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极品恶魔[乔轩]

极品恶魔 第4章(1)作者:乔轩

  天色亮了,东方的天空透出曙色。一方没有暖意的日光透过轻轻拂动的白色窗纱,斜斜的照射在睿颖苍白无血色的脸上。

  睿颖望着那片光亮,眼睛因光线的刺激而微微眯起。她昨晚一夜没睡,眼泪干了又流,如今再也流不出来。

  昨晚,她被方老师强硬地带离滕骐身边,安置在自己家的客房里。为了防止她偷跑回去找滕骐,方老师甚至睡在客厅的沙发,只要她要出大门,就一定会惊醒她。

  「老师是为你好,你年纪还小,不知道同居的后果有多严重!要是你不小心怀孕了,你就得休学,一个高中没毕业的小妈妈,以后要怎么养活自己和宝宝呢?在这社会上,没有学历是很难找到好工作的。」昨晚,方老师把她带回自家后,一直苦口婆心地劝告睿颖,想要早点把她从爱情的余毒中救出来。

  「那个男生自己也未成年,他拿什么来养你?说不定他连养活自己都有困难了……你们口口声声说爱着对方,可是爱情不是空口白话,而是要让对方过好日子。」

  「什么是好日子?」睿颖望着老师,向来天真的眼神多了一抹锐利,「如果是食衣住行,他从没饿过我一顿,只要是我需要的,他永远比我早一步想到并准备好,对我来说,比起在育幼院,这已经是像天堂一样的生活,为什么老师不让我们在一起?」

  方老师张口结舌了一会儿,才又找到自己的声音。「但……你们都未成年呀!」

  「是,我们是未成年,但我们妨碍了谁吗?」

  「未成年的人不能同居,这是法律!」方老师义正辞严地说完,却有些心虚,因为,她甚至找不到一个说服她的理由,只能扛出法律。

  睿颖悲伤地笑了,「法律?法律能保障我的幸福吗?」

  法律在她饥饿时能给她一碗饭,在寒冷时给她一件衣,在她被同学欺凌时,给她一双有力的臂膀和一副护卫她的胸膛吗?

  这些,只有滕骐办得到。

  眨眨干涩的眼睛,睿颖躺在陌生的床上,无法入眠。她已经习惯滕骐的气息,习惯他的体温,与他强而有力的心跳,而在这张精美的弹簧床上,她只觉得无助得直想哭泣。

  她想见滕骐,好想见他……

  深吸一口气,睿颖推开门走出客房,方老师果然一听见声响就马上从沙发上起身,「你要去哪里?」

  「我要见他!让我见他!」

  「区睿颖,你爸爸再两小时就过来了,他特别交代我不能让你乱跑……」

  「我会乖乖跟着我爸回老家,但必须滕骐也在场!」她鼓起勇气和老师谈条件,这可能是睿颖此生最大胆的一次了,过去她从没想过自己会用这种口气对老师说话。「求求你,老师!这是我唯一的要求了!」

  方老师犹豫良久,有些担心滕骐若来,会不顾一切地把睿颖带走,但她随即想起她家楼下的保全。

  「好,我打电话叫他过来,但我必须提醒你,我也会打电话给一楼的保全,如果滕骐要带你走,他们会帮我把滕骐扭送警局。」

  睿颖别无选择,她知道,老师是在警告她,若她跟着滕骐走,只会害了他。

  为了见滕骐,她只能点点头。

  于是方老师打了电话给滕骐,报出她家的地址,然后又打电话给保全,交代好所有事项,确保滕骐不能带走睿颖。

  方老师到厨房去,简单地做了份三明治,又泡了杯牛奶,用盘子端给睿颖。「吃点东西吧!」

  睿颖摇摇头,现在的她,早已感觉不到饥饿,她满脑子只有滕骐,在他没来之前,她什么都不要。

  方老师没有勉强她,但还是把早餐放在桌上。

  片刻后,电铃疯狂地响起,睿颖无神的眼睛在这一瞬有了生气。

  方老师看了一眼睿颖的表情,猜都不用猜,就知道来的必定是滕骐。

  她打开门,让滕骐进屋。

  滕骐看也不看她一眼,直接跑进屋子,而睿颖也从沙发上站起来,跌跌撞撞地朝他奔去,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我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睿颖哭了,再也控制不住泪水,在他怀里彻底失控。

  「我也是。」滕骐声音沙哑,形容憔悴,他也一夜没睡,眼睛充血,但他搂住睿颖的力量还是那么强,简直像是要把她融进自己体内,再不分离。

  在一旁的方老师,不能说自己没有感动。

  她教书多年,看过不少未成年少男少女的恋爱,可是却没有一对像眼前这两个人一样,有种撼人的力量。

  他们不过是两个孩子啊!为什么能爱得那么深切,就像一个分不开的圆?

  *

  方老师让睿颖与滕骐在客房里话别,自己则退到客厅去。

  经过一夜的分别,两人看起来都狼狈不堪,但是他们只急着关心对方。

  「你的眼睛都肿起来了,是哭了一夜吗?」他怜惜地轻抚她的脸颊,她的模样让他心疼。

  「你还不是一样,眼睛都是血丝,难道你也哭了吗?」睿颖强笑着,试着缓和气氛,不希望他在临别时见到的仍是她的泪颜。

  但他的回答却教她心痛了。

  「我是哭了,在你被带走以后。」滕骐嘲弄自己,「我是气哭的,气自己没用,连自己心爱的女人也保护不了——」

  「滕骐……」他的话又令她想掉泪了,但睿颖极力忍住,「你做到了,真的。从小到大,我被欺负时哪一次不是你来救我?你记得小学时,我同学打死蝴蝶来吓我那一次吗?」

  滕骐点点头。

  「从你替我打跑那两个同学以后,我的命运就已经改变了。」她盈然大眼深深的望着他,失色的唇瓣泛着濒泪的微笑,「因为我遇见了你,我不再是以前的我了,你把我从绝望的深谷中拉出来,彻底拯救了我,并给了我作梦的权利。」

  滕骐勾起唇角,想对她笑,却挤不出半丝笑意,有种更强大的悲伤刺痛着他的心。

  「但我却再也保护不了你,睿颖……」他的声音干哑,沉痛地别过脸,「现在我只能眼睁睁看着别人把你从我身边带走,而我什么也不能做,只因我们都未成年……」

  「还有希望的,因为我们会长大啊!」她抚摸他伤痛的俊颜,「只要再过十一个月,你就成年了,但请你再等我两年,两年后,我一定回到你身边,只要等我两年,好吗?」

  滕骐将睿颖狠狠压进怀中,「你知道不管多久,我都会等的!」

  「真的?我好高兴……」她噙着泪笑了。

  「你这个小傻瓜!」

  听见这熟悉的昵称,睿颖感觉眼前蒙胧了。「滕骐,再说一次好吗?我喜欢听你叫我小傻瓜。」

  「小……」他喉头哽咽,却倔强强忍着,「……小傻瓜!你是个小傻瓜,可是我最爱的是你。」

  睿颖再也忍不住泪洒当场,只因为,以后她将会有好久好久听不到这宠溺的呼唤了。

  滕骐也鼻酸了,但他有更重要的事必须交代。

  「睿颖,告诉我你老家的电话和地址,只要我有空,我就去看你。」

  睿颖努力稳下抽噎,一字一字把电话地址念给他听,滕骐重复默念数遍,深深烙印到脑海中。

  「我不会换电话,也不会搬家,如果你还能到台北,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好吗?」

  「我会的。」睿颖向他保证道。

  滕骐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盒子,打开绒盒,里面是一条纯银项链,而坠子是一只精致的、展翅的蝴蝶。

  睿颖讶异地望着他,「滕骐?」

  「早知道我们会别离,我应该先买戒指把你订下来。」滕骐要她转过身,拂开她的秀发,亲自为她戴上项链,然后在她的颈后烙下一吻,与她一同看向镜子里的她,「如何?喜欢吗?」

  睿颖抚摸着那只蝶点头,用力地点头。

  「这只蝴蝶会代替我陪伴你三年,三年过后,我会用一枚戒指,换走你颈上的项链。」

  她怅然低喃,「三年……要三年,居然要那么久……」

  「睿颖。」他搂住她,用近乎粗暴的口吻对她说:「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知不知道?你不可以憔悴苍白,也不可以再消瘦下去,听到没?否则我会生所——」

  睿颖仰起小脸,将自己的吻,印在他的唇上。

  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吻了他,而滕骐在下一秒反过来深切地吻她,用所有的感官去记忆她的存在。

  这个吻,激烈中带着甜美,甜美中又带着绝望,像一个创伤,刻在彼此的心版上。

  终于,分别的时刻来临了。

  方老师在外头敲着门,轻唤:「睿颖,你父亲来接你了!」

  顿时,连最后一丝幸福甜美的火光也熄灭了。

  睿颖离开滕骐的怀抱,但滕骐却紧紧握住她的手,坚定地说:「我们一起面对你父亲。」

  滕骐知道,睿颖的父亲是个好赌又酗酒的混帐,也许他会认为接回女儿是件麻烦事,说不定他会愿意让睿颖继续留在台北……

  走出客房,睿颖看见从宜兰赶来的父亲。

  自从母亲受不了躲债的日子,加上无力抚养,不得不把她送进圣光育幼院之后,睿颖就不曾再与父亲见过面,十年来,父亲从未想过要来探望她,今日一见,父亲苍老了不少,但想到那些遭父亲拳脚相向的幼年时光,她总会不由自主打寒颤。

  她小声地叫了声,「爸……」

  没想到,区茂雄看见女儿的手还牵着滕骐,一记火辣巴掌就甩了过来。

  「区先生!」方老师惊呼起来。

  「你干什么?!」滕骐立刻护住睿颖,将她拉到自己身后,像只愤怒的雄狮。

  「我管教我的女儿,关你们什么事?」区茂雄继续责骂睿颖,「不要脸的死丫头,你果然就跟你那个偷人的婊子母亲一个样,长大了也只会成天跟男人厮混在一起,全身上下没一根好骨头!」

  「区先生,我是睿颖的导师,如果你要管教,请不要对她动手,也不要用脏话来羞辱她!」方老师怎么也没想到,电话里客气有礼的区茂雄,竟然是这样的野蛮人。

  「导师?导师又怎样?你很快就不是了!我要给她转校,以后再也不关你的事!」说着,区茂雄动手去扯睿颖,「死丫头,还不给我过来?装死啊!」

  滕骐受不了睿颖被暴力对待,他抓住区茂雄的手,用力一扭——

  「啊~~放开我!我的手要断啦~~」

  滕骐冷眼看着区茂雄呼天抢地,手劲慢慢加重,他真的想扭断他的胳臂!

  「滕骐,快住手!」方老师厉声喊,但滕骐充耳不闻。

  见没人制止滕骐,他又大喊,「死丫——睿颖,快救救爸爸啊!你真要看他扭断我的手吗?」

  「滕骐,别这样,他是我爸……」睿颖哀求地扯扯滕骐的衣角,滕骐才恨恨的放开手。

  区茂雄跌坐在地上,抚着痛彻心扉的手臂哎哟哎哟地叫,敢怒而不敢言。

  「爸,你没事吧?」睿颖把父亲从地上搀起来,却没注意自己一边脸颊已肿得像面包一样。

  「你怎么会交上这种小混混?他刚刚真的想扭断我手臂你知不知道?」

  「滕骐只是……想保护我。」

  「我是你爸,难不成我会吃了你吗?」在接触到滕骐冰冷的目光后,他连忙又闭上嘴,怕给自己惹来一顿皮肉痛。这小伙子的力气实在太大了!「算了,我们快走吧!我不想再看到这个人!」

  区茂雄拉了女儿就想走,但滕骐却握住睿颖的手臂,不肯松手。

  「你想干嘛?」区茂雄防备地问。

  「让睿颖留下来,我会照顾她。」就算滕骐不屑、不耻对区茂雄弯腰,但只要是为了睿颖,他什么都能忍,「我求你!」

  一向自尊心极强的滕骐,为了她竟不惜向爸爸低头……睿颖别过脸,不忍看,心却在淌血。

  「哈!你很喜欢我女儿是吧?」

  「是,我爱她!」

  区茂雄冷笑地问:「你们住在一起那么久,我想你已经睡过她了,对吧?」

  「爸!」这么私密的问题,爸爸竟毫不避讳地说出口,让她难堪。

  滕骐那只空出的手悄悄的握紧拳头,紧得连手臂都冒出青筋,但最后他强迫自己松开拳头。

  「对。」他一口承认了,不想说谎而让睿颖伤心。

  区茂雄一听,乐坏了。这下他总算可以报仇了!

  「我要告你!臭小子你听见没有?我会告死你!告你诱拐未成年少女,我要送你去少年监狱吃牢饭!」

  睿颖脸色一白,「爸,不要!我们在一起是真心的,绝不是你以为的那样!」

  他狠瞪女儿,「你少啰嗦!」