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极品恶魔[乔轩]

极品恶魔 第1章(1)作者:乔轩

  八岁的区睿颖独自走在回家的小路上,她穿着过大的制服,背着陈旧的书包,虽然她晚了一年才上小学,但是她所有的用品都是二手的。

  她一点也不喜欢上学,老师教的东西,她一点也听不懂。明明院长奶奶说,上小学以后就可以学ㄅㄆㄇ,等她学会ㄅㄆㄇ就看得懂国字了,她一直在等,可是,老师却说,大家都会了所以不用教。

  为什么大家都会了呢?是不是因为她特别笨,所以只有她不会?

  啊!蝴蝶!

  睿颖被翩然飞来的白纹蝶吸引住目光,她不由跟着蝴蝶走。

  好好喔!她也想变成蝴蝶,她也想飞,不想上课。

  「喂,你们看那个小笨蛋在做什么?」

  「她在追蝴蝶,哈哈!看起来好白痴!」

  「她本来就是白痴,连ㄅㄆㄇ也不会。」

  睿颖听见身后传来讪笑的声音,她回过头,看见班上几个块头最大的男生正不怀好意地瞪着她瞧,脸上满是嘲弄的表情。

  他们的表情令睿颖害怕,她知道每次他们露出这种表情,就是要欺负她了。

  睿颖正要跑走,没想到却被叫住。

  「喂!谁准你走的?不准走!你敢走我就用石头丢你!」

  睿颖下意识地摸摸额头上的瘀青,被人用石头丢的记忆犹新,那尖锐的疼痛让她不敢违背那些男生的话逃走。

  「小笨蛋,你喜欢那只蝴蝶是不是?」

  睿颖愣愣的看着跟她说话的男生,原本她以为他走过来是要打她,没想到他竟然好好的跟她说话。

  「说话啊!你是不是喜欢那只蝴蝶?要是你喜欢,我就捉来给你,我们做个朋友好不好?」

  睿颖讶异不已,他刚刚说……朋友?真有这么好的事?他想跟她做朋友?

  「我……喜欢。」她小小声地说。她也好想要有一个朋友。

  「那好,你等我一下。」那个高壮的男孩把书包一丢,转身去帮她捉蝴蝶,没一会儿,他合着双掌走回来,显然已经抓到了。「喂,小笨蛋,你过来看!快点啊!」

  睿颖慢吞吞的走过去,大眼中充满期待又怕受伤害。

  男孩不耐烦地道:「近一点,再靠近一点啊!不然怎么看?」

  终于,睿颖挨到那男孩身边,屏息等待着。

  那男孩和同伴交换了一个恶作剧的眼神,合起的掌打开,白纹蝶缓缓飞起来……

  好美!睿颖着迷的眼神只持续一秒,下一秒,那男孩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用力一拍掌,优雅飞舞的蝴蝶被击中,当场毙命。

  睿颖吓呆了,那只蝴蝶就这样「啪」的一声,在她眼前肚破肠流,像穿着白色丧服的尸首,无声无息地坠落。

  「啊哈哈哈~~你们看她的表情!」

  「哈哈哈~~真有趣!她好像吓呆了!」

  「怎么会有这么笨的人啊?她以为我们真要跟她做朋友啊?」

  「只有笨蛋才会跟她做朋友!」

  有趣?可她一点也不觉得有趣,她不懂为什么这些男生要为了捉弄她打死一只蝴蝶,也不懂为什么他们一直叫她笨蛋或白痴。

  睿颖感觉自己的心仿佛被什么刺伤了,虽然没有流血,但疼痛的感觉那么真实,她却连一声痛也叫不出口。

  「哭了!她哭了!」

  「笨蛋,你哭什么?我们又没打你。」

  「靠!你欠扁啊?看了就不爽!」一个男孩举起拳头,就要往她身上招呼下去,睿颖睁着空洞无神的大眼,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逃。

  就在拳头击中她之前,一抹黑影窜了进来,以双手挡住那一拳,然后一记抬腿,把那个男孩扫到路旁去哀哀叫。

  「是滕骐!」

  「快走!」

  滕骐才四年级,成绩超好,打起架来却是出了名的凶狠,连高年级的都怕他。

  「干嘛急着走?陪我玩一下不行吗?」滕骐神情轻松地一手抓一个,揪着他们的衣领高高提起。

  「救命啊~~救命啊!」两个男生摆动双手双腿,哭爹喊娘似的大叫起来。

  「没想到你们也会叫救命啊?我还以为你们多神勇,原来只敢欺负比自己弱小的人。」滕骐的轻柔笑语霎时转为阴狠,「那我也来欺负你们吧!谁教我比你们强呢?」

  「哇~~不要啊!」

  「救命啊!救命啊!」

  呼救无效,那些男生被滕骐扁了好几拳,痛得大呼小叫,最后一起落荒而逃。

  哼!一群欺善怕恶的家伙!滕骐不屑地看着那些男孩逃命似的跑走,唇边噙着冷笑。

  转过身,他看见睿颖蹲在地上,眼睛一瞬也不瞬的看着地上已经死亡的蝴蝶,眼泪从她漆黑的大眼里不停地流下。

  这是滕骐第一次看见区睿颖哭。

  他们虽然同是圣光育幼院的孤儿,但是睿颖是两个月前才被送来的,滕骐对她的第一个印象是──她很安静,叫她做什么就做,别的女孩偶尔会哭闹,可是她从来不会,仔细想想,他也没听她开口说话过。

  「睿颖,天要黑了,回家吧!」

  睿颖抬起头来看滕骐一眼,可是她一点也没有起身的意思,动也不动地看着躺在地上的白色蝶尸。

  啧,真麻烦。

  他忽然问她,「你有没有带手帕?」

  睿颖愣了一下,从制服裙里摸出一条洗了很多次、泛黄的手帕给他。

  滕骐拿起那条手帕盖住那只死去的蝴蝶,包起来,然后在路旁的草地上挖个洞,帮她把蝴蝶埋起来。

  睿颖一直跟在他身边,看着他把蝴蝶埋好,慢慢的,她眼泪止住了,当滕骐起身的时候,他发现她一瞬也不瞬的望着他。

  「走吧!该回家了。」他拍掉黄土,对她伸出大掌,好半晌,她看着他的手犹豫着,最后才怯怯的把自己的小手交给他。

  她的手好小!这是滕骐对她的第二个印象。

  他握紧了她的手,对她说:「以后放学我们一起回家。」

  「……好。」睿颖小小声的回答他。

  他是好人。睿颖看着握住自己的温暖大掌,感觉好安心。她第一次发现,因为滕骐,她再也不怕高大的男生。

  *

  每天放学,滕骐都会到她的教室外面等她。渐渐的,班上所有人都知道区睿颖是滕骐罩的,从此没人敢再欺负她。

  睿颖的座位被安排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双人的书桌只有她一个人使用,而她的后面就是垃圾桶。

  显然老师已经放弃她了,但睿颖却好喜欢这个位置,每当滕骐来找她,她就可以马上看见他。

  某一天,滕骐提早下课,到她的教室外面。睿颖看见他了,大眼睛闪出笑意。

  滕骐低着身子来到后门,递给她一个小纸盒子。

  「这是什么?」睿颖躲在立起来的课本后方,小声地问他。

  滕骐咧出一抹笑意,「是给你的礼物。」

  睿颖惊喜地捧着那个盒子,虽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可是她感到开心,因为从来没有人送过她礼物。

  「里面装什么?」睿颖好奇地打量那个纸盒子,盒子拿起来感觉很轻,好像没装东西似的。

  「打开来不就知道了?」

  睿颖偷偷看一眼讲台上的老师,确定没人注意她,她才小心翼翼地打开盒盖。

  蓦地,睿颖眼前一花,白的、黄的、黑的、蓝的蝴蝶争先恐后地从纸盒里飞出来。

  「哗~~有蝴蝶!好多蝴蝶!」班上同学骚动起来。

  「教室里怎么有这么多蝴蝶?」

  睿颖瞠目结舌地看着那些蝴蝶在教室飞舞,最后飞出窗户,像雨后的彩虹般很快的消失不见。

  可是,这道人造的彩虹,却烙印在睿颖心中,不管多少年过去也不褪色。

  这份礼物太贵重了!她好感动,可是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有简单的一句:「谢谢你。」

  「喜欢吗?」

  她笑着点头。

  「你喜欢就好。」他嘴上叼着一根青草,笑得弯弯的俊眼,使他看起来不羁又洒脱。

  那天放学后,滕骐带睿颖到学校附近的小山坡,那里开满了雏菊,到处都有蝴蝶飞舞。这里是他们的秘密基地,只有在这里,睿颖才觉得安心和自在。

  「睿颖,你为什么喜欢蝴蝶?」

  「蝴蝶……很漂亮,又会飞,我希望有一天也能像蝴蝶一样。」睿颖说完,有些不好意思地红了脸。

  「很漂亮,又会飞?」滕骐好笑地问她:「你知道蝴蝶是毛毛虫变的吗?」

  睿颖的笑容消失了,显然受到很大的打击。

  「蝴蝶是毛毛虫变的?」这怎么可能?这两种东西长得根本不像呀!

  「是真的,所有美丽的东西,一开始都是丑陋的。」

  「所以我以后不能变成蝴蝶了吗?」

  滕骐笑着拍拍她的小脑袋,「如果你想变成蝴蝶,首先你要努力念书,设法离开育幼院,否则,你永远也不能成为蝴蝶。」

  睿颖望着滕骐,忽然问:「你……也想变成蝴蝶吗?」

  滕骐看着远处,天空的云朵映在他深邃的眼瞳上,使他的目光看起来有些迷离。「是的,睿颖,我想。」

  他想离开育幼院,想开创他的人生!他不要永远低人一等,穿别人不要的旧衣,睡大通铺,长大后,住在和育幼院一样阴暗潮湿又有霉味的破屋里过完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