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极品恶魔[乔轩]

极品恶魔 楔子作者:乔轩

  「搭乘英亚航BA26班机,傍晚十一点三十分从台北到伦敦希斯洛机场的旅客,现在请开始登机了……」

  听见机场大厅的广播,区睿颖拎起唯一的行李,一只可以登机的小旅行箱,准备好机票与护照来到验票口。

  漂亮的空姐将票根交给她,「欢迎登机!」

  睿颖对她点了下头,走入一条短短的狭小甬道,进入经济舱中。

  「请问需要报纸吗?我们有中时、联合、自由和泰晤士报。」

  「不用,谢谢。」

  上了飞机,睿颖在窗边找到自己的位置,先将行李放到上方的储物柜,然后在窄小的位置坐下来。她拉下窗户的塑料隔板,摊开毛毯盖住自己。

  再十四个小时!睿颖告诉自己,再过十四个小时,她就能见到「他」了。

  这个想法使她放松了紧绷的神经,渐渐的,她感觉疲惫。为了搭上这班周末的班机,她已在机场排了一整天的候补机位,差点以为自己上不了这班飞机了。

  疲倦使区睿颖闭上双眼,她的呼吸渐渐变得绵长而平顺,在睡着之前,她的心里仍念念不忘着──

  再过十四个钟头,当飞机在希斯洛机场降落时,她就可以见到滕骐了,只要再十四个钟头……

  经过漫长的飞行,越过国际换日线,在英国本地时间凌晨五点三十五分,睿颖下了飞机,因为没有托运行李,于是她跳过等待行李的步骤,直接出海关。

  她在机场外的计程车招呼站招来一部计程车,把一张写了地址的纸条递给司机。

  「请载我到这个地方。」

  「没问题。」

  天色仍暗着,气温很低。计程车驶出机场,飞快地往市区行驶。

  经过冷清的机场外围,驶入伦敦市区,辉煌的英国议政厅、历史悠久的大笨钟、新地标伦敦眼一一映入眼帘,但是区睿颖对于这个多雾又寒冷的城市没有热情,她面无表情地坐在宽阔后座,只有紧紧交握的白皙双手泄漏了她内心的情绪。

  计程车穿过伦敦最繁华的街道,有名的哈洛斯百货在幽微的曙色中傲然矗立,闪烁的小灯泡仍散发万丈光华,剧院云集的皮卡地里广场仍沉睡着,路上没有半个行人。

  蓦地,计程车转入一条宽敞石砖道,进入伦敦最昂贵的住宅区。

  随着门牌号码越来越迫近,睿颖感觉心脏重重撞击着自己的胸口,她迫不及待地抹去窗子上的雾气,将小脸贴在车窗上,紧张又兴奋的感觉节节升高。

  「三十五号、三十三号、三十一号!」睿颖拍着车窗,转头对司机道:「三十一号到了,司机先生,就是这一栋!」

  司机停下车,笑着问睿颖:「住这里的人,对你一定很重要了?你看起来好像很迫不及待的样子。」

  她当然迫不及待,为了这一天,她存了将近半年的旅费,才能飞越半个地球,到大不列颠来找他。

  付了将近两千块台币的计程车资,睿颖跳下车,三步并作两步地上了台阶,连续按了好几下门铃。

  过了好久,睿颖终于听见屋内似乎传来声响,接着,她看见屋里亮起了灯。

  他来了!马上就可以见到他了!睿颖拍拍自己的脸颊,又顺了顺发丝,设法让自己气色看起来好一些。

  厚实大门上的小窗被拉开,窗里出现半张女人的脸,使睿颖愣了一下。

  「哈啰,有什么事吗?」大概是太早被吵起来,艳丽美女显得睡眠不足,频频打呵欠,有种娇慵懒散的风韵。

  「我找滕骐。」睿颖忽然不确定起来,「他是不是住在这里?」

  听见滕骐的名字,对方仔细地打量睿颖,然后,她微笑了。

  「我知道了,你是区睿颖对不对?」美女把她的名字发音得很像「Oh,  Ringing」。

  「你怎么知道?」睿颖大感意外。

  她呵呵一笑,「那当然,你是他唯一会提起的人。你等我一下,我帮你开门。」接着睿颖听见啪啪两声,美女巧笑嫣然地拉开厚重的百年大门,「欢迎你,我叫蕾妮·海曼(Rene  Hyman),是滕骐的Partner。」

  Partner?是哪一方面的Partner?望着蕾妮伸过来的友善双手,睿颖感觉自己因为期待相见而奔腾的血液,慢慢的、慢慢的冰冻起来。

  「啊,滕骐,你醒来啦?快看看谁来了?」

  听见蕾妮讶异的低呼,睿颖抬起睫毛,视线缓缓上移,终于对上滕骐的视线。

  这时候,天色已经完全亮了,白色的天光透过客厅的窗子洒落在滕骐的脸上,刀凿似的俊容呈现黑白分明的立体光影。虽是穿着睡袍,但站在楼梯口的滕骐照样散发惊人魅力。

  他同样望着她,深邃黝黑的眼瞳里,仿佛闪过一抹激烈的情绪,又很快地消失不见,令睿颖以为自己产生错觉。

  客厅里有好半晌的沉默,最后,滕骐冷冷的开口,用中文对她说:「睿颖,你跑到英国来做什么?」

  *

  餐厅里,睿颖、蕾妮、滕骐三个人围着餐桌比邻而坐,穿着黑洋装、白色荷叶滚边围裙并梳包头的女佣将刚烤出炉的可颂和香蒜面包送上餐桌,诱人的香气马上充斥整个室内。

  「来点可颂面包吧!搭配橙橘酱滋味很不错喔!」

  面对蕾妮的热情推荐,睿颖淡淡的摇摇头。

  「还是你喜欢中式早餐?饭团怎么样?」她记得滕骐偶尔会要厨师做米丸子这种东西。

  睿颖还是摇头。她没有胃口。

  滕骐打从坐下来以后,自始至终没瞧她一眼,没说过半句话,一手拿早报,一手端咖啡杯,全身辐射出「生人勿近」的距离感。

  她想她失落的表情一定逃不过别人的眼,蕾妮才会安慰地拍拍她的肩,道:「Ringing,你不要介意滕骐,他一向有起床气,得过十点钟才会好一点。」

  不要用女主人的口气对她说话!睿颖很想这样大喊,可是她的喉头紧紧的,连呼吸都好困难。

  她开始觉得自己这一趟来错了,筹画了半年,期待了半年,以为这会是个惊喜,没想到全是自己的想像。

  「滕骐,你别一直看报纸嘛!难得你妹妹来看你,你怎么这么冷淡呀?」蕾妮摇摇滕骐的手臂,终于换来他大爷一记冷睨。

  睿颖以为滕骐终于要对她说话了,没想到他只是喝光杯子里的黑咖啡,然后潇洒起身。「我去换衣服,准备上班了。」

  蕾妮傻眼,「你今天还要去上班?」

  滕骐冷淡瞥她一眼,「Why  not?今天是星期五,不是星期六。」

  「可是……」蕾妮犹豫地看看睿颖。

  「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谈也一样。」

  睿颖胸口一疼,没想到他甚至不打算为她请上一天假。一种被冷落、不受重视的感觉伤害了她,她眼圈红了,却倔强地忍住。

  「睿颖。」滕骐忽然唤了她。

  她抬起头,痴痴的望着他,不敢相信他会对她说话。

  「虽然学测放榜了,但学校还没举行毕业典礼吧?你可以在这里留到明天,明晚我送你到机场,免得你星期一没精神上课。」说完,他掉头走出餐厅。

  睿颖瞠大眼眸,双颊失去血色。他……赶她走?为什么?她做错什么了?

  一颗两颗三颗四颗泪珠滚出眼眶,落到铺有蕾丝桌巾的桌面上。

  蕾妮忙揽住睿颖,轻拍她的背脊,「哎呀,别哭别哭,滕骐没有恶意,你也知道,他一向就是那样子的嘛……」

  可是在他来英国之前,他不是这么冷漠的呀!这些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滕骐像是突然变了个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