罗骥同样瞇起眼,礼貌式的询问,语气却充满对罗桑的浓浓保护意味。

  两名个头差不多高的男人,对峙起来气势一样高,罗桑感觉到不对劲。

  「你们两个不可以吵架。」顾不得见到蓝司的高兴,她离开蓝司的怀抱,站到两人中间。「又没有什么事,你们为什么要瞪来瞪去?」

  他们干嘛一见面就一副要打架的模样!?

  「先告诉我,他是谁?」才十一天,他就觉得活似两三年没有抱到她一般,罗桑一离开,蓝司的怀抱立刻感觉一阵空虚。

  「你何不直接问我?」罗骥一脚驻地、一脚放在单车踏板上。

  「小桑是我的女人,你是谁?」蓝司搂回罗桑。

  蓝司的态度很明显,无论对方是谁,他都不会放开罗桑。

  「你的?」他撇撇唇,似是不屑。「我是罗骥。」

  「罗骥!?」小桑心心念念的弟弟、那个对小桑保护过度的弟弟!?

  「我知道你的背景,也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事,你的法律程序似乎没有我的行动来得快。」罗骥说的没头没脑,蓝司却一听就懂。

  「那些消息果然是你放出来的。」辛氏的网路高手虽然查出来源,却无法肯定对方的身分,只确定对方的电脑功力很高,如果是骇客,一定也是个相当厉害的骇客。「但能造成的实质效果,不见得有多少。」

  「当事人是你,总要留一点让你表现。」如果他把所有的事都做完了,那要蓝司这个人做什么?「我做的,只是她意图伤害小桑必须付出的代价,如果不是小桑没受到牵扯,我会让她从闹出新闻的隔天起,就后悔惹出这件事。」罗骥眼里闪过一抹他这个年纪不该有的狠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