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极品恶魔[乔轩]

极品恶魔 第1章(2)作者:乔轩

  「好好念书,设法离开育幼院,开始新的人生!」从此这句话变成睿颖努力的目标,她比谁都用功,成绩一次次超前,她证明了自己不是个笨蛋。

  国中毕业后,睿颖考上瑾美女高,而滕骐考上台大资工系,并申请到全额的奖学金。

  那一年,滕骐带着睿颖离开育幼院,在景美一带租了间小套房。他实践了他的诺言,他用他的本事,改写他们的人生。

  「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新家。」

  当滕骐告诉她,他已经找到房子时,睿颖还不敢相信他们就要搬出育幼院了,直到他带她来到这里。

  这是栋将近三十年的老房子,位于六楼,是顶楼加盖,没有电梯,没有冷气,楼梯的铁栏杆都生锈了,油漆斑驳。也是因为这样,滕骐才能用便宜的价格租下来。

  走进屋子,里面空空荡荡,屋子大概只有十二坪大小,隔出两个房间、一个很小的浴室和一个简单的厨房,地上铺着的旧式磁砖颜色看不出是绿还是黄,但是有窗户有阳台,当太阳射进屋子里,白天不必开灯就很亮。

  「好漂亮的房屋!」睿颖由衷赞叹着。

  滕骐笑了,「傻瓜,什么都没有的旧房子哪里漂亮了?」

  睿颖还是笑得眯起眼睛,「这里什么都没有没关系呀!以后我们用笑声和美丽的回忆来装饰它,这房子会比皇宫更华丽!」

  她的话莫名的撞进他的心坎里,滕骐的心暖了,眸色柔了。

  他揉揉她丝缎般的发丝,道:「以后我会赚很多钱,买一间有花园的大房子,春天来临的时候,花园里开满鲜花,蝴蝶会在花园里飞舞。怎样?你喜欢这样的房子吗?」

  睿颖微笑听着,想像着那景象。最后,她问:「你也在那房子里吗?」

  「当然。」

  「那我就喜欢。」她说得那么理所当然,仿佛是天经地义的事,丝毫不必考虑,也不必怀疑。

  滕骐相信她只是单纯的这么说,但他早就将她的一切纳入他未来的蓝图。

  从她第一天进入圣光育幼院,他就注意到她。

  她有一双宁静的大眼睛,但那双大眼下隐藏着些许不安。她好像极力不让自己被注意,也不注意其他人,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只有看见蝴蝶时,眼里才会流露出对自由的渴望。

  第一次看见她的情绪,是和她同班的那些小男生,故意打死蝴蝶来吓她。那一瞬,他感觉被打死的不只是蝴蝶,还有某部分的她。

  那时他的心里涌出愤怒,她脆弱又受伤的表情,让他想要宰了那群混帐给她出气,可是她没有控诉什么,好像已经习惯遭受那样的对待。

  所以他告诉自己,他要保护她。她不知道自己有权利获得幸福,如果没人教她,那么他来教!他来守护她的梦,一辈子!

  滕骐环视四周,微微皱起眉,「待会我们去买家具,至少床和书桌得先买。」

  睿颖兴高采烈地说:「我知道有个地方可以捡到二手家具,这样我们就不用花钱买……」

  「我把你从圣光带出来,不是为了让你过那种苦日子的。」滕骐的表情变得严肃了,他把手搭在她瘦弱的肩上,「你不必担心钱的问题,如果我身边没有足够养活你的钱,我就不会把你带出来。」

  滕骐是个深谋远虑的人,他做任何事都是有计画的。一旦确定了计画,就什么也不看,只管朝那个目标前进,任何挡在他面前的障碍物,都会被他果断地清除。

  睿颖不像滕骐了解她那样的了解滕骐,可是他无所谓,他想为睿颖付出,想成为这个瘦弱苍白少女的唯一依靠。

  于是,用过简单的晚餐后,滕骐带她到家具卖场,和她一起挑选组合式家具。睿颖开心地跟在滕骐身边,好奇地看他敲敲木头,选择样式。

  「滕骐,你在做什么?」

  「我要确定这木头够坚实,因为我们要用很久。」他抬起头,对店员说:「我要这个型号的床。」

  「要单人床还是双人床?」

  滕骐低头看睿颖,睿颖起先不明白,后来才意会,脸红地低下头去。

  「两张单人床。」

  滕骐的回答让睿颖松了一口气,但同时又有种失落感,可是,她不明白这种失落感是从哪儿来的。

  选好家具后,滕骐带她到家用品部,买了水壶、热水瓶、吹风机、电扇、毛巾、卫生纸等民生必需用品,还买了两套床单和成对的牙刷漱口杯。结帐后,睿颖一直拿着那对漱口杯微笑。

  「在笑什么?」只有在他面前,她才会笑得像个天真的孩子。

  「现在我总算相信,我们要住在一起了呢!」

  「小傻瓜!」望着她的笑颜,他想,他要她永远笑得这么开心。

  回到家没多久,卖场的送货员帮他们把购买的东西送来了。滕骐脱掉短袖衬衫,露出里面的白色坦克背心,背心下是一副修长精瘦的身躯,此刻他正坐在地板上组合家具。

  「给我二号的螺丝钉。」

  滕骐这么说,睿颖就从一堆零件里挑出他需要的递给他。

  「给我螺丝起子,要十字的。」

  睿颖立刻拿出十字头的螺丝起子给他。

  两人合作无间,家具在滕骐的手中一个个完成,先是小柜子,然后是书桌,最后是床。

  他们一同构筑了一个「家」。

  夏天的晚上很闷热,虽然开了电扇,他们还是热出一身汗,可是睿颖很开心,这么新奇有趣的经验,她还是第一次碰到。

  终于,新家具被安置好了,书桌被放在客厅,两人都可以使用。

  「明天我会带一部电脑回来,是我用奖学金买来的。我会把它装在这里,这样以后你做报告时也可以用。」

  滕骐什么都想好了,什么都安排得井井有条,而她,只要跟随就好。

  那天的夜里,睿颖躺在崭新的床上,看着陌生的天花板,根本不能想像,她是怎么在圣光育幼院那拥挤的大通铺里入眠的。现在她终于有自己的床,簇新的枕头与被子,再没人跟她挤成一团,可是,她却失眠了。

  走下床,她悄悄来到滕骐的房间外,站在他的房门前,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吵醒他。

  当她迟疑时,滕骐却忽然从里面把门打开。

  面对她的讶异,他简单地解释:「我听见你的脚步声。」

  睿颖有一瞬间的困窘,「对不起,我吵醒你了……」

  「不要紧。你睡不着吗?」

  她点点头,小声地说:「因为……这是离开圣光的第一个晚上,我不习惯……」

  「进来吧!我们一起睡。」

  睿颖松了一口气,点点头,躺进床的内侧,滕骐则在外侧,揽过她的头,让她躺在自己的胸膛上,她的长发散落在肩背上,散发茉莉的清香。

  滕骐搂着她的动作是那么自然,无关情欲,而是出自爱怜。

  睿颖躺在他胸口的姿态也那么自然,非关爱情,而是孺慕的依赖,她对男女之事还不懂得设防。

  滕骐轻抚她的头发一会后,低声道:「很晚了,快睡吧!」

  「好。」睿颖满足地叹了一口气,靠着他的左胸膛,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缓缓的闭上眼睛。

  那天晚上,睿颖又梦见他们小时候常去的那个小山坡,白色的雏菊满山遍野地开放,好多美丽的蝴蝶在那儿翩翩起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